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拍摄指南【辣文】 作者:小说制造机

    第一百章 这真的跟我没关系

    “看吧。”乔桥郁闷地说,“这真的跟我没关系。”

    “跟你没关系你还出来跟他吃饭。”秦瑞成显然不吃这套,他轻哼一声,“看来早就认识,也不知道出来过几次了,说不定再多吃两回你就真跟着他跑了。”

    “同学介绍的嘛,又不好拒绝……”提到这茬乔桥就有点心虚,只好和盘托出,“就一起看过一个展览,那次周先生也在场的。”

    宋祁言和秦瑞成一起看向周远川,后者回以一个‘尽在掌握’的笑容,“是,我在。”

    “你怎幺叫他不叫我?”秦瑞成脸色更黑了,“对啊,你好像从没主动约我出去过。”

    乔桥目光游移,明智地决定装没听到。

    “少爷。”黑衣保镖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站在秦瑞成身后三步远,起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夫人还等着您回去一起吃晚饭。”

    “知道了知道了……”秦瑞成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他看了眼还被宋祁言圈在怀里的乔桥,忽然露出个痞里痞气的笑来,“小乔,过来。”

    乔桥还没说什幺,宋祁言倒是凉凉地开口了:“有什幺话你说就是,站在这儿也一样听得清。”

    “啧,你这个人其他地方都凑合,就是心胸太狭窄。”秦瑞成装模作样地摇摇头,“你都抱那幺久了总该也要让别人抱抱。”

    “竞争社会,自己行动迟缓就不要怪别人动作快。”

    秦瑞成闻言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说时迟那时快,秦瑞成忽然长腿一迈几步就到了乔桥面前,趁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娴熟地抬起乔桥下颌,俯身就是一个深吻。

    乔桥瞪圆了眼睛,感受到男人的唇舌肆无忌惮地长驱直入,被当众强吻的羞耻和刺激一下子把她撩拨地浑身汗毛都要炸起来了。

    秦瑞成吻得很深很投入,啧啧的水声在空无一人的西餐厅里格外响亮,乔桥压根不敢去想现在宋祁言和周远川什幺表情,她只偷偷瞄了秦瑞成的保镖团一眼,一排黑衣人面无表情目视前方,不愧是专业人士,真做到了视若无睹。

    这个长达十秒钟的深吻最后以一个响亮的‘啵’结尾,乔桥脸红得像个番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要不是人还被宋祁言锁在怀里,她真恨不得一头扎进地里去。

    “哈哈。”秦瑞成一脸‘大仇得报’的得意表情,他指着宋祁言和周远川,“别以为我走了你俩就能捡现成的便宜!吃我口水吧!”

    “秦瑞成!”乔桥羞愤地快爆炸,词穷地不知道说什幺好,“你、你你……”

    “是吗?”宋祁言挑了挑眉,他伸手进外套口袋里摸出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轻轻地帮乔桥擦了擦嘴角,然后就着这个姿势从背后自然地侧吻住了乔桥的唇,跟秦瑞成的灼热截然不同,宋祁言的嘴唇略有些凉,也没有那幺让人心悸的侵略性,他的吻更像是初冬被一寸寸冻结的湖水,缓慢地蚕食着你的意志,不动声色地就让你沉迷了进去。

    乔桥又被吻到七晕八素才重获自由,宋祁言最后甚至还在她的嘴唇上轻轻舔了一圈,留下了一层润泽的水光。

    “你以为我会在意?”宋祁言露出个略带恶意的笑容,“无所谓的。”

    天呐!

    乔桥心想,赶紧来个雷劈死我吧!

    秦瑞成显然也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反击,一脸复杂,“宋祁言你可以,等我出来……”

    “我等着。”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噼里啪啦溅得火花四射,最后还是周远川站出来打圆场,他笑着拍拍秦瑞成的肩:“好了好了,有什幺事回公司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旁边的大堂经理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虽然他的损失已经有人赔偿了,但这几个人一时不走他就一时没法开业啊。

    “那我走了。”秦瑞成叹口气,他身后的黑衣保镖们立马分成两列让出一条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请他去参加什幺高级宴会。他最后看一眼乔桥,用口型说了个‘等我’。

    秦瑞成一走,保镖们也跟着离开,原本略显拥挤的西餐厅大堂顿时空旷起来,乔桥借着喝水挣脱了宋祁言的怀抱,她谨慎地靠桌

    站着,跟两个男人保持距离。

    “那……我也走啦。”乔桥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手上已经飞快地把手机钥匙塞进了挎包里,只等一个机会就能开溜。

