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四目相对,近在咫尺,几乎能感受到从对方的鼻尖处呼出来的热气……气氛是压抑的,也是紧张的,仿佛拉成了满弓的弦,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

    终于,在对峙了好一会儿之后,到底还是白倚竹率先败下了阵来。m 平板电子

    “罢了……这次便饶你一回,但是丑话说在前头,倘若下次再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到白倚竹终于松了口,西冥兰诺立刻喜上眉梢,欢呼了一声!

    “太好了!小竹子!你终于肯原谅我了!我就知道,你其实还是在乎我的!”

    白司颜:“……”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两个恩爱!

    看来她可以就此功成身退了。

    这可真是世事难料,没想到她还有这样剑走偏锋的用法,虽然心底下莫名的有些失落,但也算是造福了社会吧!

    看着西冥兰诺眉开眼笑的模样,白倚竹气得不行,又不好发作,只能不咸不淡地催促了一句。

    “还不快放手?”

    “哦……好!”

    西冥兰诺这才回过神来,立刻收回了手,将白倚竹从身上推了开,却不妨下手太重,直接将他推到了白司颜的身上!

    白倚竹本来就没能稳住身子,好不容易才从西冥兰诺的身上爬了起来,慌乱之下不小心一脚踩到了他的腿上,当下重心失衡,又被他猛地一推,几乎是直勾勾地倒头栽了下去,深深地埋进了白司颜的怀里!

    当然,这不是最要紧的。

    最令人发指的是,白司颜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

    所以,想都不用想,那样的画面显然是相当的……妙不可言……

    刹那间,三个人几乎是齐齐地愣住了,惊呆了,石化了!

    直到片刻后,白司颜的惊呼声震彻天宇!

    “啊啊啊啊啊!”

    虽然她早已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但如果不这么大声地喊出来,就无法表达出她内心深处那种宛如被龙卷风横扫而过的凌乱!

    冷不丁地到她这么一喊,西冥兰诺又是一惊,一脸“吓死本宝宝了”的表情,颇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那一幕叫人血脉卉张的画面,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

    “发生什么?!”

    “阿言!”

    “你们——”

    到白司颜的尖叫,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北辰元烈一行人便就心急火燎地破门而入,快步冲了进来!然而,在看清楚眼前场景的那一刹,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急急刹住了步子,一个个抡圆了眼睛,露出了各种各样的表情!

    有人震惊,有人嫉妒,有人叹息,有人傻眼……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没想到……”

    “阿言你居然……”

    “好这口!”

    “真的是……”

    “太……”

    “羞耻了!”

    却不想,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本以为白司颜会羞愧难当,满脸通红……可事实上,她却比任何人都要来得镇定,来得从容不迫!

    甚至连白倚竹都背对着众人,默默地不敢扭过头,一边装聋作哑地不吭声,一边在心底下暗暗地扼腕长叹——自己的一世英名,只怕就此毁于一旦了!真真是个天大的悲剧!

    西冥兰诺倒是还好,虽然没有直接当机,却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只是很快就收敛了神色,继续安静地躺在一边,装无辜,装纯洁!

    忽然,只见白司颜气定神闲地伸出了手,一脸淡定地开口道。

    “把被子给我。”

    话音落下,顿了好一会儿,却是没有人接口,也没有人做出回应。

    不得已,白司颜只要拔高了声调,又重复了一遍,催促道!

    “快点!把被子给我!天这么冷,你们是想冻死我吗?”

    抬眸小心翼翼地拿眼角的余光抽了烟白司颜半裸在外的身子,西冥兰诺不由抬起腿,轻轻地踢了一下白倚竹,提醒道。

    “被子在你的身下压着……”

    “噢噢!”

    白倚竹恍然醒悟,讷讷地连着应了两声,这才唰啦一下像是魂魄归位了似的飞快地爬了起来,紧跟着忙不迭的从身下拉出了被子,双手递到了白司颜的面前。

    “被、被子……给你。”

    “咳。”

    以一种老佛爷的姿态,白司颜仪态端庄地轻咳了一声,继而不紧不慢地从白倚竹的手里接过被子,转而在众人茫然不解的目光中将被子缓缓地平摊开来,铺在了床板上,随后依然保持着从容不迫的表情,就着被子躺了上去。

    直至下一秒……

    “嗖”的一声,在所有人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迅速地打了两个滚儿,将自己整个人从头到尾裹进了被子里!

