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六十一年

    “你们考虑的如何了?”乾清宫里,康熙看着底下站成一排排的儿子们问道。

    众阿哥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站出来说话。

    康熙见半晌也没有个人主动站出来,心头火起,不由怒道,“好啊,你们长大了,一个个翅膀都硬了,看不上朕这个阿玛了是吧,不过是让你们自己选个人出来,很难吗?太子,你来说说。”

    胤礽肩一抖,很想把身体缩进去不让康熙看见,可惜他作为太子,站的是首位,康熙一抬眼便能看见他,躲也躲不掉。

    看了眼身后正跟他一样缩手缩脚的胤褆,他咳嗽了一声,说道,“皇阿玛,您也知道,儿子早年伤了身子,实在不堪繁重的国事,这皇位您不如考虑考虑大哥。”

    胤褆忙接口道,“不可不可,这二弟是太子,自然是二弟继承大统才是正理,太子,您就别谦虚了,您那被伤的身子不是早就调养好了吗,记得前几日您还夜奔千里到围场打了头老虎,亲手削制了虎皮送给太子妃呢!”

    康熙一双利眼马上瞪向太子,这个不孝子,打了老虎也不知道孝敬自己这个阿玛,就送一个太子妃,这儿子真是白养了。

    太子被康熙一瞪,不由有些心虚,不由打着哈哈道,“这不是太子妃前几日已经筑基成功了吗,我只不过送点小小礼物罢了!”

    原来如此,大家恍然大悟,坐龙椅上的康熙却瞬间悲伤了,这臭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想到迟了好几年才开始修炼的太子妃都已经筑基了,可他这个早早就开始修炼的却始终找不到机会筑基。

    当初说好先修炼,到了要渡劫筑基之时,就退位渡劫的,可现在这是什么事啊,自己的这一个个儿子,就是资质最差的胤禌都筑早就基成功了,就剩下他这个做皇帝的不敢渡劫,便一直压制修为拖着。

    可他压制修为不敢渡劫,他那皇贵妃表妹可没有,这都已经修炼到筑基期中阶了,早听说修仙界以强者为尊,看着表妹越来越向往外面世界的眼神,他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

    他可不能再蹉跎时光了,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要被表妹给甩到天涯海角去。可所有皇子都已经筑基了,他一时竟找不到可以继承皇位的皇子。

    最后还是灵芝想了个法子,既然皇子们已经筑基了,那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轻易进阶到需要渡金丹雷劫,不如就选一个皇子先继承皇位,等到他渡金丹雷劫之前再退位,算是钻天道的漏洞。

    可也不知是不是他这些儿子们因为他这个前车之鉴,担心到时候找不到人接位,竟然一个个都推辞不受,就好像这皇位是个烫手山芋一样。

    再次怨念的看向下面的太子,说道,“既然太子身子已无大碍,那就决定太子你继位吧!”

    胤礽一听包袱竟然抖给他了,忙再推辞道,“不行,不行,皇阿玛,呃,适才儿子没有说,前几日儿子修行顺利,突有感悟,稍后就要去闭关了,这闭关时日不定,说不得就得一年半载的,只怕不能兼顾国事。”

    说完见他皇阿玛还是怒瞪着他,他不由心虚的左右看看,忽然眼睛一亮,说道,“皇阿玛,依儿子看,大哥是您的长子,还是大哥更适宜接掌皇位。”

    康熙眼睛转向胤褆,把胤褆吓出一生冷汗,忙接口道,“皇阿玛,不是儿子不答应,实在是最近儿子修炼陷入瓶颈,才与几位同门约好一起去仙城猎杀魔兽历练一番,这过几日就要走了,这一去少说也的一两年的,您总不好让儿子失信于人吧。”

    见康熙还是盯着他不放,算了死道友不死贫道,他指着三阿哥胤祉说道,“皇阿玛,不如就让三弟继承大统如何,您看,三弟突破到筑基期才不过个把月,定然不会需要闭关,或者出去历练,不如就让三弟继位。”

    胤祉见扯到他身上了,忙应道,“不行不行,这正是因为我才突破到筑基期,才需要时间修炼稳定修为,这么能继承皇位,皇阿玛,儿子历来愚笨,不但修炼如此,只怕治理国事也是一样,这皇位依儿子看不如由四……”

    还未说完一股高阶修士的威压便压制在他身上,修为高就高吧,怎么能欺负人呢,只能又改口说道,“由五弟继承如何,这五弟向来修为稳定,突破筑基期也有一两年了,正适合接掌皇位。”

    见战火竟然越过四哥烧到自己头上了,胤祺忙说道,“这,皇阿玛,按说,儿子是不应该拒绝的,可您也知道,儿子一直跟着皇祖母长大,这汉语只会说不会写,您让儿子如何处理国事,这不如问问七弟如何。”

