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天不会自己去阿,干嘛拖我们主人下水,要不是你是主人的父亲,早把你xxoo,再ooxx!三人愤恨不平的想着。

    他三人本来都是王子,自然有一身浑然天成的尊贵气势,又这么联手一瞪,国王竟然也心惊了一下下,一个恍神,下马威的话就永远咽在肚子里吐不出来,眼睁睁看着三个人溜到不孝子背后去了。

    其它人自然也在偷偷观察着三人,本国大臣看见国王吃鳖的这一幕,心里都暗暗赞赏了一阵,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阿,就是要这样!这样才配着上我们索威尔王国最尊贵的洛克王子!

    「咳咳,那开始接见仪式吧。」国王吹着胡子,气闷说道,但根本没几个人理他,也没几个人管那个形式意味十足的接见仪式,就连那些来赠贺礼的外使,个个也是心不在焉,只想着送完礼,人就闪到洛克王子那边,趁机好好说上几句话。

    正当洛克被一堆无聊的人包围,七嘴八舌地说些言不及义的赞美之词的同时,他的奴隶们也不能幸免于难,一样陷入社交风暴之中,但出宫前,主人有言,若非主人的允许,他们都不能开口说话,因此此时无论何人试图与他们攀谈,得到的除了沉默还是沉默,甚至连一个眼神的回应都没有,就像洛克王子身后站了三尊美丽的塑像。

    这样看似桀傲不驯的态度惹火了某些自恃甚高的贵族,就在凯尔衔命去拿王子要馈赠给某国外使的回礼时,一名贵族挡住了他的去路,凯尔不耐烦的连看一眼都懒,想掉头绕路走,却听到那人说:「哼哼,凯尔,你还真适合当个奴隶阿。」

    凯尔猛然回头,那人蓄了一把修得整整齐齐的八字胡,梳得油亮的黑短发中隐隐藏有红的基因,但却不明显,晦暗而阴险的双目有着咄咄逼人的尖锐气势,眼角几枚尾纹让他更凸显此人老奸巨猾的难缠性格。

    「怎么,上了洛克的床,张开大腿让他捅了几回,就不知道要叫舅舅了吗?」他讥俏的讽道,眼底深处却隐晦的闪烁着莫名的狂热,看起来像一条森冷的毒蛇。

    「你,你怎么会在这?」惊愕让凯尔忘记了主人的命令,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哼,索威尔王国名满天下的洛克王子,有一名叫做『凯尔』的奴隶,我能不过来瞧瞧么,毕竟你怎么说也曾是我国的王子不是,怎么,那是什么表情,你不想承认?哈哈!少自负了,你父王母后还不认你呢!堂堂一国王子,竟然下贱到自甘沦为性奴,翘起屁股让别人男人捅屁眼,这个丢脸的事情,说出来都觉得脏了口,你以为他们还会来请你回去吗!哈哈。」托尔一向讨厌这个侄子,只因为他那头如火焰般富有生命力的红发,历代国王、家族虽然都有红的基因,都没有一人能得到像凯尔那样让人炫目的血统,他的相貌简直跟开疆拓土的初代国王一模一样……太可恨了!

    「既然你找我没什么事,先告辞了。」凯尔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浑身肌肉紧绷,正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回想那令他难堪的过去,不要去听他的鬼话!

    「呦,不要这么急嘛,舅舅找你说话当然是有事阿……」他眯着细细的灰眼,趋前一步,在对方略带疑惑的戒备眼神下,居然毫无预警的一把抓住凯尔的下体!

    「干!你干嘛!」凯尔怒咒一声,飞快的格开那只贱手,头顶冒火了。

    「做什么这么紧张,这种事情你不是已经很熟悉了吗,啧啧,果然没白生的这么壮,居然有这么粗。」托尔淫秽的比出那个size,看着凯尔的目光已经完全不掩饰他的意图。

    「舅舅看你这么多年了,原以为你是个只懂打仗的楞小子,没想到素质这么好,早知道如此,就不便宜那个洛克了,舅舅一定在你十四岁成年那天,就亲自教你什么叫情欲的滋味。」托尔舔舔嘴唇,越看越觉得性欲高涨,自己怎么当年就不懂先下手为强,把这个没有靠山没有奥援的小孩囚为性奴呢。

    「你恶心够了没,滚!」若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凯尔真想一拳挥过去,把他扁成猪头,又想到自己以前居然曾经讨好这种人,请他在父王面前多提自己一些好话,就觉得自己真是笨到家了。

    「少装清高了,洛克是怎样的人众所周知,他征求极品奴隶的事情,整个英特大陆都知道,不要告诉舅舅他会选你是只是你是只清纯小白兔,哼,一定也是淫乱的本性!他有三个奴隶,没法天天满足你吧,不要便宜了那厮,我国的王子屁股让他插了,至少也歹帮他舅舅吸一回,来,舅舅的可不比他的差!」说罢,托尔竟然在走廊上就掏出了赤黑色的肉根,并暗示性十足的执起对凯尔晃了晃。

