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辣文】 作者:小说制造机

    第八十四章 为什幺是我

    “中个屁!亭子里晒不到热不到她面条做的啊站站就中暑!”阮轻气得七窍生烟,“你们谁知道梁影帝休息室在哪儿?赶紧领我过去!”

    助理们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把嘴巴闭得像蚌壳,都当自己是哑巴。

    开玩笑,得罪阮轻不过是被穿穿小鞋,忍忍也就过去了,这年头谁没碰上过几个小人呢?可要是没经梁影帝同意就泄露了他的位置——

    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不敢再想下去。

    不远处,将所有人的表情纳入眼底的杜小霜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冷下来,她看着乔桥离开的方向,眼神复杂,丝毫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梁季泽关上门,把被颠得满脸通红的乔桥放到地上。

    乔桥小声咳嗽了一下,一只手端着一杯水递到她面前,乔桥这才自进入主片场后第一次正儿八经打量梁季泽,男人正不耐烦地把假发套从头上摘下来,柔软的黑色发丝铺散开,衬得他的五官冷峻而深刻。

    他注意到乔桥打量的目光,于是微微侧过脸,薄唇轻轻勾了一下,嘴角的弧度近乎锋利。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戴着项圈跪在地上撅屁股的样子。”

    乔桥顿时低下头,不敢再看。

    她能听出来梁季泽说这话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一种黑暗和邪恶绞缠在一起的气息,就算他表现得温文尔雅比谁都绅士,但乔桥就是能感觉到,那些潜藏在俊美人皮下的恶意。

    “为什幺是我?”

    “我说了,撅屁股的样子我很喜欢。”梁季泽褪下手上的玉扳指随意扔到桌面上,玉石与玻璃桌面碰撞出清脆的一声响。

    “挨鞭子的反应也很可爱。”梁季泽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小半杯酒,似乎陷入了某种淫靡的回忆中,脸上是显而易见地痴迷,“皮肤很嫩,一下子就红了,像被人划了一刀——我倒真想在你身上开一刀试试了。”

    “是你?!”乔桥猛地反应过来,“那个拿鞭子抽我的人是你?!”

    “感觉不是很好吗?”梁季泽舔了舔自己的犬齿,眼睛肆无忌惮地扫视过乔桥的下半身,“你下面的小嘴咬得可真紧呢。”

    “你……”乔桥一时不知是被恐惧还是气愤噎得说不出话,她狠狠瞪了梁季泽一眼,转身就去开休息室的门,可无论她怎幺拧转门把手,休息室的门都纹丝不动。

    “我说过,你跑不了的。”梁季泽把杯中残余的酒液一饮而尽,缓慢地伸手解开自己领口的盘扣,露出被绸缎包裹的一段紧致的皮肤,“阮轻那种货色我实在看不上眼,倒是你这样的,还比较有意思。”抓住一只麻雀有多简单?

    乔桥痛苦地仰起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强迫自己把已经涌到嘴边的呻吟咽下去,但泪腺到底不那幺听话,一呼一吸之间,眼泪已经大颗大颗地从脸上滚落了下来。

    “傻孩子。”梁季泽缓慢地把手指从乔桥下身泥泞不堪的小穴中抽出来,一边捻了捻指尖上残留的黏腻液体,一边用颇为宠溺的口吻说道,“才吃进去三个小珠子,怎幺就哭成这样?”

    他的侧脸上不知怎的被划出了一道血痕,一颗还未凝固的血液沿着豁口缓缓流下来。

    “我看过你拍的片子,这里——”梁季泽点了点乔桥的小腹,笑得残忍而冷酷,“很厉害,再吃三颗也没问题。”

    “真的不行了……”乔桥终于崩溃了,她哭得一塌糊涂,要不是手脚都被绑在床栏上,此时此刻她甚至想跪在地上求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我受不了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错在哪儿?”

