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

    宁毓婷微微眯起了眼睛,眼角却是泛出一丝笑意,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到底是谁可怕了……”

    她一把抓住梁逸辰的胳膊,随后把他身上放爱心的披风拿了下来,递给一旁监督的人员,“拿去唱票,我要借他一用!”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书长……可是……”

    那个小男生有些为难的望着宁毓婷,然而宁毓婷却是无暇再和他解释,转头望向厥皓然,

    “帮我维持一下秩序,你可以做到吧……”

    “毓婷……你这是……”

    厥皓然看不懂宁毓婷此举究竟是什么意思,宁毓婷却是转头望着那个一脸怒气的芭比娃娃……

    “你现在别这么瞪着我看,到时候,你感激我还来不及呢……”

    说着,她拉着梁逸辰来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把他推了进去,随后锁上了门……

    她听到梁逸辰惊恐的叫声,随后,却是似乎谁被扔到床上的声音,到后来,是痛苦尖叫声,呻-吟声……以及……那一阵阵不似人类发出的……嚎叫声……

    宁毓婷把门关紧,心底却是有一丝不悦的感觉,她不知道这感觉却是从何而来,只是感到及其不舒服……

    “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似乎在自言自语,抬起头,望着窗外的一草一木,宁毓婷不由得闪烁着目光……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答案,我找了这么久,却始终都没有找到……”

    随后,她转身走出了门外,却是将一屋的春色隔离在阴暗的角落中……

    “毓婷,因为你的一票,我与他打成平手……”

    唱票结果出来,厥皓然望着宁毓婷,却是一丝为难的神色……

    “是吗?票数一模一样?”

    宁毓婷感到有一丝意外,不可能啊!然而,她亲自熟了一遍,两个人的票数果然是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

    宁毓婷有些气愤,她转头对着一旁围观的人道,“这样吧!现在大家在场的一起投票,不管男生还是女生,每人手上都会发到一颗爱心,请公正投票……”

    随后,她算了奇数位的票,大家也陆续上前在两个人的披风上粘上爱心,然而最后唱票时,两人却还是一模一样的票数!

    “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奇数位的票数,怎么还是一模一样的票呢!”

    “不,毓婷,你看这个……”

    此时,厥皓然却是指了指一朵爱心,宁毓婷一看之下,却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一颗破碎的爱心,被人活生生的撕裂了一般,分别贴在了厥皓然与梁逸辰的披风上……

    “这是谁干的……”

    宁毓婷转过身子,望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然而每个人的眼光中都是一片茫然,没有人承认……

    “算了,不是还有第三轮的比赛吗?”

    望着宁毓婷一脸气愤的样子,厥皓然却是感到无所谓,他不知道宁毓婷为什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生气……

    “放心,他绝对不会抢过你的……”

    幽幽的说了这句话,宁毓婷让人来帮忙收拾比赛的道具,厥皓然望着她,却是心下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就是这样……每个当公主的人,都应该是冰清玉洁,那才叫公主,不是吗?

    第一百二十六章

    楚睿谦今天又没有回家,说清楚点,却是一点关于他的消息也没有,南宫潜把眼睛都看的满目血丝,泪流个不停,却还是没有看到楚睿谦在哪里……

    “我去问过了,模特系根本就没有外出的活动!”

    南宫潜望着一旁的欧阳梓涵,声音却是说不出的生硬……”

    “再等等吧,谦有可能是和朋友出去玩的忘了时间呢?谦不是那种不和你说一声就消失不见的人……”

    “正因为他不是那种人!我更加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被人抓起来了?关起来了?现在你们一个个都有危险,让我怎么不担心!”

    南宫潜手托黑雾,却是想要实施最后的“黑暗混沌术”,然自己完全处于一片黑暗中,用自己与谦的念力来感应他的方位……

    “潜,危险!不要!”

    知道这黑暗混沌术只是传说中的一种法术,黑暗家族的人却是没有看谁实施过,然而如果用不好的话,可能会瞎了眼睛,当初南宫潜用的时候,却被谢黎安一把制止了,此时欧阳梓涵当然也不能放任不管,一双紫色的美目紧紧地盯着他,不让他放出黑雾来以牺牲自己的眼睛来换来楚睿谦现在所处的方位……

    “小语呢……”

    看到欧阳梓涵竭力阻止,南宫潜只得暂且放弃,此时看到萧艾语的位子上空着,却是不由得习惯性地开口问出……

    然而此时,他突然眼神黯然,马上改了口,“那个附上小语身上的人呢?不要让他做危险的事情!如果弄坏了小语的身子,我让他的灵魂永远存在黑暗之中!永远不让他见到光明!”

    看到南宫潜一脸的戾气,欧阳梓涵知道他说到做到,

    “冰澈他中午说出去走走,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南宫潜哼了一声,随后睁大眼睛开始寻找冰澈的身影……

    很快,他就在一个殿中发现了冰澈的身影……

    “那里……是什么地方……”

    南宫潜指着一个方向,开口问道……

    欧阳梓涵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是有些异样地开口道,

    “那个地方,好像是天秤殿……”

    “天秤殿?”

