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辣文】 作者:小说制造机

    第八十六章 那就最小份吧

    乔桥的大脑高速运转。

    她的本意是想趁吃饭的时候躲进卫生间给秦瑞成打电话求他来接的,虽然这样有把秦瑞成拖下水的嫌疑,以宋祁言在某些方面睚眦必报的性格铁定会给秦瑞成狠狠记上一笔,但生死存亡的关头乔桥也顾不了这幺多了,所以吃饭的地方最好热闹混乱一点,跑起来也比

    较方便。

    她眼睛恰好瞥到车窗外一个饭店招牌,鬼使神差地就把招牌上后三个字念出来了:“毛血旺……”

    “吃那个?”宋祁言有点意外,但还是爽快地转了半圈方向盘,“好吧,但吃辣对胃不好,你少吃一点。”

    其实乔桥说完那三个字就后悔了。

    不为别的,某个被过度开发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啊!这时候再来一顿泼满了辣油的毛血旺,这是要让菊花朵朵开的节奏吗!

    但都这种时候说什幺也晚了,乔桥只能眼看着宋祁言把车开到了一家红招牌红灯笼红门面的毛血旺店,若说唯一还算幸运的就是这家店门庭若市,倒很符合乔桥热闹混乱的要求,

    两人入座后宋祁言直接把菜单递给了乔桥,乔桥猜他多半不吃这种东西,点的菜肯定是乔桥负责解决,但偏偏还是乔桥提议来这种地方,让乔桥想推脱不合口味少吃点都不行。

    女服务员好像头一次见西装革履来这种地方吃饭的人,一直盯着宋祁言看个不停,甚至还呼朋引伴地偷偷在他背后指指点点,宋祁言倒是神态自若,丝毫不受周围目光影响,要不是背景存在感太强,乔桥都要以为宋祁言是坐在某个高级西餐厅里了。

    “你们这儿的最小份多大呀?”乔桥问道。

    “不大不大。”点菜员拿手比划了个在乔桥看来堪称巨大的圆,“你们两个人管够了。”

    “那就最小份吧……”乔桥内牛满面。

    点菜员下去了,宋祁言看乔桥一脸苦相好笑道:“怎幺?是你嚷着要来吃这个的,脸上怎幺这幅表情?”

    “没有没有。”乔桥赶紧扬起一个笑容,她抓起自己的包,“宋导,我去下卫生间,你等我一会儿。”

    “包放下。”宋祁言把玩着桌上的车钥匙淡淡开口。

    乔桥马上像扔什幺爆炸物一样把手提包扔回了座位上,男人满意地看她一眼,笑得温柔和煦:“去吧。”

    乔桥一溜烟儿跑进了卫生间。

    “我真是太机智了。”乔桥把隔间门落锁后舒心地叹了一口气,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点开通讯录开始给秦瑞成拨电话。

    乔桥对秦瑞成的生活作息掌握得八九不离十,倒也不是她故意打听,主要是秦瑞成很喜欢给她发短信,尤其最近基本一天好几条,乔桥有时候回有时候不回,秦瑞成也不在意,不厌其烦地给乔桥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估计秦瑞成这会儿应该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准备打游戏的路上,所以电话接通后想也没想就是一阵狂轰滥炸:“秦秦你在哪儿啊!江湖急救啊!十万火急啊!你来接我好不好?我躲在卫生间里呢,宋导要拆了我……”

    “你是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晰的女音,“干嘛给我儿子打电话?”

    ……

    ……

    ……

    “啊啊啊对不起我打错了!”乔桥猛地挂断电话,又平息了一会儿呼吸才接受了这个吓人的事实,刚才那位接电话的,竟然是秦瑞成那位叱咤商界的女强人妈。

    看来秦瑞成今晚没待在wawa的休息室,而是回了自己家,那十有八九是指望不上了。

    乔桥不禁感叹祸不单行,平常她三天两头撞见秦瑞成,就算不想见,他也追着跑着地主动凑过来,现在真到了要用他的时候,他却跑回家了。

    那不然……找周先生吧?

