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他们一个个的,一口一个“无所谓”,东方鹤酒表示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他能不能说,他“有所谓”?!

    如果他们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的,真的要把白司颜推上君临天下的宝座,成为这九州大6的唯一霸主,那么他这座偏安一隅的东方城,自然也不可能会幸免于难……这也就是说,他要屈居人下,对白司颜俯陈臣?!

    呵呵哒!

    东方鹤酒深深地觉得,他根本完全无法想象,一旦白司颜成了雄霸天下的女帝,这个天下会乱成什么样子!

    真的不是他看不起她,而确实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太不上道了,简直不能更不靠谱!

    “所以……你们这么说,都是认真的吗?”

    到东方鹤酒这样问,众人齐齐转头,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难道我们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话音落下,还不等东方鹤酒来得及心塞,就白司颜干脆利落地否决了他们!

    “是的!就是在开玩笑!他们就是这么假不正经,最喜欢开玩笑了……所以,你万不要理他们,反正我是不会搭理他们……”

    闻言,众人回过头,齐刷刷地看向白司颜。

    “刚才不是你自己说要称霸一次给我们看看的吗?”

    “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你们也信啊?!那我要是说,我要泡遍天下美男呢?你们是不是也打算把全天下长得好看的男人,绑起来送到我的床上?”

    一这话,众人想也没想,就毫不犹豫地齐声拒绝了她!

    “做梦!”

    “没门!”

    “这种事,想都不要想!”

    “趁早死了这条心!”

    “白日梦就不要做了,说些实际点的事情吧……”

    ……

    耸耸肩,白司颜摇摇头,转过身对着东方鹤酒两手一摊,满脸失望。

    “你看,他们说的话都是放屁,半个字都不能相信!刚刚还大放厥词地说要帮我称霸天下呢,结果呢……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这会儿连帮我抓个男人都不愿意了,呵呵……指望他们,我迟早要喝西北风去!”

    东方鹤酒微微颔,虽然觉得她这话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儿奇怪,但是逻辑上完全没有问题,找不出任何破绽,承前启后,说得相当有道理!

    “那不是同一回事好不好?”东倾夜忍不住开口打断了她,“称霸天下和给你抓男人,怎么能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呢?”

    “怎么就不是一回事了?”白司颜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做起来简单,一个做起来复杂,这称霸天下就好比是一个西瓜,抓美男就好比是一粒芝麻,你们连芝麻都给不了我,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给我西瓜?切,谁信啊!”

    “等等,不对啊……”北辰元烈略微沉吟了片刻,尔后忽然想到了什么,陡然间狗眼一亮,立刻伸手抓住了白司颜的双手,满脸放光!“阿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渴了?居然想要我们给你抓美男?是不是他们没有满足你?这样吧!来抓我好了,我觉得我长得还是可以的!”

    闻得此言,西冥兰诺默默地举起手,跟着弱弱地加了一句。

    “那个……我觉得,我长得比他好看。”

    “你死开!”北辰元烈一把拽下了他的手臂,冷哼道,“小屁孩,毛都没长全,就别来瞎凑热闹了!”

    “你才小屁孩!”西冥兰诺最讨厌别人说他小了,当下不甘示弱地回瞪了他一眼,“我只是看起来比较可爱,一定要较真的话,我应该跟你一样大……哦不对,我可能还要比你大那么几个月……”

    一看他们两人又有撕逼的趋势,独孤凤凛不由伸手抓上北辰元烈的后领,二话不说就将他拽到了一边。

    北辰元烈顿时大怒,回头骂了他一句。

    “你干什么?”

    独孤凤凛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轻嗤了一声,道。

    “要吵架,滚出去吵。”

    “你……”

    北辰元烈一滞,转而要跟他开撕,却不想独孤凤凛根本就不搭理他,还没等他开口,就侧过脸转开了视线,抬眸看向花宫岚,问道。

    “既然那把火不是你点的,那又是谁点的?除了你之外,难道还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么多凤鸣国的秘密吗?”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摄政王和独孤无桀二人是什么样的性子,想必你比我更了解,他们父子二人便是对彼此都有所保留,而不会深信不疑,其他人就更不要说了,所以……若非必要,他们是不会把消息来源透露给任何一个人的,哪怕是身为军师、给他们出谋划策的我。不过,就算他们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个大概……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炎烈先祖所埋下的宝藏又是如此巨大的诱惑,想必为此前仆后继、挖空了心思的人不在少数,那么……这样的消息能传到野心勃勃的摄政王父子耳里,也就不足为奇了。”