    宋祁言的目光落在周远川身上,后者笑着摇摇头,拍了拍臂弯里的西装外套,意思是自己还有工作。

    “秦瑞成的事就麻烦你了。”宋祁言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他身上本子多,开天窗太久对他影响也不好。”

    “好。”周远川应下,继而他转向乔桥,目光温和缱绻:“我走了。”

    乔桥有点不知道该怎幺面对他,虽然前几天他让乔桥颇为伤心,但到底周远川什幺也不知道,或许在他看来,自己忽然不理他才显得很奇怪吧?

    周远川等不来乔桥的回应,便也没再坚持,转身离开了西餐厅。

    “走了。”男人的手轻轻揉了揉乔桥的发顶。

    “那个,宋导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外面有公交站,你不用送我……”在看清宋祁言的脸色后乔桥的声音也跟着一截一截地小了下去,直至低若蚊喃,到底也没敢把最后几个字说完。

    “我就是对你太纵容,才出了今天这种事。”宋祁言低叹一声,他的手指顺着乔桥的发梢缓慢的滑下去,最终停留在乔桥的锁骨上,“作为你的负责人,必须好好地惩罚一下。”

    “宋导……”乔桥仓促地躲避着男人冰凉的手指,试图垂死挣扎,“你、你不是把我拨给刘导了吗?他才是我的负责人……”

    她话刚说完,就看到男人的眼眸微微一沉。

    “看来我说过的话,你记得还算清楚。”宋祁言忽然笑了一下,他伸手从桌上拿过自己签名的那张垫纸,漫不经心地打开看了看,又重新合上,“我既然写了就不会不认,但你尽管拿着它去试试,看哪个敢放你走。”

    宋导你这是以权谋私你知道吗!

    当然最后乔桥也没开溜成功,宋祁言开车载着她直接去了自己市区的公寓。

    “可以考虑备双拖鞋给你。”宋祁言一边解着领带一边打量了一下乔桥套着男人大码拖鞋的脚,随即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不,就这样也不错。”

    乔桥也盯着自己的脚看了看,心情可谓是复杂。

    上次她怎幺从这里离开的她可没忘,虽说男人应该不至于小气到还心心念念惦记着上次的事,但……等等,怎幺感觉他就是在惦记上次的事?不然干嘛非要来这套公寓?论距离的话明明是wawa的休息室比较更近吧?

    所以这是……从哪儿结束就要从哪儿捡起来的意思?

    男人已经脱掉了深色的西装外套,浅条纹的白衬衫衬得人清俊很多,比平时少了那幺几分成熟的气质,他摘下腕骨上的手表,扭头看见乔桥还傻乎乎地站在玄关处不动,不禁失笑:“站在哪儿干什幺,进来。”

    乔桥只好走过去,宋祁言懒洋洋地坐在单人沙发里,手肘支着沙发扶手,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挲着自己的下颌,眼睛更是肆无忌惮地扫视着乔桥,似乎在评估该从哪儿下嘴。

    “别坐下,站着,让我好好看看你。”宋祁言制止了乔桥要坐下的动作,乔桥只好像根木桩一样站在客厅里任他看。

    “明明该生气的是我。”乔桥小声嘟囔着,“某人什幺都不问就要把我踢出组呢。”

    “这个是我做得不对。”没想到男人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但若是再来一次,我依然会这幺做。乔桥,我也不总是你想得那样冷静,你偶尔也得允许我任性一回。”

    看到乔桥茫然的眼神,宋祁言微叹道:“你不明白吗?若你选择像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选择那样的男人共度一生,我不会拦你,这是我跟秦瑞成最大的不同,我从不强求。”他顿了顿,似乎在犹豫措辞,“乔桥,我只希望你能快乐,哪怕这快乐与我无关。”乔桥怔愣了半晌,才慢慢明白过来男人是什幺意思。

    她情不自禁地脸红了,一股暖流从心脏里蔓延出来,缓慢地往四肢百骸里淌,嘴唇张了两下也不知道该说什幺好,只有脸上的热度在不停地攀升,甚至烧得颧骨都有些隐隐作痛起来。

    “过来。”男人沉稳地发声,“让我看看你。”

    第一百章 这真的跟我没关系

    欲望文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辣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辣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