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恼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遭受了什么奇耻大辱一般,白倚竹几乎是怒不可遏地狠狠地甩了一下袖子,毫不留情地从西冥兰诺的脑袋上拂了过去,一边冷笑着,一边迈开步子转身就要走人!

    气死他了!

    亏他还一心一意地想要将西冥兰诺拉拢为盟友,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结果呢……呵呵,西冥兰诺这只披着羊羔皮的黄鼠狼,简直就是狼心狗肺,居然这样坑他!

    难为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栽到了西冥兰诺的手上,这才叫他看清楚了西冥兰诺的真面目!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西冥兰诺竟然如此的有心机,城府简直深得令人发指,演技更是炉火纯青到了真假难辨的境界!白倚竹敢说……就算他现在跑出去提醒那群家伙提防白倚竹,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他,反而还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就是这样一张娃娃脸,这样一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绵羊,不知欺骗了多少人的感情!

    如果今天不是他醒得早,撞破了这一幕,只怕还会继续被他瞒骗下去……好在,老天开眼,叫他看透了西冥兰诺的真面目!

    绝交!分分钟绝交!

    白倚竹发四,他再也不要跟西冥兰诺玩耍了!被利用了不说,还被耍得团团转,这还怎么愉快得起来?!

    从没见过白倚竹生气,更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西冥兰诺一下子也是慌了神,见他充耳不闻自己的解释,笃定了自己是故意耍他,西冥兰诺慌忙之下顿时也顾不上什么了,立刻就扑了上去,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

    “小竹子!不要走!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你干什么?放手!快放开我!”

    白倚竹一惊,没想到西冥兰诺会直接扑过来,而且还是……光着身子直接扑过来,霎时间也是震住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立刻挣扎着就要推开他。

    然而,大概是宿醉的缘故,不仅脑子昏昏沉沉的有些生疼,身上也是没有多少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儿来。

    “我不!你要是不肯我的解释,不肯原谅我,我就不放手!”

    到西冥兰诺这样威胁他,用的却还是那种纯真无邪的稚嫩语气,白倚竹只觉得更加光火了,怒到了极点,反而笑出了声。

    “呵呵……原谅你?你死心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了!”

    “小竹子!别这样……大家都是男人,有话好好说不行吗?!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呢……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昨天晚上的事,真的是意外……”

    “是啊!确实意外!简直太意外了!我就是没有料到你会如此狼心狗肺,才会中了你的招,上了你的当!”

    “不是那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别说了!你的话我连半个字都不会信!快放手!”

    “不要!”

    “别逼我动手,我说最后一次……放手!”

    “小竹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怎么能对我这么无情……”

    “切,别装了!以为我还会吃你那一套吗?你当我是傻的吗?”

    扯了扯嘴角,见西冥兰诺死活不肯松开,白倚竹到底忍无可忍,耗尽了所有的耐心,当下扬起手一掌劈向了他的肩头!

    西冥兰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好歹都是天字阁的学生,论智谋他也许比不过白倚竹,但就身手而言,却绝不在他之下!

    不等白倚竹的手掌劈下来,西冥兰诺就立刻搂着他的小蛮腰翻了个身,白倚竹站不稳身子,两个人顿时就滚到了床上,随即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挣扎与厮杀!

    以至于白司颜被身边巨大的响动吵醒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白倚竹衣衫凌乱气喘吁吁地趴在了一丝不挂的西冥兰诺身上,两个人皆是面红耳赤,面对面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而白倚竹的双手则被西冥兰诺紧握着反剪在了背后,那样的姿势……不可谓不暧昧,不可谓不**,如果他们之间充盈着的杀气不是那么强烈的话,白司颜险些就要以为自己才是那只十万伏特瓦亮瓦亮的电灯泡了!

    吞了吞口水,一下子没搞清楚眼前的状况,白司颜睁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满是疑惑地问道。

    “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

    到白司颜的声音,白倚竹担心她误会了什么立刻瞪了西冥兰诺一眼,叱道。

    “阿言醒了,还不快点放手?”

    “不放!除非你先答应我,原谅我昨天晚上做的事……”

    “你做梦!那不可能!”

