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来回抚摸起来。

    东方明朔的动作是温柔的,手是温暖的,却让不能有所动作的东方莫唸恶寒颤栗不断。真切感受到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分 身,东方莫唸双眸通红,凄厉大叫:“啊,啊,啊,东方明朔,东方明朔,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啊……啊……放开我!放开我!啊!啊!!……!!”

    奈何,他身不能动,唯有眼睁睁的看着东方明朔低下头,含住了自己的分 身,来回吞吐。酥麻的感觉瞬间侵袭全身,他狠咬舌尖、嘴唇、以此疼痛来逃避下身的感觉。

    感受到口中那根分 身已变得硬 挺,东方明朔加快了吞吐的动作。

    强烈的快 感 压制住了口中传来的痛楚,东方莫唸羞愤恼恨,恨恨的咬住舌尖,想要以死来躲过接下来的羞辱。

    “如果你敢死,我明天就去踏平了“美食居”,让你那个小情人生不如死。不要怀疑,我可以做到的。我的实力,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东方明朔突然从他的下身撤离,阴笑的说道。

    其实,东方明朔并不是莽人,他今夜之举乃是存心抹杀掉东方莫唸仅存的自尊,让东方莫唸彻底变成自己的禁俘,且生不如死。以往他之所以对东方莫唸放纵,就是为了让东方莫唸喜欢别人,然后狠狠地撕裂他的心,磨灭他的意志。可东方莫唸换情人太快,常常弄得他措手不及。可这次,他设计已久的好戏终于上演,盼望已久的东西终于要得到了,他很开心,很开心。

    墨儿,我的墨儿是乖巧的,听话的,像小猫一般怜人的。只要磨去他的不屈的菱角,彻底的让他心神溃散,我的墨儿就会回来,就会回来……

    如梦似幻的狂想,到底是你疯,还是我疯……

    “墨儿,我的墨儿,我怎舍得伤你,我不会伤害你的,不会伤害你的。可你每次都故意惹我不高兴,所以我才那么对你。只要你乖乖的,我一定会好好疼你,好好爱你……墨儿……我的墨儿……”东方明朔痴狂的说着,爱恋的看着东方莫唸,一时没了其他动作。

    不,确切的说是,他在透过东方莫唸看向另一个人。一个死了很久,他爱了很久的人。

    东方墨,他的亲儿子,他呵护疼爱了好几百年的宝贝。可最后东方墨却喜欢上了一个女子,还偷偷的跟那个女子山盟海誓,有了合体之缘。

    东方明朔得知之后,趁东方墨办理私事之时,便偷偷的将那女子带进了东极圣殿,强占了那个女子的身体。因为之前东方墨并未公开他跟女子的关系,所以东方家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而东方明朔的妻子早已死去,东方家的人也乐得他能有一个伴。

    那女子被东方明朔玷污,又被东方明朔封印了记忆,所以无形中在东方墨的心头宛了一块肉。

    东方明朔并未将女子正娶,做了小妾。因东方明朔很疼东方墨,所以东方墨纠结不已,最后黯然伤神,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投进了父亲的怀抱。

    可东方明朔千算万算,不曾算到,那女子却在生东方莫唸的时候死了。而且,她死之前突然破除了记忆封印,而那时,东方墨正好在家里,她用尽最后一口气告诉东方墨所有的事情,包括东方莫唸是东方墨之子这件事,之后便香魂隐散。

    所谓爱极,恨极,东方墨不相信这一切,遂找到了东方明朔问明。东方明朔直言不讳坦白自己的禁爱,东方墨几欲作呕,不堪突如其来的打击,自伤元神。眼见东方墨已然没救,东方明朔用禁术保住了他的命,但也只是一时。

    东方明朔对外宣称东方墨游历天下,实际上却是把他囚禁在了暗处。然后借闭关之名,日日夜夜的与东方墨欢爱不断,逞足了兽欲。

    东方墨不堪这样痛苦的日子,两年以后,他假装被东方明朔感动,变得温柔乖巧。使得东方明朔放松了警惕,解掉了他身上的禁锢法术。

    东方墨趁东方明朔出去的时候,引爆了自己的元神,郁郁死去。

    东方明朔归来,看着冰冷没有温度的身体,他笑了,笑得血泪一颗颗滚落……

    将最爱之人埋葬,东方明朔又成了那个一家之主。却找了一个东方莫唸害死他母亲的借口,疏远冷落东方莫唸,让他自生自灭,暗地里却对他凌虐不断,长达百年之久……

    我的爱人大于天地(3)

