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一群蠢货”

    一个极度轻蔑的声音,顿然引起水贼们的公愤,一个个敌视不满,差点没直接杀过来。

    而始作俑者,那个蓝发少年,站在岸边,冷然不惧。

    好在。

    双方首领对各自手下,都有约束,不会轻易打起来。

    残血秃鹰眉头紧皱,眸中戾光隐隐一闪,与身旁的青袍老道商议起来。

    碧老爷微露异sè,望了赵峰一眼。

    毕竟众人的破阵思路,都是被这个蓝发少年所影响。

    刚才的失败,也让残血秃鹰等人,对赵峰、碧巧玉产生不满。

    “赵大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碧巧玉问道。

    “最好派一位半步真灵境,不要像刚才那个蠢货,连护体真力都不敢运转。”

    赵峰一脸悠闲的道。

    他满脸的惬意和无所谓,在这场夺宝争锋中,如同一个局外人。

    此言一出,横水寨一方,不禁愕然。

    “原来如此,那个笨蛋。”

    众人纷纷恍悟。

    顺应水漩之力,可以减小压力,这是没错,但也不能不保护自己的身体。

    水贼一方,面子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刚才那个水贼,也太谨慎过头了。

    不过,相应的疑问也来了。

    “这个少年,分明站在岸边,怎么知道河水深处的情形?”

    青袍老道眉头微皱。

    在场双方,唯有两大真灵境,灵识外放到一定程度,可以清晰窥探河水中的情形。

    只有碧老爷,若有所思的样子,那i,赵峰被打捞起来的时候,他就发现此子的特殊血脉。

    接下来,双方按照赵峰的提议,各派一位半步真灵境,顺应水漩之力。

    这时,两大真灵境,都齐齐外放灵识观测。

    真人级的灵识,一般可以外放数里,不过在这片天然阵势的水漩河域,则要大大受限。

    赵峰的神灵眼,轻松掌控下面的细节。

    这一次,两名下潜的强者,真力护体,不反抗水漩,甚至顺应那股力量,一下子就潜入河底深处

    河底深处,还有很广阔的区域,需要探索。

    这个区域,即使是残血秃鹰和碧老爷的灵识,也显得模糊不清了。

    但赵峰的神灵眼,依然掌控细节。

    他甚至知道水月宝藏在哪里。

    半盏茶功夫后,河底亮起两道烟光,一闪而逝。

    “成功了”

    碧老爷和残血秃鹰,都露出一丝喜sè,这是下面人,发出的信号。

    赵峰盯着河底,略显思索。

    穿过天然漩涡阵的方法很简单,但是要如何回来呢?

    如果想回水面,到时候面临的就是“逆漩涡”,阻力重重,恐怕只有真灵境修为,才能安然返回

    不过,只有极少数人,能想到这一点,大部分人都被“水月宝藏”的巨大利益蒙蔽心智,哪会想到这些。

    扑通扑通扑通——

    双方人马,如法炮制,一个个跳进天然漩涡阵。

    “诸位,一起杀进去。”

    碧老爷难以抑制脸上的激动,一马当先冲进河水漩涡中。

    赵峰yu言而止,想阻止,却有些来不及了。

    按照他的预测分析,尽管顺应水漩,可以大大减少压力,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限制。

    譬如,如果只有固体境的修为,进入水漩,恐怕瞬间就会被撕扯致死。

    赵峰估摸着,七重天的修为,才有较大把握,还不是百分之百。

    毕竟漩涡之力,有大有小,起伏不定,这个要看运气。

    当然,修为达到半步真灵境,肯定会成功。

    赵峰是和碧巧玉,一起进入水漩区域。

    碧老爷有吩咐,派两名半步真灵境,护着碧巧玉一起进去,其中包括碧家家主。

    碧家家主想到赵峰此前的种种神秘之处,似乎对天然水漩阵十分了解,索xing跟他一起。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跟随赵峰一起的几个人,四周的漩涡撕扯力,比想象中要小。

    赵峰的前进路线,不是直线,而是绕着一个弧线。

    结果。

    这几个人,异常的轻松,甚至以碧巧玉五重天的修为,都可以勉强过去。

    反观其他区域,时而传来河水的撞击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等进入河底,脱离水漩区域时,双方折损过半,凄惨之极。

    脱凡七重天以下的人,大多以失败告终,惨死河底。甚至有两个脱凡七重天,运气不好,遭遇的水漩力量太强,被活活拉扯压迫致死。

    只有半步真灵境,毫无一人伤亡。

    如此情形,让碧家家主更生异sè,不禁对赵峰刮目相看。

    因为,跟随赵峰走的几个人,无一伤亡。

    与此同时,在河岸附近。

    唰咻咻——

    二男一女,从远处的山沟里,徐徐飘落在岸边。

    居中者,是一位锦袍青年,俊美白皙,手握折扇,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笑意。

    身旁左右,一名花裳美艳女子,一位黑矮老者,以锦袍青年为中心。

    三人降临时,居中的锦袍青年,身上散发一股强大的真灵之威。

    “什么人”

