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感强烈的时候,人会做出第一反应是什么

    苏木停下步伐,身旁好友虚弱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聒噪,他是怎么也听不下去了,没等人说完,调头就往回走,直奔回刚才的房间,房间的门半敞开着,带有温度的微风轻轻拂过窗帘,空气在那一刻仿佛凝滞,他的眼前有些晕,脚下的速度确实不减,猛地推开门。

    叶浔躺在地上,脸旁是散乱的碎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腿下是血淋淋的一片,触目惊心,苏木蹲下身子,将她的头发抚顺,随即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视若珍宝,生怕有一点触碰会让她疼,他一边向外走着,一边小声在耳边喊:“叶浔,你醒醒,我来了。”

    姜叔赶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吓一跳,不过就输出去十几分钟,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江梅到底是做了什么,苏木现在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而他怀里的叶浔则是看起来像是毫无生气,宛若死去了一般。

    死……,姜叔的脸色陡然惨白,额角渗出冷汗。

    他结结巴巴地看着苏木,“叶小姐现在还好吗?”

    苏木脖颈微微扭动,扫过姜叔,声音薄凉,“去医院,最快的速度。”

    姜叔连连点头,抹去额角的汗珠,苏木是真的生气了,即使脸上的冷淡的表情依旧,然而周围的气场,散发出来的冷气,却是想要活生生的将人冻死,他现在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了。

    --

    急救车乌拉乌拉的声音在医院的门口接连不断,苏木坐在急诊室门口,盯着亮着的红灯出神,良久,他才拽回神思,去洗手间鞠水洗了把脸,背靠着白色墙壁,深吸一口气,他打电话回苏家。

    电话很快被接通,电话那头的声音吵吵闹闹,男人女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管家捂住听筒,头痛地说:“这个,老爷和夫人吵起来了,夫人正准备收拾东西走人,说是要离婚。”

    苏木声音冷淡:“让江梅接电话。”

    管家冷不丁哆嗦了一下,赶忙呼了一声,“少爷打过来的电话。”

    一室的喧嚣蓦地暂停下来,江梅将头发往耳后捋了捋,如无其事地讲:“我来接。”

    苏致诚抄起身旁烟灰缸,往江梅的脚下砸去,玻璃渣碎了一地,“你真是会干一些好事情,还想瞒着我,呵。”

    江梅视若不见,挪动身子,换了方向,背对着苏致诚,好声好气,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讲,“儿子,是我。”

    苏木良久不语,江梅起先的一点镇定在他的不语中逐渐消失,额角上渗出汗珠,她尽量稳住声音,“如果你不问,我就挂电话了。”

    他:“你还有心吗,叶浔得罪了你什么,只是因为不喜欢,所以就要毁掉吗?”顿了顿,“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一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履行过做母亲的责任,二是你每次的行为,都让人觉得恶心。”

    江梅的神情呆愣一秒,旋即回复,她只是笑,“是吗,真是让你失望。”

    随后是电话断线的声音。

    苏木看了看通话时间,十分钟,时间太长了,他应该早点儿结束通话的。

    天色渐晚,余下的一丝光亮也没了下去,整个人城市接踵而至的是五光十色的灯光,从窗口看过去,城市的热闹越医院的安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的心情太糟糕了。

    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叶浔,他就被医生带到一边,医生摘下口罩,语重心长地说:“幸好送过来得早,要是再晚一点,毒素侵入到大脑神经里,估计是没法儿就过来了。”

    吐不出咽不下去的除了鱼刺,还有很多,比如现在,他想说几句话,可是喉咙口被堵住,他连一个完整的字节都说不出口,只好沉默。

    医生也不急,一双眼睛盯在他的身上,他抬手想安慰一下,可是苏木看起来并不希望有人打扰,他抬到半空的手又放下去,接着往下说:“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虽然救治及时,可是中毒还是不轻,她……一时半会不会醒来。另外,她的腿,因为钝器的击打,造成了严重的骨折,很难痊愈,即使治愈了,也会留下后遗症。”

    苏木仰头,捂着眼,“中毒不轻?很难痊愈?”