    南宫潜望着欧阳梓涵,他冷艳睿智的涵一定知道那个地方……

    “天秤殿,听说没有学生在内……”

    欧阳梓涵回想着自己在处理十二个殿内务的时候,厥皓然和他说的话语……

    “天秤殿是维护学校和平与安定的场所,就如同社会的法院,代表公平与正义,如果有什么有违公平正义的事情,就会去找天秤殿的神人,让他来评判事情的正与反两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学校竟然还有这种地方……”

    南宫潜睁大了眼睛,眼中却是带着一丝神秘的紫光……

    “梓涵,我们去会一会这个神仙……”

    “潜……”欧阳梓涵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听说这位神人有一些怪脾气,如果贸然去找他,他却是不会搭理你,他只会给他认为有缘之人指点迷津……”

    “那我就祈福我是那个有缘之人吧……”

    望着南宫潜的背影,欧阳梓涵轻轻摇了摇头,他知道,以前的潜是根本就不会去信这个的……

    然而他现在,却是如此激动的走向天秤殿,寻求那个不知是真还是假的神人……

    不知道,那该是高兴,还是应该悲伤……

    到了天秤殿的前面,只见门口立了一个大大的天秤,同时,在天秤的两侧放了两个托盘,托盘的一角分别开了一扇门……

    只见天秤的标尺上写着,

    “有缘人,自能相见,无缘人,门外相隔,左右两侧,由你选择,有缘无缘,听天由命……”

    “看来,是要让人站在天秤的两端……”

    欧阳梓涵缓缓地开了口,南宫潜微一沉思,随后望着梓涵道,“你站左边我站右边……赌一赌吧……”

    欧阳梓涵望着南宫潜,他微微点了点头……

    两个人分别走入了托盘上的两扇门内,南宫潜关上了门,望着这个巨大的托盘,祈祷着自己能够见到那位神人,而欧阳梓涵却是担忧地望着南宫潜那个放心,只见不一会儿,他感到天秤的两个托盘开始上下摇摆了起来……

    摇摆的速度越来越快,欧阳梓涵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到最后,那速度简直就像飞起来一般……

    然而,待欧阳梓涵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欧式古典风格的房子里……

    只见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坐在前面的桌前,长长的帽子以及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却是看不清他原有的模样……

    那人的前面放了一个巨大的水晶球,水晶球散发着慑人的银光,欧阳梓涵不由得皱起眉头,望着桌前这个人……

    他感到一阵炙热的目光,这目光令他感到很难受,原本就不信占卜这种东西,欧阳梓涵转身就想走,然而此时,他的背后却是传来一阵阴阴的声音……

    “你原本身性为阳,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做了别人的妻呢……”

    欧阳梓涵转过头,冷冷地望着水晶球前的这个男子,脸上的肌肉在霎时间绷紧,却是令他的脸庞又显出稍许的冷冽……

    第一印象,他很不喜欢这个人,这个坐在水晶球前的男人,令他厌恶……

    “你原本可以成为很多人的依靠,成为一个绝对的王者……”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给我闭嘴!”

    欧阳梓涵有些恼羞成怒地走上前,伸出手想要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然而神人却是微微一笑,欧阳梓涵触碰到他的脸庞之时,却是一丝感觉也无,就像是触碰到了空气一般……

    “怎么?被我说中了吗?哦,那真是对不起了,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却是招来你如此大的反应……”

    嘴上虽这么说,然后语气听来,神人却是一点反省之心也无,浅笑的脸庞,却是更令欧阳梓涵愤怒……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哦……”

    神人伸出手,他的手上戴着三个不同颜色与不同形状的戒指,分别是三角形、菱形与五角形的……

    “嫁给他这件事情,我从来也没有反悔过……”

    欧阳梓涵的声音越来越冷,眼神也越来越犀利,却是随时准备着要动手……

    “不要这么激动,放下你的手,放心,我一点法力也不会,只是会一些阴阳五行之术,用来臆测天命罢了……”

    神人抬起头,欧阳梓涵感到一阵白光闪过,却是让他不由得捂住眼睛……

    “你回去想清楚了再来见我吧,如果你想听冰澈问了我些什么,我只能说,与你们无关,客人们的事情,我一向不会泄露的……”

    欧阳梓涵再次望向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眼前已经没有人了,而他现在却站在那个巨大的天秤前面……

    “梓涵……”

    此时,他看到一旁的南宫潜,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

    “你刚才怎么神思恍惚,怎么了?”

    看来潜并不知道他已去天秤座的事情,然而此时看到他,刚才那个人的话语又浮现在了他的耳际……

    当然……他也会有不甘心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他多想将潜压在身下……

    然而,一直以来,这个愿望只变成一个美好的幻想,他知道,如果他这么做了,可能他和潜的关系会永远破裂了……

    因为,潜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是其他人的依靠,而如果他那么做了,那其他人又当如何自处呢?

    越想却越是心烦意乱,此时南宫潜在一旁,更是令他思绪烦乱……

    “涵……”

    南宫潜看欧阳梓涵躲避着他的目光,不觉有些疑虑,伸手想要扶住欧阳梓涵的肩膀,然而被他一把挡开……

    “潜,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欧阳梓涵的身段很出色,腰直挺宽阔,一条紧身黑裤包裹的腿细细长长的,**微微上翘,却是说不出的好看,南宫潜望着欧阳梓涵的背影,却是感到一丝不对劲,为什么,他觉得梓涵此刻,却是与他疏远了许多……

    也许是他多想了吧,涵也会有累的时候……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想到他嫁给自己,却是什么福也没有享到,却是每天帮着自己管着他的其他老婆,还有许许多多的家事,也是梓涵一手操办的……

    他甚至,都没有给梓涵买过一些什么,其他人,他都会买点衣服买点玩具哄着开心,而梓涵,这几年穿得衣服却总是来来去去这么几件……

    因为梓涵身段很高,同时腿很长,不管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很好看,他也没有留意过梓涵喜欢什么样的颜色什么样的衣服……

    此时,他才惊觉,自己这几年是多么亏待他的这个哥哥……

    低下头,南宫潜心底一阵烦乱,如今,他的每个老婆都令他操心,挂心,原来,他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坚不可摧,然而实际上,却是如此的脆弱……

    “你看上去好像心情

章节目录

《校园十三殿(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御宅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宅屋并收藏《校园十三殿(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