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峰的这一指,惊艳全场,让在场众人,吃惊无比。

    同代的几名少年,震撼难言,都生出一种无法反抗的念头。

    杨青山甚至有一种“北墨再现”的错觉。

    就连神情黯淡的广钧侯,眼中也迸现出那一刹的明亮光彩,旋即又归复平静,静静的关注。

    噗嗤!

    赵峰雷霆一指,强力破开南宫帆的《涡轮神功》,令得后者身形击退。

    一招之间,赵峰取得明显优势,甚至力压对手。

    涡轮风变!

    南宫帆惊急中,再度催动圣品内功心法,将身法融入那风势中,暂时不与赵峰硬撼。

    因为他发现,赵峰的攻击实在太强了。

    《点星指》修炼到第六层,尚差一步就达到最高七层。

    也就是说,赵峰把这门威力堪比半圣品的攻击武学,修炼到接近圆满的地步。

    而最可怕的是,赵峰把“卷风式”,融入《点星指》中,在圣品残式奥义意境下,提升一个档次不止。

    故而,刚才那一击,赵峰毫无悬疑的完胜!

    “刚才我只是把‘卷风式’的奥义,融入了五六分,竟然有如此威力。”

    赵峰本人也有些吃惊。

    随后的交锋,南宫帆施展身法,借助“涡轮风变”的风势,速度极快,进退自如。

    “这家伙的实力,何时变得这么恐怖,比杨青山都要厉害很多。”

    南宫帆惊魂未定,想先探一探赵峰的虚实。

    如果刚才那一指,是赵峰杀手锏类的绝招爆发,他倒能应付。

    倘若那一指,只是一般普通水准的攻击,他简直不敢相信。

    随风式!烟波无影步!

    赵峰的脚下步法陡然一变,身形一晃间,消失不见。

    无声无息,他随着风势,把半圣品武学《烟波无影步》发挥到可怕的地步。

    身在南宫帆的风势气场内,赵峰竟然还能借助对方的风势,把身法发挥到淋漓尽致。

    南宫帆顿时吓得不浅,几乎摸不清赵峰的身法轨迹。

    卷风式!点星指!

    指劲的破空爆鸣声,从侧面骤然袭来,威力丝毫不逊sè上一次,甚至还有提升。

    南宫帆心头一寒,催动圣品内功心法,袖袍一挥间,仓促下勉强接下赵峰一击。

    两股力量甩打在一起,强大气卷风浪,横冲十几米,脚下地面,层层剥落。

    嗤!

    南宫帆感觉手臂一痛,袖袍被赵峰的指劲刺穿,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交锋两三招,南宫帆已受轻伤。

    接下来几招,赵峰无论速度、身法、攻击力度,都远胜于他。

    南宫帆被压得喘不过气,使尽浑身解数,都被赵峰打得体无完肤。

    反观他的攻击,根本伤不到赵峰分毫。

    “涡轮风刺!”

    南宫帆在危急中,发动最强一击,旋转的白sè气波,如同锥形刺向赵峰,其攻击威力,达到可威胁武道九重的地步。

    银罡气罩!

    赵峰站在原地不动,体表浮现一层朦胧半透明的银气光罩,“铛”的一声,硬接下南宫帆最强一击。

    结果。

    赵峰纹丝不动,体表银罡气罩,也不曾破损。

    也就是说,南宫帆最强攻击的一招,连赵峰的防御都破不了。

    “好惊人的防御!除非北墨师弟在,否则我们几人,就算群攻,短时间内也破不开他的防御。”

    杨青山惊叹不已,难以置信的望着赵峰。

    “圣品武学《银壁诀》,你竟然修炼到这种境界。”

    叶凌云惊喜无比。

    不得不承认,尽管他对赵峰有很高期待,可对方的真正表现,再次超出他的预期。

    “很不错。”

    一直沉默黯淡的广钧侯,罕见的开口,眸中闪过一丝惊喜。

    以广钧侯的高度,自然能看出赵峰招式间融入的那种圣品武学意境。

    事实上,也不是所有圣品武学蕴含意境,但那些蕴含意境的圣品武学,无疑更难领悟,修炼难度更大。

    而眼下,就有这么一个天才,成功把圣境层次才能领悟的意境,融入自己的招式中。

    无需判决,这场战斗,赵峰获胜。

    整个切磋,前后不超过十招。

    南宫帆一时间,失魂落魄,承受莫大的打击。

    他无法相信,自己会败给一个无论修为、年龄,还是天赋都低于自己的少年。

    可事实就是如此,他不能接受,也只能接受。

    “不要灰心,就算是北墨,也在不少方面,输给他了呢。”

    杨青山低声安慰道。

    他这么一说,南宫帆心里好接受了一些。

    没错,就算是超级天才的北墨,也是几次在赵峰手中吃瘪。

    比记忆力,北墨输给了赵峰。

    上次师门切磋中,赵峰的攻击,点破了北墨的衣袖,破去了对方的“完美之身”。

    兽cháo实战中,北墨的战功,也输给了赵峰。

    到最后,北墨甚至向赵峰提出了“约定”,要在宗门里,一较长短。

    赵峰也毫不犹豫应战。

    “没错!这家伙就是一个变态,幸好天赋不高。”

