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秦轻咳了两下,算是清了清嗓子,看样子他这是要准备开讲了。

    风谨觉得这老头有点拖沓了,讲个故事而已,磨蹭了大半天还没有进入正题,桌上的蜡烛都烧了一小半了…..

    “先讲一讲你师父木心道长吧……”村长道。

    “木心道长不是他自己的名字,这是业内人士给他取的尊称,真实姓名恐怕没有人知道了,同样也包括我在内。那是二十多年以前,具体什么时候已经忘记了,近些年大家都在刻意忘掉这件事儿,所以时间都没记太清楚。”

    “那一年大雪封山,三道行村位于山脚下,通往外界的路就那么一条,整个冬天都没有人出去过,同样也没有人进来,所幸每家每户都屯了一些粮食,安然度过这个严冬没有多大问题。可是,有一户人家出了点意外,他突然发现自家地窖里储藏的食物全都不翼而飞了!粮食在那个生产力并不发达的年代可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三道行村与外界没有太多的物质输送,村子里所有人都是自给自足,都没有多余的存粮,这户人家没了粮食,意味着很有可能要面临挨饿的困境。”

    “也不是大家不想帮他,如果他家只有一两口人也就算了,可惜是个人口大户,老老少少加起来有七八口人,这么多人张口吃饭,一下子就成了天大的难题。户主名字叫张逢春,是本村一个种田大户,碰上收成不错的年份,家里的存粮也只能勉强维持七八口人的温饱。”

    “地窖里的粮食不翼而飞,张逢春坐地痛哭,村里所有人都过来察看情况,可是同情也不能当饭吃啊,村民们家里的粮食也只够一家人存活,想要吃饱一点那都是奢望,连想都不用想。..大家各自凑了点粮食送到张逢春家里,一开始他执意不收,也不知道是因为抹不开面子还是什么原因,大家劝不动他,索性就将粮食留在他家里,毕竟张家四个小孩都没长大,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嗷嗷待哺。可是所有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粮食堆在一起也不过两斗米,眼看是撑不了几天了。”

    “张逢春一下子跌入了谷底,请村里的几个壮汉一起下地窖查看了一番,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更没有其他挖通的地道。他不是信不过本村的人,一开始以为是什么人偷挖了条地道通到他家地窖里把粮食都搬空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地窖里根本就没有发现能够容得下一人通过的地洞。张逢春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心里一急,顿时就瘫倒在地,等到抬回家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口气,躺在床上就没再起来过。”

    老秦铺垫了这么多,风谨觉得这个张逢春的事情只是个引子,他家的粮食不可能突然离奇消失,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对。

    老秦继续说道:“村子里出了这么档子事,大家出奇一致要求彻查到底,也不完全是为了张逢春,因为每家每户都会将自家存粮放在地窖里,张家地窖出了这等怪事,同样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一时间人惶惶,有些人主动请缨,凑成一支调查队伍,在村子里来回巡查,希望能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结果一连几天下来,一无所获。”

    “张家处境艰难,户主又瘫痪在床,大家也是爱莫能助,能查清事情原委最好,说不能还能追回消失的粮食。可是这样无限期地查下去也不是办法,每天在外面走动非常消耗体力,每户的存粮本来只能勉强够吃,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所以半个月之后,调查队就解散了。”

    “那后来呢?”风谨问道。

    “对呀,后来又生生了什么?”罗桦附和道。

    看来他们俩都关心后来的情况,老秦索性卖了个关子,不急着往下讲述,又开始喝着茶,可把风谨给急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最后老张家结果怎么样?”风谨又问道。

    “与你们猜想的可能不太一样,他们家几口人最后都活了过来,不过也差不多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的,一个个饿得两眼昏花,见着什么东西就抢着吃,那惨状看得所有人心惊肉跳。”老秦道。

    “过程是怎么样子的?调查队解散之后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吧,要不然老张家早就饿死了……”风谨道。

    “因为事情有了转机,就在那个雪夜,村子里突然来了一个人。没错,就是你师父木心道长。”村长道。

    “我师父那时候来这里干什么?”风谨好奇地问道。

    “所有人都不知道,木心道长进村的时候正值半夜,所有人都在睡梦中,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哀嚎,将所有人都惊醒了,顿时整个村子都热闹了起来,一开始大家都没意识到危险,听到这阵嚎叫之后没有太大的反应,村子里的青壮年都出门查看情况,发现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所有人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发现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他,从身形上来看是个男的,穿着一袭白衣,非常单薄。当时正值三九天气,雪都下了几天几夜,哈口气出来都能看到它瞬间结成冰霜,而这个人影却是正步向人群走来,身影坚定不移,衣衫在北风中猎猎作响,那个人似乎并没有感到一丝寒冷。”

    “啊?!”罗桦惊叹了一声,震惊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都差不多吓傻了,大半夜突然冒出这么一位神秘人物,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反观这人仅穿着一件薄纱似的白布粗衣,所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老秦道。

    “我们当中有人就问了一句,来者是何身份,为什么大半夜跑到我们村里来。这个人当时没有说话,直直地立在那里,没多久肩上就堆了一层雪花,大伙正疑惑着呢,他一抖身上的雪花,整个人一息之间就窜出去几十米,等到大伙再次看到他身影的时候,已经是街道尽头的牌坊下面了。他手执长剑,剑指前方,雪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趴了个黑影,隔太远看不清。”

    听到这里风谨也非常好奇,趴在地上的那团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有,跟着师父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他用过剑啊?莫非那老头还藏私?!

    风谨一下子想到了太多的关联问题,竟然怔在了那里,老秦一看微微一笑,止住了话头,静静地喝着茶。(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女寝怪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风千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千阳并收藏女寝怪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