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雨,琉夜城,韩少卿……你认为都只是巧合?”红衣男子微眯红眸,“还是你这只妖狐狸早就知晓些什么,故意瞒我?”

    深紫色的眼眸并无太多惊异,有的,只是令人无法深入的暗沉,令赫连孤雪捕捉不到任何迹象。

    "别把我当傻瓜,你以为我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么?”

    赫连孤雪唇角轻扬,“当年唐门独门暗器暴雨梨花针竟然没有绝迹,是不是很不可思议?”随即顿了顿:“暴雨梨花针的配置方法是不可能外泄的,除非……”

    "本座认为赫连宫主应该回去好好问问你的暗座绝影。”弄月打断赫连孤雪,淡笑:“如果你也怀疑是魅雨的话,我想绝影应该比谁都清楚。”

    "魅雨究竟死没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赫连孤雪火红的冰眸闪烁着冷厉的光:“他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弄月一惊,看向红衣男子,眼底的神色有些凝重,随即又舒张开来。

    "你认为一个魅雨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么?”孤雪冷笑:“除非当年的大暗河东山再起,否则,任凭魅雨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毁掉整座琉夜城!”

    弄月豁然揽住孤雪的腰际,将他贴近自己的胸膛,紫眸波光涌动,“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也不要再查下去!”

    "为什么?”

    "因为我不准!”

    "为什么你不准?”赫连孤雪一用力,将弄月压在旁边的软榻上,轻抚着那双不属于往昔神色的紫眸,红瞳中闪烁着宛如碧波的柔痕,“你好像瞒我很多事。”

    "听话,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弄月将孤雪的脑袋埋在自己的颈窝处,深深摩挲着火红的长发,温和的声音拂过孤雪的耳畔:“不要再任性。”

    "我没有任性!”孤雪轻吻着妖邪男子的侧颈,轻声扬起:“你好像在怕什么……”

    究竟是这双妖异的紫眸隐藏的太深,还是那与生俱来的孤零感,总之此时此刻,赫连孤雪从这双眼睛中,看到的是摇摆不定与难以负荷的深沉,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疼惜。

    弄月微微阖目,似是有意闪躲着直视他的红眸,下颌被轻柔的挑起,轻润的嗓音拂过耳际:

    "其实你早就开始怀疑了,是不是?”孤雪的指尖轻划过弄月妖异的唇角,“你究竟查到些什么?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我看不透?”

    在天下人的眼中,他们对立,他们是死敌,然而赫连孤雪自从见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刻,似乎就在冥冥中注定,他与他必定永世纠缠。

    从那一刻起,孤雪每时每刻都想要占有这个男人,或许是那与生俱来的骄傲感,他不想臣服,更不想妥协,但心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沦陷,想要洞穿他的一切,想要捕捉紫眸中的每一丝痕迹,让他真真正正的成为自己的人,真真正正的被自己拥有。

    然而此刻,赫连孤雪看不透紫眸中所渗透的眼神,暗紫的光芒卸去了霸气的疏狂,而是暗如冷水的忧虑。

    弄月捧起孤雪的脸,深深的看着他,随即勾起他的脖颈,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放纵的吻了上去……

    湿暖的吻掠过妖美的面庞,两条勾魂的舌带着幽幽缱绻的相思,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感受彼此的火热,在嗜吻中安抚着彼此眼底隐匿的伤痕。

    紫发与红发将两具妖娆的身体包裹,清风撩动着莲花香,风情/欲醉。

    每当看到这双深红的眼睛,弄月就想吻他,仿佛生生世世永不满足。

    究竟在怕什么……弄月微微垂下眼帘,一抹略微苦涩的笑意浮现……

    孤雪,你说我弄月在怕什么呢……?等你明白我究竟在怕什么的时候,又是怎样的一种局面?

