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清和西门吹雪还大吵过一架。时间大概是在静清取下帽子之后,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西门吹雪,和我相较一二吧。”但西门吹雪却微蹙了眉摇头:“我不会与女子对战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句话,再联系上西门吹雪那种淡然的神情,静清就觉得有点生气。不过,她早已经习得喜怒不形于色,当即也只是微微笑了笑:“剑是不该分男女的。”

    “女人不该练剑的。身为女子,舞刀弄剑总是不该。”虽然知道西门吹雪是不善言辞,但是乍一听到这种有辱女性同胞的言论,还是会生气。

    “是否适合练剑,你和我比上一次不就知道了?”静清举起剑直指向西门吹雪,眼神犀利地瞪了过去。

    虽然不会和女人计较,但是有剑直指了自己鼻尖,迎上门的挑战西门吹雪是不会拒绝的,毕竟轻敌不是他的作风。即使对方是个女性。所以在剑尖挑过来的时候,他理所应当地用剑应对了——但是没有拔剑,剑还好好地套着剑鞘。

    静清看着,心里真有些生气。她的脾气还没好到被人这么轻视对待了还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但是她也不会因为气昏头了,就忽略眼前这个男人的剑术有多高超这件事。

    这个男人的眸子里浮起一抹淡淡的情绪,静清还未能辨得,手中的剑就刺了过去。这大概是静清对于剑的一种执着,在手握着剑,与人正面挑战的时候,她从不会使用响转或者念力这种违背世界规则的能力——如果她用了,大概这群人真的坚持不到多久就会被干掉。在这样的地方,她真心诚意地想用自己的剑立定江湖。

    可惜,她终究练剑太浅。虽然她的剑术比起平常只练了十年有余的人来说强了不是零星半点,但是比起西门吹雪,还差得太远。西门吹雪只用剑鞘就轻而易举挡住了静清的进攻,并且适时地挑开了她的剑尖。

    在看见静清微眯的眸子和略微恼怒的神情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席卷了西门吹雪全身,他突然微微勾了勾唇,不明意义地笑了笑。

    他眉眼间陡然温和了一瞬,突然弯腰捡起那把剑,错身到静清身边,重新将其插入剑鞘。再转向静清时,脸上的神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凝视着静清,他难得开口多说了几个字:“对于朋友,我也不会以剑相向。”

    这一句话已然足矣。静清突然觉得胸中那些气闷在这个男人这句话下,已然消弭。于是她愣了一愣之后,便笑出了声来,竟也应了西门吹雪邀请她去万梅山庄的请求,并戏谑地许下诺言说,不逼他真的出手的话,就赖在万梅山庄不走了。

    如今,静清看着万梅山庄的景色,再看着木头一般的西门吹雪叹了口气。像她这种喜欢自由的人,怎么会真的这样久地停留在一个地方……可是,自己许下过的诺言又不能违背。当初她可没猜到西门吹雪会闷气到这种程度,而且,那种眼神……当真和那时唯恐她离去的手冢,一模一样。当初的自己心软了没能离开手冢,如今,在看见西门吹雪的这种眼神时,静清居然也下不了决心违背诺言,更下不了决心违背这样的眼神离去。

    在静清苦恼的时候,正在擦拭剑身的西门吹雪抬头深深凝视着她的背影,也开始苦恼起来。他从来都是孤单一人,站在高岭的雪山,如雪山之巅一样高傲而寂寞,但是,在遇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开始瓦解了。

    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女子,在看见他的冷颜时当真不会介意,能分辨出他明明没有表情却已经愉悦的心,能感觉到他对剑的感情——就像是遇见了钟子期,俞伯牙感觉到自己的剑在被人惺惺相惜。这样奇妙的心情和初见她如瀑的黑发时那种微微动摇的心结合在一起,突然乱了心绪,就连擦剑的手也不自然地停了停。

    不想与她比试。除了怕自己的剑会杀了她伤了她之外,似乎隐隐又含了另外一层暧昧的意义。

    ——不想她离开自己。

    如果当真比试了,她就会走的话,那还不如让她一直赖在万梅山庄罢。而这样的心情,西门吹雪却无法传达给静清。因为他生来不善言辞,即使在面对着喜欢的女性时,也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让对方知道。

