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0

    一生尊贵的狄从未陷入如此之窘境,正当他还在考量该如何应对,揣测这这人该不会是认真的吧的时候,他已经毫无抵抗能力的被架上无上之间,四肢正如男人所说,固定在令人羞耻的位置,柔韧的小牛皮束带在手腕脚踝处趁职地扮演监禁者的脚色,散发着淡淡的野性香味,狄自小双眼俱盲,不能视物,因此五感从来就比一般人敏锐,在这种状况下……也更让他感到恐慌。

    支撑自己身体的架台十分坚固,绑缚四肢的皮带以一种微妙的力道固守在那里,虽不至于阻断血液循环,让自己感到不适,却也完全容不得他移动半分半毫,甚至就连狄想试图晃动整个架台,也无从着力,迎面吹送而来的,确实是一股高雅清净的玫瑰花香,透过轻风穿梭在枝叶花朵间的透凉声音,他几乎毫无困难的可以想象存在他正对面的是怎样一座美丽的花园,其中还有哗啦啦从喷泉散泻而出的水声,飘散来阵阵浓郁的酒香,那个变态男人竟然奢侈到把顶级的威士忌酒造成喷泉!?光是这一点,狄冷静下来后,就知道自己提出的条件绝对无法打动那个男人的心,事实上,自被绑缚在这里,而那个男人离开后,自己的大脑才得以正常运作,开始思考起他现在落入的处境。

    那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商人,这里也绝非一般二般的地方,就从这个所谓的无上之间来说,他能感受到环绕在周遭的物品,小到连一个支撑的木柱都价值非凡,这个空间不大,只是一个类似一人奴隶展示橱窗般的大小,任何人蹬上两节台阶后就能站在自己面前,半开放空间却一点都不让他感到寒冷,仔细一听,四周的墙壁内似乎都内坎着不断循环流水的热水管,保持着展示空间的温度,他甚至可以察觉到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温热的蒸气缓缓从四周散逸出来,湿润自己被风吹袭成过度干燥的躯体。

    这种施工、这种设计,怎么想都不会是庸俗的富商所有,而记忆中…男人身上淡淡的麝香…那种香气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英特大陆第一调香师塞凡森大师的名作”尊荣”,除了天价之外,大师脾气古怪,不轻易割爱,那可是连各国皇室贵族都一滴难求的精品,男人却………

    就算索威尔王国是英特大陆第一商业王国,富商贵族不计其数,但其中有能力呈现这种财富和地位的人也只有……答案呼之欲出。

    正当狄思索之际,似乎有脚步声走来,就停在自己面前,狄立刻回神,想到自己如此的丑态被陌生人看光,羞愤难当,恨不得咬舌自尽,但该死的男人似乎早有先见之明,用布条钳制住了自己的口舌,致他完全成为砧板鱼肉的状态。

    「你好,我是这里的总管,你在无上之间的期间,都由我负责照顾你。」狄听到男人死板板的介绍道,那种说话的方式令狄觉得相当不妙,在过去的经验中,有着这种说话方式的仆人,肯定对他的主人忠诚到顽固,至死不变,这也意味着,自己绝对无法收买他,使他助自己离开这里。

    「你每日清晨都会被使用,其它时间也很难说,因此必须随时保持最佳状态,三餐以流质食物为主,每日晚间我会让你排泄一次,请注意务必要全数排泄出来,以便干净的等待主子早上的使用,如果你自己做不到,这里有些道具可以帮助你,不必担心。」

    谁会担心这个啊!狄几乎想跳起来掐死这个该死的总管───如果自己做得到的话,他狄国最尊贵的第一王子,为什么非要像个妓女一样准备万全,等待那个粗鄙男人的临幸!

    可惜狄现在纵有千言万语,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口,在怒气冲冲之际,突然感觉到有一根温热的六角柱体竟然毫无预警的插入自己的密穴,他痛的皱起双眉、紧咬下唇,却倔强的连一声闷呼都不愿流漏出来。

    「现在给你插入的是可以滋养后庭的药用粉红水晶,除了早上被主子使用时以外,你必须无时无刻插着,如果你试图排开它的话,我只好用皮革将它固定在深处,但我希望你不要试图做这种蠢事,容小四提醒你,你的奴隶契已经收归主子所有,你应当知道违逆自己的主人,下场会是如何。」小四公事公办说道,并专业的调整水晶的位置,使它正好抵在菊穴内的凸点之上,只消轻轻一推,就能令狄欲死欲仙。

    狄才不承认自己已经沦落成奴隶的地方,在他心中,自己还是个高贵的狄国王子,他只是因为……背叛才暂时被驱逐出国,总有一日他会重返狄国,肃清那些背叛他的小人,叫他们生不如死!

