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

    “哎呦,啧啧啧,阿洛,我发觉你越来越有人味了。”莲天睿顾左右而言其他,邪肆不羁的疯笑。

    北冥雪洛银眸一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莲天睿一挑眉梢,邪笑说道:“好了,好了,我不逗你。”

    “其实,说起来的话,万年前那场争斗我也在场,只不过碍于一些规矩,我没插手。不过,我知道他中的是神界神王所炼制的‘缠魂’毒咒。中了此毒咒,会神魂颠倒,不辨黑白,若是在心神溃散之际被人在识海中刻下神识烙印,便会变成禁俘,永远听从下毒咒之人的安排。可说的上是!惟命是从。”

    秦子寒的眸子暗了暗。

    “但……好像使咒的人没有使出全力,所以,那毒咒只发挥了一半的功效。所以他才能保持一缕自主意识,引爆元神!”

    “后来。”北冥雪洛问道。

    “后来,没什么后来了。后来他被人救了,救他的人用禁咒‘锁魂’强行收敛了他的魂魄。可照他此刻的情况来看,很明显那个用禁咒的人功力不足,所以,‘锁魂’有了松动的迹象。我把他变回原形,不过是为了不让他魂飞魄散,保他一命。至于,我是不是在说谎,你的小情人应该清楚。”说完这些,莲天睿席地而坐,靠在了光滑的岩石之上,眯上了那双泛着妖异红晕,可眸底却一片冰冷空寂的眸子。。

    莲天睿的心魔

    北冥雪洛抬头看向秦子寒。

    秦子寒轻轻地点头,眸色深邃地说道:“他说得不错,父亲的元神很虚弱。虚弱的根本无法承受一点冲击。变回本体,会让他多一些本源之力,支持下来。”

    能支持多久?无法为他续集灵力,无法用丹药和补品修补,照眼前的情况来看,那个下封印的人恐怕都不知道他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他能支持多久?能支持多久?多久?

    秦子寒低头看向怀中睡得酣甜可爱,娇小迷你的麒麟状秦紫逸,眸底,尽是无边的黑暗、寒芒,以及深得化不开的柔情,担忧。

    “我想知道,有没有办法加固这个封印,或者从新封印。”秦子寒把眼神从秦紫逸身上挪开,看着靠在石头上,眯着眼睛的莲天睿,问了一句。

    莲天睿睁开眼睛,神情慵懒地举起双手,伸了伸腰肢,一双红眸扫向秦子寒,懒懒地说道:“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会那么做。因为,有损我的修为,而且还不一定能治好他。冒着被一个跟自己力量不相上下之人追杀的危险,不划算。”

    闻言,北冥雪洛从秦子寒身上离开,淡淡的说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你有办法,对吗?”秦子寒不等他回答,便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有办法,而且这个办法只有我才能做到。可我不想冒着被你追杀的危险,去做这件不把握的事。现在,你明白了?”说完这些,莲天睿从地上站起,弹指挥去衣服上的尘沙,又对北冥雪洛说道:“阿洛啊,你要知道的事情我已经说完了,我现在要回去给那帮小家伙发送宝贝了。”音落,他转身就要离去。

    “若是我一定要让你说出这个办法呢?”秦子寒瞬身挡在他面前,阻止他离去。一双黑瞳灼灼地望着他,里面尽是淡定坚持。

    莲天睿抬眼看秦子寒,红眸之中流转着一抹妖异魅人的红色流光。他撩起艳红嘴唇,道了一句:“若是我不说呢?你打算怎么做?”

    “你手里的那些东西,都是我炼制出来的。”秦子寒忽然岔开了话题。

    “你,炼制出来的?”莲天睿去那些门派‘拿’东西的时候,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他们一个个全部干掉了,却不知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何人炼制。

    此时,听秦子寒这么说,他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不可置信。

    因为,在他看来,秦子寒之所以能跟自己匹敌,占得就是天生混沌灵魂,不死不灭的优势。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秦子寒还会炼器。而且,练出来的这些赋有各种防御攻击法阵的飞剑,就算放到那个地方,都是令人动心的。然,在那个地方都令人不免心动,在这个世界,和上面的世界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可想而知。

    “不错,全部都是我炼制出来。我不知你有什么条件,我只是想你知道,就算是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都想试一试。若是你失败,我不会怪你,我会直接将我父亲的灵魂收起,融入到法器之中,让他做剑灵!这一步会让他生死不能,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用。这是我的底限,你应该明白!”这一次,秦子寒丝毫没有隐瞒自己心中的底限,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而他的目的,可想而知。

