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外,一座高峰之巅。

    赵峰伫立夜风中,蓝发如波纹般散动,面目呆滞,身躯僵化如死尸。

    他的肩膀上,有一只银色灰猫,无聊的打着哈欠。

    忽然。

    赵峰灰暗的瞳孔中,闪现一丝神光,视角从遥远的云端,返回躯体。

    “相隔里,发动跨空之眸,心魂瞳力消耗颇大,但瞳术威力不减反增。

    赵峰面色稍微有些差,却有些欣喜。

    如果赤月魔教一众成员,知道赵峰现在的处境,不知会有何等的惊骇和无奈。

    相隔里之遥,展开跨空追杀,这俨然超出一般血脉瞳术的想象力。

    不过相应的,这等强大秘术,因为跨越遥远距离,所消耗的心魂和瞳力,都是成十倍的增翻。

    好在。

    赵峰吸收“木灵精魄”的力量后,心魂无比壮大,超越一般的真主级巅峰

    这次神灵眼小蜕变,赵峰对瞳力的掌控运用,也进入新的层次,让跨空之眸的消耗,略有降低。

    发动一次“跨空追杀”后,赵峰没有趁胜追击,尽管他的瞳力还有一些残剩。

    他不徐不疾,原地盘膝而坐,恢复血脉瞳力。

    在恢复瞳力期间,赵峰甚至抽空参悟“冰皇枪”和“风雷古碑”中的传承信息。

    里之外。

    云林深处的古庙,已成一片废墟。

    赤月教一众成员,面色惊魂不定,在深夜中,如此多的强者,却没有一丝踏实感。

    “报舵主分舵内几名最擅长反追踪,的高手,经过反复探查,施展几种强大秘术,确定没有任何异常气息。”

    一道黑影,半跪在地上。

    嗖嗖

    不多时,又有几名身影,返回废墟,都毫无收获。

    “岂有此理”

    霸铁舵主低沉的咆哮声,在夜色中引发飞沙狂风,如同恐怖巨兽的气息。

    “舵主,属下怀疑,赵峰这种血脉瞳术,可以相距很远的距离施展。”

    幽墨护法低弱的声音,显得小心翼翼。

    刚才,她中了赵峰的血脉瞳术,给分舵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她本人悉心培养的“黑水巨蟒”,也随之陪葬。

    对于那弥天之眸的主人,幽墨护法又惧又恨。

    “有道理我们人多势众,舵主大人战力无双,那赵峰实力再强,也不敢以身涉险。”

    血僵护法目光闪烁间,不由点头。

    在场赤月一众强者,大多眼界层次不俗,对这种推论,信了几分。

    “这种可能性是有,毕竟那弥天之眸,不是实体形态。但也有疑点,那赵峰是如何精确到我们这处秘密据点?”

    幽龙殿王目光陡然一冷,淡淡扫过在场赤月教一众成员。

    很多教员,都被“幽龙殿王”看得发毛。

    “你是说……我们这些人中,有内鬼?”

    霸铁舵主声色厉然,舔了舔舌头,露出残忍的表情。

    顿时。

    在场赤月教一众,人人自危,彼此目光巡视,一脸戒备之色。

    幽龙殿王的怀疑,让场上气氛越发压抑凝重,不少人绷紧了神经,一刻不敢疏忽,

    如此这般,持续半夜时间,那“弥天之眸”并没有出现。

    倒是霸铁舵主,对分舵成员,展开一一盘查。

    “啊”

    天色见亮时,废墟中传来一道惨叫声。

    “这已经是舵主杀死的第三个‘内鬼,了。”

    几名护法,面面相觑。

    “这样怀疑下去,可不是上策。”

    幽龙殿王摇了摇头。

    他并不知道,一切的源头,是他自己。

    若非他身上的“神眸标记”,赵峰也不可能如此精确的追踪和攻击。

    第二天,烈日当头。

    赤月分舵一众,面色疲倦,启程赶路。

    “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我们杀到晓月宗,不信那小子不就范。”

    霸铁舵主终于放弃盘问,决定主动出击。

    几位护法都没有反对。

    目前来说,敌在明我在暗,这是最好的策略。

    嗖嗖嗖

    赤月教一众,几十精锐强者,浩浩荡荡,破空而起,乘坐飞禽座驾。

    而后半日,那弥天之眸,也不曾出现。

    “啧啧那小子的血脉秘术,显然要付出很大代价,无法连续施展。”

    几名赤月教员,不由笑道。

    压抑绷紧的气氛,在路途中,有所舒缓。

    第二日清晨。

    一些赤月教员,蓦然感受到一股无形的精神压力。

    抬头一看,一只巨大冰冷的虚无之眸,不知何时凝现,正在头顶冷眼俯瞰

    “又出现了”

    众多赤月教员,心头大震,绝大多数人,有种无法喘息的压力。

    “大家小心”

    赤月教上下,如临大敌。

    “小辈你若不来送死,本舵自会杀到晓月宗,歼灭你全宗”

    霸铁舵主面容残忍,杀机凛凛的威胁道。

    噗嗤——

    他手中锈迹斑斓的“巨铁斧”,携带血腥沉闷的可怖气息,横斩虚空。

    霸铁舵主的攻击虽是强横,可以轻松劈杀一般真主,可却如同斩破空气,对那虚无之眸,没有任何实质影响。

    这一次。

    弥天之眸持续两三息,并没有对赤月教众,进行明显的瞳术攻击。

    弥天之眸,带着一丝玩味嘲讽,突然消失不见。

    走了?