    “芳菲。”在静清不知道倚窗望了多久窗外的景色时,西门吹雪终于站起身来。可是倚在窗上的女孩竟是已经闭着眼睛,仿佛已然睡了过去——坐着也能睡着吗?西门吹雪不禁又扬了扬唇,解开身上的白色外衫轻轻披在了她身上。

    在西门吹雪的气息消失在了房间里的时候,静清睁开了眼睛,垂眼看着身上的白衫,静清突然想起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话。如果男人是剑的话,女人就是剑鞘。没有剑鞘的剑终有一天会因为风吹雨打而不复曾经的光亮与锐利,所以找到合适的剑鞘对于剑来说是恨重要的。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西门吹雪已经将她当成了他的剑鞘——这一点很令人恐怖。

    除了对于西门吹雪和手冢相近的神色让静清不舍之外,静清对于西门吹雪所怀抱的大概都是像对哥哥抱着的那种尊敬与崇拜。毕竟在只轮“剑”的这方面,他们都是个中高手。而静清,对剑的感情,也就多少有些转移到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身上。而对于西门吹雪,静清也只多出一层如朋友般深厚的友谊……

    如今,在感觉到西门吹雪对她不止朋友的情谊时,她心里突然涌起一点慌乱——她当初无法拒绝当初手冢冰冷面具下的温暖,而如今,西门吹雪的这一招,突然也震撼了她的心。

    但,可惜的是,也只是震撼而已。这一辈子的静清已经下定决心只与剑为伴,但是……西门吹雪她真的无法下狠心拒绝。他和手冢国光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只要一想到手冢曾经遭遇过的失去,她的心就会微微抽疼,导致连开口拒绝西门吹雪也无法做到。

    于是,静清就决定开始装,装作对于西门吹雪的喜欢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她终于下定决心向西门吹雪告别,继续旅行去寻找强者。装作看不见西门吹雪突然暗淡下的眼睛,装作没听见他寡言僵硬的话语,静清转身,将他和万花齐开的万梅山庄丢在了身后,愧疚与自责席卷了她的心。

    抱歉。西门吹雪。

    告别了西门吹雪之后静清就离开了万梅山庄,又开始了自己的旅行。在离开的时候,她有些黯然,但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与你相遇即有缘,但是却无份结为夫妇,如此分别,于你于我,都是最好的结局。

    与西门吹雪别过之后,江湖之路还并未结束。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时间如流水,即使是静清,也从最初对江湖的懵懂无知,也慢慢地融入了这个江湖的大熔炉里。最初因为不识江湖险恶而吃了不少亏,但是静清愣是一次都没有用上念力和双天归盾,一把剑走遍了江湖,渐渐地她也闯出了名号,慢慢地她从叶家的剑术流派里也创造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剑法,江湖人称“芳菲剑”,如落英缤纷般的点点剑雨,正如夏季的四月芳菲。

    四月的春阳刚过,静清很难得地在城里的“上林春”里又遇见了陆小凤。她本是来品尝这里的五梅鸽子的,要知道,除了寻找可对抗的敌手之外,静清对于美食的兴趣也是极大的。但是陆小凤却并不这么悠闲了,他像是被什么麻烦事缠身,居然要走上一条布满荆棘的路——他所要去的目的地正是万梅山庄,去求助西门吹雪。

    而他身边的那个人已不是当初遇见的司空摘星——静清能看出来他并非司空摘星的易容,而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笑着,行动也与平常人无异,甚至对话的时候头转向的方向也是正确的,但是静清还是能看出来,这个人身患残疾,正是眼睛出了问题。

    静清与那人打了招呼,互道了姓名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便是陆小凤曾提起过的友人——花满楼。

    此人脸上永远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仿佛自己的眼疾对他的生活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干扰,静清和两人寒暄几句之后,便准备离开了——她可不想趟这趟浑水,她又不像陆小凤那样心软好色,甘愿同情和女色为别人出手,更何况,她现在还没有打定主意要见西门吹雪。

    “希望再见时,你还没完全被美色弄昏头,陆小凤。”静清微微一笑,拱手与两人道别。

    “他早就已经被美色撞昏头,恐怕自打娘胎里带出了这习性了。”一旁的花满楼笑了笑,调侃道。

    “我本以为你若是肯相助的话,事情会方便很多……不过,既你已决意,那我们有缘再会。”陆小凤无不可惜地与静清道别,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时,突然感叹道:“一段时日不见,她又美了许多。”

