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有没有泄漏底价,他只知道一件事情──这家伙亲口承认了那天晚上他有去达克尼斯商会的行所,而矿场标案的事情之前在国内经过怎么样的激烈争执,总管也是知道内情的人,他明明知道其中的利害瓜葛,竟然不顾瓜田李下,不顾自己是主人亲信的总管的身份,半夜跑去人家的地盘,还白痴的被人发现,摆明是要给主人添乱,光凭这一点,凯尔就颇有怨言。

    更别说那一拳一腿之仇了,凯尔心里更是气得晚上猛磨牙,腹部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呢,这家伙平日穿著西服、打着领带,一派斯文的模样,没想到私底下手劲这么大,凯尔知道总管拥有高超剑术,赛那跟他提过总管曾打败日国第一剑客的事情,凯尔一直想与之切磋较量一番,可惜这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一直没有机会。

    但现在没机会也要有机会了,他一定要把这个可恶的家伙狠狠的打得哭爹喊娘!(作者:小凯凯好暴力喔~~~><~~~)

    「小马,你两眼瞪这么直是在做什么?」洛克失笑,这匹烈性子的小马怎么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没什么,只是素闻总管大人剑术高超,想要跟他切磋一下而已,主人也知道,凯尔很着迷剑术嘛。」凯尔笑着实话实说,只是眼神可是继续朝小四发射凶狠的雷射光波。

    「是吗?也好,咱们去剑室,你俩就较量看看吧。」洛克乐呵呵的搓搓下巴,很干脆的就应许了凯尔的要求。

    嘿嘿...小凯凯终于忍不住要打架了*___*

    洛克王子 s107

    琉璃宫的剑室基本上是个使用率颇高的地方,为了维持良好的体能,以便更好的调教自己的奴隶,洛克时常在这里锻炼身体兼修习剑术,开阔的剑室有着光亮的木质地板,一面内嵌在墙上的大镜子,还有很好的室外光照明。

    这样的地方是很适合供洛克练习西洋剑,但是如果用来挥舞凯尔又重又沉的大剑,这样优质的场所很快的就会化成最悲惨的废墟了,所以比试是在剑室外的空地进行。

    这场比斗应该是很有看头。

    凯尔使的武器是大剑,剑身宽阔,材质沉重,属于双手武器的一种,但凭着一身怪力,凯尔也单手轻巧的操作,大剑使来总给人雄壮威武、虎虎生风的感觉,是不少人喜爱的武器,但没有一点硬功夫,可是会被人修理的惨兮兮。

    大剑并不以锋利取胜,而以破坏力为其特色,沉重的宽剑一把砸在人身上,就算穿什么金银盔甲都没用,敌人的骨头立马碎成粉末,风一吹,连渣都找不到,但他的沉重也给使用者不少的负担,如果空用蛮力挥舞,没多久自己就累得气喘吁吁,等着任敌人宰割了。

    再者,大剑的磨损率实在很高,因为沉重的关系,虽然战斗中常常刷的一声就狠狠敲在地上,原本锋利的新剑马上就变成钝剑、锯齿剑,这也是为什么大剑后来越做越沉,而不是越做越锐利的原因了。也是因为如此,面对越来越沉的大剑,有能力好好使用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剑变成一种少数人在用的武器,且使的好的人寥寥无几。

    但上述的那些缺点可不关咱们凯尔大人的事情,因为他正是那少数一小撮能将大剑使的出神入化的高手,过人的力量让他使起沉重的大剑轻而易举,他常年的苦恼是没有一把合适的大剑供他使用,这种武器少人使用,制作时成本又高,而且技术含量高,如果制作上有一点失误,战斗中,大剑敲在地上可能啪的一下就立刻拦腰断成两截,当下两手空空,很可能就壮士一去不复返了。

    在习剑至今,在凯尔手底下阵亡的大剑没一千也有八百了,寻常大剑受不住凯尔的武力,常常寿命只有短短一二个月,在战争激烈中,甚至凯尔三天两头就要换一把剑。

    可是…嘿嘿,凯尔心里在冷笑,自从主人送了他这一把通体火红的烈火大剑之后,凯尔真是如鱼得水,这把烈火大剑属于上古神剑之一,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它的剑身透亮,炽红似火,上头还有似焰狂舞般的刻纹,而且烈火大剑的边锋非常的锐利,完全没有一般大剑迟钝的缺点,哼哼。

    话说小四这边可就没有凯尔扛上烈火大剑时那般的锋芒四射了,他使的是一把陈旧的武士刀,黑漆漆的剑鞘上有不少的磨损后修补的痕迹,这种武士刀也是一种有意思的武器。

    在英特大陆,上战场时,通常一般的士兵持剑,骑兵持长枪,弓箭手当然是使弓射箭啦,总体来说,最标准的武器就是剑,这也是士兵的必要配备之一,连带所及,一般人习武都是练普通的那种剑,像洛克这样使西洋剑、凯尔使大剑的都算是怪咖。