    往事如烟,再看今朝。

    东方莫唸浑身赤 裸的躺在那里,东方明朔温情缠绵的看着他。如果除却东方莫唸那眸底的恨意,那将是一副唯美和谐的画面。

    可事实就是事实,人为永远都改变不了。

    东方明朔轻柔地抚摸着东方莫唸的大腿,一点点的将它区分,露出了那嫣红诱人的 穴 口。

    伸出两只在那 穴 口 轻柔的摩擦着,他说道:“墨儿,就是这里,我想你想的都快发疯了。它很紧,很滑,进去之后很舒服。墨儿你是知道的,对吗?”说着,他的中指便探了进去,有节奏的抽动着。

    东方莫唸又气又急,却不能动弹丝毫,最终胸中气血上涌,猩红的血液自唇角源源溢出,悉数落在了颈间,床单上。

    “咳咳,咳咳咳。”东方莫唸剧烈的咳嗽着,血液越流越多,没有停的趋势。

    “东……东方……明……朔……我……宁死……也不会……让……让你……那样对我……宁死……宁死……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随着他的咳嗽声,那猩红妖艳的血液开始一股股的从他口中流出。他的脸色瞬间青白发灰,呼吸也跟着弱起来。

    惊得东方明朔再无闲心动他,迅速把手指从他的后 穴 中抽出,解开了他身上的束缚。

    体内那根令他作呕的手指抽出,身上的束缚解除,东方莫唸感觉好受了点,积郁攻心的火气也跟着稍稍理顺。他光 裸 着身体蜷在床上,大声的咳了几声,吐了几口鲜血,呼吸稍稍的顺畅了些。

    “东方明朔,往日我忍你,那是因为有“恨”在支撑我,它是我苟且偷生活下来的念头。可今日,我要告诉你,除非你此刻杀死我,或是囚禁我,让我永无见天时日。不然,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一席话落,东方莫唸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恨恨的盯住东方明朔的眼睛,将自己的恨意毫无掩饰的传达到他的眼中。

    第一次,东方莫唸没有委曲求全,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

    东方明朔“哈哈”大笑,笑过,他伸手钳住了东方莫唸的下巴,低头在他血渍斑斑的唇上印上一吻:“恨吗?墨儿,我会让你更恨我的。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在乎那个酒楼老板吗?那么,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哈哈,哈哈哈。”癫狂至极,分不清梦与现实,东方明朔,他疯了!!早在东方墨死的那刻起,他就疯了!!

    东方莫唸用力的擦了一下嘴唇,毫不在乎他的威胁,往昔妖娆媚人的笑容回到了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庞上,颈间血迹斑斑,胸前血痕一片,无形的妖异媚惑天生,他笑望东方明朔:“东方明朔,你这个可怜虫,你这个被人抛弃的可怜虫,你永远不会懂的。你不会懂得爱人是什么滋味,与人相爱又是何等幸福。今夜,我宁死也不会让你破坏伦理碰我。如果你想强上,那么,你就等着身败名裂,被众人所取笑吧。不过,我怕你还没等到那个时候,就会被家族的人杀死。因为,你是一个耻辱的存在,一个漆黑的污点,东方世家绝对不会容忍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要赌吗?东方明朔,你要赌吗?”东方莫唸咄咄逼人,脸上始终带着妖娆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东方明朔大笑。

    “墨儿,不愧是我的墨儿。你说的不错,东方世家不会放过我,可他们会放过你吗?不要忘记了,你是这个耻辱存在的始作俑者。不止你,连带跟你好过的每一个人,他们都逃不过一死下场。你认为那个酒楼老板的能力能及得过整个东方世家吗?不,他不能。东方世家还在我的掌控之中,我是这个家的家主。此刻,只要我随便找一个理由把他那个白痴父亲和甜美的弟弟绑来,你认为他还有反抗我的能力吗?纵使他强又能如何,他能坐任他的父亲和弟弟横死在他的面前吗?恐怕到时候不用我动手,他为了保全他的父亲和弟弟一定会被我控制。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折腾出什么东西。”

    东方莫唸心中一痛,面色鄙夷的冷嗤:“他算什么东西,他不过是我的玩具而已,他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本来,我看他有点能耐,只是想利用他来对付你。可此刻看来,他已经变成了没用的棋子。你若想杀,那便杀吧。我已经不想再应付他,你杀了他,我倒落得清静。可以从新找一个情人!”

    东方明朔审视性的看着东方莫唸,想从他的神色里看出点什么。可结果,他除了看出东方莫唸的漫不经心,没心没肺之外,他什么都没看出来。自负的他已然对东方莫唸的话信了七八分。

    “想违心骗我放过他吗?墨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招惹他?如若你对他不上心,为何要让他碰你,为何跟他在一起两年之久?墨儿,我不是三岁孩子。”

    东方莫唸“痴痴”一笑,“我就是喜欢强壮的男人碰我,那样让我感觉很好,而他恰巧是一个性 爱高手,伺候得我很舒服。不行吗?”

