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抓着单忠孝的手按手印了。

    “哦。”连嵘也暗中催促单忠孝,他没有办法,只好在那两页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单忠孝收了笔,拿着那两页纸,恍若隔世,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把自己卖出去了?

    “很好。”张伟也不由得单忠孝继续考虑,抽走两页合同,按下电话叫秘书:“sherry,终于来了个新人,给他介绍公司,带他去熟悉一下八楼的环境。”

    ……终于?

    单忠孝嘴角再次抽搐了,他咽了口唾沫还是没忍住的问:“经理,咱这里很缺人?”

    “啊,前几天刚被不夜城挖走几个人,人手是比较紧张。”张伟不甚在意的说。

    原来,什么测试啊,反应啊,都是骗人的,缺人才是真的。单忠孝再次感到自己感情受到了欺骗,自信受到了打击,不禁迁怒连嵘。

    “你是托吧?知道你们公司缺人,才跑来骗我……”

    “……你的大脑结构果然异于常人。我为了骗你,还专门跑到你身体里去啊,然后公司为了招个实习生,还搭进去一个特级男公关?你要是做生意准会赔死。”连嵘怎么可能会输给单忠孝,立刻反击道。

    “那这只小猴子瞎折腾什么?”缺人直说好不好,干嘛随便脱人衣服。

    “……喝多了,别喝醉鬼一般见识。”

    “什么?”单忠孝诧异了,原来刚才他一直是在应付一个醉鬼吗?

    “咦,我没和你说吗?张伟酗酒啦,见张伟十次,十次都是醉醺醺的。”

    “那你怎么不早说?”单忠孝咬牙切齿,他怎么总是在被连嵘耍弄啊。

    “都说看你热闹很好玩了啊。我又动不了,你有义务哄我开开心吧。”

    凭什么他有这义务啊!

    单忠孝正在一旁赌气翻白眼的时候,进来一个s型曲线,身材曼妙的女郎,冲单忠孝微微一笑,单忠孝火气就消了。

    果然还是美人好,就算不喜欢女人,看着还是养眼的。

    “你好,我叫sherry,跟我走吧。”

    于是,单忠孝就告辞了醉鬼张伟,屁颠屁颠的跟着美女sherry走了。

    美女穿着高跟鞋与单忠孝平视,无形中带给单忠孝巨大的压力,他赶紧挺直脊背,才感觉心理上安慰了一点。

    sherry带着他在公司的各层转了个遍,边走边挨个介绍着:“一楼是海鲜自助,二楼私家菜品,三楼、四楼是ktv,五楼是大型游戏,六楼酒吧,七楼静吧,八、九楼私人休闲娱乐区,十楼全部是vip包房,十一层洗浴桑拿按摩,十二至十四层是休息用套房,十五楼以上是办公区,十八层是总裁的专用私人空间。”

    “哦……”单忠孝一路走来,被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墙面、地面,风格迥异的雕像装饰,璀璨豪华的水晶吊灯晃得头晕眼花,sherry说了什么,全都没有记到脑子里,只隐约的觉得这里的风格和连嵘家很像,处处都在显摆所有者的阔绰多金。

    最后sherry带单忠孝来到八楼的休闲娱乐区,站定对他说:“好了,这就是你以后要工作的地方了,八楼是男公关营业的地方,九楼才是女公关,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先让你见见领班?”

    sherry立刻给八楼的领班打了电话,合上手机扭头对他说:“阿ben马上过来,稍等。”

    “阿ben是我的领班?”

    “对,他主管八楼所有的男公关,十四楼有部分是员工宿舍,阿ben现在就住在楼上。”

    “哦。”单忠孝唯一的反应就是,没想到这里福利待遇还不错,还有宿舍,早知道他就不着急买房子了,亏了。

    单忠孝打量起他即将开始工作的新环境,进入大厅最显眼的一面墙上悬挂着十幅用金色雕花的镜框裱起来的巨大的照片,立刻吸引了单忠孝的注意力。

    照片上下两排并列,上面十张各具特色的美颜瞬间震到了单忠孝。他的目光在或冷峻或阳光或柔媚或可爱的脸孔上逡巡着,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些人简直丝毫不比时下的流行艺人逊色半分嘛。

    sherry顺着单忠孝的眼光看过去,便了然的笑了笑,开始向他解释:“哦,这十个人是我们这里男公关部的top 10,怎么样,很有实力吧?一品皇朝可是业内实力数一数二的娱乐城哦,就连很多外省市的大老板也喜欢过来玩呢。所以你能这么轻松就得到这个机会可是很幸运的一件事,不过也因为竞争激烈,新人在我们这里比较难出头也是真的啦。”