    麻麻!这个世界太可怕了!她再也没脸见人啦!嘤嘤嘤!哭瞎一万次不解释!

    见状,众人纷纷露出了哑然的神情,一时间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蚕蛹的姿势,不吃不喝不拉不撒,白司颜在紧紧裹着的被子里度过了度日如年的一天,从早上到晚上,不管是谁来拍着被子想要跟她说话,都没有成功地让她从被子里钻出来,到了最后,众人无可奈何之下不得不陆陆续续地离开了房间,只留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在屋里。

    差不多确定所有的脚步声都走远了之后,白司颜才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小半个脑袋,饿得眼冒金星,简直快要晕过去。

    虽然说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是跟之前在天岐山的陷阱里那一回完全不一样好吗?那一次是迫不得已,她可以说她是被逼的,而眼下所发生的这一切……不仅没有任何托词可以用来给自己开脱,更要命的是,居然被那么多人撞见了!

    呵呵哒,从今天开始,白司颜觉得面子君已经彻底地弃她而去,再也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里,白司颜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想要化悲愤为食欲,即便默默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抱着一团被子亦步亦趋地挪到了桌子边,一边感叹着人生的无常,一边对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大快朵颐,狼吞虎咽……一整天没吃东西,快饿死了好吗!

    那群家伙也是没眼识,都看不出来她不想跟他们说话,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吗?!

    还非得在屋子里磨蹭那么久,批斗完白倚竹批斗西冥兰诺,批斗完西冥兰诺又批斗白倚竹,来来回回,往往复复,简直没完没了了!

    不过幸好,他们在三堂会审了大半天之后,终于意识到光靠视线和唾沫是杀不死人的,这才不甘心地消停了下来,放了西冥兰诺和白倚竹一条生路。

    好不容易耳根清净了,吃饱喝足了,抬手拍了拍微微有些鼓起来的小腹,白司颜终于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果然,这个世界上只有食物能抚慰得了她受伤的心灵。

    端起杯子漱了漱口,接着拿过帕子擦干净嘴巴,等要放下湿巾的时候,白司颜才陡然一惊,发觉到了不对劲!

    等等……刚才左手边的那杯水……是谁递过来的?!

    还有右手边的那块湿巾,又是谁伸到她面前的?!

    意识到这一点,白司颜立刻僵直了脊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继而缓缓地……将眼珠子转向了右手边,一看!

    “妈呀!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白倚竹微微一笑。

    “这是我的屋子,我没有走,一直都在啊!”

    “那刚才我怎么没看见你?!”

    “你一爬出来,眼睛里就只剩下这张桌子里,当然看不见我……”

    “咳……我、我是饿昏了嘛!”

    讪讪地解释了一句,白司颜转而又看向左手边,心下想着那杯子大概也是白倚竹递过来的,但还是下意识地瞅了一眼,想要确认。

    结果,一看之下,又是大惊!

    “烈哥?!怎么是你?!”

    到白司颜这样问,北辰元烈立刻皱了皱眉头,不开心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怎么是我’?难道我不应该在这里吗?!干嘛一副那么吃惊的表情?!”

    “你是不应该在这里啊……”随口接了一句,见北辰元烈的脸色瞬间更阴沉了,白司颜只好连忙改口,补充道,“不不,我的意思是,这房间是小竹子的……按理说,这么晚了,你应该是在自己的屋子吧?”

    “呵呵,”扯了扯嘴角,北辰元烈冷冷一笑,不以为然,“他们能来,我就不能来?”

    “他们?!”白司颜登时一惊,立刻扭头往四周转了一圈,还以为所有人都没走,刚才只是骗她的!“他们指的是谁?!在哪里?!”

    然而,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就是空荡荡的一片,并没有别的人影。

    伸出手,北辰元烈忽然捧住了白司颜的脸颊,将她的脑袋缓缓转了回来,正对上他的眸子。

    “还能指的谁,当然是指西冥兰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生平第一次,北辰元烈特别特别地感激他的第二人格,要不是第二人格给力,他也不可能从西冥兰诺手中,赌赢了这一晚!

    如果以后还能有这样的好事,他真的一点都不介意,那个人格多出来几次!

    什么?不要脸?没出息?呵呵哒……脸是什么,出息是什么?能吃吗?……比阿言还好吃?

    看着北辰元烈目光灼灼的眼睛,白司颜的心头又是噔噔地连着跳了两拍,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