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就算她明白了他的意思,又该如何回答?

    拒绝什么的,貌似是不可能了,北辰元烈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打发走的!就算她想逮个缝儿溜出去……他们两人这一左一右地站着,似乎也不好甩开。

    而且,摸着良心说话,北辰元烈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司马昭之心早已路人皆知,白司颜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只是僧多粥少,那么多人她根本就应付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偏袒其中的谁谁谁?所以……一直以来,白司颜都是抱着放任自流的态度,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只要不是被欺负得太狠,她是不会主动出手给他们投食的!

    眼下,西冥兰诺都已经后来者居上,尝到了甜头,可是北辰元烈却连口豆腐都没吃着,只能眼巴巴地瞅着……确实是挺让人同情的吼!

    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次机会,要是白司颜再拒绝他,那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有没有?

    所以,思来想去……白司颜开不了那个口将他轰走,也没有底气将他轰走,可是话又说回来,就算她心底下其实是同意的,也不可能欢欣鼓舞地点头说“好呀好呀”……吧?扪心自问,她虽然早就已经被面子君和节操君狠狠地抛弃了,可也没有浪到那种令人发指的程度。

    尤其是,这屋子里并不只有北辰元烈一个人在,还有白倚竹在边上虎视眈眈着!

    昨个夜里,即便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红红火火而又恍恍惚惚的,被西冥兰诺那只悬狸迷惑了判断力,彻彻底底地给搞懵了……但是现在,兽心勃勃的北辰元烈取代了一脸天真无邪的西冥兰诺,只要白司颜没有瞎了眼睛,就能很清楚地看出来,他想要什么!

    至于白倚竹,从昨晚上就已经表现得很暧昧了,经过西冥兰诺的那样一闹,更是毫不掩饰心中的**,就那么直勾勾地、赤果果地看着她,看着她,看得白司颜的耳根又不由自主地烧了起来。

    抿了抿嘴唇,白司颜想说些什么,又无从启齿,到底是没有做声。

    耐着性子等了片刻,见白司颜不说话,白倚竹不由开口问了一句,笑着道。

    “吃饱了吗?”

    “噢,”回过头,对上他那双笑得意味深长的眸子,白司颜只觉得心头怦然一动,整个人的神经跟着就绷了起来,赶忙讷讷地回了一声,“吃饱了!饱了……”

    “可是,”忽然间,北辰元烈不知何时俯身靠了过来,对着她的耳边呼了一口热气,“我还没吃……”

    白司颜登时吓了一跳,立刻侧过脑袋往后避开了三尺,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拿起筷子从桌上夹起一块肉,仓皇地递到了他的嘴边,继而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

    “要、要我喂给你吃吗?”

    话一说出口,还没等声音落到地上,白司颜果断就后悔了!

    只可惜,却是来不及了。i

    “要啊,当然要……”

    笑着扯起嘴角,北辰元烈完全无视筷子上夹着的那块肉,直接俯身低头,捏着白司颜的下巴……颇有些恶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双唇。

    啪嗒……

    静谧的夜色下,一块肥硕的蒸肉就势滚落到了地上,没入了暗黑的阴影之中,紧接着一双筷子一前一后地掉了下来,谱写出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悲歌,像是在为某人默哀。

    没想到北辰元烈出手这么快,简单粗暴,单刀直入,不仅让白司颜傻眼了,就连白倚竹都跟着愣了一下!

    虽然早就知道这厮是个行动派,但未免也太恬不知耻了,明明知道他就在边上站着,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就直接上了……呵呵!白倚竹再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难道他又要被甩下,被无视了吗?

    这绝对是无法容忍的!

    沉下脸色,白倚竹眸光一冷,随即出手如电,毫不犹豫地往北辰元烈的后腰上捅了一记手刀,下手之重,仿佛要连带着昨天西冥兰诺欠下的账也一并清算了!

    “嗷!”

    痛呼一声,北辰元烈到底没能忍住,应声松开了手,往后退开一步,捂着后腰半弯下身,继而怒不可遏地瞪了白倚竹一眼,骂道。

    “你干什么?”

    “跟我过来!”

    白倚竹不动声色,扬手一把抓上北辰元烈的手臂,转身便将他拉到了一旁的屏风后,看样子似乎是想要避开白司颜,借一步说话。

    然而,这屋子就那么点地方,即便是隔着一层屏风,两人并没有压低的声音还是清晰入耳的传了过来,白司颜就是不想,都不行!

    “怎么了?莫名其妙地你打我干嘛?”