    河岸边和水贼船上,还有一些留守之人,一脸戒备。

    话音未落,锦袍青年手中折扇一挥,十几道桃花般的扇影,划过虚空。

    那些扇影,如同虚无之物,瞬间融入目标躯体。

    滋呜

    被桃花扇影融入的目标,身体瞬间溃烂,几个呼吸间,化作一滩血迹。

    “你……你是扇飞贼,”

    其中一个七重天巅峰的水贼,勉强坚持了四五息,身体溃烂,留下一滩血迹水泽。

    “桃扇飞贼……传闻是月大盗,的弟子。”

    横水寨一位七重天强者,临死前露出骇然失sè。

    原来。

    那位水月大盗,在生前,曾收下几位弟子。

    “桃扇飞贼”,就是他最杰出的弟子

    不过,由于水月大盗死的很仓促,没来得及把最得意的《玄花宝典》,传给弟子。

    故而,这位桃扇飞贼,尽管修为高达真灵境,行事作案,却很谨慎低调,以谋算闻名。

    “大师兄,你就放任他们进去,争夺师尊的宝藏?”

    花裳女子,美艳超群,声音娇柔,媚态横生。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师尊生平擅长机关阵法,必然有一番布置,就让他们去打头阵吧。”

    锦袍青年悠然飘落,坐在贼船上。

    那第三人,黑矮老者无奈叹声道:“二位,有横水寨和残血水贼的两大真灵境开路,足以清扫宝藏秘洞里的机关阵法,应该再用不上老朽了……”

    这黑矮老者一脸苦笑,似乎并非主动意愿。

    河底。

    两方人马稍作喘息,修为达到脱凡六、七重天这个层次,自然不用考虑如何在水中呼吸生存的问题。

    看到伤亡人数,碧老爷和残血秃鹰,面sè都有些难堪。

    赵峰不是不想提醒,而是有些来不及,再者,谁能抵御水月宝藏的诱惑,甘愿放弃?

    而且,回去的路,比进来的路,还要危险数倍,只有真灵境,才有把握自保出来。

    “碧老爷,找到宝藏地点了。”

    “老大水月宝藏就在那边……”

    先前两名探索的半步真灵境,兴奋的过来。

    众人闻言,皆是大喜。

    由这两人带路,在河底飘游一段距离,前方山壁间,出现一个昏暗的秘洞。

    那秘洞四周,长着很多蔓藤类的植物,不走到近前,根本看不到。

    相距数丈,才能看到秘洞里透出的黯淡微光。

    “到地方了”

    双方人马,兴奋异常。

    赵峰微微含笑,这处河底秘洞入口,他在岸上的时候,就发现了。

    当然,水月宝藏的主人,jing通阵法机关,其留下的宝藏秘洞,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破除的。

    秘洞入口。

    两方人马,并列而入,为首者是两大真灵境,相互间自有戒备。

    残血秃鹰身后,紧随之人,是那名青袍老道,此人擅长旁门机关。

    碧老爷一脸和蔼,吩咐碧巧玉过来,随行开路。

    秘洞入口不大,进去之后,越发开阔,别有天地。

    刚开始,洞口还有些水,进去之后,水流渐渐退去,一片于燥,滴水不沾,倒是奇妙。

    直到某一刻,前方出现一排青黑台阶,昏暗神秘,映入视线。

    两大真灵境,步伐齐齐一滞,显得小心翼翼。

    青袍老道和碧巧玉,在台阶附近,开始研究、摸索起来,异常谨慎。

    赵峰似笑非笑,走到台阶旁边,拂过一堆杂草,看到一个石碑。

    石碑上,刻着三个字:水月洞。

    众人略显错愕,这里明明是水月大盗临死之墓地,却取了这么一个优雅名字。

    “这里没机关埋伏”

    青袍老道淡淡扫了石碑一眼,在前面带路。

    众水贼小心翼翼,缓步踏上台阶,仍有些忐忑之意。

    碧巧玉检查一番,确定没事,只是面带诧异,多看了石碑一眼。

    赵峰的手,在石碑上,放了片刻,才缓缓松开。

    咔嚓

    石碑上,突然出现一道裂痕。

    走在前面的青袍老道和残血秃鹰,步伐都是一滞。

    轰隆隆——

    台阶附近,陡然一阵猛烈晃动,整个秘洞,回音轰响,似乎要崩塌一般。

    众人站立不稳,纷纷望向赵峰,带着敌意。

    “小辈你于了什么?”

    青袍老道一脸大怒。

    显然,赵峰的手,放在石碑上,触动了什么机关。

    赵峰讪讪一笑,收回手。

    没有人留意,那石碑的裂痕间,出现一个浅浅的掌印,凹陷在裂痕间。

    台阶附近的晃动声,持续良久,才归复平静。

    只有身旁的碧巧玉,露出一丝疑惑思索,因为近在咫尺,她能确定,这个掌印,并非赵峰发力所留,而是在某种状态下触发。

    “这石碑,果然有些玄虚。”

    赵峰的神灵眼,捕捉到一缕属于自己的气息,渗入到那石碑掌印中。

    jing彩推荐:

章节目录

主宰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快餐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快餐店并收藏主宰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