    “陆小凤,你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花满楼轻笑一声,摇头道。他虽看不见,但也能感觉到存在于陆小凤和那女子之间的深厚友情,乍听见这样一句显得有些轻浮的赞美话,不由得感叹陆小凤随时都能不忘美色。

    “这一点你不是早已深有体会么。”陆小凤笑笑,毫不介意地承认了这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哟~西门吹雪是个相当好的好人,而且很多时候毒舌,喜欢恶作剧,但是在喜欢的女子面前就会寡言少语,不善言辞,和手冢是不一样的人,但是,有些地方又很相似。

    于是,静清很苦恼与他的相处,索性就干脆离开了。

    这里正好进行到了大金鹏王的剧情,打算下章彻底完结陆小凤世界。

    很抱歉这么久没更新……[鞠躬]最近有点忙,而且,好像有点扯不出思考的线头……

    谢谢大家的包容qaq

    43、陆小凤传奇(完)

    想想当初离开白云城的时候,静清刚好过了十六岁的生日,这时与陆小凤和司空摘星相遇,又分开。在十七岁的时候遇见西门吹雪,应邀去他的万梅山庄的时候,刚好是梅花谢了的时节,静清还记得那时的她感叹道,真可惜,正好错过了万梅开放的时候呢,虽然万花盛开,不过,果然还是有梅花才更好看呀。在十八岁的时候踏上了江湖,在二十岁的时候,陆小凤声名大噪。

    自十七岁后的每一年,她都能收到来自万梅山庄的信笺,署名西门吹雪,而信笺的内容永远只有一句话。

    梅花开了,我等你来。

    她在离去的时候收了西门吹雪给的独门香粉,这种香粉的味道是他家信鸽的最爱,所以无论她在何方,信鸽总能找到她,把信给她。静清在收到信的时候,正好是接近冬天的日子,为此,静清常常在猜测,西门吹雪到底是从多早前就开始准备,又是用一种怎样的心情在准备呢。

    可愈是这样,她愈无法接受。这样一份纯粹的厚重的感情,她怎么能用可能掺杂了杂质的心情去对待呢。静清无法否认,她对西门吹雪确实有好感——不然她也不会逗留在万梅山庄一段日子了,但是,这好感却不是她能欺骗自己的理由。

    有多少次,在西门吹雪那双眼睛里,她迷失了自我,差点以为是手冢国光。又有多少次,她看着他寂寞如雪的表情,想要伸手安慰他只因为想到了手冢在看见她没走那时露出的表情。

    不想辜负他,更不能辜负他。

    正因为他是西门吹雪,所以才不想用看别人的目光看着他。

    直到她到了二十一岁。再见到西门吹雪。

    这绝对是一段摆脱不了的孽缘。银月如勾,静清发誓她真的未曾想过随便住的一个客栈都能见着陆小凤和西门吹雪。在这样的夜色里,静清只是披了一件外衣出门散步,却正巧就看见了在白杨树下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有他背后那柄形式奇古的乌鞘长剑。在看到西门吹雪转过身来时,静清下意识地一躲,不自觉就将自己的身影完全挡住。

    静清望着夜色下他孤寂的背影,心中不由一动,可还没等她迈出一步,小院里便出现了四个貌美的女子,她们四人容貌各有千秋,其中最小的那个女子用的是一双短剑,不过一尺有余。院子里的两方人马交谈了一会儿,其中这女子就持剑冲了上去,却被静清有过一面之缘的花满楼给拦下了。

    这个眼瞎心却不瞎的男人发觉了西门吹雪的杀意,赶在他的前一步拦下了那位女子的剑,而在西门吹雪冷淡的言语下,那棵白杨树已经轰然倒下。静清怔忪地站在影子后边呆呆望着,心中只觉涌起一股涩然。

    这么久不见,西门吹雪还是西门吹雪,即使心中有爱,他的剑术也依旧登峰造极。即使是现在已经小有名气的静清也觉得自己的“芳菲剑”还是比不上他。

    之后的事情静清不再知道,只知道西门吹雪杀害了独孤一鹤和苏少英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武林,而那四位女子正是独孤一鹤的徒弟峨眉四秀。其中一位孙秀清中了飞燕针,被陆小凤救活,而西门吹雪则是一人重回了万梅山庄。听说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些男女之间的迤逦之事。那位孙秀清姑娘对西门吹雪一往情深,却由于西门

章节目录

[综]一死一穿(BG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御宅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宅屋并收藏[综]一死一穿(BG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