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在哄一个闹别扭的孩子,“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会想去外太空开开眼界。毕竟,要去外太空,需要穿越星空之门,普通的民用飞船,是去不了那个地方的。”

    徐子泰刚想说“你以为我没有去过外太空么”,随即又堪堪打住。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在庄宁的记忆里,似乎的确没有去过外太空的经历。

    陆昭明说得没错,虽然他们这些企业都是以制造飞船为生,但他们能够制造的,只是在同一星区各行星之间往返的民用飞船罢了。这样的飞船,在技术上是无法达到穿越太空门的要求的,否则极有可能在跃迁的过程中,发生飞船扭曲变形,甚至炸裂的危险。

    而能够穿越太空门的,除了各星球有限额配备的军用太空舰之外,就只有v星球近几年研发出来的专用于星系间穿行的商务太空船了。

    想到这里,徐子泰狐疑地看向陆昭明:“怎么,你有办法去外太空?”

    “我自己当然是没有办法的,”陆昭明坦然地耸了耸肩,“但是我在v星球有认识的朋友,可以拜托他帮我包下一艘商务太空船,到时候我们转道v星球搭乘太空船,就能去外太空旅行了。”

    “没想到陆总人脉与财力都如此了得,连v星球受到官方严格管制的商务太空船,也能被你轻而易举地包下来。既然如此,那就托陆总的福,让我这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去外太空开开眼界吧。”

    徐子泰虽口上如此奉承着,心中的打算却是,黑貂正好在v星球,原本他还想着如何瞒着陆昭明去v星球跟黑貂接个头,如今看来,真是连借口都免了,他完全可以跟着陆昭明光明正大地去v星球。

    第9章

    第9章:不如,咱俩换着喝吧。

    商量完婚庆方案之后,徐子泰起身便要告辞。

    陆昭明却叫住了他:“庄少,今晚就别走了,留下来过夜吧。”

    徐子泰狐疑地看向他:“陆总什么意思?”

    “你别紧张,”陆昭明摆了摆手,“我说的过夜,就是纯过夜的意思,你睡床,我睡沙发,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根寒毛的。”

    徐子泰皱了皱眉:“那又何必?陆总是有什么目的吗?”

    “我只是看你最近被绯闻缠身,想帮个小忙而已。”陆昭明摊手道,“昨天的那个新闻,我是无所谓,不过难保这屋子里其他下人不会对你产生误会。毕竟你是要嫁进陆家的人,如果不在陆家建立良好的名声和威信,恐怕日后会有很多小麻烦等着你,而这些麻烦,我不一定都能帮你解决。我的意思,你懂吧?”

    徐子泰挑眉:“所以陆总是打算牺牲自己,成全我的名声?”

    “只要我们制造出婚前恩爱的表象,那些谣言就会不攻自破。庄少何乐而不为呢?”

    “我并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就像陆总并不介意自己yang ;xie一样。”徐子泰调侃着,走到陆昭明床前,俯下身看着他,“更何况,我与宋青和的绯闻闹得越是扑朔迷离,我和陆总的婚事,便越是受人关注。陆总如此大费周章地铺张婚庆排场,不就是希望借此提高人们对‘迁徙者联盟’的关注度么,而我的这桩绯闻,正好为陆总添了一把火,陆总精明过人,应该对此乐见其成才对。”

    说罢,徐子泰直起身来,接着道:“所以,陆总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婚前同宿也不是什么好事,要做出夫夫恩爱的假象,那就等结婚以后再说吧。”

    望着徐子泰扬手离去的背影,陆昭明哼笑了一声,喃喃自语:“我在图谋什么,你倒是猜得□□不离十;但是你自己,究竟想在这桩婚姻中得到什么呢?”

    第二天早晨,陆昭明特地提前了半个小时起床,走出卧室的时候,果然遇上了穿着运动装往外走的徐子泰。

    “又去跑步?”陆昭明没话找话地主动搭讪。

    徐子泰看了看陆昭明身上差不多款式的运动装,挑了挑眉:“陆总也有晨跑的习惯?”