    赤月教众,不禁长松一口气。

    但就在下一刹,众人脚下的飞禽坐骑,纷纷发出哀鸣惨叫,一个个神魂错乱,疯狂冲向地面。

    “怎么回事”

    “不好诸位小心”

    赤月教一众成员,上下大乱,不少人猝不及防下,被狂躁发疯的飞禽灵宠弄伤。

    嗖嗖轰轰——

    这些强大的飞禽灵宠,一个个从高空俯冲到地面,摔得粉身碎骨。

    连霸铁舵主座下那只“飞焰巨头狮”都没有例外。

    “我的怒狮”

    霸铁舵主睚眦欲裂,近乎疯癫,仰天大啸。

    一时间,风云滚动,方圆十里内的天地元气,隐隐抖动,那股巨大威势,让在场数位真主,悸动不安。

    霸铁舵主座下那只“飞焰巨头狮”,战力比肩真主,同时也是珍贵的灵宠坐骑。

    但在刚才一刻,“飞焰巨头狮子”突然疯狂暴乱,把他甩开,直接俯冲到地面,留下一堆血碎。

    从那么高的天空,俯冲撞到地面,冲力何等恐怖?

    别说是真主,就算是丹元境尊者,在没有设防的情况下,也会摔得支离破碎。

    “弥天之眸”这一次出现,尽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却让赤月一众的飞禽坐骑,集体阵亡。

    至少,最主力的飞禽坐骑,都壮烈牺牲。

    在真灵三境天这个层次,破空飞行,不过是一个入门,并不善于长途飞行,需要飞禽坐骑代步。

    特别对真人级来说,飞行数百里,真灵之气会枯竭。

    只有真主级,真灵之源浑厚,境界呼应天地元气,能一次飞行数里。

    片刻之后。

    赤月教一众成员,恢复安定,一个个哭丧着脸。

    毕竟每个人的飞行坐骑,都是陪伴身边多年,经过悉心培养。

    “报舵主我们的主力飞行坐骑,全部损失。换成备用坐骑的话,抵达晓月宗,至少要半月时间。”

    一个魔教成员,哭丧着脸道。

    几位护法级强者,面色凝重,深感棘手。

    赵峰这一手,尽管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却让魔教众成员的进程,放慢了一倍。

    也就是说。

    魔教成员至少需要两倍以上时间,才能抵达晓月宗。

    “这个赵峰,居然擅长通灵一道,难道他也是忄兽师,出身?”

    幽墨护法眸光一片惊疑。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无法解释赵峰能通过精神瞳术,让魔教众成员的坐骑,集体阵亡。

    此后一段路程。

    魔教成员心神警备,彼此之间保持距离,时刻有人注视天空。

    一晃眼,又是两日过去了。

    这期间,那弥天之眸只是出现过一次,停顿半息,就消失不见。

    即使如此,魔教一众成员,也是心惊胆颤。

    “哪怕是硬飞过去,我们也要歼灭晓月宗,将那赵峰剥皮抽筋,尝尽人间一切苦头……”

    霸铁舵主一脸残忍之色。

    第三日的夜晚。

    弥天之眸毫无征兆,凭空浮现,其气息却十分隐晦。

    “出现了”

    赤月魔教时刻有教员关注,低呼一声。

    噗嗤——

    尖锐的风刺声,直刺耳膜,惊彻心魂,如同有刀刃斩破虚空。

    “小心”

    幽龙殿王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下意识以真灵之气护体。

    然而。

    当风刺声入耳时,一切为时已晚。

    一道半透明的巨大青莹风刃,宛若虚无的刀锋,毫无征兆的一斩而过。

    “啊”

    白绸男子“三菱护法”,惨叫一声。

    三菱护法真灵之气还没来得及发动,就被那虚无刀锋,一切而过,身体被斩长两截。

    一众魔教成员,倒吸一口冷气。

    “三菱护法他死了……”

    在场众人,一个个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那种感觉,仿佛走在悬崖钢丝上,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弥天之眸”完成一次斩杀,带着一抹嘲讽,消失不见。

    魔教众成员,如释重担。

    但就在下一刹,异变突生。

    风雷神眸

    虚无巨大的“弥天之眸”,再次现身,这次却是“切换”成青莹色泽,属性气息大变。

    一团半透明风雷焰火,凭空落到“幽墨护法”身上,传来一声惊人轰炸。

    “啊——”

    墨衣女子惨叫一声,身体被风雷焰火包裹,那攻击贯穿物质界,渗透燃烧到心魂世界。

    在场众人,一阵心头发麻。

    那幽墨护法,只坚持一两息时间,就化作飞灰。

    她可没有幽龙殿王的强横血脉体质,而且赵峰晋升真主后,体内孕育的风雷真火,品质威力再度提升。

章节目录

主宰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快餐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快餐店并收藏主宰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