    “嗯,我对这些倒无所谓。”单忠孝对于出头不出头这种事并没有什么概念,反正他稀里糊涂的被赶鸭子上架走到这一步,只要混口饭吃,平平安安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了。

    “咦?新人们一般都会比较激进,不惜互相排挤踩踏,都是拼了命的想要上这面墙哦。”sherry惊讶的感叹。

    啊?排挤踩踏?好危险……他可不想参与。

    “为什么要争着上这面墙?”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这十个人是我们的活招牌啊,大多数客人来这边通常都会指名top 10的公关,而且前十名可以在十楼vip包房接待大客户,拿小费都会拿到手软的,所以只要在这面墙上待过的人挣得钱会比普通公关翻好几倍。”

    “啊……”那是多少钱啊?单忠孝完全没概念。

    “你看,第一排左手边第一人是我们这里的no.1,易理,我们都叫他lee。他每个月挣到的可能就是你辛辛苦苦一年的钱哦。”

    照片上被称作lee的男人拥有着一副完美的脸孔,略显狂野,男人味十足的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剑眉星目,眼神深邃多情,鼻型高耸直挺,性感的双唇翘着诱惑的弧度,散发着一股阳刚自信的潇洒气派。

    果然不愧是no.1,单忠孝看的呆了,不自觉的幻想如果把这张照片放去同志论坛的话,下载数量毫无疑问会破表。

    正花痴中,lee旁边的照片吸引了单忠孝的目光,那男人笑的好不妖孽,特别是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

    妈啊,这个人不正是连嵘吗?

    “那他旁边那个是……”单忠孝指着连嵘发问。

    “哦,连嵘,店里的第二名,no.2,也是非常受欢迎的一位,不过最近几天都不见他的人,也联系不到他,不知是不是被别人挖走了……”sherry惋惜的摇头道。

    没被挖走,这不是变了个模样拼死拼活的又回来了吗?单忠孝心底默默地想。

    正说着,身后传来脚步声,两人回过头去,便看见两个男人一高一矮朝这边走来。矮个子的一个染着黄色头发,原本清秀的面孔上大大小小穿了好几个环,倒叫人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而高个子的那一个黑色短发,穿着考究,俊逸非常,赫然便是照片上的no.1,易理。

    sherry看到二人过来,连忙向单忠孝介绍:“这两个就是易理和阿ben了,来,我带你认识一下。”

    “阿ben,这位就是刚来的新人单忠孝,你带他熟悉一下啊。lee,你怎么也过来了?”

    “我正和阿ben在一起,听说有新人就过来看看,看来最近公司缺人的传闻是真的了。”传说中的头牌公关插着口袋,气派天成,上下扫了一眼单忠孝,神情冷淡,不苟言笑,大牌的架子十足。

    单忠孝自然听出了易理话里话外的嘲弄意味,只是碍于实力悬殊的自卑心理,完全生不起气来,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最终,单忠孝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还是和两个人打了招呼:“你们好。”

    “嗯?”叫做易理的男人听到单忠孝的声音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的指着单忠孝说:“啊,我想起你了,今天就是你在洗手间撞的我!”

    “啊!”单忠孝也反应过来,细看易理的身材果然就是自己心目中那个完美的背影,不禁再次感叹上天不公,居然把所有优点都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

    “不过今天早上其实也不算是我撞你啊……”单忠孝正要解释,易理已经偏过头去,和一旁的阿ben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单忠孝嘴角抽了两抽,瞬间泄了气。

    易理和阿ben交谈结束,便转身走到十个人的照片下,望着上面的照片出神,完全当其他人是空气。

    正在单忠孝满头雾水,觉得易理这个人也太过个人主义的时候,易理回过头来对sherry说:“sherry,把嵘嵘的照片取下来吧。所有照片向前移,把冽的照片加上去。”

    sherry吃了一惊,急忙叫道:“lee,连嵘只是不见了几天,不再等等吗?”

