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我一声‘哥哥’?我……好久都没听过了。”

    “谁要喊……哥哥……”本是抗拒的雷古勒斯看着静清越来越苍白的面颊,不禁狠狠咬住了下唇。他叹了一声,靠到静清床边拉住了他的手,跪坐下来,将脑袋轻轻贴上了他的手掌:“对不起……哥哥。”

    静清在闭上眼睛前,最后望了一眼小木屋的窗口,那外面站着一个漆黑的孤寂的身影,一头黑色的头发随风轻轻拂开,露出他光洁饱满的额头。

    静清几乎转不动眼睛,只能呆滞地盯着对方,直到眼皮再也撑不住地快要阖上,他才看见那人地口型。

    “西里斯·布莱克,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在静清闭上眼前的最后一眼,看见的是那人转过身去的背影。——依旧是漆黑的,孤寂的。

    作者有话要说:伏地魔的眼睛到底是啥色的?有人说是红色??可是那不是塞巴斯么……私以为黑发棕眸超有boss范儿的……好像那个演小时候的演员眼睛就是棕色的……所以我先用棕色……

    如果有孩子知道的,求帮忙提出来一下,我再改好吗?我实在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他眼睛啥颜色…………

    最后那男的是教授你们看出来了吧……

    所以其实主角的西里斯。这篇是无cp,无bl情节,对吧。

    咳咳,其实呢,我只是想用西里斯·布莱克这个身份罢了。

    其实我并不是在言情里插**,我只是觉得hp穿女人没有穿男人方便,穿西里斯可以名正言顺地保住雷古勒斯啦。所以,在这里对那些觉得不舒服的读者深深鞠躬,真对不起。

    保证以后基本都是穿女性,就算穿男性也绝对不会有bl情节的……

    这个真不算bl,教授对西里斯大概是一种尊重、厌恶又觉得琢磨不透,又复杂的情感,他的光还是莉莉的。

    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了。恳求你们的原谅……

    因为有读者在下边说我言情插**恶心人,我真的难受了好几天。抱歉,后面的世界基本都不会有这样的情节了。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对不起大家了。

    接下来的世界大概写skip&,再下个陆小凤吧。

    32

    skip&(一)

    “安藤,该你了。”闻言,拥有一头乌黑长发的白肤少女站起身来,冲门外的来人微微一笑。

    “好。”少女微微颔首,黑发从她的耳侧泻下贴在颊边,一双黑眸如古井般深邃无波,一身简单无任何累赘饰品的红色连衣裙下,露出一双匀称白皙的长腿,脚上踏着一双纯黑色的高跟鞋。

    “下一位是来自赤石的安藤绫乃小姐,她所演唱的曲目是《黑色高跟鞋》,请大家欣赏。”

    听到主持人报幕的身影,少女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走上了舞台。一身红色短裙的少女脚上那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在灯光下闪烁着神秘的色彩,随着曝光灯打在她身上,少女双手握住麦克风,一双黑眸如同染上了雾气般朦胧。

    “ 高跟鞋下踢踏出的旋律听出了什么

    红色裙角飞扬所露出的黑色高跟鞋啊

    稳定的节奏又是向着哪个未来奔跑呢

    一昧追求着那些想要的东西都被束缚

    前方就是被绽放灿烂的光芒

    曾经被你喊出的的热血宣言

    别放弃!

    就算是在绝望的尽头 也奔跑

    连接我们之间的天堂名羁绊

    脱下那双象征高贵的鞋 放开虚幻的一切

    白皙脚踝下的那双象征着自由的脚啊

    细小的步伐坚定的往有光明的地方去

    不再是仰望用力握紧属于我活的证明

    还没看世界是怎么样的颜色

    已经不在迷茫的心如今就在这里

    放弃那双黑色高跟鞋。 ”

    女孩的嗓音如同天籁,清澈干净的嗓音渗着一丝沙哑,勾人心弦。等唱到歌词的后半段“别放弃!”的时候,女孩左手紧握成拳,微躬了腰,嗓音充满了张力,蕴含了热情,直唱得脸颊都溢出了一抹红晕,少女的歌声激起了在场所有观众的热情。

    女孩从台下喊着“安可”的声音里退到后台,轻轻舒了口气,她撩开黑发,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安藤!你唱得真的是太棒了!!”站在后台上的管理人完全不同于之前对女孩的冷淡表情,而是一脸热烈地握住了她的手,口气满满的激动仿佛都要溢出来了:“你绝对要红了!!”