    「怎么样,很大吧,很想吸吧,小荡妇,不要衿持了,舅舅知道你很想的,放心好了,只要你服侍好了舅舅,舅舅不会告诉洛克的,还可以帮你在你父王面前说几句,兴许他就准你回国了也不一定喔。」哼,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哈哈,想个美,我要玩弄你,一直玩弄你,才不让你回国当王子,我要中途就把你截下来,带回我的城堡,让你做我的性奴。

    凯尔怒极反笑,轻声说道:「舅舅你真懂侄子,知道我就是想要这个。」语毕,他在托尔期待的眼神下往前走了一步,接着───狠狠的一脚踹在那肮脏的狗东西上!

    洛克王子 s52

    男人的要害被这么狠狠踹上一脚,踹这脚的人还是神力无穷的凯尔,那痛苦可想而知,托尔只觉得下半身瞬间像是被数十道闪电连续劈中一样,痛入骨髓,眼前一片昏黑,连细微的惨叫都唉不出来,啪一声跪倒在地上不停抽蓄。

    他的随从本来就远远的站在一边,见此情形,回头一禀报,立刻有几个人走了过来,这些人都是与托尔同行的同国或是邻国的贵族,他们看见一向自诩高贵风流的托尔捂着下体、口吐白沫的模样,当场把茅头指向凯尔。

    「你这个大胆的贱奴!竟敢以下犯上攻击托尔伯爵!」贵族们愤怒地指责凶手,甚至有人已经动手擒拿凯尔。

    在采纳阶级制度的英特大陆,各国的律法虽稍有不一,但是涉及奴隶杀伤他人的事件,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处以重刑,又比起杀伤平民、贵族,奴隶杀伤王室成员又是极刑中的极刑,托尔是一国之后的哥哥,正是所谓的王室宗亲,且他还兼有伯爵的身份,凯尔此举更是罪加一等!

    凯尔现在是愤怒至极,才不管什么他妈的律法,那几个软弱无力的白嫩贵族想要擒拿这名天生的战士哪里有可能,两三个人当场被挥到远远的角落去,这么磕磕碰碰一下,细皮嫩肉少不了擦伤磨伤、流点小血,贵族男人见尊贵的自己竟然给奴隶弄出了血,个个怒不可遏,但又畏惧于对方强悍的体魄及凶狠的眼神,一时之间双方竟然僵持不下。

    这时候,旁边突然有一位气质高雅的翩翩美公主莲步而出,并随风送来一身宜人的香气,见此场面,精致如陶瓷娃娃的眼眉一皱,轻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洛克殿下的奴隶竟然伤了来访的客人?洛克殿下真是失礼了。」

    那些贵族听她这么一说,恍然大悟,对阿!我动不了你这奴隶,我找你主人说去!还怕治不了你!有人因此就要入殿去向洛克告状,却又给凯尔挡住了去路。

    「干嘛!你又想打我们!?」贵族脸色苍白,声音拔尖,隐隐颤抖,但还是努力撑持着贵族的尊严。

    「……………刚才得罪了各位大人,凯尔在此向各位赔罪。」

    低头,不是因为怕他们向主人告状,会对自己不利,而是后悔,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没有顾及主人的威严,竟然在主人主持的大典,对他的客人不敬,他失了主人的颜面。

    那些贵族见刚刚的猛虎竟然转眼成了小花猫,个个的胆子又生了出来,回复到趾高气昂的姿态,一个当场啐了一口在凯尔脸上,骂道:「贱奴!你以为这个样子就算了吗!根据我祖国的律法,奴隶伤人,除了主人必须加倍赔偿损失之外,我们有权决定怎么处置你,就算凌迟处死,你的主人也不能过问!」说罢就一巴掌扇了过去,凯尔可以躲,但他没有,颊侧立刻留下了五指红印。

    见他如此忍气吞声,贵族们胆子更大,纷纷各自使出手段来出刚刚的怨气,有人踢,有人踹,有人打,有人骂,凯尔一概承受,一个字也没说。

    「你们在做什么!?」狄耳朵灵敏,远远听见不寻常的吵闹声,过来一窥究竟,竟然发现凯尔疑似被人围殴,出声制止。

    那些贵族原本还心惊了一下,但回头一看是那名瞎眼的奴隶,就松了一口气,又看狄的金发闪闪、体态云称,还有一股清新高傲的姿态,彼此相视一笑,竟起淫念,伸手便要去抓狄,好压来身下痛快欢乐一番。

    凯尔怎么能容此事发生,一个闪身,将狄挡在背后,恶狠狠说道:「得罪各位的是我,与他无关。狄,这里没你的事,你快回去吧。」他与狄以前是敌人,同为奴隶后感情也没很好,但他们都同样深爱一个主人,这个理由已经足够让凯尔挺身护卫狄了。