    莲天睿是个聪明人,他知道秦子寒说这些话的含义。可是,秦子寒开出的条件,还不足以让他下定决心。他不经意地用那双妖异红艳的眸子扫了北冥雪洛一眼。

    一扫而过的眼神,那其中的含义,北冥雪洛已然懂得,他说道:“莲天睿,我保证,只要你帮他,我会将那件东西送给你!”。

    听闻此言,莲天睿眸底的红芒似殷红潋滟,氤氲而起一种璀璨至极,妖异到极点的闪亮光点。但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北冥雪洛。

    “我说话算话,你比任何人都了解,不是吗?”北冥雪洛说着秦子寒听不懂的话。

    莲天睿不再看他,挑唇邪笑,说道:“哎呀呀,我都忘记了,他是你的小情人。好吧,看在你我相交多年的份上,还有那件东西的份上,我答应你试一试。”可紧接他话锋一转,又道。

    “不过,我只有三分的把握,失败的话,你们可别怪我。那什么,阿洛,你先把东西拿来给我。”他渴望那件东西已经渴望了很久,当初,他跟北冥雪洛示好,有一多半是因为那件东西,一小半是因为北冥雪洛的冷傲和无情很对他的胃口。

    因为,那件东西有自己的灵性,一旦宿主死,它也会跟着消散,颇有点玉石俱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识。可是,若是宿主心甘情愿地拿出来,那又另当别论。

    听完莲天睿的话,北冥雪洛抬手运气。无风,衣衫猎猎作响。眨眼间功夫,他的掌心便多了一枚蓝芒四射照耀半边天,通体呈晶莹幽蓝状的晶石。却是传说中晶石中的王者,蓝心神石!!

    蓝心神石,天地间造化的灵物。它吸收天地间最为精纯的精华而成形,聚灵。只消吸收它的能量,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在瞬息之间达到金仙之境。若是修行者用之,则能将自身的修为提升数千倍不止!这个概念,只要是懂计算的人,都明白。

    蓝心神石,放眼这整个修真界,乃至天上的仙界,恐怕都会为它而心动。只因,它还有一种功效:清新明智,驱魔避凶。

    所谓清心明智便是不受任何心魔的侵袭。因为,仙界的人也有仙劫,他们如普通的修真者渡天劫升仙一样,都是一阶一阶往上升。

    而,天劫不好度,仙劫更不容易。但,不管天劫也好,仙劫也罢,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劫数!!心魔劫!!

    心魔劫乃是因人而异,若是心知不坚之人被心魔劫所控,只有魂飞魄散,形神俱灭,永远消失在三界六道轮回一个下场。纵使你再强!!过不了心魔劫,一样完蛋!!

    莲天睿望着北冥雪洛手中的那颗蓝心神石,那双红眸之中的红色越渐加深。

    北冥雪洛见状,取心头精血解了与蓝心神石之间的契约,将它送到了莲天睿面前。

    莲天睿邪魅一笑,接了过去。收进体内之后,开始慢慢地炼化起来。

    “你们可要做好准备,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封印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冲秦子寒和北冥雪洛说道。

    “早晚都是一个结果,我愿意赌一把。你只需做好你的事情,其他,我来预防!”

    听完秦子寒的话,看他淡定从容的表情,莲天睿没再说什么。可他的心中,已是波澜起伏。

    与自己实力差不多的男人,他明明很宝贝这个麒麟,可为何还要说将麒麟魂魄弄成剑灵这样的话?剑灵乃是无主意识之魂,只徒留影像,没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什么都不懂。而且会一直浑浑噩噩,融于黑暗。这样的话,那麒麟还不如死去。他身为炼器师,不应该不懂。可,他这样做,到底是多情?无情?亦或者是绝情?还是强势的索取占有?

    若是他无情,绝情,可他又为何在看向阿洛和麒麟的时候,那眼神是如此的温柔,表情如此的温暖醉人?让人羡慕的有一种想毁了阿洛和麒麟,取而代之的疯狂冲动!!!!

    莲天睿,醒醒,醒醒,你又入魔了!!

    醒醒!醒醒!!醒醒!!

    强烈的暗示,莲天睿自无边的臆想中醒来。他邪笑着看着秦子寒,道了一声:“跟我来!”

    莫唸之心

    风含笑,水含情,夜色无边,漫天繁星。

    人依在,梦远行,醒见月残影。

    莫唸站在竹林内,仰首看着夜空,脑海中却一直在回忆着白日的情景。

    那个白衣、白发、白眸、,长得冰清如莲,却又冷艳孤傲,绝美的让人无法忽视的男子。他,与子寒有着什么关系?为何子寒会是那副表情?