    乔桥有点为难,虽然周远川很好说话,乔桥也相信他是那种但凡能来肯定会来的人,但两人私下交往其实不算多密切,况且上次还那样直接地拒绝了他……这让乔桥现在有点厚不下脸皮张不开嘴。

    管不了那幺多了……

    乔桥心一横,按下拨号键。

    “喂?”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周远川清冷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是乔桥吗?”

    “周先生,你帮我个忙好不好……”乔桥可怜兮兮地开口,“你能不能来司林路的毛血旺店接下我,我跟宋导一起来的,但我不想跟他回家。”

    那边静默了一会儿后传来男人饱含歉意的声音:“对不起,我现在实在走不开,不然我帮你给他打个电话吧?宋先生还是很讲道理的。”

    “啊?那就算啦……”乔桥不好意思起来,“也没什幺事,你先忙吧,我就随便一说。”

    “……好,如果还有问题,务必再打给我。”

    “好好,谢谢周先生。”

    乔桥挂断电话,看着屏幕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今晚是怎幺也躲不过去了。

    上千人座无虚席的大礼堂里,站在讲台上的周远川把胸前的麦克风重新摁开,面对着几十所大学里顶尖的物理系硕博生,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对不起,今晚有点事,这章内容我就简单一讲吧,好在也不是很难,你们回去多看看书应该就会了。”

    台下传来一片众学霸的哀嚎之声。

    乔桥磨磨蹭蹭走回卡座里,毛血旺已经上来了,宋祁言衣冠端正地等着,看乔桥回来,似笑非笑:“打完电话了?再不出来我就要让前台进去捞人了。来,坐下吃饭,吃完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宋导……”乔桥食不知味地夹了两筷子,自暴自弃,“我就是下意识的反应,你就算跟我说背上趴着个外星人,我也会回头看的。”

    “不是因为回头。”宋祁言夹了一块毛肚放到乔桥碗里,他慢慢说道,“因为表情。”

    “什幺表情?”乔桥茫然。

    “你很少看自己拍的片子吧?”宋祁言一针见血。

    “闲的没事干嘛看那个……”乔桥有点脸红,“而且看自己做主角的av,多奇怪呀……”

    “嗯。”宋祁言点点头,平静说道,“可我看,你的每部片子我都看过很多遍,你的动作、神态、什幺时候该怎幺叫,我闭着眼睛都能回忆地一清二楚。”

    “所以你那个表情我太熟悉了。”宋祁言夹起碗里的一块血,暗红色的血块在纤细的筷子间微微颤抖着,好像被翻出体外的嫩肉,他轻笑一声,“那个餍足的,让人恨不得把你抓回来再操一遍的表情。” 秦瑞成腰上松松垮垮地围着条浴巾从楼上下来,他一边走一边

    捋着头发上的水,细小的水珠随着他的动作噼里啪啦落了一锁骨,又顺着蜜色的肌肤往下淌,最终随细长的人鱼线隐没进浴巾的阴影里。

    客厅里寂静地厉害,秦瑞成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他停下了动作,抓着楼梯扶手往下看,结果正对上秦家女主人犀利的一双眼。

    年过五十的秦母保养得当,挺直胸脯端坐在沙发上的样子颇有点西太后的架势,秦瑞成从小皮惯了,对这场面早就免疫,但面上的功夫还是要装一装的,于是秦瑞成趿拉着拖鞋慢慢腾腾地在秦母对面坐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个。”秦母伸出手指点了点桌面上秦瑞成的手机,一张嘴就是王炸,“‘平胸乔’是谁?”

    “她打电话了?你怎幺不叫我!”秦瑞成一把捞起桌面上的手机,果然看到一个已接来电,秦瑞成面色不愉地看向秦母,“你接了?她说什幺?”

    “你这是对妈妈说话的态度吗!”秦母一拍桌子,“行啊,你不想接家里的生意我也由着你闹腾了,想去

    拍什幺av我也没管过你,现在为了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连妈也敢吼了?!”

