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近乎可笑的事实,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杯碟一阵清脆作响。他气急责怪道:“你是白痴吗?如果你真的想要用这种办法借助周家的势力救嵘嵘,嵘嵘会开心吗?以他的性格,他会恨你一辈子的!”

    “哥,你不明白。嵘嵘惹上的并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是跨国的军火走私集团,牵扯到的范围很大,你觉得凭你的一人之力可能救出嵘嵘吗?思蔓的舅舅是公安部的高官,思蔓会拜托他在缴械的过程中注意人质安全的。现在咱们两个都被对方盯住了,我觉得你现在还是想想要如何自保的好,不要再听那些人的话去找什么光盘了。”易理无奈,犹豫着交代了实情。

    “怎么可能?”连鹏惊讶的长大嘴巴,瘫软的坐在椅子里动弹不得。连嵘虽然一直浪荡不羁,不服管教,但是也不至于没有分寸到接触这种要命的违法勾当啊。

    “如果不是思蔓帮忙的话,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嵘嵘的消息的。现在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所以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嵘嵘出事的。”

    “哦……”连鹏呆呆的舒了口气,听见易理的承诺稍微放下了心。只要易理还没有抛弃嵘嵘就好,但是……

    “不对,这个和你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啊?难道是朋友,那个周小姐就不能帮个忙了吗?这可是人命啊。我今天要是默许了你这个决定,到时嵘嵘真的救回来,他也不会理解你的做法的。不行不行,我还是不能接受。”连鹏一脸为难,连连摇头。

    “呵,哥,我并不期望以后嵘嵘能够原谅我的决定,只要他以后能健康快乐的生活就好。本来,我们两个就没有结果的,现在这样也未尝不是种了断。”易理轻笑。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是想让你帮我救嵘嵘,但是我却没让你为了嵘嵘把你后半辈子的幸福也搭进去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幸福呢?哥,我们以后都会幸福的,相信我吧。我一定帮你把嵘嵘平安无事的带回来。”易理淡淡的说着,还是一贯坚定隐忍的表情,看不透心中的想法。

    连鹏定定的看了他半天,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伸手将桌子上的请帖收了起来:“如果你是真心喜欢那个女人的话……”

    “谢谢哥。”易理眼眶发热,连忙低下头,咬紧下唇,压下心里翻腾着的情绪。

    “唉,嵘嵘会没事的对吧?”连鹏再一次确认道。

    “我发誓。”易理胜券在握的说。

    他站起身来,目送连鹏离开。直到连鹏的身影消失在一品皇朝的门外,易理才舒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座位,双手支住额头闭着眼沉思。

    其实,他完全没有把握可以平安救出连嵘,可是为了让连鹏不再深入此次的事件,冒险寻找光盘也只有先依靠这个善意的谎言了。

    包内的手机响起了,易理接起,将手机放在耳旁通话:“思蔓。”

    “理,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吗?我的礼服出了点问题,已经穿不进去了,肚子好明显,需要重新选一套,你快点过来帮我看看呀。”

    “……好,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易理站起身来。

    “理。”周思蔓轻柔的声音突然带上了淡淡忧愁:“我知道这场婚姻很委屈你,你如果现在后悔的话还是来得及的。”

    “别说傻话了,你是个好女孩,我怎么会后悔呢?”易理脚步顿住了,攥紧了手机。

    “理,我只是想让孩子有一个爸爸,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耳边传来了周思蔓低低的啜泣声。易理无声的叹了口气,一边轻声细语的安抚她,一边提着包上了八楼。

    周思蔓起初突然向他求婚的时候,他很是诧异了一阵。他能感受到周思蔓真心的喜欢自己,但是这种自出生就被捧在天上优越感十足的富家千金有多么现实,他见到的太多。这些人的婚姻永远都是和爱情分开考量的。所以他一直都认为周家小姐就算对他再有好感,她的婚姻也必定是门当户对,强强联合的政策婚姻。大不了,两人在婚后可以继续维持着情人的关系罢了。

    所以,周思蔓的逼婚他始终都当成是大小姐的一时兴起而敷衍搪塞着,直到她等不了的向他坦白了实情,易理才意识到原来一切并不是一个玩笑。因为,周思蔓怀孕了。

    孩子的父亲并不知道是谁,因为周二小姐在由于好奇参加的一场放纵的性 爱派对上,喝了酒,又吸食了点药粉,那一夜混混沌沌的不知和多少人上了床,也不知都和谁上了床。她没有办法向朋友挨个的去打听这种事,她丢不起这个人,而周家,更丢不起这个人。