    用刀的也是少见,尤其是小四使的武士刀,刀身不宽,只有单面刃,使起来没有大剑的霸气,也跟不上西洋剑的灵巧,但小四擅使的就是这种武器,斩人干净俐落,很像他给人的感觉。

    「死总管,你最好把西装脱掉,穿著那种绑手绑脚的衣服,等一下可是会受伤的喔!」凯尔好意的提醒,他可不想胜之不武,顺道一提,因为裸体实在不适合打斗,(你能想象凯尔光着身体挥舞大剑吗?这样观众到底要看上面挥舞,还是看下面挥舞啊?= =|||)所以凯尔去穿了他的战士装,那是类似用皮革做成的盔甲,比盔甲轻很多,它的主要功用不是防御,而是巧妙的固定身体关节,避免挥舞沉重大剑给身体带来的伤害,安定的关节可以让凯尔尽情的使出百分之百的战力。

    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可不是三两下就可以打发的,小四无异议的除去西装,拉下领带,连皮鞋也脱下了,一丝不苟的整齐排在旁边。

    只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总管勾起了蓝柏和赛那的兴致,两人不停在窃窃私语,讨论着总管这副模样缓和了平时严肃冷漠的专业形象,看起来实在很有魅力。

    「嘿,蓝柏,你看总管哥哥多酷,主人把他留在身边这么多年,真的没有动心吗?」这个问题放在赛那心中好一阵子了,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我不知道耶,从我进来开始,主人跟四哥之间就一直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依照我所理解的主人,如果主人喜欢上某人,还不立刻将人霸道的抢了过来,再软硬兼施的逼人家爱上自己!哪里会这样温吞吞的,所以我想…主人应该对四哥没那方面的心思吧。」蓝柏也曾经苦思这个问题,但他看来看去,观察来观察去,始终只得到一个结论───就是主人非常非常的信赖四哥,但也好象仅此而已了。

    「这样说也有道理,碰上看上眼的奴隶,主人表现的真的活像土匪一样…」赛那点头,想起自己和洛克第一次见面时,被『强抢为奴』的遭遇。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记得,点到为止,谁身上敢见血…嗯?」洛克微笑的宣布,只是说道见红那两个字时,速度非常的缓慢,语调还微微上扬,洛克很清楚的让凯尔和小四知道他的命令。

    「遵命,主人。」不见血,打到他瘀血吐不出来就好了,哼哼。

    「遵命,殿下。」小四敛下眼帘,黑瞳中隐隐燃起战意,他想,断骨应该不会见血。

    洛克王子 s108

    嚣张的话说够了,该使真本事的时候来临了,凯尔之前再怎么挑衅总管,也知道如果抱持着轻挑傲慢的态度,自己一定会狠狠输掉这场比试,毕竟站在他眼前的是一名一流剑士。

    凯尔双手举起烈火大剑,进入战斗状态。

    小四亦从腰间缓缓抽出武士刀,休的一声,大步向前,先发制人!

    大剑vs武士刀;战士凯尔vs武士小四。

    一时之间,刀光剑影。

    那厢,虽然没有到嗑瓜子看戏的地步,但也是一个个凉凉的欣赏这场精彩战斗。

    「没想到总管的剑术这么好。」神官诺亚虽然不懂剑术,但看了一回儿,也知道平时拘谨斯文的总管拥有一身不逊于战士的好身手。

    「当然,小四可是从小跟我一起练剑长大的呢。」洛克兴味盎然,笑眯眯说道。

    洛克算是一名怪异的主人,基本上只要稍有常识的主人都不会让奴隶去学什么搏击、剑术,废话,你是压榨他的主人耶,让奴隶学武,你以为学成之后他第一个扁的是谁!?

    但洛克偏偏让身为一名奴隶的小四练习武术、剑技,而且还是跟着自己一起向当时大名鼎鼎的大剑师学习,虽然当时发生了一些事情,但也更加磨练了自己,也刺激了小四,他的剑术在勤加练习之下,可说是一日千里,至今已是英特大陆排名前五的剑士了!

