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灵武殿时,几位同门师兄弟,彼此沉默不语。

    在师尊宣布名额之后,他们不再是单纯的师兄弟关系,彼此间有竞争和利益冲突。

    “只有十天时间……”

    风吟月双手紧握,轻轻颤抖,瞥了一眼身旁的南宫帆和杨青山。

    南宫帆和杨青山,修为分别达到八重、八重巅峰,如果不出意外,剩下两个名额,应该属于他们。

    而风吟月、赵峰、赵雨菲三人,修为都停留在七重巅峰。

    赵峰一脸平静,对争夺名额,他有信心,反倒有些担心赵雨菲。

    身旁的赵雨菲,清眸里透着一丝黯淡,目光时而瞥过他,似有不舍的样子。

    赵峰确定她应该放弃了,心里有些遗憾,暗暗一叹。

    通过左眼洞悉,他对赵雨菲的实力,有一定评估,介于风吟月和南宫帆之间,争夺名额的机会较小。

    “赵峰!是否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进入宗门,一较长短。但愿,你还有那个机会……”

    北墨淡然一扫赵峰,略带一丝嘲讽玩味。

    显然,他对赵峰争夺名额的情况,并不乐观。

    第一,赵峰的天资、修为,比杨青山、南宫帆都有所逊sè。

    第二,以半灵体的资质,是否能顺利通过宗门考核,还是一个问题。

    因此,赵峰最终杀进宗门,与他“一较长短”的希望,很是渺茫。

    “会有那一天。”

    赵峰的声音镇定有力,很快告辞离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南宫帆和杨青山。

    “这小子哪来的自信,有什么依仗,可以撼动我们的名额?”

    南宫帆嗤笑一声。

    倒是杨青山,神情略显凝重,若有所思的看向赵峰的背影。

    六名天才少年,返回家中后,都开始闭关苦练。

    最后十天,风吟月、赵峰、赵雨菲,都在抓紧时间勤修苦练,争取在最后阶段,取得突破。

    南宫帆、杨青山二人,也不敢托大,利用最后十天时间,巩固修炼,提升实力。

    最轻松的人是北墨。

    他一点压力都没有,入选名额,进入宗门,几乎毫无悬念。

    但是他也没轻松两天。

    不多久,广钧侯传召他过去,圣境宗师强者,亲自鞭策、指导他的修炼。这等待遇,是赵峰等人无法享受的。

    因此,在这十天里,六名天才少年,都在压力下,取得突破、进步。

    在第五i的时候。

    赵峰水到渠成,突破武道八重。

    他甚至没有刻意去冲击,就这么晋升八重。

    赵峰的重点,仍然是《银壁诀》,孜孜不倦的苦修,反倒把修为放在次要。

    第七i。(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

    风吟月和赵雨菲,在同一天突破武道八重。

    十天时间,晃眼而过。

    当i清晨,六名天才少年,重返灵武殿。

    灵武殿,长、宽超过百丈的演武场里。

    广钧侯负手而立,左右分别站着叶凌云和独臂的三卫。

    北墨为首的六名天才,一字排开,等待师尊的发话。

    “不错。”

    广钧侯目光一扫六名弟子,略显满意的点头。

    自此,六名弟子,修为全部突破武道八重。

    其中北墨,稳居武道九重。

    杨青山和南宫帆,都达到八重巅峰,前者更是达到八重极限。

    风吟月、赵峰、赵雨菲,都是刚不久突破的八重。

    可以说,六人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傲视普通的小城,放在整个湘云国,都是绝顶之资。

    “师尊,三个名额,您是否确定了?”

    叶凌云略带期盼的道。

    “基本确定了,我打算把三个名额,分别给北墨、杨青山、南宫帆。”

    广钧侯沉声道。

    此言一出,风吟月、赵峰、赵雨菲三人,面sè齐齐一变。

    反观杨青山和南宫帆,一脸的喜sè。

    赵峰满脸的意外,没想到广钧侯这么轻易,就做出了决策。

    他原本以为,同门师兄弟间,还需要一番比试,才能确定名额。

    “师尊,难道不给另外三个师弟,一些机会?”

    叶凌云大感意外。

    失去一只手臂的三卫,眉头也是一皱,这不像师尊的行事作风啊。

    广钧侯微微一笑,刚准备说话,面sè突然一变。

    “什么人!”

    广钧侯惊喝一声,雄浑深远的声音,回荡在演武场和附近的大殿。

    同时,他的目光,望向演武场外比邻的一座花园。

    “呵呵……徐师叔,别来无恙!”

    一个悠然惬意的男子笑声,从花园里传来。

    唰!

    一个身着黑纹青衫的青年,如同一只蜻蜓,在花木间轻轻一点,落到演武场上。

    这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剑眉星眸,长得英俊超凡,身上散发一股奇异不可捉摸的气息。

    他气定神闲,慢悠悠的踱着步子,笑吟吟打量广钧侯,又看了北墨一眼。

    与他的目光相遇,广钧侯身形一震,面sè凝重,似有忌惮。

    “此人身上的着装……”

    赵峰心头一动,盯着那神秘青年的衣服。

    那是一种黑纹青衫的制式衣服,他看第一眼,就觉得眼熟。

    很快,他的脑海中,浮现当i血蟒峡谷里的青涩少女三人。

    眼前神秘青年的着装,与青涩少女三人,一模一样。

    “何方宵小,竟敢擅闯广陵府重地。”

    叶凌云惊喝一声,身上涌起一股强大的内劲气息,就准备出手。

    噌噌!

