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一枕黄粱打酱油》芙蓉三变_【同人小说耽美小说】_

    安平在别人眼里是个颇有才华但性格平淡甚至有点孤僻的人。十八岁考上大学的时候父母离婚各自成家,安平从此一个人拿着父母每年给的两份不多的生活费打着几份家教的工过日子,大学毕业以后也没有出去找工作,而是用攒下的钱开了间小小的陶艺作坊过日子,渐渐的倒因为手艺精湛造型别致的作品闯出了名声,二十几岁的时候便有人开始叫她老师。但安平始终一人独居,生活过的很是清淡。

    一直没有人知道,看上去和常人无异的安平其实有着十分不凡的秘密。

    从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起,安平的生活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从那一年起,每逢她农历生日的晚上便会做梦,一枕黄粱便是一次奇妙的迥异人生。

    家庭环境的原因,安平本来就是个闷葫芦性子,惊讶之后也没和任何人说,反而觉得一滩死水一般的生活竟有了好多趣味。

    也是因为这些年的梦,安平才发现,一直被人说闷的像根木头戳一针都不见血的自己,原来十分不是什么好鸟。

    第一次做梦的时候她变成了无崖子,这人早年风流无情晚年却凄凉无比的命运安平敬谢不敏。然后无崖子就成了一个只爱男人的武痴。此无崖子的悟性和天赋让其师父慨叹人生无憾,但其品味却让其师傅只恨人无完人。无他,此无崖子只爱猛男,并且只在下面。什么李秋水李沧海大师妹小师妹统统和他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天山童姥也还好端端的当她的童飘云,这几个女人只当自己多出了个同门师姐妹,出门遇到猛男偶尔还会拉个皮条增加一下师门情谊,除了某次童飘云差点把萧峰给他绑回去差点让他差点口眼歪斜之外,一切都很和谐。

    把经典断袖寿终正寝的一生过完,醒来的安平回味了一下,发现梦中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倒像是真实存在在记忆里的一样,尝试了一下梦中学过的那些内功心法和武功招式,也能行得通。安平内心喜悦,十八年来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决定把这秘密当作自己的宝贝,谁也不告诉。

    十九岁的生日那晚,她梦里又有了个名字叫做黄蓉,然后黄药师及其后来被重新收归门下的几个徒弟就把桃花岛的名字变成了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无他,此黄蓉天赋异禀触类旁通武功毒术琴棋书画女红中馈医卜星相乃至机关术数都有涉猎且能推陈出新更进一层,就只有一样,死都不出桃花岛一步。此生与爱妻只得此一女的黄药师无奈之下只能亲身下海,源源不断的把黄蓉需要的五花八门的东西从天南海北运到桃花岛上,手下门人越收越多,遍及大江南北,名声倒是比当年的王重阳更胜了许多筹 ,一时让黄药师哭笑不得。此黄蓉后来嫁给了被重新收归师门的小师兄冯默风,生了个女儿取名叫做冯程程。

    父母感情恶劣,从未获得双亲温情的安平在成为黄蓉的梦中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的珍爱,反而对生身父母对她的那些视而不见和刻意冷淡都看得开了。至少他们没有绝情到让她上不起学吃不上饭,也算仁至义尽了。已经尝过被人捧在手心疼爱的味道,对其他的也再看不上眼。

    再之后她又有了个名字叫做霍青桐,然后香香公主就嫁给了陈家洛,霍青桐则成了乾隆皇帝几十年宠爱不衰的容贵妃和卓氏,生了五个公主,□的个个能干,任乾隆把她们扔去哪里联姻都经营的风生水起,迷得额驸五迷三道,儿子一个接一个的生。回疆也因为容贵妃的斡旋消弭了战火的危机,与大清通婚互市,日子好过人人称道,反而是天生体有异香又美貌非凡的香香公主嫁了陈家洛之后跟着红花会的人江湖漂泊,渐渐名声不显,无人提起了。

    过了一把宫斗瘾的安平直觉的自己把几辈子的脑子都用掉了,累的很,却也过瘾的很。那乾隆再怎么风流无情妄自尊大也还是比陈家洛强的多,至少人家是货真价实的皇帝,摆谱也摆的有道理有实力。以那梦中的状况,带着回部投诚并嫁给乾隆未必不是一条活路,再说,经过了无崖子和黄蓉那两世的梦,一个陈家洛她还真是从头到脚都看不上。至于只生女儿,运气是一半,里头也有点不可言的小技巧,反正乾隆也不是傻子,就算生出儿子也养的能干,对于任何人来说也不见得是好事,何乐而不为。

    再再之后安平又有了个名字叫做东方不败,然后江湖上就因为一套名为葵花宝典的功夫兴起了一片刀光剑影,一时间千山鸟飞绝,万颈胡须灭。而东方不败则带着日月神教众一统江湖广揽天下俊男美女建立了庞大的后宫。任盈盈嫁给了令狐冲后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个僻静地方隐居,她爹任我行还在东方不败的后宫里带着向问天挣扎沉浮的争宠。

