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李夫人离开,白司颜转而看向白倚竹,问道。

    “可以的话,能让我见一见大公子吗?”

    她说了,若是要祛除体内的毒素,她能想到的只有那么一个法子,而且就算尝试了,成功的概率也不见得有多大……坦白来说,白司颜纯粹就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所以她不敢夸下海口,但是……眼下的情况有多糟糕,所有人都清楚,李夫人更是心知肚明,如果不把握住这一线生机,想要救活大公子的希望可以说是非常渺茫的。

    虽然经由李夫人的口述,大概可以知道李府大公子的情况是什么样,然而……保险起见,白司颜还是想仔细察看一番大公子的身体状况,倘若真的病入膏肓回天乏术,那她也就不费那个心思了。

    “好。”

    白倚竹点头应下,没曾想表哥的情况如此糟糕,一张俊秀的面容上随之染上了几许阴郁,平滑的眉心也跟着蹙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川”字。

    见状,白司颜不由抬手抚上他的眉心,想要安慰他,又有些无力,只能低低地叹了一句。

    “吉人自有天相,大公子能熬到现在,一定会有转机的。”

    白倚竹微敛眼睑,仍是不能展颜,但见到白司颜担心他,心下不由好受了一些,抬眸对上众人忧切的视线,平日里一个个都恨不得将他挤兑到天涯海角越远越好,眼下却没有人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嬉闹争吵,倒是给了他不少安慰,那种感觉……对白倚竹而言有些陌生,却是很暖的。

    “走吧!别担心,肯定会好起来的!”

    西冥兰诺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头,一脸坚定的表情。

    “是啊!好不容易攒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投胎到这么有钱的人家,怎么可能说走就走?!这要换成是我,才不会甘心呢!”

    北辰元烈笑着插科打诨了一句,试图缓解眼前这种悲观的气氛。

    “就是!换我也不甘心,而且阿言也说了,有办法可以试……不管几率有多小,我们也应该相信阿言,不是吗?”

    东倾夜弯起眉眼,递过来一个鼓舞的眼神,白倚竹第一次觉得……这家伙不赶着争宠的时候,确实还是有那么几分讨人喜欢的。

    视线在众人脸上一一掠过,花宫岚几人跟着微微颔首,投来安抚的目光。

    那一刹,白倚竹忍不住眼眶微温,清雅的面庞上是前所未有的动容。

    “嗯,会好起来的……表哥一定会没事的……”

    从未见到白倚竹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以前见他高高在上淡定从容惯了,如今乍一见到他这般惊惶无措,白司颜在唏嘘之余,不禁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医治好李公子的毒伤,她最看不得的就是身边的人伤心失落了!

    为了尽可能地保护好大公子的身子,除了用长生丹给他续命之外,大公子被安置在了一个冰窖之中,而在冰窖的四周又日日夜夜地点着火烛,将温度控制在了不寒不热的程度,微凉的室温极大的减缓了大公子体内的新陈代谢,虽然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法子,但效果却是十分显著的。

    白司颜一行跟在白倚竹身后,缓步行至冰室最中央的那张石床,说是石床……更确切的说,其实是一张镶玉的床板,在石床的最表层,用大大小小的玉石拼凑成了诺大的一块,在烛火的照耀之下,晶莹剔透,散发着幽幽的清光,看在眼里,再次叫人惊叹了一番李府的财大气粗!

    很显然,这玉床也是专门为了医治大公子的毒伤打造的,而上面所用的玉石,自然都是上品之物,只怕单单的一小块都价值不菲……这整一张床,便是连百里月修都无法估摸出它的价值来。

    因着冰室内的火烛都设在四周,故而中间的光线并不明亮,一直等到白司颜走到了床边,才瞧清楚李公子的相貌。

    说不上来有多俊美,也没有帅到什么程度,甚至单就五官而言,不要说是闻人海棠,便是比起白倚竹,都逊色了不少,但是在见到李公子的那一刹,白司颜还是被惊艳到了,只不过那种惊艳,并不是容貌上的,而是气质上的。

    不愧是含着金钥匙出声的富家贵公子,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李公子,大概就是“清贵”二字了。

    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出身高贵,气度不凡,便是闭着眼睛,面色苍白,也依然掩不住他身上的那股贵气。

    正当白司颜凝眸打量着李公子的脸色以及裸露在外的肤色,试图判断他体内的毒素侵袭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的时候,耳边忽而冷不丁地响起了一声低呼,夹杂着抽气声和惊异,似乎有些惊喜,又有些悲戚……白司颜转过头,却见走在身后的司马青柠微微睁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躺在玉石床上的那人,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微挑眉梢,见她露出这样的神色,白司颜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怎么,你认识他?”