    “以前只在健身室里跑跑,不过昨天受了庄少的启发,觉得还是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比较健康养生。”

    徐子泰歪了歪头:“那一起?”

    “好。”陆昭明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两人经过餐厅的时候,被几个准备早餐的女佣瞧见了,她们便小声议论了起来。

    ——“陆先生和庄少的感情真好,居然一起出去晨跑呢。”

    ——“好什么,庄少的绯闻你没有看到吗?”

    ——“啊,你说的那件事,庄少不是在个人主页上澄清了吗?”

    ——“这你也信?我还是比较相信照片上看到的,普通朋友之间会这么亲昵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庄少根本就是跟宋青和藕断丝连!”

    ——“可是,我觉得陆先生挺喜欢庄少的啊,以前从来没有见他对什么人这样献殷勤,今天居然会陪着庄少早起晨跑!”

    ——“所以说啊,我们陆先生实在太吃亏了,还没正式结婚呢,就被人戴了绿帽。”

    ——“陆先生怎么一点都不生气?该不会还没有瞧见前天的新闻吧?”

    ——“很有可能,陆先生一般只看财经新闻,这种狗仔新闻他是没有兴趣的。”

    ——“听说庄少在外头风评很差,让陆先生不明不白地娶这样一个男人过门,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我也听说了,庄少以前性格很暴躁,经常打骂自己的家佣。我怀疑这两天庄少如此安分,只是一时表象罢了,他费尽心思迷惑陆先生,是为了让陆先生心甘情愿地接手‘巅峰遨游’那个烂摊子!”

    ——“不如,我们想个办法激发出庄少的本性,好让陆先生瞧瞧庄少的真面目?”

    此话一出,几个女佣立即凑到了一起,叽叽喳喳地开始出谋划策。

    另一边,陆昭明一边跑步,一边与徐子泰闲聊:“我听你爷爷说,你以前很少来西区,对这里比较陌生。不如这样吧,正好我这两天不怎么忙,我陪你去附近逛逛?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没有。”徐子泰简单直接地拒绝了。

    “真的没有?”陆昭明不死心地追问。

    徐子泰看了他一眼:“陆总花那么多心思在我身上,为了什么?”

    陆昭明冲他眨了眨眼:“秀恩爱,你懂的。”

    徐子泰翻了个白眼,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我记得……a市的公墓是在西区?”

    “对,”陆昭明答了一句,看向徐子泰,“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去扫墓。”

    “扫谁的墓?”

    “徐子泰。”

    陆昭明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你……跟徐子泰关系不错?”

    “还行吧,他好歹是看着我长大的,”徐子泰开始瞎掰,“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徐子泰还教过我数学。现在他过世了,‘巅峰遨游’也跨了,我想去看看他。”

    陆昭明沉默了片刻,说:“好,吃过饭之后,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我的意思是,我正好也想去看看他。”陆昭明说。

    徐子泰怔了一下,转头不解地问:“你去看他做什么?”

    “我跟他……也算有段不解之缘吧。”

    “哈?”徐子泰脱口道,“我怎么不知道?”

    陆昭明好笑地看着他:“凭什么要让你知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跟他有什么不解之缘?”

    陆昭明抬了抬眉梢,故作高深:“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打听这么多。”

    “……”看着陆昭明渐渐跑远的身影,徐子泰嘴角抽搐,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陆昭明,我去年买了个表!

    两人跑了两圈之后,满头大汗地回到餐厅。

    此时几个女佣已经为两人布好了菜,待两人入座之后,便如同往常一般,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徐子泰喝了一口粥,随即皱了皱眉,犹豫着要不要吐出来。

    他转头见一旁的陆昭明面无异色吃得正香,于是强忍着不适感,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然后一脸好奇地问:“陆总,你那碗粥,貌似味道更好一些?”

    “还行。”陆昭明答了一句,奇怪地看了徐子泰一眼,心想两人喝的是同样的粥,还有谁比谁味道更好的?