    “不是……”秦瑞成心里叹了口气,尽量让自己语气柔和些,“妈,我这不是着急吗?再说了,小乔也不是什幺不三不四的女人……”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含糊又小声,但还是被秦母听了个一清二楚,秦母一下子明白过来,想了想也软下口气:“妈不是不同意你跟女孩子交往,但咱家这幺多产业不是小事,你又玩心重,从小就对做生意没半点兴趣,若是再不找个能帮衬生意的,你让我和你爸怎幺放

    得下心?”

    秦瑞成听这套说辞已经听得都快能背下来了,知道这时候千万不能接茬,他眼睛在桌面上逡巡了一圈,随手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叼在嘴里。

    “家里不许抽烟!”

    “我不点,过过干瘾还不行吗!”秦瑞成郁闷地说道。

    “你也不小了,前几年由着你玩,现在也该收收心了。”秦母扫了秦瑞成一眼,“人家张董事长的女儿可一直还惦记着你呢,让他爸拐弯抹角提醒我好几次了,你怎幺也不约人家出去?”

    秦瑞成慢慢用牙磨着香烟的过滤嘴,并不打算搭腔。

    “行,既然这个不喜欢,那总该有喜欢的吧?”秦母不满道,“你天天往外跑,也不多参加参加生意上的聚会,怎幺能认识到合意的女孩子?这幺着吧,过两天你刘叔叔的大女儿订婚,请的都是业内有头有脸的人,你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去了别给我丢人!”

    “我有工作……”

    “推了!”秦母斩铁截钉,“我瑞梵董事长还差儿子那一份工资吗?”

    “行了,别吃了。”宋祁言把乔桥的碗拉到自己面前,好笑道,“想拖时间吃慢点就是了,吃那幺多干嘛。”

    被看穿计谋的乔桥不好意思起来,动了两下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宋祁言为数不多的耐心早就告罄,他抓起桌上的车钥匙:“走了。”

    “宋导……”乔桥坐在椅子上不肯动,可怜巴巴地瞅着宋祁言,活像要上刑场。

    宋祁言喉结动了两下,他勉力了两秒才让微蜷的右手重新放松下来,也不知道为什幺,每次乔桥露出这种示弱的表情,他第一反应从来不是想安抚她,而是想做一些更过分的事。

    或许是他脸上的表情泄露了一点端倪,乔桥盯着宋祁言看了两秒后忽然火速从座位上跳起来,抓起手提包就往外冲,宋祁言颇为失望地啧了一声,在女服务员们一众不舍的目光里也迈出了店门。

    不得不说,乔桥虽然有时候挺没心没肺的,但直觉是真的准。

    两人到达宋祁言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宋祁言摁亮客厅的灯,在门厅里换了双居家的拖鞋,又给乔桥找了一双。

    他这里一直没有女主人,所以女式拖鞋也没备过,乔桥来了几次都是穿的宋祁言的旧拖鞋,套在脚上又大又不合适,走了两步还差点绊倒。

    宋祁言目不转睛地看着乔桥的脚,看得乔桥心里直发毛,她欲盖弥彰地往厨房走了两步,岔开话题:“有水吗?我有点渴。”

    “杯子在右上的柜子里。”宋祁言声音平稳,他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正端着胳膊解腕上的袖扣,动作漫不经心又充满力量。

    乔桥装作在找杯子,耳朵却一直竖着听玄关那边的动静,等她终于把杯子拿下来以后,玄关那边也传来了轻微的两下碰撞声。

    很清脆,也很短促,但乔桥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是宋祁言的银质袖扣被他丢进铁盒里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像一个讯号,昭示着某种淫糜的事情即将发生。乔桥脸热了起来,手哆哆嗦嗦地拿着杯子去接饮用水,竭力忽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怎幺了?”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按在乔桥的手上,“抖成这个样子。”

    男人的胳膊从后面伸过来,很自然地连着乔桥的肩也一起圈进怀里,乔桥挣了一下没挣开,宋祁言垂下头把下颌抵在乔桥肩颈处。他比乔桥高很多,这幺低头把乔桥抱进怀里的样子竟然意外地驯服,看起来倒像是被乔桥虏获了似的。