    默了好一会儿,司马青柠才像是缓过神来,抖抖着嘴唇,囔囔自语道。

    “是他……真的是他……怎么会是他……”

    到这话,众人不由投来了疑惑的视线,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白司颜轻蹙眉头,像是知道了点什么,但一下子又说不上来。

    直到司马怀瑾沉吟了片刻,开口道。

    “莫非……他就是你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人?”

    一这话,白司颜立时露出了恍然的表情,瞅着司马青柠这模样,十有**不会错了,毕竟在这之前,她还从未见到这丫头把什么人放在眼里,只是没想到……他们在东方城兴师动众想要找却没有找到的人,竟然会是秦川李府的大公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司马青柠的看人的眼光还真是准,一相就相中了这么大的一只金龟婿!

    只可惜,金龟婿如今危在旦夕,且不说他情有独钟的人是闻人海棠,眼下能不能让他醒过来,都还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白司颜不由有些扼腕,忍不住感叹起了缘分的奇妙,还有生命的无常。

    早知道会是这样,司马青柠当初就该一棍子打晕了这男人,先下手为强,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免得留下遗憾,回想起来频频后悔,恨自己当初为何不冲动一回!

    “阿言!”待缓过劲儿来,司马青柠立刻扑了过来,一把抓住白司颜的手,脸上满满都是恳求的表情,“拜托你了!一定要救活他!我不要看他死,他这样的人……怎么能就这么白白地死掉呢!”

    闻言,司马重偃不禁微蹙眉头,走上前抓上了司马青柠的手臂,轻声地安抚了一句。

    “青柠,冷静一点。”

    “可是,我真的不舍得他死啊……”

    司马青柠回过头,一边说着,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伏在司马重偃的肩头断断续续地抽泣了起来,可见确实是在乎躺在玉石床上的这个男人。

    虽然白司颜还是不太能理解她那种一见钟情的感情,但看她哭得这么伤心,不得不柔声劝慰了几句,继而才着手解开李公子的衣服,拿手指轻轻地按压他体内的器官,又检查了一番眼耳口鼻,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六。”

    到这个字,司马青柠一怔,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白倚竹眸光轻烁,大概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有六成把握吗?”

    白司颜点头。

    “是,李公子为人机警,在中毒之后反应很快,逼出了不少毒素,只是青凤蛇胆的毒性太烈,到底还是伤到了他的心脉,好在情况不是特别严重……所以,至少有六成把握,可以将他体内的毒素清除干净。”

    闻得此言,司马青柠顿时大喜,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那还等什么?既然有这么大的胜算,试总比不试要好!”

    白倚竹亦是神色稍霁,转头吩咐侍从道。

    “快去请夫人过来!”

    “是!”

    守在一旁的小厮即刻应声走离,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色……虽说六成把握还是有些危险,但对一筹莫展的李府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

    不过片刻,李夫人便匆匆赶了过来,在走进冰室之后说的第一句话便是——

    “阿言,我把彻儿交给你了!”

    到这话,白司颜微微一笑,朝她递去了一个宽慰的眼神……六成把握是她的估算,她不是神仙,做不到起死回生,只能尽人事而天命,至于另外四成,就要看李公子的求生欲够不够强烈了。

    “夫人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救治李公子……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只要能救醒彻儿,便是这李府……你也只管拿去!”

    “夫人言重了,我的条件说难不难,可说简单倒也不简单,”白司颜一边说着,一边抬眸看了司马青柠一眼,继而才接着道,“倘若我能救醒李公子,还望夫人应允我,将青柠迎娶进门,当这李府的少夫人。”

    没想到白司颜会这么说,司马青柠登时一惊,赶忙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袖子,小声道。

    “这样乘人之危……不太好吧?”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