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峰和赵雨菲并肩走回,一路上引起许多赵族子弟异样的目光,那些目光中,包含着羡慕、嫉妒,以及一些暧昧。

    赵雨菲雪瓷玉琢般的脸蛋上,不由泛起一丝微红,明纯清眸偷偷瞥了赵峰一眼,发现后者平静如常,甚至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这不禁让她略感失望和挫败。

    偏偏在赵族同龄少年中,只有赵峰始终稳压她这个天才美少女,这让赵雨菲略感无力。

    回到家中,赵峰简略向父亲赵天阳,说明了在横云天林里的“奇遇”。

    当然,他省去了被赵天剑雇人暗杀的情节,遭遇高阶凶兽的危险xing,也是轻描淡写的带过。

    即便如此,赵天阳也得心惊胆颤,暗捏一把冷汗。

    回到房中,赵峰长舒一口气,呢喃道:“赵天剑派人暗杀失败,多半不会善罢甘休,我先隐藏实力,伺机行动。”

    这次家族武会,他没有挑战赵麟龙,也是有这方面原因。

    赵峰盘膝而坐,把全部心神,融入左眼空间,探索另外一件事。

    漆黑空间里,淡青螺旋光环,长达五尺仈jiu,可见赵峰的修为,基本触摸到五重巅峰。

    赵峰的重点不是这个。

    给我现!

    赵峰心神凝聚,下意识开启左眼。

    唰!

    淡青sè螺旋光环,陡然消失,漆黑空间内形成一副场景。

    场景里,有一大一小两团虚影:一个是庞然大物的高阶凶兽“青眼巨狼”,另一个是一名青涩少女,看上去比赵雨菲都大不了多少。

    接下来,那场景里出现惊人的一幕:青眼巨狼和青涩少女几乎同时飞跃而起,两道身影飞快交错。

    青涩少女曼妙翩翩,仿佛融入一种不可捉摸的天地大势中,又显得美轮美奂,浑若自然。

    她身上泛动一片奇异青光,比武者的武道内劲耀眼十倍,随着她娇躯、玉手的奇异姿态,融入先前的自然大势中。

    就见她轻飘飘一掌,变幻的青光,组成旋风锋芒,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恐怖力量,瞬间将青眼巨狼的头颅撕碎,那股力量俨然超出人类本有的桎梏。

    “那青涩少女,到底有何来头,放眼羽阳城,恐怕无人能接她这一招。”

    赵峰倒吸一口凉气。

    漆黑空间里,那个场景,一次次回放。

    赵峰心神集中,可以从不同的方位、不同的角度,观看青涩少女出手的细节。

    渐渐的,他似有明悟。

    青涩少女看似随手的一击,却蕴含诸多玄妙,远超出武者的层次。

    赵峰一次次领悟中,已经略有收获。

    此时,他可以基本模拟出青涩少女的招式,学到一个皮毛。

    即便只是一点皮毛,赵峰模拟出的一招,却可以比拟高级武学小成的一击。

    这让他惊喜万分。

    倘若能学会那青涩少女一招的jing髓,岂不是能超越一般的顶级武学?

    想到这里,赵峰越发激动。

    “不如把这招,取名为‘玄风掌’。”

    当天晚上,赵峰就在一遍遍的领悟那一招。

    玄风掌,谐音同似旋锋掌,有旋转锋芒之意。

    只因这一掌蕴含高深玄奥,赵峰短期内都领悟不了,故取名“玄风掌”。

    直到深夜,赵峰突然感到一丝疲倦。

    原来,左眼空间里,并不支持他无限制的领悟。

    等他停止时,淡青sè螺旋光环再现,长短不变,却变得暗淡许多。

    “使用这种方法领悟,会消耗我的jing神力。”

    赵峰得出结论。

    索xing,他又开始修炼《凌渡气诀》。

    今天比赛回来,赵峰得到了一颗“蕴血丹”,此丹可以提升、促进武者修为。

    丹药不比天材异宝,蕴含较大的杂质毒xing,药力比较jing纯,更适合吸收。

    “我还有三株年药材,价值比蕴血丹都高。”

    赵峰略一思索,便服下蕴血丹。

    很快,蕴血丹的药力,在体内发挥作用,蕴生出一股血气药力,与人体气血和武道内劲十分亲近。

    赵峰连忙催动《凌渡气诀》,努力吸收药力。

    由于他的武道内劲,达到五重巅峰,比实际修为略高,吸收药力很轻松。

    第二天清晨。

    赵峰基本吸收完“蕴血丹”的药力,感觉身体素质和武道内劲,再度jing进一分。

    闭上眼睛,左眼空间里的淡青螺旋光环,延伸到五尺九。

    “五重巅峰!这蕴血丹的药效还不错。”

    赵峰满意的点了点头。

    五重巅峰的修为,放眼赵族后起子弟里,只有赵麟龙与他比肩。

    时间尚早,赵峰在庭院里尝试昨晚领悟的“玄风掌”。

    腾!

    他身形陡然凌空飞跃而起,体表涌动一股淡青sè气息,并急速旋转凝聚在掌心,遵循一个奇特轨迹,徐徐一劈。

    噗嗤!

    半空中一根手臂粗的树枝,顷刻间化作碎片。

    赵峰这一掌,并非很刚猛,不是凭蛮力震碎树枝,而是蕴含一种旋转、切割的力量。

    “果然奇特,现在这一招的威力,接近高级武学大成。”

    赵峰十分惊喜。

    就在赵峰全力参悟“玄风掌”的时候。

    “峰哥,我可以进来吗?”

    一个熟悉的娇柔女子声传来。

    嗯?

