“铮!”

    琴弦骤断,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响。

    司马怀瑾由是罢了手,抬头看向站在桌子边相互对峙的两个人,气氛一时间紧张到了极点,整个时空都像是静止了一般。

    司马重偃应声收了剑,剔眉看着白司颜和东方鹤酒,看不透眼前的局势。

    “喂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你说到底谁会赢?还是说……真的只是平手?”

    拉了拉百里月修的袖子,司马青柠低声地问了两句,表示看不明白眼下的状况,更加猜不到事情的结局。

    闻言,百里月修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转头看了眼花宫岚。

    “你觉得……阿言会赢吗?”

    花宫岚微勾嘴角,也没有回答他,只抬手轻轻地抚上东倾夜的肩头,笑着道。

    “你怎么看?”

    “吓!”东倾夜浑身一颤,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抬手拍开了他的爪子,俊脸上眉心深深地蹙起,紧张得连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干嘛冷不丁地拍我!我都要紧张死了好吗!万一阿言输了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留在这里?!”

    独孤凤凛不屑地剔了他一眼,冷笑着嘲讽了两句。

    “你紧张什么?难道在你眼里的,阿言就那么不堪一击吗?”

    “就是!”北辰元烈不以为意地附和了一声,跟着落井下石,“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看来你对阿言也不过如此。”

    “什么叫‘也不过如此’?被当成赌注的是老子又不是你们!你们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说不定心底下还一个劲儿地祈祷阿言会输,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甩开了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暗搓搓的龌龊心思……”

    “你想多了,”闻人海棠不咸不淡地打断他,劈手就往东倾夜的脑门上敲了个栗子,“就算我们想把你踹开,也是用其他的方法,若是让阿言在这儿吃了亏,我们也会觉得很没面子的好吗?”

    到他这样说,东倾夜才觉得心理平衡了一些,但还是止不住地紧张。

    “可是……赢是赢,输是输,这跟信不信任阿言没关系啊!这输赢又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既然说了没用,那就闭嘴。”

    “哼。”

    揉着脑门不快地瞪了一眼闻人海棠,东倾夜不甘心地回过身,目光炯炯地盯着桌边站着的那两人,然而任凭旁观者如何紧张拙计,白司颜和东方鹤酒却是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一点儿也不急着分出胜负,就那么不声不响地四目相望,仿佛要用眼光逼迫对方俯首称臣,甘拜下风。

    但显然,不管是白司颜还是东方鹤酒,都不是容易屈服的人,即便是惨败也不见得能让他们低下那骄傲的脑袋,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尘埃落定。

    轻启薄唇,白司颜嫣然一笑,胜券在握。

    “谁先说?”

    “还是你先吧,这种事……谁先谁后都无所谓。”

    “说的也是。”

    点点头,白司颜加深了嘴角的笑意,一字一顿,清晰入耳。

    “最后这一杯酒,乃是酒鬼霍天灵为悼念亡妻酿下的胭脂泪,普天之下仅有十坛,都埋在了霍夫人葬身的桃树底下,因为沾染了亡魂之息,所以在辛辣之中掺杂了几分苦涩,算不上是什么香醇美酒,相比起之前那些引人趋之若鹜的名酒,这一杯只怕鲜少有人问津……只不过,据说喝了这酒的人,哪怕是无情无义凉薄寡性的浪荡子,都无一例外地会回心转意,故而此酒名噪天下,有价无市。”

    罢,东方鹤酒的面上终于兴起了几许钦佩的神色,不再拿轻蔑的目光看她。

    “不错,这酒正是霍天灵亲手酿造的胭脂泪,本城主拿到这酒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半坛,没想到……你竟然也尝过。”

    “你错了,我从没喝过这种酒……”

    说着,白司颜忽然脸色一变,张口就扑到一边狂吐了起来,看得众人一惊一乍的,还以为她怀孕了。

    “阿言!阿言你怎么样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吐了呢!”司马青柠忙着跑上前去,帮她撸顺气息,一边抚一边忧心忡忡地看着她,尔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面上一喜,惊声道,“啊!难不成……阿言你害喜了?!”

    一这话,众人顿时齐刷刷地看了过来,一个个目光灼灼,炯炯有神,像是要把白司颜的肚皮看穿!

    “瞎说什么,别胡乱猜测!”白司颜无语地白了她一眼,低声叱道,“葵水才走不久呢……害什么喜啊!”