    几乎同时,灵武殿内两名广钧卫,包括广钧侯身旁的断臂三卫,飞快扑向那神秘青年。

    “住手!”

    广钧侯惊急的声音,响荡在叶凌云等人耳边。

    正在出手的断臂三卫,及时刹住身形,对师尊的话,深信不疑。

    可是,另外两名广钧卫,却是来不及,攻击几乎落到神秘青年身上。

    噗!噗!

    透明如月牙的冷冽青光,从两名广钧卫的身上,一掠而过。

    唔~

    两名实力接近九重的广钧卫,身形一僵,咽喉破开一道血泉,“扑通”倒地。

    眨眼的一瞬,两名广钧卫身亡。

    叶凌云、北墨、杨青山等人,甚至没看清神秘青年出手的动作。

    赵峰由于没有及时开启左眼,也只是看到一个模糊残影。

    “十三卫!十四卫!”

    独臂的木讷青年,面sè血红,盯着两名兄弟的尸体。

    场上众人,倒吸一口冷气,骇然望向那神秘青年。

    “全部给我退下!”

    广钧侯声sè俱厉,挥手示意众人退开。

    北墨等六名弟子,稍作犹豫,连忙退出演武场外。

    叶凌云和独臂三卫,站在不远处,驻足观看。

    演武场内,只剩下广钧卫和神秘青年。

    众人屏住呼吸,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那英俊超凡的神秘青年身上。

    这个人是谁?为何连师尊都对他如此忌惮?

    北墨等六名弟子,心中疑云重重。

    只有赵峰,对神秘青年的存在,有一定了解。

    “泉晨师侄,你这是何意?”

    广钧侯目光凛凛迫人,直视对面的英俊青年。

    “我这是替师尊过来,问候一下徐然师叔,说您老最近收罗了一批优秀天才,特来考究一二。”

    泉晨漫不经心的道。

    从始至终,他都是闲庭信步,轻松惬意的样子。

    徐然师叔?

    赵峰心中微微一动,这才知道广钧侯的真正姓名。

    “有劳他多心!我身为‘晓月宗’外务堂副执事,入驻世俗国度,稳定地域和平,有权为宗派推荐几个名额。你那位师尊,何时有资格来插手我的事务?”

    广钧侯冷然一笑。

    言谈间,二人针锋对峙,互不相让。

    赵峰等人,隐约感觉到,广钧侯与眼前的泉晨,以及后者背后的师尊,关系必然不和睦。

    “呵呵,师尊他老人家,早在半年前,突破‘真灵境’,成为晓月宗近十年唯一新晋的长老。我替他老人家,过来查探一二,师叔有异议?”

    泉晨哂然一笑。

    真灵境!

    广钧侯心神一震:“他竟然突破‘真灵境’……怎么可能这么快!”

    一时间,广钧侯有些语无伦次,似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你是叫北墨吧?”

    泉晨目光一转,又略带兴趣的打量北墨。

    唰!

    残影一晃,北墨只觉劲风袭来。

    然而,还不待他反应过来,肩膀上多出一只重若钧的大手。

    “放开我……”

    北墨面sè通红,想运力挣扎,发现全身武道内劲被封禁,身体难以动弹。

    住手!

    广钧侯飞跃而来,手臂间凝聚一股环绕震动的锋利银波。

    噗嗤!

    圣境宗师的全力一击,如同一道银亮锋利的匹练,斩向泉晨。

    泉晨淡然一笑,把北墨扔开,抬手一划,一片寒月光痕,在虚空交织成一个奇异光网,与广钧侯的雷霆一斩,硬撼在一起。

    铿~

    刺人骨髓的气浪锋波,横扫肆虐,附近的一座楼阁,瞬间倒塌。

    二人交锋的地方,留下一个直径数丈的坑洞。

    唰刷!

    两道身影在强大气流的作用下,竟短暂漂浮在半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交锋。

    砰!嘣!轰……

    在场的武道强者,只觉人影在虚空、地面掠动,每过一处,都会传来惊人轰响,气浪翻卷。

    “这是圣境强者的交锋……”

    赵峰的左眼,可以看清二者交锋的过程,并时刻与他们拉开距离,以免被殃及池鱼。

    篷啪——

    某一刻,半空中又传来一道震耳yu聋的炸响,两道身影在强劲气流中,飘落而下。

    “师叔,几年未见,你的修为也不见增长嘛。”

    泉晨落在地面,负手而立,面带笑意的道。

    “你……”

    广钧侯嘴角溢出一丝血迹,面sè苍白,站在原地,身形一晃。

章节目录

主宰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快餐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快餐店并收藏主宰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