    弄月轻抚着红衣男子的容颜,眼底匿满了专注与柔情。

    "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红衣男子的眼眸划过一丝静定:“就算是大暗河宫东山再起又怎样?就算天下人都与我们为敌又怎样?谁若敢伤害你弄月一丝一毫,我就让他们用血来偿……”

    弄月紧紧的环住孤雪的腰际,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幽深的眼底划过暗夜的辰色,黯然如墨,深紫如兰,交汇的如此浓烈,似是能将红衣男子无形的吞没,看不到底。

    贴合的身体感受着彼此,弄月温热的手掌捧起孤雪妖媚的面,“我什么都不在乎,却怕有一天你离开我弄月的身边……”

    紫眸微微幽沉,似是承载着整个天地深渊,带着些许孤寂与悲伤,令红衣男子的心一点点的抽痛。

    弄月轻吻着那双深红的眼睛,刻入灵魂的声音拂过:“若真到那时,我定会因为承受不住痛而把整个天下毁灭掉,去寻你……”

    "不会有那一天的,信我,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

    孤雪的眼眸闪烁,唇从妖异的面庞上微微划过,带着难以割舍的眷恋,带着情念的吻一次又一次的加重,仿佛这一刻所有言语都是多余的,唯有不停的去索取,去亲吻,去拥抱,才能获得瞬息烟华的永恒……

    …………

    风帘落,从朦胧的月色中,看透了一切盛世浮华。

    一股强劲的秋风划过,摇曳了满树的桃花瓣,碎碎残叶迎风而落。

    彼时,嘶鸣声划过夜空,一只通体成火红的飞鸟落在窗沿上,似鹰似凰。

    如鹰一般犀利的目光,如凤凰一般华丽的翅。

    宛如火焰燃烧的羽在秋风中缓缓飘动,似是一只天地幻化的神灵,神圣的令人不可亵渎。

    闻声,弄月走到窗沿前,轻抚着火红的羽毛,紫眸中划过温润柔和。

    "玄火……”

    赫连孤雪凝眸看向弄月温润如水的眼,唇角渐渐冰封,他仔细打量着这只火红如血的飞鸟,声音暗冷:“它叫玄火?”

    弄月抚弄着玄火的脑袋,妖异轻笑,他勾起玄火系在脖间的信笺,紫眸扫过一眼上面的内容,幽深的瞳孔略有所思。

    片刻,信笺在如玉的指尖化为灰烬,弄月挑眸,拍了拍玄火的脊背,伴随着一抹破空的嘶鸣声,火红的痕迹划过云幕,在风中消失。

    弄月轻笑:“玄火很喜欢你呢。”

    "是么?”冰红色的眼眸微挑,带着几分暗沉之色,划过一丝清冷冰寒,孤雪冷冷道:“可我不喜欢它呢。”

    弄月挑起孤雪的下巴,低沉磁性的声音如同流水呢喃,浅笑温柔:“玄火是通灵性的,只要是我喜欢的人,玄火就喜欢。”

    这一刻,孤雪的眼睛里只有这个名叫弄月的男子。

    后来无数次的暗夜中,妖邪男子总是习惯性的站在窗沿前,用手轻抚着玄火的羽毛,深紫色的眼睛如同紫罗兰般明亮。

    星光如炬,充斥着无尽的萧然清冷,弄月看着玄火,总是千遍万遍的重复一句话:

    火儿,他是我弄月的孤雪,是我弄月一个人的孤雪……

    你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因为我爱他……

    倾世·天下唯双 【第三卷】雪月魂歌 第103章 风声鸣起

    章节字数:3138 更新时间:10-06-11 11:43

    残毁的尸骸与漫天飞翔的鹰鹫,万马铁戈,湮灭着无数黑暗中的灵魂,一座古老的宫殿化为焦土。

    那一刻,魅瞳的眼睛里充斥着无尽的绝望,火焰无止境的蔓延,烧灼着自身被诅咒的怨念,在不堪回首的记忆中一并被抹去。

    他一点一点的挖开被血水混合的泥土,在冷雨中埋葬着一个人的躯体,没有崩溃的疯狂,没有撕心裂肺的悲伤,那颗溢满浓浓爱恋的心跟随着死去的人一起入土,从此,化为冰封的死寂。

    魅雨……魅雨……

    魅瞳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愧对于他的爱,却无法用相守来偿还。

    耀眼的火焰烧灼着古老的城池,这片黑暗深渊终究成为魅瞳一个人的记忆。

    扭曲的焰火中,魅雨勾起一丝美丽的笑,成为魅瞳心底最后一片暖阳。

    活下去,瞳儿……

    那一刻,魅瞳的泪已然断绝,他紧紧抱住魅雨冰凉的身体,在黑夜与深蓝交汇的眼睛中化为心死与破碎。

    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黑暗的房间里,绝影的指尖刺入掌心,血一滴一滴的零落,冰冷的心在无止境的动摇与发颤。

    那双碧绿色的眼睛让绝影的头脑一片轰鸣,为什么?为什么那双眼睛会跟他有着相同的颜色?

