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兴起的贪念,而搞砸了一切。

    徐子泰与陆昭明一起,站在隔着一道玻璃墙的外室,面无表情地看着招供出一切之后神情萎靡的程山岳。

    他多少有些理解程山岳的苦衷,程山岳年纪已经不小了,当初他为了能进一步提升自己,果断放弃了在小企业里首席设计师的地位,进入“巅峰遨游”做一个副职。

    眼看着周霖再过两年便要退休,他也快要熬出头了,却没想到“巅峰遨游”会突然破产,连自己的品牌都几乎保不住。

    这时候“风华绝代”向他递出了橄榄枝,只要加入“风华绝代”,他非但可以保住自己的地位,还能帮助“风华绝代”成为产业龙头,名利双收——这对他来说,不啻是一个致命的诱惑。

    但是,理解不代表认同。徐子泰自认为没有什么立场阻止别人跳槽,但是如果起了贪念,想要拿走原本不属于他的东西,再多的理解和同情,都会化作虚无。

    陆昭明似乎感应到了徐子泰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之气,他知道徐子泰很在乎这些原公司的老员工,于是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觉得……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徐子泰回视他一眼:“按照法律程序,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说罢转身离去。

    陆昭明不知道他这冷冰冰的态度,究竟是在跟谁怄气,于是简单跟保安部部长吩咐了几句,便追了上去。

    “你这是在跟谁生气呢?”陆昭明跟在徐子泰身侧,低声问道。

    “我在生我自己的气。”

    陆昭明怔了怔,然后失笑:“就因为程山岳,你不至于吧?”

    徐子泰知道陆昭明无法理解他,因为在陆昭明眼里,庄宁是在爷爷庄正茂遇害之后,才不得已接手庄家留下来的产业,所以庄宁和这些技术部的老员工们,应该不会有太深的感情基础才对。

    徐子泰自然也不能将自己的这些情绪发泄出来,否则必定会引起陆昭明的怀疑。他想了想,岔开话题道:“这一次虽然揪出了程山岳,但我们最初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事情反而变得更复杂了。”

    陆昭明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没关系,好在这一次我们做得比较低调,虽然没有抓到那个内鬼,但也不至于打草惊蛇,程山岳是被陈前撞见了,才暴露身份的,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那个内鬼不会起什么疑心的。”

    徐子泰叹了口气:“虽然没有打草惊蛇,但是依着那内鬼的谨慎性子,恐怕短期内是不会再有动作了。这时间一长,事情就更加不好办了。”

    陆昭明心里明白他的担忧,他们原本就将内鬼锁定在程山岳、李海生、陈前这三人之中,如今程山岳被排除,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李海生和陈前了,而程山岳又正好是被陈前撞见的,虽然陈前说他突然折回办公室,是因为忘了带员工卡,没法去食堂买饭,但事实上究竟如何,却没有人知道。

    如果内鬼真是陈前,既然他亲自撞见了程山岳,引发了这么大的变故,那么接下来,他自己当然会更加小心谨慎,不敢轻易踏错一步了。

    再加上,过几天a组和b组就要合并了,两组一合并,人多眼杂,要想揪出内鬼,难度就更大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陆昭明突然道:“我倒是有个想法。”

    徐子泰转头看他:“什么想法?”

    “你之前说的三个嫌疑人,现在排除了程山岳,就剩下陈前和李海生了,既然短期内没法揪出他们,又不能放着不管,那不如先把他们两个排出你的方案小组,你看怎么样?”

    徐子泰皱眉看着他:“你要怎么排出去?唯独把他们两个排出去,不是很突兀吗?”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陆昭明示意他听自己说完,“我们公司最近接了一份大单子,对方要求我们在两个月内提供一批家庭型小飞船,数量有点大,产地又在b市的分公司,所以,我想把陈前和李海生调到b市去,算是临时帮个忙。”

    徐子泰刚要张口说什么,陆昭明便又接着说:“他们俩是你们组资历最浅的人,一般公司借调人员,都是优先选择资历比较浅的人,美其名曰磨练技能,他们就算心里不服,也无话可说。”