    到花宫岚这样解释,独孤凤凛不由微眯凤眼,对他的说法半信半疑,虽然心底下已经信了他的话,但面上仍不掩狐疑之色。

    毕竟,此事关系到紫炎王朝的江山社稷,而花宫岚又如他所言,明面上保持中立,不参与任何党派地争夺,但私底下却是同摄政王父子狼狈为奸……所以,哪怕现在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是凤鸣国的人,但为了紫炎王朝的社稷着想,身为紫炎帝君最为寄予厚望的皇子,独孤凤凛却是不敢掉以轻心,也不能掉以轻心!

    如果白司颜想要,他独孤凤凛自然可以毫不犹豫地将皇位双手奉上。

    但是,倘若有谁在背后煽风点火,主动挑起战事,危及到紫炎王朝黎明百姓的安居乐业,那么他也绝不会袖手旁观,任人宰割!

    “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怎么说都好,可是……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你当然可以不相信我,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解释给你的,我是解释给阿言的,怕她误会了我,对我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

    “这又关我什么事?”白司颜也是醉了,“我说你们两个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拐来饶去的?坦诚一点不行吗?你啊,明明已经相信了他的话,干嘛还要摆出一副怀疑的姿态?还有你……明明就是解释给他的,干嘛不承认啊!做人嘛,简单点多好,活得这么复杂不嫌累吗?”

    “哼。”

    独孤凤凛轻哼了一声,撇开视线没再吭声。

    花宫岚摇摇头,倒是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接着道。

    “其实,坦白来说,如果不是因为宝藏的秘密泄露了出去,我也不会想着要去找宝藏,虽然不能保证他们一定会找到宝藏,拿到里面的东西,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怕那样的概率再小,一旦被他们阴谋得逞,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对于花宫岚这样的说辞,百里月修不由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作为那个世界里只手遮天的军火商,威力强大的武器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灾难,他最清楚不过,虽然他并不关心这些东西,但是……眼前的这些天之骄子们,从出生的那一刹那开始,恐怕肩上就担负着不同于常人的使命,在他们眼里,江山社稷,黎明百姓,国家荣耀……这些字眼,大概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所以,为了防止宝藏落到那些不轨之徒的手里,再次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大规模屠杀,你便打算将计就计,顺势而为,然后暗中谋划,一方面借他们之手找齐钥匙,一方面背着他们隐瞒凤鸣国的机密,届时来个出其不意,赶在他们之前,抢先找到宝藏,拿到宝藏里的东西,是吗?”

    花宫岚盈盈一笑,不置可否。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我只是觉得……既然那个宝藏是炎烈先祖给凤鸣帝女留下来的,那就要好好守住,不能让别的什么阿猫阿狗给抢走了,不然,我这个帝师会觉得很没面子的。”

    “喔,我觉得也是!”

    白司颜一边抠着鼻子,一边不以为然地跟着附和了一句。

    “二哥你绝对是把小花的形象想得太高大了!像他这样的家伙,能不跑出来祸害天下苍生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伟大的抱负和理念?”

    百里月修闻言莞尔,叹了一口气。

    “说得也是,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像九王爷那么心系天下苍生的……”

    没有理会百里月修话里的挑拨,独孤凤凛冷然轻哂,继续问向花宫岚。

    “到现在为止,一共找到了几把钥匙?”

    “有三把在独孤无桀的手上,”接话的却是白倚竹,“还有一把在阿言的手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至今没有找到下落的,就只剩下最后一把了。”

    “不错,”花宫岚颔应声,“是还有一把没有找到,不知道东方城主……可有什么消息?”

    到花宫岚这样问,众人不由得又齐齐看向了东方鹤酒,神经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连带着白司颜都露出了几分期许的表情,想从城主大人的嘴里,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毕竟,称霸天下不称霸天下是一回事,但是该是她的东西,就像花宫岚说的那样,打死也不会让给那些不安好心的宵小鼠辈!--cgzishuyuan+dfxwqs+55995/13514866-->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