    着白司颜当众说出“葵水”二字,司马青柠便是脸皮子再厚,这下也忍不住红了耳根,讷讷地咬了咬嘴皮子,为刚才的鲁莽言行后悔得要死。

    “那……那你怎么就吐了呢?难道是东方鹤酒那混蛋在酒里下了药?!”

    甫一对上司马青柠怒气冲冲杀过来的视线,东方鹤酒立刻否认。

    “你以为本城主像你们那么卑鄙,动不动就耍手段吗?”

    司马青柠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

    “可你要是没在酒里动手脚,阿言怎么会吐成这个样子?!”

    “青柠,”吐了好半天,白司颜才缓过劲儿来,伸手拉了一把司马青柠,拦住了她,“不关东方城主的事,我这是被恶心的……我只不过是说过这种酒,再加上尝着那味道不太对,才随口猜了一下,没想到真的被我猜中了……艾玛!真是有够变态的,居然去人家的坟里刨陪葬的酒,也不知道这酒埋在死人身边埋了多久,恶心死我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酒里有毒呢!”司马青柠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尔后略显同情地看着白司颜,关心道,“你现在好点没有,要不要我去倒捅水给你洗洗肠子?”

    “算了,差不多都吐出来了,给我倒杯水吧。”

    “哦!好!”

    转过身,劈手从独孤凤凛的手里抢过水杯,司马青柠顺手往司马重偃的手里一放,随即挑眉朝他使了个颜色,一连串的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顺畅得不行,别说独孤凤凛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司马重偃都是一愣一愣的。

    “傻着干什么?快去吧!”

    一拍司马重偃的肩膀,重重地将他推到了白司颜的跟前,司马青柠这才得意一笑,不无挑衅地朝着独孤凤凛做了一个鬼脸。

    “叮!”

    就在司马重偃抬起手,作势要把杯子递上去的时候,却见一枚银针瞬间戳爆了那个杯子,下一秒……北辰元烈扬手打了个响指,稳稳当当地将水杯递到了白司颜的面前。

    一直等到白司颜顺利地拿过了杯子,北辰元烈才回头迎接司马青柠的怒视,笑着给她递去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眼神!

    早已对那群人的明争暗斗司空见惯,东方鹤酒倒是没有说什么,只微微露出了几分嫌弃的表情,回过头,看了眼白司颜吐了一地的狼藉酒水,脸上的嫌弃顿时又浓了三分,但尽管很嫌弃这群烦人的家伙,东方鹤酒却是不得不承认……白司颜的见识和胆识,确实不容小觑。

    方才摆在桌上的这些酒,都是名家典藏的稀世佳酿,且数量都极少,口味也十分相近,可没想到白司颜竟然都尝了出来,一个也没差。

    尤其是最后那杯胭脂泪,她便是没有尝过,却凭借广博的见识和缜密的推测,硬生生地猜中了!

    不懂酒的人或许会以为白司颜这是运气好,侥幸猜了个正着,但东方鹤酒很清楚,光凭运气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白司颜当之无愧是吃货中的——吃货之王!

    连着漱了好几口水,白司颜才拿帕子擦干净嘴角,缓过神来看向东方鹤酒,剔着眉梢幽幽一笑。

    “该你了。”

    看她笑得狡诈,东方鹤酒不免心头微沉,总觉得不是很踏实,像是闯进了一个设了圈套的林子,但却不知道那个陷阱是什么,怎么才能避免踩进去。

    又或者,白司颜这是故弄玄虚,想用心理战术打乱他的思绪。

    微微收敛心神,东方鹤酒侧开视线,避开了白司颜的干扰,选择了自己的第一直觉。

    “最后这杯,是……凤城的竹叶青。”

    白司颜言笑晏晏,没有马上给出答案,只挑眉反问了一句。

    “你确定?”

    东方鹤酒微蹙眉头,冷然道。

    “确定。”

    “哈!”白司颜忽然笑出了声,眉飞色舞,得意非凡,“错了!这杯酒不是竹叶青!”

    东方鹤酒脸色一沉。

    “不可能猜错,这杯酒绝对是竹叶青!”

    “我说了不是,就不是!”一拊掌,白司颜跳着坐到了桌上,随手拎起一壶茶,缓缓地倒满了整个杯子,尔后抬眸笑着看向东方鹤酒,道,“要不然,再给你一次机会,猜猜看?”

    东方鹤酒闻言不由沉默了片刻,脸上是半信半疑的表情,并不是十分相信白司颜,正揣度着是不是现在这个才是白司颜设下的圈套,想要借此诱他上钩,却白司颜很快又补充了一句。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放心……在说出‘竹叶青’这三个字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