    “不要等了。不管他以后还回不回来,这个月的营业额都追不上了。而且,你要客人指名no.2的时候总是找不到人吗?快去换下来。他不愿意上的话,有的是人想上。”

    易理冷漠的撂下这句话,转身大步离去。

    单忠孝望着墙上连嵘的照片,一阵落寞,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走茶凉吧?

    “呃。”突然,连嵘的情绪波动起伏,不明所以的狠狠地撞击了他的胸口,单忠孝疼的捂住心脏,弯下腰去。

    浓浓的酸涩感觉蔓延过全身,几乎让单忠孝流下泪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连嵘在伤心吗?这到底是怎么了?

    “连嵘,你没事吧?”单忠孝直觉的认定绝对是刚才易理的话刺激到了连嵘,只是为什么心脏会这么疼?

    “屁!小爷我好的不能再好了!叫易理那个混帐王八蛋去死好了!”连嵘在单忠孝的脑中暴跳如雷。

    黑夜帝国新新人 ...

    嘴硬,明明心里难受的要死了吧。

    原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刺激到自信心极度膨胀的连嵘大人,却没想到他还有如此脆弱的时候。单忠孝第一次发现连嵘原来也是个正常人,反倒缺德的暗爽起来。

    “呵呵,你笑吧,看你一会儿到了晚上还笑不笑的出来……”连嵘只是一瞬,立刻又恢复成了之前那幅奸诈看好戏的嘴脸。

    “……别啊。”啊,得意忘形了,单忠孝赶紧道歉,做男公关没有连嵘的锦囊妙计可是万万不成的。

    sherry和阿ben做了交接,便将单忠孝留给阿ben,一个人踩着高跟鞋走了。

    阿ben打量了一下单忠孝,开朗的笑笑,自我介绍:“别人都叫我阿ben啦,以后这么叫我就可以,我现在是负责管理所有男公关的工作,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问我。”

    “啊,好的。”单忠孝不好意思的笑笑,心底一直潜藏的紧张感稍微松弛了些:“那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哈哈,想做公关这么害羞可不好,要再放开些。”阿ben抽出香烟,随手递过来一只,单忠孝急忙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

    阿ben诧异的挑眉,眉峰上闪烁的银环便反射出一点光,闪的单忠孝心脏怦怦乱跳。

    若他现在还是老师,这不良小青年是他的学生的话,他一定会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找他谈心,规劝他把头发染回来,再把脸上那些环环串串从皮肉上摘下来,最后,强制戒烟!

    而现在,他还要当做没看见的请人家多多关照,真是堕落啊堕落。

    “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

    “咦?我随时都可以啊。”单忠孝一贯好说话,立刻反射的回答了这句话。

    “这样啊,那你今晚就开始上班好了,我带你转一转,你先熟悉一下环境。”阿ben开心的拍拍单忠孝的后背,拉着他在八楼乱转。

    “呃,今晚?太快了吧,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单忠孝睁大眼睛,这才发现他勤劳的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ben完全不搭理他,自顾自的向前走,指着近万平米的大厅自豪的说:“这个就是你要工作的地方,随便看看。”

    单忠孝放眼望去,宽敞的大厅铺着暗红色的长毛地毯,全部被一组一组半圆形舒适柔软的红色布艺沙发隔开,形成许多半开放的私密狭小的空间。

    每个空间都相隔了能够并排容纳两人并肩通过的距离,只要不放开喉咙大声叫嚷,应该难听到其他空间中的谈话内容,似乎很好的保障到了个人的隐私。

    沙发环绕着漂亮的黑色圆桌,每个桌上都立着一只插在水晶长颈花瓶中的盛放的鲜红玫瑰,整齐摆放着风格统一、制作精良的卡片夹,呼叫机,酒水单,烟灰缸等小物件。

    沙发的两侧及后方都摆放着大型的绿植,枝叶繁茂,绿意盈盈,既营造了温馨和谐的娱乐环

章节目录

被重生之夜王(BG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林氏千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氏千寻并收藏被重生之夜王(BG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