    少女只静静地笑了笑,好像红不红对她的影响并不是很大。神态安然地从对方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礼貌地颔首便转身回了化妆室。

    是的,这个唱歌的少女——安藤绫乃就是静清在这世的身份。

    这世的静清一睁开眼看见的便是满地水的浴室,而她手腕上正划着一道狰狞惊骇的伤痕——初步鉴定是自杀。等静清把伤口包扎好,把浴室清理干净,刚走到客厅便看见了桌上摆好的遗书。虽然字迹写得有些潦草,还有墨迹被水染湿看不清晰的字,不过大意还是看得出来的。静清附身的这女孩因为参加歌唱比赛被人陷害,被人泼了污水,面临着退出演艺圈危机,承受不住压力不想活下去了,于是就选择了割腕自杀……

    看到这封遗书的霎时,静清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她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人世,可是从未有过轻生的念头。可是这姑娘却一点都不珍惜她的生命,也不珍惜父母给予的身体。一个人的生命并不是只为了自己而活,也应当为了别人而活,不应该只顾着自己的痛苦,而罔顾父母朋友的痛苦……

    像她的每一世,即使基本上她都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死,可是她的每一世都活得无愧于心,她对生命怀着真挚的热情,对家人都怀着最大的爱护,从不会主动放弃自己的生命。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她也未曾想过放弃生命。

    不过,想来这娱乐圈也是个多是非多腌臜肮脏的地方,竟然把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硬是逼得自杀了。唏嘘感叹间,静清本是想退出这个圈子,去找点别的事情干,可无奈,她这个前身却是已经和赤石公司签了合约的,五年的期间都必须为其工作,不得毁约,否则就要支付巨额赔款。

    既然已经签了合约,又不够钱赔违约款,静清便只有为赤石工作了。还好,赤石将“安藤绫乃”的丑闻都基本上封锁干净了,再加上断得早,没有在消息扩散的时候就彻底截断了,于是这身体也没怎么名誉受损。再加上,静清附身这副身体的女孩子有一副好嗓子,只需要在正确的练习下好好引导,就能唱出动人的歌。

    之所以这女孩还未出名,大概只是因为她太专注在与别人相比较和不太出色的外貌上了。再加上这姑娘天性单纯,对别人心不设防,一点这么小小的打击都承受不了。只出现了这样一点点挫折而已,就会承受不住地想寻短见,实在承受能力太差了。

    不过,现在这个所谓的“这女孩”已经是自己了啊。静清叹了口气,将手里的乐谱翻了一页,继续练嗓子。

    站在后台等待着自己的演唱时,静清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过了这么多世,自己还是第一次从事这样面对公众的职业呢——像她这样的人,能否给别人感动?能否唱出自己的感情呢。本来以为经历了这么多的世界,自己已经相当地淡然,不过在第一次面对人群的时候,心里还是相当紧张啊。

    不过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更何况走过这么多世界,静清觉得自己已经能够相当镇定……相当镇定……

    才怪啊。走下舞台才进化妆室的静清几乎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还好一旁的一只手推过来了一张凳子让她正好能坐下。静清一屁股坐上板凳,捂住心口长舒了一口气:“呼——”

    “果然还是紧张吗?安藤?真看不出来啊,明明在台上这么冷静,没想到下来还是这么紧张呢。”帮忙推来凳子的经纪人藤本远弯□来瞅着捂着胸口的静清,失笑地摇了摇头,将手里的矿泉水递了过去。

    “……谢谢。”静清接过对方递来的矿泉水,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看着少女平静下来后,唇角扬起的几乎不曾变过的笑容,藤本远不由脱口道:“比起之前,安藤你还真是有点变了啊。”

    看着藤本好奇的模样,静清只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进了娱乐圈,又有几个人不会变的呢?”