    徐子泰张了口,又慢慢闭上了。

    陆昭明的这一招调虎离山之计,虽然使得有些生硬,但从大方向来看,却也找不出什么错处。既然他已经合并了技术组,那就有权对技术组的人员进行调配。

    而且这件事也用不着他亲自出马,让人事部经理出面落实就可以了,当事人就算心里不服,也无处说理去。

    只不过如此一来,他们和内鬼便陷入了长期的斗争,不是一朝一夕能够了结的了。

    回去之后,他们和薛承临说了这件事,让薛承临自己选择是继续留下来帮忙,还是先回v星球去。

    薛承临摆手道:“我倒是不急着回去,康闵恭那边我已经有些眉目了,但是这家伙太狡猾,网上信息非常少,而要侵入他的终端,还要废点功夫,只怕我一时半刻也拿不下他,倒不如跟着你们在这儿抓内鬼。”

    他顿了顿,看了两人一眼,又说:“而且我有种预感,那个内鬼忍不了多久的。”

    陆昭明不明所以:“你怎么知道?”

    薛承临没有回答他,只是咧嘴一笑:“或许你把下调的时限拖长一点,改成一年半载什么的,那个内鬼会跳得更快。”

    陆昭明眼眸一亮:“我怎么没想到呢!如果长期不让内鬼接触b组项目,就算他再谨慎,也不敢继续这样耗下去了,甚至有可能会孤注一掷,赶在下调之前动手。”

    徐子泰却皱眉道:“但是经过上次那件事,他恐怕不会再重蹈程山岳的覆辙了。而且从逻辑上说,公司察觉到网络出现了漏洞,势必会立即修补漏洞,他如果有点智商,就不会再用同样的方法。”

    三人一筹莫展了片刻,陆昭明说:“要不……我还是让人连夜装几个摄像头吧?”

    徐子泰摇头:“闹这么大动静,肯定会惊动内鬼……”

    薛承临突然一拍后脑勺,说:“对了,我有带我自己发明的光脑感应贴片。”

    陆昭明问道:“那是什么?”

    只见薛承临从背包里掏出一叠薄薄的贴片,解释道:“这种贴片,是一种小型感应存储器,会记录下光脑上的一切感应操作。”

    徐子泰有些理解了,点头道:“相当于一个精简版的光脑内外部监控器。”

    “差不多是这样,”薛承临得意道,“还带提醒功能的,是不是很*?”

    徐子泰没有如他所愿地恭维他,只是将一叠贴片收入怀中,对陆昭明道:“明天我一早便去办公室,趁他们还没上班,先把贴片贴上。等到上班之后,你就让人事部通知李海生和陈前,让他们后天就启程前往b市,参加那边的项目,时间说得久一点,就说一年好了,一年之内不会将他们调回a市,同时他们的各种权限也都下调至分公司,也就是从后天开始,他们无法再进入总公司网络。”

    陆昭明笑道:“这么一来,内鬼势必会赶在明晚之前动手,我们明天严防死守,一定能逮住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郝爺扔了两个地雷,现实世界扔了一个地雷,涵梅246扔了一个地雷,么么哒╭(╯3╰)╮

    第51章

    第51章:我看上去有这么蠢吗?

    第二天上午,徐子泰一早便进了办公室,在每一台光脑附近不太显眼的地方贴上光脑感应贴片,然后又退出了办公室,等到临近上班的时间,才跟着其他人一同进了办公室。

    到了上午九点,人事部经理唐柯果然亲自来到技术b组,找组长周霖和李海生、陈前三人谈话,告知他们关于公司将李海生和陈前临时下调的决定。

    周霖身为组长,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下属被调派到分公司去,一去就是一年。他潜意识里总觉得,公司突然做出这样的紧急决定,是不是跟程山岳盗取机密方案的事情有牵连。但这种猜测他只能藏在肚子里,不宜说出口。

    李海生和陈前听到这一调令之后,也都显得有些不太情愿,但当着唐柯的面,他们不敢表示什么异议。

    唐柯走后,组里其他人员纷纷上前安慰,说“只是下调一年而已,一年之后又可以回来共事了”,又说“好在薪酬待遇还是和总部一样,只不过做的工作不一样罢了,你们就当是去深造的吧,没准回来之后,会有升职的机会呢”之类无关痛痒的话。