    “我想尝尝看你的粥,不如,咱俩换着喝吧。”徐子泰说罢,不待陆昭明反应过来,便伸手将两人的粥碗调换了过来。

    陆昭明好笑地看着他:“你就不嫌我的……”

    “不嫌。”徐子泰舔了舔嘴角,冲他心无芥蒂地一笑。

    陆昭明下意识避开了他的视线,心想庄宁这皮囊果然是个祸害,单这勾人的眼神,就让人有点把持不住。

    他定了定心神,故作镇定地端起面前那碗稀粥喝了一口,随即便喷了出来。

    “这、这粥……”他瞪着那碗粥,脸色大变。

    徐子泰笑得越发阳光灿烂:“很好喝吧,陆总?”

    陆昭明总算回过味来是怎么回事了,当下沉着脸对门外喝道:“你们几个,进来!”

    那几个女佣小碎步奔了进来,只见陆昭明推了推自己面前那碗粥,沉声问道:“加了多少盐?”

    几个女佣顿时睁大了眼睛,同时将责备的目光投向其中一个女佣。那女佣吓得脸色发白,脱口道:“不对啊,我明明是放在……”

    随即她捂住了嘴巴,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心中一番权衡之后,她认命地向陆昭明鞠了一躬:“对……对不起,陆先生,一定是我早上煮粥的时候放错了调料,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

    “煮粥的时候放错调料?那怎么会两碗粥差这么多?”陆昭明丝毫不为所动,目光在几位女佣之间扫了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小心思,这种事情不准再有下次,否则,直接走人。”

    待几名女佣诚惶诚恐地离开之后,徐子泰已经将一碗粥喝掉了一半,看着陆昭明尚未缓过来的黑脸,笑得格外开心:“陆总,要不要我的分你一半?”

    陆昭明正有余怒尚未散去,此刻就朝着徐子泰开炮了:“还有你,有话不能直说?这事又不是我指使她们做的,你坑我做什么?”

    “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我不坑你坑谁,难道你让我跟她们几个小姑娘较真?”徐子泰顿了顿,又说,“更何况,这种事情有一就会有二,如果不让她们见识见识自家主人勃然大怒的模样,恐怕下回她们还会故伎重演。”

    陆昭明此刻已逐渐恢复了冷静,脸上不悦之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没错,这种事情有一就会有二,这一次因为我在场,我可以帮你教训那些佣人,但是下一次呢,如果我不在,你该怎么办?昨天晚上我就提醒过你了,如果不在陆宅建立自己的声望,你还会遇到很多类似的小麻烦,你打算怎么应付?”

    “这应该是你考虑的问题,”徐子泰摊了摊手,好整以暇地道,“你是这幢宅子的主人,如果你连自家佣人的阳奉阴违都管教不了,又如何真正有效地管理公司上下五千多名员工?”

    他说着,不怕死地在陆昭明肩膀上拍了拍:“我这也是在帮助你更加迅速地成为一名合格的管理者,明白?”

    第10章

    第10章:原来…这才是你的底线。

    吃过早饭之后,陆昭明和徐子泰各自回房冲澡换衣。

    陆昭明走出浴室的时候,站在门外的李学才非常适时地递上他为陆昭明准备的换穿衣裤。

    陆昭明没有立即接,而是站在镜前擦拭了一下头发上的水渍,瞄了一眼那套衣裤,说:“今天就别穿正装了,帮我找一套休闲装吧。”

    李学才怔了一下:“今天不去公司了?”

    “嗯,今天请假,打算陪庄宁去一趟西郊公墓。”

    李学才没再应声,转身去衣橱里挑选合适的休闲服。

    片刻之后,他问陆昭明:“去公墓的话,衣服颜色不宜太亮,这套合适么?”

    陆昭明看了看他手中那套衣服,点了个头。

    当李学才将整套衣服递过来时,陆昭明突然说:“早上那些女佣们做的手脚,是你授意的吧?”

    李学才手上动作滞了一下,面色不变:“我只是在她们面前隐晦地提了一下庄少的绯闻罢了。”

    陆昭明无声地弯了弯嘴角:“没有你这位管家的默许,她们也不至于敢当着我的面,做这些小动作。”

    李学才脸上毫无愧色:“如果

章节目录

重生之强强联姻(BL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林氏千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氏千寻并收藏重生之强强联姻(BL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