    再再再之后已经把每年的梦境当成生活,把梦醒之后的日子当作休闲的安平又有了个名字叫做韦小宝,然后就有了一个把青楼酒楼客栈茶馆开遍江南的韦大爷。康熙爷?那是一介草民见得到的吗?天地会?那伙恐怖分子只会坏了韦大爷的财路。七个老婆?七个怎么够,韦大爷男女不拘,手下大把的红牌,比皇帝老爷的后宫三千有滋味多了。

    梦里穿越了这许多次,安平也犯嘀咕,逍遥派的道家内功于驻颜益寿上有奇效,这几辈子最短一次她也活了九十几,加一加怎么说也有好几百年了,可是这些次穿越的事情她不单记得牢,甚至都还不会记的乱掉,也不会和梦境之外的记忆混起来,清清楚楚分门别类的就像各自被收在各自的抽屉里一样,让安平啧啧称奇。

    可不管怎么说,记得多对于安平这种万事不上心,简单来说就是没心没肺一门心思让自己过的舒服的人来说,还是件很好的事情。

    于是,安平接茬穿。

    这一回她穿成了康熙爷的曾孙子,乾隆的六阿哥爱新觉罗*永瑢。貌似这是个要被出继的阿哥啊。安平摸下巴,她和这老乾还挺有缘,这都碰上两回了。本来想着就算出继了好歹也有个好爵位,好吃好喝的混着呗,也不用劳心劳力的。没想到接二连三的,神器人物就纷纷降临了。什么兰格格晴格格硕王府还珠格格明珠格格小三月小白花的,看的安平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戏是精彩纷呈,这乾隆那傻冒就是个捧臭脚的,谁抽风抽的厉害他捧谁。披着永瑢皮的安平乐不可支。把身家性命寄托在这么一个缺弦的玩意儿身上可不是他的范儿,干脆吧,您老人家专门唱戏去得了,正事爷辛苦点帮您干了。曾经做过一辈子乾隆宠妃的安平对老乾的了解不可谓不深,于是在五阿哥深陷红粉陷阱不可自拔的时候,六阿哥异军突起,获得了老乾的青眼。安平可没有耐性等到乾隆当满六十年的皇帝,五阿哥一群快乐的奔赴云南之后没多久老乾就退位让贤了,其中的过程就不必计较,反正爷不会没用到让恐怖分子打到紫禁城就是了。至于其他,开海禁,兴新军,鼓励商业,引进西洋科技,推动资本主义萌芽。该进步的就进步,该改革的就改革,暂时的吃亏是为了更长久的□,至于清朝统治能不能继续,那干她毛事,她对老爱家还没有那么深的感情。

    搅浑了一朝之后,拍拍屁股,安平驾崩了。

    继续营起了她那个名叫一枕黄粱闲花落的小陶艺作坊。

    眼睛一闭一睁,她又成了个名叫林诗音的美女。淡定的继续重头练武,顺便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陶冶一下。表哥和表哥的义兄?撒药放倒凑一对了,要是男男生子可行,她也愿意帮他们弄出个龙小云来。那么爱搅和就两个人搅和去好了嘛,啥相爱相杀的,和她不相干,她还对那位传说中色艺双全的洛阳公子王怜花比较感兴趣,左右只差个二十几岁,扑倒上了他,顺便再生几个娃娃□着玩,做人女人何必亏待自己。

    《(综同人)一枕黄粱打酱油》芙蓉三变 ˇ一梦红楼ˇ 最新更新:2011-05-15 04:35:40

    披着林诗音的皮,安平毫无压力。

    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被当成玩具一样推来让去,当她是面捏的不成。既然那二人如此情深意重,她也不好不成人之美,左手翻云右手覆雨,让那表哥一见义兄就硬,让那义兄一见表哥就软,凹凸镶嵌,严丝合缝。以她个人的角度来看,把这两人捆一块,还算立了功呢。虽然那两人到底没能弄出个龙小云来,阴差阳错之下,还是把阿飞收在了身边,一家三口,多么圆满。倒是这一番翻云覆雨手落在了那洛阳公子的眼里,为她的压倒大计创造了条件。嫁了王家的怜花公子,生了个儿子取名重阳,听着小家伙糯糯的喊自己娘,安平笑的欢喜。若是爹爹看得到这一幕,八成也会笑的得意吧。

    大梦一场终觉醒,也许是乐极生悲的套路,清静了二十四年,安平遇到了麻烦。

    早就对她不闻不问的父亲再婚之后做起了生意,周转不灵正到处托关系凑钱。不过因为根底浅,也没什么关系靠山,那么大一笔钱谁也不肯轻易就拿出来,于是安父打起了联姻合作的主意,想起了安平这个女儿。