    想到这些,南宫帆心里总算平衡了。

    杨青山的话,也引起其他人的深思。

    论资质,赵峰无疑远不如北墨,甚至比不上南宫帆等人。

    但在这种情况下,赵峰能在不少方面,让北墨吃瘪。

    想到这里,叶凌云和师尊徐然对视一眼。

    广钧侯黯淡的眼中,似乎浮现一丝希望,但很快又熄灭,摇头叹了口气。

    显然,他不认为赵峰能真正取代北墨。

    曾经身在宗门的经历,让广钧侯明白,资质的作用,对修行境界的促进有多大作用。

    战胜南宫帆后,赵峰毫无疑问,占有一个名额。

    甚至在场几人公认,他的实力最强,比杨青山还要强。

    赵峰的左眼,也捕捉到广钧侯的神情变化,即便自己的表现,给师尊带来惊喜,但并不能取代资质绝顶的北墨。

    南宫帆落败后,仍然还有挑战机会。

    “我挑战风吟月。”

    南宫帆倒也沉得住气。

    赵峰他承认打不过,杨青山平时有交过手,输多胜少。

    因此,最有把握的是风吟月。

    无论修为、资质,还是武学境界,他都略胜风吟月半筹。

    很快,演武场上有开始一场战斗。

    南宫帆和风吟月大战四五十个回合,才分出胜负。

    风吟月几乎拼了命,超长发挥,在种种劣势下,坚持到五十招。

    不过最终,风吟月还是输给了南宫帆。

    二者之间的差距,实难以其它因素弥补。

    “好了,三个名额就此确定。风吟月,你也不要灰心,即使进不了宗门,未来你有希望成为我的接班人。”

    广钧侯声音平和,略带笑意。

    不管怎么说,这次名额挑战争锋,他看到了惊喜。

    名额确定后,赵峰、杨青山、南宫帆三人,要在二十天后,参加宗门考核。

    几名弟子,一一离去。

    “赵峰,你留下。”

    广钧侯惟独留下他一个人。

    灵武殿,一座房内。

    只有赵峰和师尊徐然两人。

    “为师姓徐,名然。早年进入‘晓月宗’,只可惜三十岁前,未能突破‘脱凡境’,后来便留在宗门外务堂,负责广陵郡城一带的俗世外务……”

    广钧侯对自己的身世和过去,娓娓道来。

    赵峰了解到,广钧侯尽管踏入了脱凡境,也就是武道圣境,但并未进入宗派的核心。

    广钧侯早年进入宗派,与一位天资纵横的少年接下恩怨。

    那名少年天才,屡屡战胜他,羞辱他,甚至夺走了他心爱的女人。

    对于此事,广钧侯耿耿于怀,但无论如何努力,都追不上那那个少年天才,反而距离约拉越远。

    广钧侯不甘就此放弃,进入俗世后,他利用自己的权势,收罗各地的少年天才。

    “……既然这个‘心愿’,我自己无法完成,那么就只好寄托于后辈天才。因为,老一代终会老去,未来,将是年轻一代的天下。如果我的弟子,能胜过‘那个人’,至少能出口恶气。”

    广钧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完。

    赵峰知道,徐然师尊所提的那个天才少年,就是如今晓月总的“云海真人”。

    “师尊为什么单独留下我,还提及这些事?”

    赵峰提出询问。

    “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很多惊喜,在不少方面,你能胜过北墨。也许,你有一成机会,未来能与北墨一拼。”

    广钧侯含笑道。

    一成希望,还是也许?

    赵峰心里不以为然。

    尽管北墨的天资极高,他感觉压力不小,但绝不会认为只有一成希望。

    “如果没看错,你的《银壁诀》已经突破八层,这着实令人惊喜。在炼体方面,你也比北墨强。进入‘晓月宗’后,如果你能得到更高等级的《九转金壁诀》,并顺利修成,希望还能大大增加……”

    广钧侯眼中有一丝期冀之光。

    七转金壁诀?

    赵峰不由咋舌,名字,这《九转金壁诀》才是《铁壁诀》的终极版。

    《银壁诀》已经是圣品武学,威力强大如斯,那么终极版的《九转金壁诀》,又会达到何等地步。

    “当然,想得到《九转金壁诀》,很难很难。这可是‘晓月宗’颇有名气的武学,一般的内层弟子,都无法修炼。”

    广钧侯又摇了摇头。

    他这一说,赵峰知道,想获取这门武学,很难很难。

    不过,他现在已经对这门武学真正动心了,到时候想方设万法,或偷或抢,都要把他搞到手。

    “师尊,上次测试体质天赋的那个晶体球,能不能让徒儿再尝试一次?”

    赵峰突然提出一个请求。

    上次用那晶体球测试的时候,赵峰的成绩是第五圈,若隐若现,资质是半灵体。

章节目录

主宰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快餐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快餐店并收藏主宰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