    “看你不爽。”

    “哼,别说得好像我看你就很爽一样,怎么……想打架吗?”

    “你打得过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抬眸,对上北辰元烈挑衅的目光,白倚竹仍是一脸不咸不淡的表情,并没有被激怒,也没有打算回应他,只微微勾起嘴角,从嘴里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

    “蠢货。”

    话音落下,北辰元烈当即变了脸色,先是毫无预兆地被白倚竹偷袭,现在又毫无理由地被他骂,心头的火气一下子就“噌”的腾了起来,立刻扬手抓起了他的胸襟,怒目而视道!

    “你敢再说一遍?”

    白倚竹自是没将他放在眼里,又不冷不热地重复了一句。

    “蠢货。”

    “你!”

    北辰元烈忍无可忍,二话不说就捏起拳头,对着白倚竹那张碍眼的俊脸挥了过去!

    “啪!”

    白倚竹顺势抬起手臂,将他的拳头拦在了半空。

    北辰元烈微紧神色,暗暗使力,却是没能再往前挪动分毫。

    吊起眉梢,白倚竹不屑地哂笑了一声,明明要比北辰元烈矮上那么几寸,可气势上却是半点儿也不落下风,反而有那么几分居高临下俯视的姿态。

    “好歹我也是天字阁的,就凭你现在的身手,是不可能打赢我的。”

    “是吗?我承认打死你是有点儿难度,但要只是打折你的狗腿,也不见得完全没有胜算……”

    说着,北辰元烈立刻又抬起脚,飞快地朝白倚竹踹了过去!白倚竹猝不及防,虽然险险地避了开,然而落地的时候却是没能站稳脚,眼看着就要往边上摔了下去,而北辰元烈一击未中,又连着出了第二脚……微敛神色,白倚竹忽然低低一笑,干脆伸手抓上北辰元烈的肩膀,直接朝他身上摔了过去!

    “砰!”

    刹那间,只得一声巨响,惊得白司颜心肝儿一颤,赶忙回头看了一眼,却见白倚竹扑在北辰元烈的身上,两个人连人带着屏风一起摔到了地上!

    下一秒,不等白倚竹起身,北辰元烈就抬起双腿环住了他的身子,紧跟着就地猛地一滚,顺势翻过身将对方压在了身下!

    扬起手臂,北辰元烈还没来得及出手,转而又被白倚竹翻身压在了地上!

    紧跟着,又是北辰元烈占了上风!

    如此反复多次,白司颜看得眼花缭乱,不由叹了一口气,托着下巴靠在椅背上,瞅着他们两人抱着在地上打滚儿,从这边滚到了那边,又从那边滚到了这边,滚得她都有些困了。

    “唔……”

    伸手拍了拍嘴巴,白司颜不无困顿地打了个呵欠,见他们两人一时间分不出胜负,也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便只好自顾自地走到床边,先行躺下休息了。

    也是醉得不要不要的,在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接受了耻度那么高的设定,正打算对他们两个欲迎还拒的时候,他们两个竟然自己打得火热了?!

    靠,什么鬼?!

    他们两个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才是重点?!

    就是到打架、拆房子!打架、拆房子!白天难道还拆得不够吗?大晚上的……晓不晓得什么叫**一刻值金?!

    真是的,亏他们两个还是天岐山的优秀学生呢,脑子都被狗吃了吧!

    默默地吐槽了一阵,白司颜觉得自己也是操劳,不仅要发福利,见他们不上道儿,还要帮着他们着急……简直就是业界良心有没有?!

    在地上滚了一阵,白倚竹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北辰元烈,你还有完没完?”

    北辰元烈大概也是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便跟着冷哼道。

    “难道是我一个人在滚吗?你要不想继续,就先放手啊!”

    “我不相信你!”

    “这么巧?我也不相信你。”

    “……”

    “……”

    “这样吧,我数一二三,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放手,如何?”

    “好。”

    “一、二、三!”

    “嗷!”

    “唔!”

    在同一时刻,两声闷哼异口同声地响了起来,却见白倚竹和北辰元烈各自捂着肚子从地上缓缓站起了身,虽然那个电石火光的一瞬间,白司颜没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大概能猜到……他们两人应该是趁机出了手,偷袭了对方!

    要不是知道北辰元烈是个很直的纯爷们,白司颜都忍不住要怀疑他们两个这是在相爱相杀了。

    “蠢货,”半倚着柜子,白倚竹忽然间又骂了一句,“难不成……你打算今天晚上就这么跟我僵着吗?”

章节目录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宝马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宝马香车并收藏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