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泽羽转头看向鬼王酋人,皱了皱眉,随后正色道“鬼王大人,您对陛下的衷心本殿明白。不过眼下这事,并非本殿故意所为,毕竟,本殿没有预测的本事,去算准陛下要做什么。”

    沙曼萝心中一疼,上前一步,轻轻握住了黑泽羽的右手。

    她看见湮灭之雾困住兮墨和夜臻,也是心惊肉跳的,可对于酋人的质问,沙曼萝觉得很是为黑泽羽抱不平。

    所有人都明白,漠此刻已经昏迷,根本无力操控湮灭之雾。

    湮灭之雾此时的行为,应该是漠原本的力量尚未全部消失,而引起的自主攻击。等这股力量消失殆尽,湮灭之雾便会随着时间推移,自行缓慢散去。

    毕竟这股力量从暗世界导入时,就只是一团雾气,并不是有灵的活物。

    把这个罪名按到黑泽羽头上,是否太过分了些呢?

    黑泽羽的解释合情合理。

    只是此刻兮墨于夜臻深陷湮灭之雾,众人心神都被吸引,却也没有太多人来关心黑泽羽被责难的正确与否。

    毕竟黑泽羽只是被鬼王酋人责怪,而他们的冥神陛下,此刻还生死不明中。

    莫依依即便往日涵养功夫再好,此刻也是坐不住了。

    顾不得自己软手软脚,摸出几瓶营养液,一股脑儿倒进嘴里,随后下了銮驾,可惜身子虚弱,走了几步就气喘吁吁,摇摇欲坠。

    黑白无常立刻准备上前扶她,却被酋人早先一步扶住说道“主母不必担心,主人不会有事的。”

    莫依依抬头看向酋人,后者郑重无比的点头确认。

    她顿时心中略微安定。

    识海中,水晶兰一阵颤动,反辅给她一股庞大精粹的魂力,莫依依顿时精神为之一震,虽然手脚虚软依旧,精神却是好了许多。

    “谢谢你,花花!”莫依依轻声说道。

    “主人,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很焦虑?”水晶兰问道。

    “是有点事,我心中着急了。”

    “要花花出来帮你吗?”

    “暂时不用,若是需要,我会喊你的。你只帮我好好照顾小曦哥哥就行。”或者说,现在要叫小曦宝宝了,莫依依心中叹气。

    好不容易救回小曦,原本以为可以和兮墨略微过点舒心日子,却不料黑泽羽搞出什么逼宫的事情,结果弄成现在这样子。

    等等,那个是谁?

    莫依依朝黑泽羽所在的方位仔细看去,只见黑泽羽身旁站着一名身着魅影卫服装的窈窕女子,分明就是沙曼萝。

    是了!

    现在是转轮王王妃了。

    莫依依说不出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总之诡异万分。

    似乎象是感觉到了莫依依的目光,沙曼萝转头也朝着她看去,却恰好看见莫依依冷着小脸转回头,两人的目光没有交集,就这么错了过去。

    有心还是无意,那就只有两人自己知道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广场中间那个巨大的蛋壳忽然发出“嗡嗡”阵阵声响,接着又是沉闷的“噗噗”声响,众人瞪大双眸紧紧盯着那巨大蛋壳,但见蛋壳忽然发出万道金光,“轰”的一声巨响,蛋壳炸了开来。

    酋人不由大惊,立刻将莫依依护在了身后,随后怒喝道“诸位,快设立防护结界,不要让湮灭之雾溢出太初广场。”

    别说是酋人,就连黑泽羽都大惊失色,立刻将沙曼萝护在了身后。

    其余九位殿主,也是一个个打起精神,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将太初广场整个都笼罩在了一个巨大的结界护罩中。

    冥界的生灵,大部分都是魂魄体修炼而成,若被这湮灭之雾扩散到外边的皇城,恐怕谁沾谁死。

    毕竟皇城外大部分是普通百姓。

    即便是修炼者,修为不够的,也是沾上就只有送命的的份。

    虽说这摆明着是被冥神陛下破除才会造成的后果,但若是他们几个明明在场,却没处理防护,到时候必然会落下一个出工不出力的口实。

    何况此刻,冥界之主正值万年更替之时,是兮墨继续连任,还是会被黑泽羽上位,十殿殿主心中虽是各有所想,但无论是谁上位,这守护冥皇宫和冥皇城,那可是众人的分内之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次的攻击,终于将漠原本蓄入的灵力耗尽了,被炸得四分五裂的灰色蛋壳朝着四周散落,沾在了防护结界上,化为一团团雾气。

    令人心生恐惧的一幕产生了。

    只听见防护结界的光罩上,发出滋滋声响,光罩转眼就被湮灭之雾给腐蚀穿透,众人不由大惊失色。

    立刻加大输出的灵力,重新将那个破洞补好。

    与此同时,蛋壳破裂的位置,一道修长的身影冲天而起,转瞬轻飘飘的落在了太初广场上。

    莫依依急急从酋人身后伸出脑袋朝前看去,不是兮墨又是谁?