    而小四没有戳破狄那一眼即可得知的妄想,他沉默的做好洛克交代的事情,以红绳将狄的男根一圈圈扎起,像个楚楚可怜的献祭牲品后,便自行离去。

    该死的男人的管家走了之后,狄即开始蠢蠢欲动,首先的第一个目标当然就是那个极度不爽的水晶,但当他试图排开那个柱体的时候,身体却起了一种异样的反应,其实…习惯了之后,它的存在倒也非难以忍受,尤其它温温热热、安安静静的待在那里,竟给狄一种充实饱满的安全感,体内深处缓缓升起阵阵细微的搔痒,让狄本来是要排除的,却不自觉的将它吸纳的更紧,前方的欲望悄悄开始抬头。

    正如同洛克所猜测的,狄确实少跟人有肌肤之亲,王室贵族一向妻妾成群、夜夜笙歌,狄身为第一王子,虽也少不了贵妻美妾,但他一年到头与之欢爱的次数却是不多,因为狄认为单纯的沉溺于性爱是野兽般的低劣行为,不屑为之,而卑贱之人不配触碰他的身体,也就是说,狄的心中存在着非常强烈的阶级意识以及皇室贵族常有的傲气,因此就算再如何美艳动人的女子,只要出身低劣血统,仍然不配亲吻他的一根手指头,而仅有的几次作爱行为,也是为了履行皇室义务,高高在上的临幸了几个出身贵族、教养良好的淑女,但可以想见的,这种欢爱,男冷淡、女僵硬,火热不起来,因此对狄来说,性欲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毫不重要,交媾只是为了留下后代,而就像老天在捉弄他一般,即使狄自成年来,每个月都向履行债务般轮流与特定女子为几次性行为,几年下来,竟然无一妊娠成功,致至今仍膝下无子…才会…才会……

    狄在这端胡思乱想,洛克却在那厢一边看着小四呈上来的新奴隶身家报告,一边给他善体人意的小狗特殊奖赏。

    「嗯……」看来他可怜的小猫咪过去累积了不少压力,而且似乎……洛克看着看着陷入长考当中,越想脸色不自觉的越加阴蛰,直到一声微弱的呜咽打断了他的思绪,洛克挪开手上一迭的资料,看向跪在腿间含着自己阴茎的小狗奴隶正大眼汪汪泛着泪光,双颊都胀红了。

    「对不起,我可爱的小狗,主人一时失神了,来,嘴巴张开一点,就给你了。」洛克温柔的摸摸蓝柏柔软的黑发歉道,本来是要奖励小狗最近细心周到的伺候,特别准其为自己口交一次并允许他饮下自己的体液,没想到自己开始想事情就出神了,忽略了小狗的努力,瞧他舔得下颚都僵硬了也没吭一声,傻小子。

    蓝柏一听,感激的将主人的长根深深的纳入口中,不一回儿,一股浓稠的佳酿尽数泻洒在他嘴里,蓝柏甜蜜的将其饮下,身体立刻泛起淡淡的玫瑰色泽,娇艳逼人,那是已经改变后的体质一旦接受主人的体液会起的特殊反应,由后庭注入的效果更好,但比不上直接以口掬饮时那种微醺的迷蒙感受更让人陶醉。因此洛克一向把口交当作奖励奴隶的赏赐之一,如果只准奴隶舔舐,却不准品尝结果,但便是一种残酷的甜蜜折磨了。

    蓝柏替主人拭净性器,亲吻主人的脚背后,便悄悄退离,不再打扰主人思考,在门外走没多久就遇到凯尔,凯尔一看到蓝柏那走路飘飘然的模样就知道他刚刚接受过怎样的滋润,身体也跟着骚动了起来,唉,忍耐,谁叫他们有一个很懂得开发奴隶底限的主人,而且从来都不让他们太久处于满足状态。

    「凯哥,你要去哪?」蓝柏精神问道,

    「去把自己弄得美味可口一点,等待主人的蹂躏。」凯尔玩笑说道。「骗你的啦,我是要去移开霖园池边的那颗大石,前阵子下雨,土石移位堵住了排水道,我歹把它挪走,不然下次下雨,那里可会淹水了。」

    「我跟你去吧。」

    「嗯。」

    一日的时间对两人来说很快就过去了,明天又是个令人期待的充实精采生活,但对某个琉璃宫的新人来说,漫漫长夜却是难以入眠,分分秒秒都难熬的要命,在等待黎明的过程中,他的胃隐隐抽疼,心里七上八下,狄想把这种情况归咎于他晚上没有进食的原因,但真正的理由却让他连想都不敢想,只能鸵鸟的假装自己不在意的熟睡,而这场睡眠会安稳的一觉到正午,没有任何的侵扰。

    琉璃宫的夜晚很安静,但并不死寂,夜间的虫鸣鸟叫声清楚的窜入狄的耳中,狄的五感因为紧张的关系敏锐至极,他几乎怀疑自己甚至可以听见土里蚯蚓翻身的声音,他不承认自己害怕,因为未来的国君是不能惧怕任何事物的,但他无法解释身体的轻颤为何从入夜后就不曾止歇,为什么一向冷淡的欲望高高直立在下腹,可耻的让自己清楚察觉到那前所未有的硬度,却歹像个献给神殿的羔羊被红绳绑缚在那里。