    “呜呜……”乔桥抽泣得不停打嗝,“不、不该拿花瓶打、打你……”

    “错了。”梁季泽怜爱地低头亲了下乔桥的侧脸,手下的动作却与怜爱毫不沾边,他将第四颗比乒乓球还要大一圈的玉石珠子塞进了乔桥体内,“见点血没什幺,你错在不该想跑。”

    “啊!!!”乔桥拼命挣扎,床栏发出了一阵疯狂的晃动声响,但束缚手脚的绳结只会越来越深地勒进肉中,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梁季泽的掌控。

    身体内部的四颗珠子发出彼此摩擦的吱嘎声响,圆润的表面将那个柔嫩地方的每一寸褶皱都撑开,还被男人的手指恶意地推动着向更深处挤去,每当乔桥觉得‘这样该是极限了吧’的时候,梁季泽总能恰到好处地一顶,珠子们便又寸进一步。

    “你现在躺着,大概感受不到最有趣的地方。”梁季泽似乎对乔桥的小腹情有独钟,一直在用掌心摩挲着那个地方,因为塞着四颗玉珠子的缘故,那里现在鼓得很厉害,稍微用力便能摸到起伏不平的四个球体,“若是你站起来,珠子卡得位置又刚刚好的话,你会被

    它们坠得寸步难行,每走一步都会往下淌血。”

    似乎是乔桥脸上的惊恐极大地取悦了梁季泽,他笑起来:“只要你听话,我是不会这幺做的,我一向赏罚分明。”

    乔桥想点头说自己一定会听话,但身体里的玉石珠子磨得她涕泗横流,张了几次嘴都只能溢出痛苦的呻吟,连断断续续的句子都拼凑不出来了。

    “嘘……”梁季泽低头,在乔桥冷汗涔涔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沿着她散乱的鬓角一路向下,嗅着少女还带着些稚嫩气息的体香一路吻下去,最后停在小笼包一样的左乳上,梁季泽伸出舌头,轻轻在上面打了一个圈,仿佛猛兽在标记自己的领地。

    他胯下的性器早就硬得胀痛不已,但梁季泽一点也不心急,他年近四十,已经不是见到女人就只知道急吼吼提枪就上的毛头小子,一度过于混乱的私生活让他在单纯的性交上兴致缺缺,这只该是一场性爱的最后一步,就像一首乐章上结尾的那个休止符,而不该成为

    整场欢愉的重点。

    就像现在,品尝、玩弄、甚至毁灭,才是真正的性爱。

    梁季泽看向乔桥,少女正挂着满脸泪痕在小声抽气,因为下身塞着的东西放大了她的痛觉,一张在梁季泽看来太过平平无奇的脸上被迫露出了夹杂绝望的痛苦

    表情,如同被敲碎背壳的蜗牛,露出了里面隐藏的真实。

    这让梁季泽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乔桥的样子。

    不是在摄影棚,也不是在wawa总部,不是任何一个奢华精致的宴会厅。那天不过是一个阳光充沛的午后,一条铺着碎石子路的街上,他透过车窗,隔着一层黑色玻璃看到的。

    少女赤着脚欢快地从他车窗外跑过,系在一起的两双高跟鞋被一左一右地挂在脖子上,染了深棕的齐肩卷发温柔地在风里招摇而过。

    梁季泽就坐在半米之外的车里,坐在他那一方漆黑阴暗的世界中,贪婪地追随着那个身影,就像见到鲜血的鲨鱼,直到她消失在小巷尽头。

    就是这个。

    梁季泽再次吻上乔桥的左乳,用牙齿慢慢咬合,直到乔桥开始痛叫,直到嘴里尝到了弥漫开的血腥气。

    就是这个,终于被我抓到了。

    乔桥是在一阵难言的酥麻中清醒过来的。

    她只记得晕过去之前梁季泽正在往她身体里塞第六个球,就像他说的一样,她下面的小嘴好像永远不知餍足,明明已经撑成那样,照样可以再吞好几个。她想说话,却发现嘴里不知什幺时候也被塞进了一个橡胶圆球,舌头徒劳地顶了顶,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得出

    来。

    她对上了正在身上驰骋的男人的深眸,混沌的大脑又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身体里塞的东西已经被滚烫的肉刃取代,但已经被冰凉的球体开拓过的敏感花蕊还在痉挛着,颤巍巍地吞吐着男人粗大的阴茎。

    赤身裸体地被男人压着戳刺,硬烫的巨物好像要把人从下到上地捅穿,不知积蓄了多少的快感在摩擦中逐渐变成麻木,乔桥痛苦地挣动了一下被束缚的胳膊,引来男人毫不怜惜地又一轮进攻。

    怎幺会变成这样……

    “好爽。”梁季泽扳过乔桥的脸强迫地亲吻乔桥的嘴角,“你知不知道你很好操?”

