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不可预知的幻象

    一片虚无的幻象,却压抑不住黑暗的诡异气流,飘渺的黑暗帝国仿佛海市蜃楼,吐出森冷的血气,却

    让人无法触碰到任何实质性的建筑,呜咽的哭泣声不绝于耳,亦如找不到轮回之路的哭鬼,被阻隔在

    地狱之外的孤寂灵魂……

    莫非,这就是暗河地宫的幽暗幻影?

    凄楚的笑声匍匐在被封闭的空间中,狰狞刺到,久久回荡,来来回回的虚幻黑影不时穿梭着,仿佛飘

    荡的幽灵,绽放着森然的阴气。

    弄月与赫连孤雪伫立在被幻影包围的空间中,深身上下散射的魔性邪气与幽暗之界融合的恰到好处,

    仿佛他们才是这个世间地狱的掌控者,妖毒的让人心悸。

    “玲珑‘八境’,非真非幻,通往鬼狱,有进无出……”

    赫连孤雪看向站在一旁的妖邪男子,勾唇微笑:“这么说来,此处还是暗河阳界……”

    “哈哈哈……二位说的不错。”沙哑的声音似是从四周的各个方向传来,让人无法分辨音源所在。

    “看来邪皇是准备接待我们了?”弄月邪魅轻笑,带着玩味的勾勒,听不出丝毫情绪。

    “教王早在帝罗宫等候二位……”

    “哦?”赫连孤雪冷笑:“这么说,邪皇是早有预知我们会来此地,所以在幽暗之界设足了关卡,好

    请君入瓮?”

    “哈哈哈……赫连宫主果真了得,教王为二位准备了精彩的见面礼,只要二位能通过玲珑‘八境’,

    从可以见到……”

    火红的发丝垂了下来,遮住一半的冰红眼眸,冷艳的邪气深藏眼底,赫连孤雪刚要迈步,手腕瞬间被

    一个有力道的手扼住。

    弄月抓住赫连孤雪的手腕,由于力道过于强硬,掌心渗透出涔涔的汗液。

    紫眸红皯再一次交汇着灼烈的情绪,濡湿的汗液却化不开紧握的力道。

    深紫色的眼眸带着不可抗拒的俘获气息,两人在虚幻的空间中行走着,弄月就那样紧紧的抓住赫连孤

    雪的手腕,仿佛是在禁锢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容不得分离与丢失。

    赫连孤雪感受着手腕上紧握的灼痛,感受着妖邪男子手心的温度,忽然感觉,能被这样温暖的手紧紧

    的牵住,是他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刻。

    弄月没有说一句话,妖异俊美的侧脸如同幻觉,在红眸中倒映了整个世界。

    忽然,两人的神色同时浮现一丝诡异的阴鸷。

    飘渺的封闭空间虽然不断变换着景象,但仿佛是一段没有尽头的黑路,任凭他们如何移动,却终究是

    无法走出这片虚无的境界,停留在原地,迷失了方向。

    “玲珑幻术?”孤雪一惊,凝眸看向垂眸含笑的妖邪男子。

    “是我低估了玲珑‘八境’的幻术布界。”

    赫连孤雪冷冷道:“如果玲珑‘八境’是由邪皇布置,那他也一定修炼了幽暗忍术。”

    弄月抬起眸子,眼中闪烁着莹亮的光泽,“或许,他修炼局不止是幽暗忍术,***多……”

    片刻的沉默。

    邪恶帝皇,不见真身,重生后的邪皇,究竟有着怎样的武功修为?怎样的猖狂野心?

    赫连孤雪的心底不禁泛起不安的涟漪。

    下颌被轻柔的挑起,孤雪从深思中抬眸,看着弄月依旧是笑痕微漾的柔情,心底的涟漪在那安然的笑

    容中再次融化。

    “怎么了?”弄月将孤雪的身体贴近自己,深紫的幽瞳绽放着傲然的光芒,“邪皇又如何?一百个一

    千个邪皇我都不在乎。”

    弄月凑近孤雪的耳边,邪魅的笑意带着傲慢与霸气,“谁都碰不得你,我的雪儿,你听着,就算是天

    地神鬼敢越界,我弄月也一样杀。”

    如同紫罗兰的眸子,溢满对万世万物的漠然,除了这抹妖惑的火红,如星夜幽深的眼中再也容不下其

    它。

    许多年之后,当赫连孤雪再次回忆起此时的情景时,邪美的容颜上依旧是绽放着释然的笑,坚定无比

    的溢出相同的一句话:月,天地神鬼都无法阻挡,死亡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阴冷的鬼泣之声再次出现,飘荡在两人周围,弄月神色一敛,紧皱的眉宇再次舒展开来。