    那是属于魅雨的瞳色,是魅雨的!

    除了魅雨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有!

    "魅雨……”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颤抖的溢出,那两个字,包含着绝影无尽的念想,无尽的感情。

    彼时,就在绝影失魂之际,一个听不出丝毫情感的冰冷声音响彻在黑暗的房间里。

    "绝影,你失手了。”

    绝影一惊,猛然转身,只见一道火红的身影伫立在门口,妖魅中却散射着无尽的压迫感。

    "宫主。”绝影慌忙的单膝跪地,一缕雪白的长发遮住面庞,掩饰着眼底的伤怀。

    "起来。”火红的冰眸没有一丝涟漪的波动,看不出情绪。

    "不。”

    赫连孤雪挑眸,唇角勾起一丝冷笑:“为何?”

    "千年碧血珠失手,理应受罚。”

    "那你就继续跪着吧!”赫连孤雪旋身而坐,不再看单膝跪地的绝影,冷若冰霜的容颜无喜无怒。

    绝影微微垂眸,闪躲着面前那抹炫目的冰红,他曾经亲眼见识过赫连孤雪是如何对待那些任务失败的下属,无情的绝不留一丝补救的机会。

    傲神宫的人,从来都不会失败!

    这是赫连孤雪惩罚失败下属的唯一理由。

    不容反驳!不容例外!

    然而对于绝影来说,自己却是一个例外,上次,赫连孤雪不但亲自去日月教将他带回傲神宫,这次千年碧血珠失手,赫连孤雪也没有再次提起。

    宫主为何会为他破例?绝影不敢问其原因,甚至是根本无法揣摩宫主的心思。

    赫连孤雪微微向前倾身,手中的白玉笛轻挑起绝影的下颌,迫使他与自己对视,“绝影,抬起头,看着我。”

    绝影微微抬头,对上了那双直视他的深红眸子。

    那双妖媚的瞳仁,在绝影的眼中永远都是冰寒刺骨,冷霜如雪,但却深藏着复杂的幽深,看不透的朦胧。

    "本宫最后问你一次。”赫连孤雪扬起一丝冷魅的笑痕,“你会背叛我么?”

    "不会!”绝影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他不会背叛他,永远都不会,曾经许下的诺言在他遇到红衣少年的那一刻就是一生的禁锢。

    然而绝影,甘愿被这个永不背叛的诺言禁锢一生。

    "很好,绝影,再次记住你今天的承诺。”

    赫连孤雪起身离去,然而在走到门口处时却停住了脚步。

    火红的背影在静默中伫立,将他此时的情绪深深的隐藏起来,绝影不知他的宫主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从那飘渺如仙的背影中,看到孤傲的压迫与慑人心悸的深沉。

    "你永远是我傲神宫的绝影,不再是魅瞳!记住你的身份!”

    语落,妖媚的红影消失在绝影的视线中,黑暗的房间失去了色彩,绝影微微颔首,握紧了双拳。

    当弄月回到日月教时,风行无泪匆忙恭敬示意,神色略显忧虑。

    "教主当真要这么做?”

    然而弄月神色不改,只是淡淡开口:“事情都办妥了么?”

    "请教主放心……”风行无泪神情有些沉重,“无泪只是担心教主,万一杀手失误……”

    "你不必多管。”弄月走到隔窗前,深紫色的凤眸尤为犀利,邪魅妖异的容颜凝滞着令人难懂的神色。

    "祭天大典,绝不能掉以轻心。”

    "属下明白。”

    "三日后,联络‘七十八特使’于洛阳浣血楼待命,另外告知星月双魂,让他们务必在祭祀大典之前取回泪痕剑!”

    风行无泪领命后,刚要转身离去,弄月再次说道:“此事绝不能出差错,尤其不能惊动傲神宫的耳目!”

    "属下定会小心。”

    "本座是在提醒你,不要在无涯面前泄露一个字,否则你这个弟弟也没有必要活下去了。”轻缓的嗓音从薄唇中溢出,却带着无情的警告与威慑。

    风行无泪单膝跪地,颔首恭敬:“无泪领命!”说罢,化风离去。

    弄月伫立在窗前,负手而立,柔和的阳光在白袍上散

章节目录

倾世·天下唯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似水骄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水骄阳并收藏倾世·天下唯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