    就这样,他这个毫无社会地位可言,却偏生了一副带的出去的皮囊的公关就摊上了周二小姐这个天大的“便宜”。周家为了避免自家大家闺秀未婚先孕却不知父亲是谁的丑闻传出,竭力的支持了二人的婚姻,并积极的张罗着迅速完婚,甚至大方的要送他一个成长势头正好的地产子公司作为他入赘周家的礼物。

    易理并不是不同情周思蔓的,只是这场婚姻实在是太可笑,就算是迫于周家的重压,仍然没有办法让他随意的应承下来。直到他收到了一封匿名寄到一品皇朝来的包裹,包裹中孤零零的放着一盘磁带。易理将磁带放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如浸冰水。

    那是嵘嵘的声音,即使只是虚弱的喘息和沙哑的呻吟,他还是一下子就将它辨认出来了。磁带中那些拳脚声被无限扩大开来,易理咬着牙听到最后,眼前已经一片猩红。那些威胁的语言让他瞬间没了主意,什么光盘,什么不要报警,他都没有办法给出任何理智的判断了。

    易理慌乱间隐约记起了周思蔓曾经向他提到过她有一个在公安部位高权重的亲戚,他顾不了这许多,还是厚着脸皮给周思蔓打了电话,跟她求助。

    周思蔓很宽容热情的包揽下了这事,并立刻给她的舅舅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来取走了磁带。一天之后,磁带的出处就被查到了,其间的曲折易理以当时的状态根本记不得许多。唯一明白过来的就是,连嵘惹上了一个非他能力所能解决的巨大麻烦。

    渐渐的,在周家舅舅的强大的信息网的支持下,他摸清了连嵘失踪的整个来龙去脉。原来,一个巨大的军火走私集团和自己的销货方起了内讧,其间的一本重要账目被复制后流传了出去,销货方似乎想要用这个证据牵制走私集团,无奈光盘辗转丢失,不知为何落到了连嵘的手上。连嵘的消失与走私集团想要取回账目光盘必然脱不了干系。

    这私下的军火交易已经被公安的反黑部门监视了一段时间了,无奈海关部门和公安机关存在着集团内部买通的高层内鬼,因此牵扯重大,为能一网打尽,而一直拖着等待完整的证据而未能行动。

    易理并未被告知太多的细节,只是周家的出面无疑是促进了这桩大型军火走私案的进展。而当周思蔓告知他派驻到军火走私集团内部的卧底传来连嵘已有了下落,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消息时,易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看清了周家为了他而对整个案件投入的人力物力已经让他没有了退路。

    在周思蔓和他讲了整个围剿行动的初步计划后,很自然的问起他两人之间的婚事他考虑的如何,这时,易理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头。周家一周之内便将订婚的事宜准备妥当,声势浩大,场面十足,一定要让女儿风风光光,堂堂正正的嫁出去。因为,周思蔓的肚子已经等不了了。

    易理将辞职信交给了ben,不待ben挽留,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一品皇朝的大门。从这一刻起,他往后的人生必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却丝毫没有左右自己命运的力量。因为事以至此,再也没有比连嵘的生命更重要的事物了。

    嵘嵘,不要怪我,我只想你平安健康的和我呼吸同一片空气。

    鸡飞狗跳的最后变身(上) ...

    单忠孝回忆起他最后一次把身体借给连嵘的那两天的经历,只能说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后悔。果然,他还是低估了连嵘唯恐天下不乱的破坏实力,天真地相信了他说要老老实实的参加易理的订婚典礼的说辞。

    连嵘换回身体后,穿了风衣、戴了帽子和墨镜在月黑风高的晚上偷偷摸摸的去取出他藏起来的光盘。

    “喂,我求求你了,现在天气还很热好不好,你穿成这样走在马路上反而引人注意!”单忠孝立刻就被连嵘挫败了。

    最后,在单忠孝的一通唠叨下,连嵘只好脱了耍帅的风衣,穿上平常的牛仔、t恤,只戴帽子和墨镜出门。虽然单忠孝仍然不满他这样好像在装明星的打扮,但是也不好再说什么。

    “你把光盘取回来后打算怎么做?”单忠孝这几天一直都在思考如何救回连嵘身体的问题,觉得连嵘这样的随随便便的把这个定时炸弹放在身边总是不太安全的。

    “我后来想过了,我要用这光盘反过来要挟那日本人,让他先把我的身体还回来再说。”