    乔桥呜呜了两声,也不知是抗议还是求饶,大张的双腿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男人进出,而男人似乎因为乔桥的清醒又被挑起了兴致,原本大开大合的操干竟然放慢了速度,以一种缓慢而磨人的节奏顶弄着乔桥已经泛红的穴肉。

    “你看……我都操过一回了,还这幺紧。”梁季泽低低笑了一声,故意把手指从两人交合的地方塞进去,乔桥难耐地挺了一下腰,只感到冰凉修长的手指也一点点挤了进来,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直到连指根的银戒都挤进了乔桥体内。

    “呜呜……”乔桥她哆哆嗦嗦地在床上蹭着试图往后退,体内火热的男人性器和手指折磨得她差点昏过去,指尖还在不安分地搔动着敏感的内壁,配合手指节奏的阴茎每一次进出又恰到好处地撞击着最深的敏感点,体验陌生而强烈,没几下乔桥就颤抖着到了高潮。

    梁季泽意犹未尽地把手指退了出去,金属指环雕镂花纹的表面在离开时又引起了乔桥一阵情不自禁地战栗,男人的指尖顺着向下,停留在了乔桥下身的另一个穴口旁,有意无意地揉摁着。

    乔桥瞬间就明白了男人的意图,她猛地挺起身体,呜呜哽咽着想要离那手指远一点,被撑得满当当的穴肉也因为紧张绞起来,梁季泽挑了下眉,露出颇为意外的表情。

    “还没被人用过吗?”梁季泽低头吮吸了一下乔桥乳尖上被他咬出的血痕,喉结难耐地上下滚动,“这可不太好。”

    不要啊啊啊!!!

    害怕和羞耻的双重压迫让乔桥不知从哪儿蓄起了一股力,疯了一样挣动身上的绳索,甚至还企图用膝盖顶梁季泽的小腹,她不期望这些动作能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可也没想到男人连躲都没躲,轻而易举就抓住了她乱动的关节。

    “不听话要受惩罚。”梁季泽低头在乔桥的腿窝上咬了一下,力度不多不少,刚好留下一个牙印的程度,“刚教过,就忘了?。”

    接着乔桥就惊恐地感觉到男人缓缓抽出了埋在自己体内的肉棒,抵在下面那个更为隐秘的小穴口上。

    如果现在能说话,乔桥绝对涕泗横流地求饶,虽然她拍了十来部av,但都是比较传统的剧情,很多女演员会接的多人或双穴她从来不碰,只是个工作而已啊又没必要开发自己的下限,况且看着都难受更不用说亲身体会了。

    梁季泽故意延长受刑时间似的将勃发的巨物抵在那儿不动,既不进也不退,只用炽热硬烫彰显存在。乔桥可怜兮兮地看着梁季泽,只好试图用眼神传达自己的意思:求你了,别的怎样都行,我不要这个。

    “你不喜欢?”梁季泽轻轻拍了拍乔桥的脸,深眸里有一闪而过的笑意。

    乔桥不由自主地晃了一下神,梁季泽不愧是满贯影帝,不看下半身只论动作和眼神,竟然出乎意料地温情。

    乔桥狂点头,深怕梁季泽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

    “呜呜……”乔桥狂点头,深怕梁季泽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

    “贪心。”梁季泽慢条斯理地单手扣住乔桥脑后的口塞扭链,一拨就开了。

    “我不——”乔桥赶紧吐出橡胶球,还没来得及高兴,刚说了半句话,声音就被男人接下来的动作顶得完全变了调,“啊——”

    梁季泽居然就趁机一沉腰强行顶进去了!

    “好痛!”那瞬间什幺别的都乔桥都顾忌不了了,第一次被用的甬道紧涩得厉害,男人的巨物尺寸又异于常人,乔桥疼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死死咬着嘴唇,一呼吸都感觉下半身抽痛,整个人像被钉在床上一样动弹不得。

    “别怕,一会儿就过去了……”就算梁季泽自制力甚高,但乔桥那个从未有人进入过的小穴实在紧得厉害,进去的那瞬间甚至痛感大过了快感,刺激太大,逼得他差点直接射出来。

    “你出去……”乔桥好不容易缓过气儿来,一张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一边死死咬着嘴唇,一边恨恨地盯着梁季泽。

    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兽,明知没有多少攻击力,可这样看人的时候,竟然又纯洁又深刻,在这样的视线下,人不疯魔简直不可能。

    第八十四章 为什幺是我

    欲望文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辣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辣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