    陈前听在耳中,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绷着脸低着头,不说话。

    李海生则强撑着笑容道:“我明白,我和陈前进公司时间比较短,公司想要磨练我们,让我们能有更大的进步空间,我会珍惜这次机会的。”

    徐子泰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只是默默站在人群之外,观察着陈前与李海生,微微蹙着眉,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这天傍晚下班之后,陆昭明从保安部调派了几名保安,听从徐子泰的调遣,埋伏在技术部办公区域外围,等待内鬼现身,来个瓮中捉鳖。

    晚上十点之后,夜间加班的员工陆续离去,办公区域的灯逐一暗了下来。

    几个保安人员有些呆不住了,但是徐子泰不让他们撤,他们也只好耐着性子继续蹲点。

    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徐子泰的手机轻轻震动了一下。

    他打开看了一眼,是薛承临发来的短信:【陈前的光脑已经开启。】

    徐子泰心里觉得有些奇怪,他们一直守着技术部的入口处,十点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过,光脑是怎么开启的?

    随即薛承临的第二条短信接踵而至:【有点不太对,根据光脑感应显示,陈前的光脑好像是从内部得到指令后自行启动的,不是外部冷启动,我怀疑……】

    薛承临并没有把话说满,但是徐子泰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他略一斟酌之后,嘱咐两名保安继续留守原地,然后带着另外两名保安冲进了技术部。

    他们发现房间里一片漆黑,毫无人迹,只有陈前的电脑发出幽蓝的光芒,屏幕上进度条显示,光脑内的防盗指令正在被破解。

    他赶紧给薛承临打电话:“对方肯定也是个骇客高手,他正通过内部网对邮件内容进行盗取,你快拖住他!”

    “明白。”薛承临一听说对方居然是同行,顿时燃烧起了熊熊的斗志,挂了电话便切入陈前的光脑终端,与对方开始了指令破解与修复的拉锯战。

    徐子泰随后又给陆昭明打电话:“让人查一下陈前和李海生的宿舍门牌号。”

    “我已经问过后勤部了,”陆昭明那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正在快速奔跑,“我正在往他们宿舍的方向去。”

    徐子泰心想,这家伙定是从薛承临那里得到了消息,所以先一步展开了行动。同时他又有些不放心,叮嘱道:“你别自己冲在前头,多带几个保安。”

    “好。”陆昭明简短地答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陈前与李海生虽然不住同一间宿舍,却也相隔不远。

    徐子泰先是冲进陈前的房间,发现陈前和他的舍友都是一脸睡意朦胧的模样,桌上的光脑也丝毫没有启动的样子,于是他说了声“抱歉”,赶紧退了出来。

    当他来到李海生房间门口,发现门已被打开,室内光线昏暗,是光脑屏幕发出的幽蓝亮光,一名保安守在房间里,差点被他们当成李海生抓了起来。

    徐子泰打开了壁灯,发现一张床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另一张床上,一名员工正在呼呼大睡,怎么叫都叫不醒。

    那名保安说:“我之前就看过了,这人可能是被李海生下了安眠药。我们刚才跟着陆总冲进来时发出那么大的动静,都吵不醒他。”

    徐子泰看向他,问道:“你是跟着陆总进来的?陆总人呢?”

    保安指了指半开的窗户:“李海生见我们冲进来,就直接开窗跳了出去,陆总紧跟着就追了出去,我……我有点恐高,所以……”

    徐子泰冲到窗边往下看,乖乖,这一层起码有三四米高,陆昭明这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家伙,居然也敢跟着往下跳?

    他问那名保安:“有没有看清楚他们往哪儿跑了?”

    保安指了东面的方向,徐子泰二话没说,便翻窗跳了下去,落地的瞬间一个受身翻滚,随即起身往东面那条街追了过去。

    跟着徐子泰进来的两名保安面面相觑,心想现在这些雇主怎么都这么生猛,这让他们当保安的情何以堪。

    但他们又不好拿了钱不办事,两名保安一合计,找了根绳索,攀着绳子慢慢滑了下去。当他们下到地面时,徐子泰早已跑得不见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强强联姻(BL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林氏千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氏千寻并收藏重生之强强联姻(BL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