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兮仰着脑袋,斑驳光点从枝叶缝隙中透下来,映在她的脸上。

    她的眼睛如一泓清泉,点点细碎的光波涌动,沉溺于雾晓山岚中。

    “木兮不懂良哥哥与魏大哥之间发生了什么。”她抿了抿唇,以最真切的目光看着宋良,说道她的想法。

    “但木兮却明白,魏大哥与良哥哥是一样的。”

    或许宋良还未发现,他与飞虎寨主是同一类人,只不过木兮看的更清楚一些。

    林风拂过,吹散几多阴晴。天边一抹碧蓝如洗,想是一个好天气吧。

    宋良忽然笑了,积郁已久的烦闷仿佛在这一刻通通消散。他摇了摇头,看着木兮的眼神里已然多了一份赞叹。

    “走吧,我们回去等着他。”

    他引着木兮继续走,与来时的心境大不相同,连那危险的羊肠小道也变得分外可爱起来。

    然而,汾城内却又是一片混乱…

    “你们这些不分黑白的狗官,放了城主!”

    “城主大人乐善好施,是我们全城老百姓的福音。你们这些狗官,凭什么捉了城主!”

    “……”

    叫骂声呼喊声一阵高过一阵,险些将那城主府的院墙推到,遮雨的檐瓦掀翻。

    宋一在前堂内来回踱着步子,焦躁不安,时不时向那朱红的大门看一眼,期待着下一秒大人就推门而入,却也忧心大人在此时回来。

    这局面是他没想到的,不知这汾城主哪里来的威力,竟然全城的百姓都汇集在一起,向他们施压。

    胡扯!混扯!狗屁的乐善好施,分明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可不论他们怎么解释,这群百姓就像是着了魔,叫骂呼喊的声音一刻也没消停。

    “如何了?”

    他看着匆匆跑进来的禁卫军领头,颇没好气的问道。

    “属下已经调了禁卫军镇压,可是根本没有办法。有人趁着前门起哄,溜到后院想要救出犯人,被守着的禁卫军抓住了。”

    禁卫军领头苦着脸,这哪里是良民,简直就是刁民!

    难怪都说汾城混乱,连百姓都可随意阻挡官兵执法。若是放在京城里,天子脚下,谁敢做出这等的事情。

    “宋大人,侍郎大人何时才能回来?再这么下去,就撑不住了。”

    禁卫军不仅要守着汾城主一干犯人,还要镇压汾城的百姓暴动。纵然士兵个个武力不凡,却不能轻易对这些百姓出手。皇上有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兵莫非王臣。他们这些东离的战士,不能违反了皇帝的命令。

    宋一压着一口气,宋良不在,他便是最大。可如今的情况,却不是他能应对的。百姓暴动所引起的混乱恐慌才是最可怕的。

    他狠狠地一跺脚,气急败坏。该死的汾城主,竟惹来这么多的祸事!明明是个豺狼虎豹,却诓骗了如此多的无辜人。

    宋一急红了眼,听着嘈杂的声音,就差一怒之下拔剑而出。

    “再等等,再等等。”他紧闭着眼,压下怒气。“大人很快就回来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大人回来前,绝不能出半点差错!”

    “你去,把牢房看好了,绝不能让一只苍蝇飞进去!”

    “那大人,前门……”

    “前门交给我!”

    宋一踏着步子,此刻周身凝起一股气势,像足了宋良。大人曾说过,不论何时,都不能输了气势。不论面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还是恶贯满盈的凶人,都要有不动如山的气节。

    前堂大门一打开,无数凶器就朝宋一飞过来。鸡蛋鹅蛋鸭蛋,各种菜品不管不顾地以宋一为目标疾驰而来。好在他身手敏捷躲了过去,这才避免了一身污秽。

    “狗官!放了城主大人!”

    “放了城主大人!”

    看着那一张张激愤的脸,宋一是有口难言。若是百姓声讨是为了一个为民的好官,他或许会感动。可偏偏是一个欺上骗下黑心黑肺的奸人,宋一也不知该替他们悲哀还是无奈。

    “大家不要激动。事出有因。关于汾城主的事情,待大人回来,我们定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宋一耐着性子说这些话,实则内心里波澜越涨越高,几乎按耐不住想要暴力解决的冲动。

    “狗屁!你们这些京城里来的狗官!只会欺负我们汾城地远。就算那狗屁大人来了,也要让你们把城主放出来!”

    宋一盯着那人群里说话的人,眼神里带着冷芒。说他可以,可说大人,那就是找死!

    他的目光蒙上一层阴影,可耐那人并没有一点自知,还在破口叫骂着。周围的人也被他煽动着,又开始了争执。

    宋一的手悄悄扣上剑柄,利剑慢慢抽出来,寒光折射着光芒,刺入眼里。

    就在他忍耐不住要惩之为快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似是黑暗里的一点救赎,划破天际的一道亮白。

    “怎么回事!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宋一欣喜地抬眼看去,就见宋良护着木兮从人群里走过来。

    “大人!”

    宋良皱着眉,看着周围聚集的人,脸色有些不好。

    “城主府什么时候成了集市?”他的目光扫过周围一张张嫉恶如仇的面孔,挑眉问着宋一,语气里却泛着冷意。

    宋一低着头,连忙为他解释。“大人,这……大人小心!”

    宋一的话还没说出来,一片菜叶子就飞了过来,急急向着宋良的后脑勺掠去。

    “就是你这狗官!放了我们城主大人!”

    随着那菜叶子而来的,还有尖锐的骂声。

    宋良垮着脸,看也不看,只凭着声音,一手护着木兮,一手向后一抓,那还滴着水的菜叶子就稳稳地落在他的手里。

    他沉着脸,转过身,把木兮向身后带了带。

    “是谁带头!”聚众滋事,妨碍公事,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宋良的眼神有些可怕,让那一众百姓愣是抖了一抖,纷纷向后退一步,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应答。

    “良哥哥,那个人想要逃!”

    宋良随着木兮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人偷偷摸摸潜出人群,随手牵了匹马就想逃走。

    他眼里射出一道精光,手一动,就着那片菜叶子扔出去。

章节目录

绝世之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陌云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云漓并收藏绝世之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