    赵峰先是一怔,旋即眉头紧皱。

    庭院外,一身雪袍的少女,明丽妩媚,微咬红唇,不敢直视赵峰。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赵雪。

    “进来吧。”

    赵峰恢复正sè,让赵雪进来。

    二人相视片刻。

    赵雪yu言而止,明眸躲闪,羞怯不敢言的样子。

    “你来干什么?”

    赵峰面无表情。

    对于赵雪,他只存有一些孩童时的好感。

    自从进入赵氏家族,那仅存的一些好感,荡然无存。

    赵雪眼睛湿润泛红,垂首咬唇:“当初进入赵族,都是雪儿一时糊涂,希望峰哥念在往i之情,不要记恨在心……”

    望着赵雪犹见可怜的娇泣模样,赵峰心中稍生一丝涟漪,旋即又平静如死水。

    “雪儿何出此言?每个人都有选择zi you的权利……我从未记恨过你。”

    赵峰好整以暇,微微一笑,有那么一丝云淡风轻的意味。

    确实,赵峰并没有记恨过赵雪,只是对她当时的做法,大感失望。

    我从未记恨过你!

    赵雪芳心一颤,望着此时平静洒然的少年,不禁低泣道:“难道峰哥从未对我……哪怕在青叶镇的时候?”

    她这么一说,赵峰也有些疑惑。

    到现在,赵峰还不满十四岁。

    放在大半年前,他才十三岁,那时心智单纯懵懂,对赵雪曾经的芳心倾慕,根本没多少反应。

    哪怕在此时,赵峰区区十四岁年龄,一心习武,对这些男女情愫,略显迟钝。

    一看赵峰的反应,赵雪立即明白,一颗心彻底凉了。

    真相大白,赵峰从始至终,不曾喜欢她,最多只有孩童时天真无邪的好感。

    “赵峰哥!”

    庭院外又传来一个清柔悦耳的少女声音。

    赵雨菲笑盈盈的走进赵峰的庭院。

    二人是邻居,比较熟悉,所以赵雨菲进来,都没敲门。

    很快,她美眸一凝,发现赵雪,气氛有些不对。

    赵峰和赵雪,彼此沉默,后者低声啜泣,明眸黯淡……

    “雨菲有什么事?”

    赵峰奇道,转而望向赵雨菲。

    此时,小小庭院里,俏立两位姿sè不凡的少女。

    赵雪长得很秀丽,皮肤水灵,略带妩媚,姿sè已经超过大部分少女。

    只是,与赵雨菲清雅脱俗、如清水出芙蓉的美一比,她顿时显得黯淡无光……

    无论姿sè、气质,甚至天赋,赵雪都相形见绌,如同乡村姑娘与都城里大家小姐的差距。

    “峰哥,难道你没有去‘玄武阁’领取武学?你在武会总赛上,名列前三,还可以选择顶级武学,让人羡慕。”

    赵雨菲略显惊讶。

    原来,她刚不久去玄武阁,领取了奖励。

    内层前十,可以选择两门高级武学。

    内层前三,则能选择一门顶级武学和两门高级武学。

    “呵呵,我差点把这件事忘记了。”

    赵峰轻轻一笑。

    望着赵峰和赵雨菲有说有笑离去的身影,赵雪如陷冰窖,心里满是失落和悔恨。

    她悔恨自己当初的愚昧选择……

    告别赵雨菲,赵峰一路快步前行。

    不多久,赵峰来到“玄武阁”重地。

    镇守玄武阁的长老,却是换了人,是一个白须老者,乍一看很眼熟,很亲切。

    “是你?”

    白须老者眼睛微微一亮。

    赵峰也立即认出对方,连忙行礼,面带感激:“拜见长老。”

    原来,这位白须老者,就是家族武会上的裁判长。

    在外层武会和内层总赛上,对方都照顾过赵峰。

    “老朽赵禹松,你叫我一声赵伯即可。”

    白须裁判长,笑意和善。

    “是,赵伯!”

    赵峰发自内心的感激,这声“赵伯”也喊的真切。

    “你随我来。”

    赵禹松把赵峰带到玄武阁二层。

    玄武阁二层,只存放了两三百本武道秘籍,大多是高级武学,还有极少数顶级武学。

    顶级武学,即便对于赵族这样的大族来说,都是珍贵之至。

    赵峰目光匆匆一扫,略显意外:“赵伯,为什么这里的武道秘籍,都只有一个牌子。”

    玄武阁二层,并没有真正的武道秘籍,只有一个个玉牌,上面写着武学名称,以及简短的介绍。

    “呵呵,武道秘籍到高级以上,无比珍稀。不可能把真本放在此地,只有等你确定选择哪门武学,我才会取出真本,让你观摩记下。”

    赵禹松解释道。

    赵峰一,略有些失望,家族对高级以上武学,保管极为严格,自己想如上次一样“盗取”,不太现实。

    不过,能选择一门顶级武学和两门高级武学,对赵峰来说,也十分难得。

    他在二层转了一圈,把所有武道秘籍的名称和简短介绍,都看了一遍。

    “怎么,你还没选到秘籍?”

    赵禹松奇怪道。

    赵峰目光一转,嘿嘿一笑:“赵伯……您是玄武阁的长老,对阁中秘籍,必然很了解。您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两门最厉害的武学,又比较适合我的。”

    “好你个小子!居然把主意打到我身上,难道你不知道,这么做,有违族规。”

    赵禹松眼中jing光一闪。

    尽管嘴上这么说,赵禹松行动上没怠慢。

    只见他步伐缓慢,走进玄武阁二层的架,慢悠悠从里面取出几样玉牌……

章节目录

主宰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快餐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快餐店并收藏主宰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