    “是。”

    该说的话说完了,医生离开的时候公式化的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去,剩下苏木站在楼梯口,眼中的神色难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江梅会怎么狠心,事情比他预想中的糟糕太多了。

    抬高胳膊,他一拳捶向身旁的墙壁,手背上立马红了一遍,隐约还有鲜血沁出来,似乎这样还不够,苏木再次一拳砸过去,鲜血模糊了一片的手背。

    他喃喃:“对不起。”

    -

    像是过了很短的时间,他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医院里,握住她的手等她清醒过来,每天陪她说说话,有时候会产生幻觉,她在下一秒就会醒了,笑着同他说话,伸手去摸他的脸,即使他现在胡子拉碴的,她也不会嫌弃,顶多就是眯着眼笑话他,他完全都能猜到。

    照例的,他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床边,帮她理了理头发,而后握住她的手,嗓音低沉地讲:“我现在的样子有点儿邋遢,想不想看?”

    照例的,得到不回应。

    他不在意,刮着她的鼻尖,动作却在下一秒凝滞,她下意识地伸手打掉他的手,随即慢慢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向面前的人,一瞬间有点儿懵,苏木怎么变成邋遢大叔了?

    她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好冷,现在什么时间了。还有啊苏木,该刮胡子了!”

    话落,她就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味道,清清冷冷的。他的胡茬刮在她脸上,还有些疼,她不禁皱眉:“多少天没刮了?”

    “叶浔。”停顿两秒,“我去叫医生过来。”

    他的嗓音略显激动,有些不稳,叶浔还没反应过来他的人走了。只剩下叶浔哭笑不得,她一个人端起水杯,开始慢慢回想当时发生的事情,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就是突然之间倒地不起了,然后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她坐直身体,披上衣服,动了动腿,想下床。

    “动不了……”

    噢,记忆衔接起来了,一切都是江梅搞得鬼,她那时候倒地不起,尚存有一丝意识,痛感还是可以感受到的,那些痛铺天盖地地袭来,胸口痛得发抖,像是在进行酷刑,没多久,腿上的痛也侵袭着她的神经,模糊之中,她似乎还听见江梅疯疯癫癫地讲:“你不应该出现的……”

    谁……叶浔分不清,当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苏木呢?

    随即,断线了。

    叶浔抄起桌上的日历看了看,又转眼望向窗外,秋意渐浓,树叶枯黄,天气阴沉沉的,透露出一股凉意,她的鼻头陡然一酸,还是努力地撑起身体,等着苏木的到来。

    和医生还有一大堆护士人员进来,叶浔笑了笑,只是对苏木说:“我想出院。”

    “好,现在就出院。”

    医生和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作答,最后还是主治医生率先开口,“先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吧,如果确定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可以回家休养的。”

    一时之间,静默,叶浔没说话,她只是直勾勾地看着苏木。

    “医生,我想和病人单独谈谈。”

    医生识趣走了,留下苏木和叶浔二人。

    她开始盯着他细细地看,从上到下的打量,头发不知道几天没洗了,油腻腻的,胡子拉碴,衣服穿戴也没有多整齐,鼻梁上又架起了那副厚重的眼镜,叶浔不喜欢他戴眼镜,他的眼睛很好看,她很喜欢,内双,眼角内眦有些狠,眼睫毛特别长,她有时候闲来无事就喜欢去摸他的睫毛玩。

    苏木任由她打量,等着她开口。

    多时没说话,她的声音不如以前清脆,“真的看起来很邋遢,还有啊,我的腿动不来了,所以我觉得定赖在你身上,你负责把我抱回家。”

    “那我可以希望你能赖我一辈子,不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浔嫌弃地瞪眼,“本来很想知道的,但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又不能让时间倒退,挽回来什么,说出来也是影响心情,现在还能好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苏木低头,弯腰,脑袋抵在她的肩膀上,嗓音里带了些许哽咽,“叶浔,谢谢遇见你。”

    叶浔莞尔,“苏医生,不客气。”

    他:“那现在回家?”

    她:“还是不了,先去检查身体吧,我听话。”

    秋风徐徐地吹,落日斜阳,他的身影镶嵌在余辉里,橙红的颜色将米色的针织衫染上暖意,叶浔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在他的怀里,闭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她的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你说要是我醒不过来,你怎么办呐。”

    “大概就会这样一直邋遢下去吧。”

章节目录

苏木难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鱼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肉并收藏苏木难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