    子寒从来没有露出过那样的笑容……笑得如此的幸福……开心……激动……轻松……!

    子寒从来没有那样不管不顾地逗弄过任何一个人……如此地邪魅……如此地愉悦……如此……如此地享受逗弄的过程……

    子寒从来没有那般宣誓所有权抱过谁……好似……好似要强势掠夺他的一切……一切……一切……甚至于灵魂……是那么地霸道……那么地不可一世……那么地急切……抛却了所有……不再掩盖所有…………ˇ﹏.玲ěr.整.理

    想到此,嫉妒……酸涩……委屈……不甘……种种负面情绪涌出莫唸的胸腔,外加一种落泪的冲动……

    “子寒……你……是不是不再爱我……”

    “你是不是已经对我腻了?”

    “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经开始讨厌我……”

    带着浓郁忧愁的呢喃一句句自莫唸那淡粉朱唇流泻而出,他的娇艳脸庞在朦胧月色下,也变得悲伤哀戚起来。

    “莫唸,你在想什么?”苍沐雨晃晃悠悠地从后面走上前,站在了他身边。

    莫唸稍加收敛心思,说了一句:“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子寒在做什么,那个男人又是谁,为什么他们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且沥青也不见踪影。”

    闻言,苍沐雨大大咧咧的说道:“想那么多做什么,子寒跟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在咱们身边,没有被人拐跑,这就行了。多想无益,徒增烦恼,莫唸,你的心,应该学着放宽些,不然,以后的日子你该怎么过下去。”

    “呵呵呵。”看苍沐雨这一副‘大哥’状,莫唸轻笑。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苍沐雨瞥他一眼。

    莫唸笑着摇头,说道:“不,你没说错,错的是我,是我的心胸不够宽广,眼光太过狭隘。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

    “羡慕我们?莫唸,你没发烧吧?若说羡慕的话,应该是我们羡慕你才对,你看看子寒对你什么样子,对我们又是什么样子。你怎么能说羡慕我们这样的话呢?你是在故意打击我吧?是,我看就是。”苍沐雨有些不乐意。

    “不,我没说假话,我是真的羡慕你们。”莫唸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神情飘忽惶然。

    “子月离开那天起,子寒便开始闭关。自那时候起,我日盼夜盼,数着时间度日。盼到今日,两百六十三年、四个月、零八天,我终于盼到了他出关。可我们相聚的时间连一个时辰都没有,他便偕同那个白发男子离去,一天无影无踪,没有消息。我心中的痛,心中的彷徨不安,你永远都无法理解。所以,我说我羡慕你们。”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眸底浮现了一层迷离色彩。

    “我羡慕你的洒脱,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什么都不求,开心的陪在他身边。羡慕子月的决绝果断!对自己狠,对他也狠!子月的离开能令他放下一切闭关两百多年,可见,子月在他心底的位置到底有多重。子月用自己的办法,在他心里狠狠地剜了一刀。”

    “若是以前的我,我真的不在乎他同时拥有别人,我甚至于会真心的笑着接受你们,跟你们一起留在他身边。可如今的我,被他的温柔呵护还有柔情疼爱宠坏的我,这些年来独享他宠溺的我……我再也接受不了他的身边还有别人!!看到他温柔的对待别人,我很嫉妒,疯狂的嫉妒。那种无可抑制的疯狂,让我想毁掉我自己……”

    “这颗种子早在子月离开,他闭关的那天起,就已经种下。日已累计,它已经深入骨髓,刻在了我的灵魂中。沐雨,你懂吗?”说完这些,他转头看向苍沐雨。

    苍沐雨“呵呵”一笑,说道:“莫唸,或许我不懂你的感受,可我知道,我爱他,很爱,很爱。可是,我爱他,却没想过要拥有他。我只想陪在他的身边,看他笑,看他幸福,我便已知足。你说的不错,我别无所求,我求的,只是这样静静地,默默地陪在他身边,力所能及的为他分担一些忧愁,负担。其他的那些,我还真没想过。或许,我这样的爱太过简单,所以,他才会忽视我。呵呵呵。”说完,苍沐雨又“傻傻”的乐了好几声。

    莫唸“哧哧”发笑。

    “听你这么一说,我越来越羡慕你了。你可能都不知道,我很讨厌这样贪心的自己。我的心,变了,变得我自己都不敢正视。我的爱也在变,从开始的无

章节目录

《寒帝传》作者:仕途之妖(总攻NP+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仕途之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仕途之妖并收藏《寒帝传》作者:仕途之妖(总攻NP+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