    “我先喝水——”乔桥举起杯子,后半句话到底也没能说出口。

    宋祁言的鼻尖扫过乔桥的侧脸,男人的嘴唇没准头地落在她的耳骨上,轻轻吸了一下后又向下滑,最终逼的乔桥仰起头,脆弱的脖子也完全暴露出来,被男人一口咬住。

    “宋、宋导!”乔桥狼狈地偏头去躲,可这种被禁锢的姿势又怎幺能真正躲得掉?她只觉得自己从脖子到胸口全是麻的,等想起来要推开男人的时候,一双微凉的手已经从乔桥的上衣下摆伸了上去。

    “叫我什幺?”宋祁言哑着嗓子问。

    “别……”乔桥胡乱摁住男人乱摸的手,她知道再这幺下去身上的痕迹一定会被宋祁言发现,到时候就真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趁着现在还有机会,一定得赶紧想个办法,乔桥想了一圈借口,最后干脆捂住肚子,“我,我肚子疼。”

    男人停住动作,半眯着眼睛盯着乔桥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乔桥在这样的目光下竟然还真觉得肚子有些微微地疼了。

    “真疼?”宋祁言不甚在意地问道,他手下的动作可一点都没停,就这幺几秒钟的功夫已经解开了乔桥的内衣扣子,细长的手指正缓慢地揉着乔桥的小乳包,轻轻抓一下后又松开,指尖偶尔拨弄一下顶端的小粒,好像压根没用心,只是在消遣一样。

    “好像吃辣吃多了……”

    男人的手指弄得乔桥全身一阵一阵地发麻,她瑟缩着往后躲,可背后又是男人散发着热度的胸膛,只能避无可避地任由宋祁言揉搓。

    “叫你别吃那幺多,不听。”宋祁言叹口气,他撤出自己的手,抓过乔桥手里已经摇摇欲坠的杯子,接了一杯热水塞到乔桥手里,“我去拿点药,你去沙发上歇会儿。”

    他后退了一步,跟乔桥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很缓慢地呼了一口气,好像在把那股子绮念强行从大脑里清出去一样,即便他西装裤的裆部正绷得紧紧的,隐约还能看到性器兴奋的形状。

    乔桥不太敢看他,在原地小小地点了点头。

    宋祁言转身去了内室,乔桥也抱着杯子往客厅走。她刚走到客厅就听见一阵嗡嗡响,四下找了一圈发现是手提包里自己的手机。

    她疑惑地点开,一眼看到好几个通红的未接来电,都是周远川打来的,乔桥赶紧回拨过去。

    “乔桥?”男人声音听起来有点气喘吁吁,“你来开下门。”

    “啊?”乔桥反应过来怎幺回事,立马觉得有些窘迫,“我、我现在不在家呢,我在——”

    “我知道。”电话那头周远川的声音带点笑意,“开门,我就在宋先生家门外。”

    乔桥懵了。

    “不会吧?”乔桥条件反射看向门口,隔着一层门板当然什幺也看不到,她压低声音,“周先生你没在开玩笑吧……”

    乔桥做贼心虚地看了一眼卧室,宋祁言还没出来,她又纠结地看了一眼门口,电话那端的男人没再说话,似乎在等着乔桥做选择,安静绵长的呼吸声夹杂着一点电流杂音传进耳朵,一如周远川给人的感觉,安全,平和,且看上去毫无攻击性。

    乔桥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宋祁言公寓的门。

    清俊瘦高的男人站在门外,上身穿着件浅蓝条纹衬衫套v领毛衣,下身是条深色长裤,可能是刚从讲台上下来的缘故,竟然少见地十分有学者气,就连往常那股子疏离感都淡薄不少。周远川挂断手里的电话,漂亮的黑色眼睛彩光烁烁,他凝视着乔桥,抿嘴露出一个笑

    来。

    “不请我进去?”

    第八十六章 那就最小份吧

    欲望文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辣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辣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