    东方明朔知道东方莫唸跟很多人好过,最起码不下上千人。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他身边呆过一年。可秦子寒例外了,所以东方明朔怀疑了,这才有了今夜这个试探他的举动。

    “呵呵,我忘记了呢,你是一个永远都填不满的“淫娃”。”说着,东方明朔靠近了他的身前,在他身上摸了几把。

    东方莫唸拼命地忍住那股呕吐冲动,脸上的笑容越发妖艳。

    看得东方明朔呼吸一窒,慾望之火上来。

    “贱人,你这个样子真的很诱人呢,引诱的我很想 操 你,可是,你太脏了,实在是太脏了,如果不是你跟墨儿长得太像,我断然不会容你活到现在。既然你勾起了我的慾火,那么,你就来负责浇灭吧。过来,含住它。”说着话,东方明朔把亵裤退下,露出了昂扬挺立的分 身 ,凑到了东方莫唸面前。

    闻着扑鼻而来的腥味,东方莫唸妩媚的笑。

    “怎么,今夜想换花样了吗?你不是说我很脏吗?我是很脏啊,这张嘴吃过不少男人的东西呢,嘻嘻,不过,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从未吃过你的呢,尝尝也不错啊,希望我的技术能比得上你的墨儿。”东方明朔,你终于把自己逼疯了!!逼疯了,逼疯了,哈哈,哈哈哈。 疯吧,疯吧,都疯吧,我倒要看看,你的墨儿在你心底是不是真的那么纯洁神圣,不可侵犯!

    果不其然,一听东方莫唸提到“墨儿”,东方明朔的脸色立马变了。他用手揪住东方莫唸的头发,把他的头用力的往床头上碰。

    “贱人,贱人,不许你提他,你这个贱人,贱人!!”他眼眸发红,癫狂的大叫。

    “砰砰砰”十多下,东方莫唸的头部被他磕破,流出了大量的血液。然后他另一只手挥起用灵力汇成的鞭子,开始狠狠地在东方莫唸的身上抽打起来。一边抽打,一边恨声大叫。

    “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怎能跟我的墨儿相比。你这个不要脸,卑贱肮脏的贱人。你连一条贱狗不如。贱人!贱人!!”

    耳听东方明朔不堪入耳的辱骂,身上痛入骨髓的疼痛被东方莫唸忽略,他甚至于欣慰的在心中低喃:躲过去了吗?终于躲过去了吗?不用面对他恶心令人作呕的东西了吗?子寒,子寒,你看到了吗?我还是干净的,我并没有让任何人真正的进到我的身体,我是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

    失血过多,再加上鞭打,东方莫唸的神智已经变得模糊。

    而这个时候,东方明朔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他右手撸动着自己的分 身 ,左手还在不停的抽打东方莫唸的身体。在一阵密集有力的抽打声中,东方莫唸颤抖不停的动作中,他爆发了自己的慾望,“呼哧,呼哧”的坐在床沿上喘息。

    东方莫唸已经陷入昏迷,光洁的肌肤上布满了血淋淋的鞭痕,头上的血还在流,湿透了如墨般的发丝,血液浸透床单,在上面印上了很大的一团血印。而干涸的血液却在明艳娇媚的脸庞上留下了黑色的血痂。破碎的身体,血色斑驳满身,画面血腥阴暗到了极点,让人悚然。

    东方明朔鄙夷的扫了宛如破娃娃的东方莫唸一眼,抬手一道治愈法术撒下,东方莫唸身上的伤痕便跟着消失无踪,恢复到了原来的白皙嫩滑。就连流出的血液也消散不见,宛然一个妖娆美人睡觉的春 宫 图。

    东方明朔抬起脚,用力的踹了东方莫唸的小腹一下。

    东方莫唸因绞痛而从昏迷中醒来。看着自己干净如斯的身体,他知道,东方明朔已经爆发完了慾望,他该走了。

    忍住肺腑间传来的锥心刺骨之痛,东方莫唸双手颤抖着从床上拿起衣服,披在身上,也没有穿鞋,就那么直接赤足走了出去。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子寒,我还是干净的,还是干净的……他并没有碰我哦……我是干净的……干净的……子寒……子寒……子寒……

    “下雨了吗?”东方莫唸步伐蹒跚着走在花园小道,仰首看向夜空,低喃一句。

    只见夜空繁星烁烁,明月端挂,明显是晴朗的。可那脸上和颈间的湿润是从何而来?那温

章节目录

《寒帝传》作者:仕途之妖(总攻NP+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仕途之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仕途之妖并收藏《寒帝传》作者:仕途之妖(总攻NP+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