    哈?单忠孝立时觉得当头一棒,打得他半天没回过神来。他急忙劝阻道:“连嵘,你冷静一点,你这样的做法分明就是在找死。那群人都是丧心病狂的,把他们逼急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你放心,现在我们在暗,而那个藤本在明。他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会想到我在你的身体里面的。我们就给他寄匿名信,让他把我的身体交出来,我们再把光盘还给他。到时,我再把光盘的信息都公布到网上,闹他个天下皆知,哈哈。”连嵘嘿嘿奸笑,之前对方铭企的不忍终究抵不过对藤本那衣冠禽兽的恨意,决心要将事情闹大。

    “你不要冲动,我们再从长计议吧。你不要拿我的命开玩笑啊。”单忠孝总是觉得连嵘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化,生死存亡的决定怎么在连嵘口里说来这么轻松,和拍电影似的。

    “哎哟,你放心,我的计划万无一失。”连嵘信誓旦旦的表态,又把单忠孝气了一个半死。他默默下定决心,易理的订婚仪式一结束,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要求连嵘和他换回来,到时才不听连嵘的那些不靠谱的想法,由他自己来想办法解决。

    连嵘挑着不起眼的小路回了他存放着光盘的家。小区门口的保安是个死心眼,连嵘磨了半个小时,到底还是没放他进去。他气哼哼的绕到小区另一边稍微低矮的院墙,踩着砖头开始翻墙。

    “真是的,要是以前的我,他早就让我进去了,都是你长得太普通,一看就不像有钱人。”连嵘一边哼哧哼哧的翻墙,一边嘴里不停埋怨。单忠孝早就不爱搭理他了,心中一个劲儿的默念“莫生气”。

    连嵘翻了墙,跑到楼门口,随便按了个呼叫机,和人家好言好语的说自己忘带了钥匙,骗人家给开了门,一路混到了自家门口。

    单忠孝不禁感叹:“这年头坏人还是很好钻空子的,这小区看着高级,竟然这么容易就能混进来?”

    “去去,我又没说谎,这本来就是我家。”连嵘站在自家门口惆怅起来,这房子他没在房子外面备上把备用钥匙,这时候已经开始后悔了。

    这小区所有住房的门都是三重锁,连嵘摸着下巴估摸不好自己是不是能把他撬开。他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铁丝,撅着屁股蹲在门口对着锁眼捅来桶去。单忠孝看现在自己这副溜门撬锁的猥琐形象,只有暗自长吁短叹的份了。就知道,不能好心把身体交出去。

    连嵘只试探着拨弄了一阵,伸手一拧把手,门开了。连嵘推开门,直接愣在门口。单忠孝兴奋地大叫道:“哇,你好厉害啊,这门这么轻松就被你弄开了。”

    “不对,这门本来就没有锁上。”连嵘一脸深沉,微微锁住了眉头,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呃……”单忠孝被连嵘这么一说也紧张起来,有些打退堂鼓:“不会是那批人已经发现你这里了吧?喂,我们赶紧跑吧。”

    “等等,我要看看光盘还在不在……”连嵘咽了口唾沫,小心谨慎的迈进门去。

    “别看了,万一屋里面有埋伏……”单忠孝想再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连嵘已经穿过玄关到了厅里面。

    宽敞的客厅一片狼藉,家具倾倒,零零碎碎的东西扔了满地,连嵘看着家里被翻得不成样子,急忙跑进卧室,发现卧室中也是同样的残破景象。衣柜被翻了个底朝天,大量的衣物都被散在地上,一团混乱。

    他再奔去厨房和厕所也尽是惨不忍睹的场面,连嵘扶住脑袋,试图冷静下来。藤本发现他的这个住所了,而且显然已经地毯式的搜索过了,好在没有和他的人撞上,要不就自掘坟墓了。

    对了,光盘。连嵘跑回卧室,在地上堆起的散乱的衣服中寻找他藏匿光盘的那件风衣,终于在床下一角发现了那件硬挺的衣服。连嵘摸摸绣花的部分,长舒出一口气,幸好光盘并没有被发现。

    连嵘利索的拆了线,将光

章节目录

被重生之夜王(BG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林氏千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氏千寻并收藏被重生之夜王(BG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