    「凯尔也很厉害,拿这那么一把大家伙,现在还是脚步轻盈、大气不喘。」狄不是用看的,是用听的、用感觉的,凯尔的那把沉重的大剑,每每舞动,就像在气潮中掀起巨大波澜,气势磅礴,如果是不够胆量的对手,一定立刻淹没在强悍的威力之下。

    「总管哥哥好棒,加油!」赛那又叫又跳的吆喝着,其实他对红发哥哥也不是有仇啦,只是相较之下,对于曾经给自己许多帮助的总管哥哥,他还是比较偏心一点,看看,总管哥哥好酷,使起那把不长不短的武士刀,刚柔并济,也能跟拿着神兵利器的红发哥哥战得难舍难分。

    「打得这么激烈,不要受伤才好。」蓝柏可没那么好心情看戏,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一颗心悬在半空七上八下的,他不希望四哥受伤,也不希望凯哥受伤,唉,凯哥脾气真是火爆,怎么先是跟狄哥哥处不好,现在又跟四哥起冲突,难怪他最常被主人修理。

    「啊───」赛那尖叫,看见大剑夹着雄厚力量朝总管哥哥脖子斜劈过去,红发哥哥两手的肌肉饱满鼓涨,显然是用上了十足力气,总管哥哥距离这么近,避不开了!怎么办!怎么办!

    小四将武士刀架在身侧,准备硬碰硬,硬是要接下那雷霆万钧的一击!

    四名奴隶心头上一紧,浑身发冷,背脊发凉,嗓子几乎要从喉咙跳出来了,怎么可能挡的下!?会连刀带头都被斩成两截啊!!!!

    『锵────────』一阵长长的金属摩擦声,伴随着刀锋交战间跳跃的火花,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拖痕,总管小四稳稳的格挡住了凯尔的烈火大剑!!!

    凯尔瞪大了眼,发现死总管不起眼的武士刀在充足光线之下,刀纹处竟然隐隐反射着某种奇特的图案………

    带刺的荆棘玫瑰!?

    磅的一声格开烈火大剑,小四旋身一刺,有些类似西洋剑的刺击招式刁钻的让凯尔在惊愕之馀,接的有险有狼狈,但随即立刻调整好气息,更加专注的投入在战斗之中。

    「那把武士刀一定不是普通的刀!!!」赛那十分十分的笃定,如果用艺术品鉴赏的眼光去评价,总管哥哥的武士刀跟红发哥哥的烈火大剑一样,都属于极品中的极品,自己刚才被旧旧的刀鞘外观所蒙蔽了,才没有注意那把武士刀的非凡之处,仔细一瞧,这把刀真是……美丽。

    从刀柄到刀身,从头到尾只能给予三个字,好,好,好!

    它根本就是千锤百炼、为了战斗而生,每一处设计、锻造都无疑地透露出一种讯息───『杀了敌人!』

    以刀剑来言,太完美了。

    「那是已故前天下第一神匠达格的遗世之作,达格是我的好友,偏偏最后一把剑造给了小四,他性格怪异,我也不晓得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似乎是想起故友,洛克语气里有些怀念与思念。

    主人…你好象没有资格说别人性格怪异…………(p.s:四名奴隶悄悄的心声。)

    洛克倏地脸色微敛,坐直了身,因为他看见正在打斗的两人身上都开始多多少少有些伤痕了,虽然不高兴,但洛克一时片刻还没有叫停。

    本来两名高手之间的争斗,说是完全无伤,那两人肯定都是各留一手,没有拚尽全力,就算凯尔和小四先前有打算在紧要关头时手下留情,但在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的拼搏之中,也一定将那种会导致落败的念头抛诸脑后去了。

    面对势均力敌的高强对手,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惨败,而他们,谁也不愿意输!

    比试越来越白热化,回应凯尔高涨战意的是烈火大剑上流转的更加清晰的火焰纹路,彷佛整把剑张牙虎爪的就要燃烧起来似的。火焰大剑是具有灵性的上古神剑,能驾驭他的人从以前到现在也只有凯尔一人而已。

    颊边淌下涔涔热汗,每一次刀剑相交,他能都感受到对方彷佛要吞噬自己的强悍炎焰,但小四冷静沉着、毫不畏惧,他曾经对着这把『无珢』发誓,绝不再败!

    他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打败自己,绝、不!!!

    「主人,诺亚想…应该叫停了。」神官诺亚低声婉言说道,两人明显都已双双陷入狂热的攻防之中,一心求胜,这种状态是根本不会记得要点到为止的,而不论损伤哪一人,他们都不乐见,而且,都是灾难。

    「这种状态,很难叫停。」感受到凯尔和总管夹杂在战斗中若隐若现的杀意,狄很实事求是,就算现在喊停,他俩估计也听不见了。

    「哈,怎么会困难呢。」洛克丢下一句让人讶异的话,奴隶们还摸不着头绪的时候,就几乎心神俱裂的发现他们的主人一眨眼就已经闪身插入那极端危险的战斗区中央。

    面对的是气势熊熊往脑袋劈来的烈火大剑,以及朝后心刺来锐利刀锋!

    迫在眉睫────

    「主人───────!!!」

    洛克王

章节目录

《洛克王子》(高X总攻,NP,TJ)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韧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韧心并收藏《洛克王子》(高X总攻,NP,TJ)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