    外面报幕的声音还在继续:“下一位同是来自赤石的不破尚,他所演唱的曲目是……”而随着声音响起,从静清身边走过了一个少年,他一身新潮别致的黑色装扮,自信满满的大跨步,一头耀眼的金发下一双碧蓝色的眼睛格外显抢眼。就静清这一眼看过去的外貌来说,确实非常适合成为艺人。

    在听到少年歌声响起的时候,静清放下了手里的水,扬起了个笑容。明明是金属摇滚曲风的曲子,可是在听到的时候,却觉得内心霎时平静了。这个少年是在用心唱歌,他的每一句歌声都充满了力量,通过他的内心到他的嗓子,唱出震撼人心的力量和他那纯粹干净的心。

    静清觉得自己感觉到了。这大概是观众们都能听见的东西——虽然歌声还有些生涩,但是充满了热情。

    领奖的时候,静清是站在不破尚身边的。金发少年的那副耀眼容颜和那身装扮确实是引起舆论的热点讨论,但是比起帅气容颜和那套衣服而言,更重要的是,他对音乐真挚的热情。即使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狂傲到满不在乎,可是他的眼睛却溢出了止不住的紧张。

    反倒是静清自己,此时站在黑暗里,倒也落得轻松自在,没有丝毫压力。

    “今年新人金曲奖的冠军得主就是——赤石的安藤绫乃!!”随着司仪话音刚落,全场爆发出一股热烈的掌声。

    “绫乃酱!!赛高!!”、“绫乃酱!!我们支持你!!!”现场爆发的喊声让静清心中充满了感动,她只是唱了一首歌而已,却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能够被这么多人无条件喜爱——这是一件多么值得感激的事情。

    闻言,不破尚脸色一霎有些发白,不过司仪压下了全场观众的呼声,接上了未完的话:“由于今年的新人太优秀了,制作人又特别设立了男声金曲奖,得主同是赤石的——不破尚!!”

    “尚!!!尚是最帅的!!”“最喜欢尚了!!”在司仪话音刚落的时候,台下爆发一场热烈的尖叫声。

    在颁奖仪式结束后,静清在经纪人藤本远的护送下从后台的小径上离开,却不想在路上遇到了同被经纪人护送的不破尚。

    此时的少年脸上没有那股上场时的意气风发,反而脸一副臭臭的模样。不过,这少年还真是什么表情都摆在脸上,格外地直率呢。一看就知道是为了刚刚的比赛失利而不满吧,静清轻轻摇了摇头,不由得走近了对方几步。

    “恭喜你,不破君。”看着不破尚停下步伐望向自己,静清微笑着伸出了左手。

    不破尚却并不领静清的情,似乎对于自己被放在静清后边说而感到十分不爽,于是他只是扬了扬下巴,眼睛里露出不屑的神情,一脸傲然淡漠道:“哼,下次本大爷的名字会在你前面出现。”

    丢下这么傲慢的一句话,金发少年在身旁经纪人的跟随下转身就走远了。静清收回伸出的左手,顺势抬手将耳边的发撩到耳后,不由失笑。

    虽然个子这么高了,可还不过是十六岁的少年而已呢,还真是充满了朝气青涩和稚嫩啊。这般直率、毫不掩饰地就表露出了自己的傲气态度,毫不顾忌会被人怨恨,还真的有点像当初那个拒绝自己手却为自己熬制魔药的西弗勒斯呢。都是心口不一,外表傲慢却内心柔软的少年吧,虽然太年少轻狂很容易做错事,但是也格外让人心疼——

    西弗勒斯就是如此。

    下次,希望有机会再见吧。看着金发少年消失的背景,静清也随着藤本远从另一方向离开。

    之后的静清,身为歌手的演唱生涯就从此刻正式开始,慢慢向前拓展出了未知的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你们懂的。咳咳咳咳咳……

    不破啊,你被女主的光环抢掉了第一的位置,还被评为补上的名次…………

    真可怜。。。。

    今天是除夕,祝大家新年快乐哒!!~

    33

    skip&(二)

    对于静清来说,打扮得这么明艳动人,站在众目睽睽的舞台上,全身心地投入一首歌,是人生的第一次。不过,在看到台下挥舞着荧光棒,举着映有她名字荧光牌的粉丝们时,静清突然觉得胸中充满了感动。

    黑暗中看着这一张张被荧光映亮的激动的脸,静清突然

章节目录

[综]一死一穿(BG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御宅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宅屋并收藏[综]一死一穿(BG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