    轻描淡写的打了个电话关心了下安平的生活状况,安父理直气壮的直接把人带到了安平的陶艺作坊里。

    瞄了一眼挺胸凸肚站在父亲身边的油滑男人,安平淡淡的弯了下嘴角,三言两语把两个人打发掉,一转身就利索的收店,搬家,换行,给父母各寄去一张几万块的支票,发短信留了言,就把手机卡扔了。人海茫茫,从此算是和这对只剩下血缘的男女断绝了关系。

    怎么也饿不死自己的安平改行做起了手工制衣的买卖,只在网上开店,连租门市房都省了。当年穿成东方不败的时候,葵花宝典她是没有练,但那一手绣花针的功夫她还真下了心去研究过,那技法用到刺绣和制衣上真是举世无双的有效率,做出来的成品也是举世无双的精致华丽,用来混口饭吃还真有点大材小用。

    生活再次稳定下来,安平也快满了二十五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安平再度入梦,这次她的名字叫做贾元春。

    醒着的时候才了断了那寡淡的亲缘,不料倒又入了这多少人机关算尽的红楼大梦,安平默了,干脆装个木头人,不哭不笑,一举一动都比常人慢三分,不管谁教什么都是七窍通了六窍的样子。没几年,她这大姑娘就被一府的人当作废物,随便安置到一个小院里了,碍着嫡长女的身份,虽然多有怠慢,到也不至于十分苛待,只是无人理睬罢了。

    安平何时肯委屈自己,淡定了几年,等那再度重练的功夫小有所成,便一把火点了那小院,遁去了。

    身量未足,安平易容成个游方道士打着四处行医的幌子四处溜达,心随意动,武功进境竟是几世下来最快的。某日正好走到扬州,听闻扬州巡盐御史林大人家正在四处延请名医,安平摸摸下巴,上门自荐。

    她离开贾府的时候贾宝玉还只是个婴儿,加上她装成个呆子,根本没怎么得见,便想去看看那株仙草也算留个纪念。

    此时的林家虽然已有家破人亡的兆头,但也勉强还算人口俱全,连黛玉那即将夭折的小弟弟也还有口气在。

    年界四旬才只有这一子一女的林如海眼下虽不至于病急乱投医可也差不多了,安平骨子里早浸透了逍遥派那种飘渺出尘的气韵,林如海一见之下心中竟似凭空有了几分底气,连忙请人入内诊脉。

    既然来了,也不矜持,干脆把这一家四口都诊过。

    安平心里有底,一个个的都是些似是而非的弱症,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治得好没问题,想死也容易。心念一动,安平恍惚明白了,这许就是所谓的命数。

    那命中注定要还尽此生泪的黛玉眼下也就是个四岁的孩子,虽然玉雪可爱眉目如画,也还没长成潇湘仙子的风姿,倒是林如海身上竟有两分黄药师的清隽,兼又深情,让安平心中一软。要了纸笔,留了一首谶语,一瓶九花玉露丸,方才飘然而去。

    那林如海守在一旁,只一错眼变不见了安平的身影,桌上只余一纸一瓶,心下一惊。

    那纸上墨色未干,字迹矫若游龙,却不是药方,寥寥几句诛心语,看的林如海冷汗淋漓。勉强定下心来,拿起那玉瓶却又是一惊,小巧玲珑的一个瓶子竟是一整块羊脂白玉琢磨而成的,瓶上只一道若隐若现的细痕,轻轻一拧露出一个圆洞,一枚清香入骨的朱红药丸落入掌心,端的不是凡品。

    这番奇遇让林如海心头的惶恐一下去了五六分,等小儿和黛玉服下药丸后,那惶恐更是去了七八分,剩下两三分担心混着一番真性情生生逼出了林如海的一份倔性,为了那一双稚龄儿女,说不得也要拼上一拼才行。

    只是这些却早已被安平抛在了脑后。

    许是这红楼梦境真在大道之中,又或者是因为累世修炼道家心法,这一世的安平竟然有了以武入道的兆头,一直活到了两百岁的时候依然童颜不改,甚至颇有了些神通。索性便找了处清静的地方闭关静修,辟谷百年,终于脱去了肉身,破出了这红楼大梦之境。

    静精魄瞬间附体,安平呼一下睁开眼睛,见眼前正是自己入梦前的房间,绣架上还有半幅没绣完的碧水青莲,心里一定,闭上眼睛,凝神静气,渐渐入定,灵识内视,发现这具独属于安平的身体已经脱胎换骨,神通一起,精魄竟可以离体而不伤肉身分毫,纵使之前梦境里百般奇遇,安平也惊讶了好一下才缓下心绪。

    这算

章节目录

《(综同人)一枕黄粱打酱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芙蓉三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芙蓉三变并收藏《(综同人)一枕黄粱打酱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