    七阿哥冷着脸说了句,“爷是个残疾。”意思是他没有资格继承大统。

    什么残疾,不过是脚上多了个脚趾头,穿上鞋子谁看的出来,不过看着他那张阴郁的脸,胤祺也不想再触他霉头,可也不能就放弃啊,他可不想继承皇位,只能继续往下盯着八阿哥说道,“八弟,你看,不如……”

    “好了!你们这一个推一个的是什么意思,朕的这张龙椅难道会咬人么,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坐?平日里也没见你们兄友弟恭到这份上!”看着下面一个个避皇位唯恐不及的儿子们,康熙不由更郁闷了。

    眼看就要说道自己,却被皇阿玛给打断了,胤禩不由送了一口气,可惜才抬头便看到康熙正看着他,说道,“老八啊!你一直最乖了,不如……”

    “皇阿玛!”没等康熙说出口,胤禩忙打断他,说道,“呃,皇阿玛,您看,咱们这些兄弟修炼了这么多年,一个个都已经筑基了,让皇阿玛就这么在皇位上压制修为,实在是儿子们的不孝。”

    说着,他看了一眼康熙那总算有人理解他的表情,继续说道,“可咱们毕竟都已经筑基了,自然接下去要努力修炼,真被送上这皇位也是一种耽误。何况四嫂说的钻天道的漏洞,以儿子看来只怕也有些风险。”

    再小心的看了一眼康熙,果然见他听进去了,神色有些缓和,便再接再厉的说道,“所以,依儿子看,您这皇位不如就由皇孙直接继承如何?”

    他这句话一说,在场的所有皇子和康熙不由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是啊,他们之前怎么没想到呢,既然皇子们都已经筑基了,不是还有孙子们在吗。

    康熙马上说道,“太子,朕记得,你那长子弘晰已经三十一岁了吧,不如就让他继位如何?”

    太子苦笑回道,“皇阿玛,弘晰不行,他这会儿都已经修炼到炼气境巅峰了,与您一样正等筑基的契机呢。”

    “什么?”康熙眉头一皱,太子就这一个儿子,当初自他经历了那事,便不再亲近别的女人,只对一个太子妃还有情,可惜这些年太子妃只生了个女儿,没有再生出过其他儿子。

    “那,老大,你那长子……”

    “弘昱和和弘耀也不行,他们俩与弘晰一样也要筑基了,而弘晗才十三岁,就更不能继承皇位了。”胤褆摇头说道。

    “这……”康熙把头转向三阿哥,思考三阿哥的儿子是否能继承皇位。

    胤祉倒老实,直接便说道,“老大弘晴,和老二弘晟也都一样快筑基了,就剩下小的弘景才七岁。”

    康熙若有所思的越过胤禛看向胤祺,这胤禛就一对双胞胎,还都已经早早筑基了,自然就不用提了,不过胤祺……

    胤祺的嫡福晋一直没有生养,也就侧福晋生了三个儿子,虽然身份差了点,但也无妨。

    可惜他还没问,胤祺便说道,“皇阿玛,儿子家的那几个大也一样都快筑基了,最小的弘昂也才七岁。”

    康熙一听,怒了,合着这就是孙子们都一个个的快筑基了,可怜他这个皇玛法却还卡在这炼气境巅峰不敢筑基,这叫什么事儿啊!

    无可奈何的康熙,只能泄气的问道,“算了,我也不一个个问了,你们自己个儿把还不到筑基,或者没有灵根的那几个皇孙报上来吧,咱们从里边挑一个出来便罢了。”

    十三阿哥胤祥轻声在嘴里嘀咕道,“便是没有灵根,不一样可以以武入道啊,哪里有时间管理国事。”

    康熙怒道,“胤祥,你是不是忘了朕的耳朵现在可是很灵的。”

    糟!被听见了,胤祥吐了吐舌头,嬉皮笑脸的赔罪道,“皇阿玛恕罪,是儿子多嘴!”

    这些儿子们自从修仙了以后,对他是越来越不敬畏了,康熙只能无奈的叹息。

    最后经过讨论,竟然就只有老大家的弘晗,和老十家的弘暄,老十二家的弘是都超过了十岁,十年内也应该不会筑基。

    最终,康熙老泪纵横的在这三个孙子中挑了老大家的弘晗立为太孙,因为他是这几个孙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也是灵根最差的一个,只有四灵根的灵根属性,想必要修炼很久才能到炼气境高阶巅峰。

章节目录

雍正皇妃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熠熠清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熠熠清清并收藏雍正皇妃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