    “那我就不放,大不了这么一直抱着你,直到你肯松口为止!”

    “……”瞪!

    “……”瞟回去。

    “……”继续瞪!

    “……”继续瞟回去。

    白司颜:“……”

    感受到了那股子奇怪而诡异的气氛,白司颜忍不住又吞了两口口水,表示莫名其妙,完全摸不透眼前的状况。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两个人一直保持着这种令人遐想非非、不歪则已一歪就歪到十万八里开外的暧昧姿态,是要闹哪样?!

    为什么她一觉睡醒,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

    忽然间,白司颜眸光轻烁,想到了一个极大的可能性,当下小脸儿一垮,心情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宛如打翻了五味瓶,连带着语调也跟着染上了几分悻悻的味道。

    “难道说……其实你们两个才是真正情投意合的一对?之所以跟我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逃离世俗的眼光……是不是?”

    “不是的!”到这话,白倚竹不由一惊,赶紧转过头来,矢口否认,“阿言你不要胡思乱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这个家伙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下一秒,却西冥兰诺破罐子破摔,无所而不用其极地笑着反驳了一句,道。

    “是的阿言……不瞒你说,我们两个其实早就在一起了,所以在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之后,小竹子才会气成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他这个小醋坛子都快醋疯了……”

    万万没想到,西冥兰诺竟然会睁着眼睛说出这样无耻的一番瞎话来,白倚竹的神情几乎是崩溃的,当下想也不想地扭过头,骂了回去!

    “西冥兰诺!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跟你在一起了?!”

    西冥兰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神色间有些受伤,又有些无奈。

    “小竹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瞒着阿言吗?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那昨天晚上……我又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屋子里,而且……你也没有赶我走,不是吗?”

    “你……”

    一时语塞,被西冥兰诺占了话头上的优势,白倚竹滞了滞,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狠狠地反击他,即便转头看向白司颜,义正言辞地叮嘱道。

    “阿言,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万不要相信!他这是在血口喷人,胡说八道,谎话连篇!”

    西冥兰诺跟着转过头,继而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问道。

    “阿言……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他?”

    “唔,”摸了摸下巴,白司颜不由陷入了沉思,只觉得眼前的情况错综复杂,很难理出什么头绪来,但很显然,他们两个人里面肯定有人说了真话,有人说了假话,如果一定要选一个的话,那么她应该会选……“起来,好像阿诺的话更有说服力一点……”

    闻言,白倚竹彻底不淡定了,登时炸毛了似的拔高声调喊了一声。

    “阿言!难道在你的眼里,我是那种会说谎的人吗?!”

    “咳……你先别激动,不是说我不相信你……但是从客观角度来看,确实是阿诺说得更有道理,要不然……你要怎么解释,昨天晚上明明是你让我来陪着你的,可是我来了以后,却发现阿诺也在,而且还比我到得更早?”

    被白司颜这样一问,白倚竹也是头疼欲裂,欲哭无泪,因为他很清楚……就算他说出了事实,西冥兰诺也会一口咬定那只是他的借口,事到如今,他只能哑巴吃黄连,打落牙齿和血咽!

    咬牙切齿地回头盯着西冥兰诺,白倚竹一字一顿,到底一失足成古恨,没了辙——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西冥兰诺嘻嘻一笑,没有胜利者地得意和炫耀,依然是纯洁无瑕的表情,看得白倚竹分分钟都想撕烂了他的那张脸!

    “很简单啊,只要你不计前嫌地原谅我一次,这些事情……就都可以当成是没有发生!”

    紧抿着薄唇,白倚竹定定地看着他,散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冷气。

    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白倚竹妥协,西冥兰诺即便笑吟吟地又威胁了一句,得寸进尺,而又天真烂漫。

    “再不答应,我可要亲你了哦!”

    白倚竹陡然瞪圆了眼睛。

    “你敢?”

    西冥兰诺弯着眉眼,永远都是辣么的善良,辣么的无害。

    “你说我敢不敢?”

    到他这样说,白倚竹是真的怕了西冥兰诺了,事到如今……他几乎完全不怀疑,这天底下有什么事情,是眼前这只披着软绵绵的羊皮的腹毒禽兽干不出来的!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