    只见兮墨神情冷峻的朝着銮驾方位走去,看着那一步迈出,并没有多快的速度,谁知道下一步,就已经走到了酋人身前。

    这一手顿时惊爆了一地眼球,缩地成寸的功法,说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利用的是空间法则的定位原理。

    原理谁都知道,不过做就没有几个人做得到。

    好比两个人比赛赛跑,一个人向前快速奔行后抵达一百米之外;另一个就迈出了一脚,就到了一百米外。

    两人虽说都到达了终点,可撇开结局,这中间的过程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这就是修为的高升和境界的感悟不一样。

    用来装逼震慑人就最合适不过。

    只是,众人想相差一件事,因为兮墨还真不是为了装逼,他只是觉得慢吞吞走实在是麻烦,这才会偷懒一步到位。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在境界上的不一致吧!

    只不过,当莫依依看着走到跟前的兮墨,却有些吃惊,因为,兮墨怀里抱着两个人,一个是夜臻,另一个却是漠。

    兮墨将夜臻和漠交给黑白无常照顾,随后对着酋人点了点头,看向被酋人护在身后的莫依依,还没等莫依依说什么,已经被兮墨一把抱起怀里,送到了銮驾之上。

    “都说了,让你乖乖坐在上边,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可不许再下来了。外边危险得很。你如今身子虚弱,这銮驾上有结界防护,我才能放心,这次可听明白了?”兮墨蹙眉,略带不满的说道。

    莫依依小脸一红,不知道为什么,兮墨如今温柔的样子,总是看得她越发的心醉神迷,脑海中和一个身影渐渐重合,她忍不住心中叹气,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对自己的爱和温柔都是一样。

    若说上古时期的自己不够信他,才会弄出诸多后边一连串事件,那么这一世,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再不能影响两人在一起。

    莫依依看了一眼兮墨,轻声道“我知道,我只是有点不放心!”

    “放心!这一界,如今无人可以胜我!如此,你可真正安心了吗?”兮墨轻笑一声道。

    莫依依点点头,忽然伸手握住了兮墨的手,说道“我知道你本事大,也知道自己现在暂时帮不上你什么,可是你也要明白一件事,只有你安好,我才会安好!”

    兮墨心中不由一阵悸动,看向莫依依的眼神越发温柔。

    殊不知,于两人而言不过是日常的温馨互动,可在十殿殿主和其余众人眼中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酋人和鸠伊是面带淡淡微笑,一边好整以暇的输出灵力维持防护结界,黑白无常则不动声色看着两人互动,忙着照顾刚苏醒的荼蘼和夜臻,正和两人悄声说话。

    十殿殿主虽是明白莫依依就是未来的冥后,可此刻正值黑泽羽逼宫时刻,上前见礼未免不合时宜,何况眼见自家陛下忙不迭的将自己的小新娘藏在銮驾上,一副不欲旁人看见的模样,就知道陛下心中,已将自己等人暂时排除在外了。

    黑泽羽伸手反握住沙曼萝的玉手,轻声问道“曼萝,后悔跟了我吗?”

    沙曼萝轻轻摇头,对着黑泽羽微微一笑,道“我只庆幸自己遇见了你,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黑泽羽的心,就在这一刻,象是被锤子狠狠的锤了一下,随后,一股甘甜从心口扩散向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变得通透了一次。

    他象是第一次认识沙曼萝一般,深深的注视着她的双眸,只是这一次,不再是那个高傲如凤凰般骄傲的她,而是带着包容和爱恋的双眸,如一汪泉水,沁人心脾。

    三百魅影卫眼见冥神陛下和自家殿下,都是大撒狗粮,不由一个都是心神震动,羡

    慕不已。

    其实魅影卫的角度而言,并不是那么喜欢打打杀杀。

    只是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魅族和黑泽羽,所以,黑泽羽要逼宫,他们自然就只能无条件服从。

    这边还在各自转着心思,黑泽羽却开口说话了“陛下,漠是本殿的下属,还请陛下将他还给本殿。”只字不提刚才他没去救漠的事。

    “泽羽,漠伤得很重,因为过度使用灵力,反噬强烈,如今他全身经脉脆弱无比,若强行移动,恐怕经脉破损,一身修为俱毁。”兮墨正色道。

    “喔?是么!漠,我知道你醒了。听好了,你若是还认我这个主人,就是爬也给本殿爬回来!”黑泽羽冷冷说道。

    。

章节目录

月夜引魂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落凡的一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凡的一天并收藏月夜引魂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