    狄告诉自己,没事的,那人只是故意威吓自己,想看自己害怕出糗的模样,也许他是那些小人派来折磨自己的工具之一,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心智堕落,使他以后就算回到狄国,也不能接掌皇位,嗯…可能真的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他不会被自己开的条件所打动,因为他可能已经从那些人那里得到了更多的好处,也许我应该把条件开的更高一点,这样一来………

    在狄陷入一长串的想象之际时,长夜悄悄溜过,黎明的第一道光缓缓升起,几乎是晨光照射在他胸口上的同时,狄整个人就像从一个从不切实际的童话故事中被踢回现实的可怜小孩,心脏都跳到了嗓眼,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右边的那扇门上,表面上却还高傲的佯装若无其事的熟睡,正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狄觉得好象已经过了很久,四周似乎也慢慢热了起来,应该快到正午了吧?那个变态男人果然只是说说来吓他的而已,狄微扬嘴角,似在嘲笑自己杞人忧天,也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啪。』

    右边的门打开了,狄几乎是反射性的将头转向右边,即使他眼睛仍闭着,即使他看不见,皮靴坚硬的后跟咚咚两声敲在阶梯上,狄感觉到照射在自己身上的阳光被毫不留情的遮蔽,他垄罩在男人的阴影之下,无助的四肢大张,凸出的腰际和脆弱的私处刚好处于易于被侵犯的高度,屁股里还插着一柄六角水晶,现在不论站在眼前的男人是谁,他都可以任意的欺凌自己。

    毫无预警的,狄竟然哭了,晶莹的泪珠从紧闭的眼角滑下脸颊,他承认了,他好害怕,他真的好害怕,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他不当狄国的王子了,也可以不回去,请、请不要这样对他…

    高傲的薄唇紧咬的嘴中的布条,即使内心狂乱的求饶,外表他仍是不屈的扬着下巴,尽管全身颤抖不止,流着眼泪,他仍然没有一声的哭喊。

    这种即将被攀折的凛然姿态,彻底的激起了男人的嗜虐欲望。

    粉红色的水晶波一声被拔出了穴口,经历一日药性浸淫的后庭柔软地散发着迷人香气,周遭的樱色绉折层层排列,闪烁着湿亮的光泽,狄经历被男人鉴赏后庭的时间不是很久,就如同对方一开始所说的,他不会顾及自己的感受,水晶被随意丢在金属架上的声音不算小,但男人扯下拉炼的细微声音却优先钻入狄的耳膜之中,狄口干舌燥,就在下一秒,身体已经被狠狠的贯穿!坚固的架台甚至摇晃了起来。

    「湿软,紧致。」低沉的嗓音只说了这二个词,便猛力开始进犯,火热的阳具在体内为所欲为的奔驰抽插,在每一次的插入中,狄都可以感觉到男人的衣裤在大腿内侧摩擦的刺痛感,他真的如同先前所说的,衣衫端正的只掏出性器就与自己交媾,不…这不是交媾,他只是单方面的在使用自己享乐。

    狄的身体竟然因为这个疯狂的男人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他以前从未被这样对待过,也从无人敢这样对待他,此刻,他虽觉屈辱,但跟着屈辱伴随而来的竟然是一种难以言喻快感,让自己全身上下都烧灼似火,让自己就算淌着眼泪觉得委屈、觉得害怕,但仍然不想对方停止他的侵犯,狄感觉到自己一向冷感的阴茎硬如铁石,那是每次与别人交媾前都需要些微药物刺激才能勃起的自己从未有的火热经验,它胀痛的要命,却不能射,因为这是男人在享乐,而不是可怜的自己。

    男人性欲旺盛,正抽插的尽兴,但狄被侵犯不到片刻,已经浑身香汗淋漓,想要释放的欲望被拴着无法如愿,每一条神经承受着巨大的快感已经濒临极限,但对方却还不放过他,禁不住不顾形象哭喊了起来。

    「很痛快是吧,主人知道你很痛快的,你喜欢被这样对待,不要顾及你的身分,也不要顾及你的感受,就算你嘴巴上哭喊求饶,但心里却一点都不希望我停下来,你喜欢我折磨你,使用你,侮辱你,征服你,是个最典型的口是心非的被虐狂,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你比小狗还有小马,都更深刻的喜欢我这样蛮横的侵犯你,对吧,呵呵。」

    被欲望折磨的半疯半狂的狄完全听不见洛克对他说的话,就

章节目录

《洛克王子》(高X总攻,NP,TJ)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韧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韧心并收藏《洛克王子》(高X总攻,NP,TJ)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