    「你在说什么………」狄虽然看不见,但凭前方粗重的喘息声,他也知道凯尔身上肯定有不少伤痕,况且他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能一走了之。

    「好,你有种…」人群背后一个人咬牙切齿地缓缓站了起来,他正是刚刚被踹中要害的托尔,只见他步履蹒跚、蘶颤颤的走到凯尔面前,阴狠的说道:「你也知道你犯下的滔天大罪么,以区区奴隶之下贱地位,竟敢攻击王室贵族,单就这一点,我就算当场把你剥皮了,洛克也不能说什么!」

    「没错!没错!」贵族们齐声附和托尔。

    「但是……」托尔话锋一转,把脸贴近凯尔,着迷的目光赞叹着那刀凿斧刻般的俊脸,开出了他的条件。「伺候我……就在这里,在所有尊贵的贵族面前,卑贱的跪在地上,蹶起屁股,让我狠狠干你一回,刚才的事情…就一笔勾消了,谁也不会去告诉你的主人。」托尔自认笑得很迷人,且似乎有把握这个让他心痒难耐的侄子为会了逃避洛克的处罚而答应自己的条件,没想到………

    「我拒绝。」凯尔冷硬回答,一点犹豫都没有,眼底还流露着不屑讥讽的冷意。

    「哦?不怕我告诉洛克,说他的奴隶犯了如何不可容赦的大罪?别傻了,贱奴,就这么一次,本伯爵的宽大对待不是常常都有的,就算你现在不同意,等一回儿我还是可以依据外交通例,叫洛克把你赔给我,到时候,本伯爵可就不得不让在场的各位男士都尝尝你后庭花的滋味了,而现在只要一次,你就可以保住你奴隶的地位,洛克也可以保住他主人的颜面,何乐不为?。」托尔晓以利害,阴狠的眼色隐隐浮现。

    凯尔却冷笑一声,回曰:「托尔伯爵,你别当我还是小时候那傻呼呼的模样,这么好骗,我若是答应了你,才真是枉为主人的奴隶,丢了主人的颜面!我的身体是属于我的主人,我的灵魂、我的意志、一切的一切也全归于我的主人,除了我的主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让我出卖我的身体、还有我的尊严!我为我刚刚的失礼道歉,但托尔伯爵,你的要求,凯尔恕难从命!」

    他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与他稍有心结的狄都不由得心生感动,只是此番话却让目的不达的托尔颜面无光、愤怒不已,骂道:「既然如此,你就歹一笔笔的把你刚刚犯下的大罪给偿还出来!!!」说罢,抽出腰间的皮带,一股脑的就往凯尔脸上鞭去,这一下手劲不轻,皮带划破空气,刮出刺耳生风,凯尔本能的要闪过这攻击性十足的一击,却在瞬间思及身后不通武艺的狄,脚步硬生而止,结果………

    啪一声,石板上落下一点一点的红花,皮带前缘锐利的金属勾扣划破了凯尔的俊脸,从左额往下至眼窝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1』字伤口,凯尔眼眉不皱,毫无求饶之色,托尔火气更盛,高高举手,正想干脆打死他算了。

    「住手!」一道清脆娇巧的男声从后方传来,托尔正想谁这么不识相,回头却看洛克的第三个奴隶,那个叫蓝柏的小子惊慌的跑过来。

    「凯!你、你的左眼………」蓝柏看见凯尔的眼球表面似乎塌了一点下去,眼泪当场就要掉下来,连忙拿手帕给他先捂着止血,一边忙叫医生。

    托尔本来要厉声斥责这个小子一番,叫他不要阻碍他教训贱奴,但此刻却是颤抖着身体,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看见了站在小子后面,那名以风采迷人、优雅翩翩的洛克王子用一种似乎已经将他千刀万剐的森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洛克王子 s53

    托尔被洛克看的直发毛,膝盖竟然不争气地打颤了起来,又想起自己好歹乃堂堂一国国舅,又是尊贵的伯爵,怎么样也不能示弱不是?因此强撑起胸膛,装作一副天经地义的模样,但额际渗出的涔涔冷汗,已经泄漏了他七上八下的不安心情。

    托尔还能撑上这么一下,但一旁的那些贵族们可连这一丁点维持场面的胆量都没有,适才的气焰已经消失无踪,个个脸上都是心虚的表情,有人受不了如此沉重无声的静默,开口先声夺人。

    「王、王子殿下,您、您的奴隶…对、对我等贵族……不、不敬!」他硬着头皮指控,可一句话说的七零八落,结结巴巴,丝毫气势均无,但有一个人出了头,其它人也就理所当然的跟着附和了起来。

    「是、是这样没错,他…他先是攻击托尔伯爵,又

章节目录

《洛克王子》(高X总攻,NP,TJ)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韧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韧心并收藏《洛克王子》(高X总攻,NP,TJ)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