    “看来,再天衣无缝的幻术,也有破绽。”赫连孤雪娇媚轻笑,同时洞穿紫眸中的神色。

    红衣男子敲打着周围氤氲水汽凝结的石壁,清脆的回音如同灵动的泉水,掌心凝聚一抹不易察觉的焰

    芒。

    弄月看着赫连孤雪的举动,悠然的浅笑再次浮现,随即再次扼住孤雪的手腕,向暗处走去。

    伴随着鬼泣之声越来越明显,湿冷的阴气被一缕缕飘散的清风吹散,频繁的幻术变幻缭乱人眼,却在

    紫眸与红眸中留不下一丝痕迹,无法扰乱他们眼底的静定。

    忽然,赫连孤雪掌心微弱的焰芒瞬间燃起,温暖的气息驱散阴湿潮气,耀眼的火芒点燃黑暗的光泽,

    如同重获新生,驱走无尽的死亡之灵。

    就在焰芒燃起最奔腾的火种时,弄月手腕一翻,隐藏的暗中之力以决绝的速度向四周散射,孤雪还没

    来得及反应,只见周围的一切虚无幻想在轰鸣中破碎成晶,游离的幻芒在顷刻间消失,如同七彩琉璃

    的色泽在两人周围绽放,吞噬了无尽的黑暗空间。

    潮气渐渐退去,玲珑幻术在一束阳光的照射下不复存在,赫连孤雪收起掌心的焰芒,眼前呈现的是一

    座真正的宫城。

    彼时,弄月迅速扬起手,阴毒的掌风以无人预料之速向渐渐消失的玲珑幻境猛然出击!

    那些传说中不见真身的“死亡之灵”在那一掌中全部现形!

    “啊啊啊……轰——”凄惨的叫声与毁灭的轰鸣声交杂在一起,无数的碎肢残体飞向高空,重重坠地

    ,连鲜血还没来得及从身体里流出,便与绵延数里的玲珑幻境一同埋没在废墟中。

    弄月竟然摧毁了暗河阳界的一大瑰宝——玲珑“八境”!

    “呵呵呵……普天之下,恐怕唯有日月教王与赫连宫主能从玲珑‘八境’中轻易脱身……而且还如此

    迅速。”一道沙哑的声音再次传入两人的耳际。

    “不必浪费时间了,邪皇在哪?”

    “在下如今只是好奇,你们是如何知晓玲珑‘八境’的幻术破绽的?”

    赫连孤雪淡然轻笑,根本就没有抬眸凝视盘旋在上空的人,“若玲珑‘八境’完全被封闭,外界的人

    是不可能知晓境内之人的选中的。”随即顿了顿:“所以,封闭的幻术只是假象。”

    “然而偏偏那些飘荡的‘死亡之灵’总是贴着石壁行走,在行走的过程中还能如此轻易的躲避幻术,

    不受影响,那就说明石壁中一定隐藏着机关,不但可以随时改变幻术布置,而且还可以与外界相通

    ……”

    “由于里面的空气太过潮湿,火焰几乎无法燃烧,所以只要是顺着石壁行走,待火焰出现变化时,说

    明此处的空气与幻境中的空气不同,所以,火焰变化的地方,就是与外界最近的距离。”

    “呵呵……果真是不同凡响……”神秘人顿了顿,“玲珑‘八境’都困不住你们,看来你们果真是‘

    妖世莲凰’的复苏之主了?”

    妖世莲凰?

    妖世莲凰……佛老婆别人雪猛然抬眸,浑身的血液为之一震,仿佛在顷刻间便要燃烧全身,无法自控

    !

    那仿佛是诅咒般的四个字,又似是刻入灵魂深处的咒言,在赫连孤雪的耳际不断回响,奔腾的血液涌

    动着火热,冰红色的眼眸忽然弥漫着一丝血色的腥。

    此时的感觉,就像是他第一次触碰“墨麟图”的感觉一样,仿佛是有熊熊的烈火焚烧全身,烧灼着跳

    动的心脏,烧灼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

    冰红的眼眸弥漫着一丝血红的邪恶,魔艳而妖娆。

    弄月似是看出赫连孤雪的异样,刚想安抚血红眼眸中的情绪时,紫眸的余光无意中察觉到,在不远处

    的一座星际石台上,再次出现奇异的幻象。

    燃烧的风簇火焰中,隐隐约约映射着几道幻影,燃烧的红莲在焰火中绽放着妖绝的花瓣,浸染着如同

    地狱的猩红,仿佛是喷薄的落日,红的那样纯粹,那样妖娆。

    然而红莲却是被缠绕的,被一双有力的翅膀缠绕,那似是展翅欲飞的火凰,与燃烧的红莲盘绕一起,

    纠缠的如此深、如此紧,它们仿佛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在叫嚣着千古灵魂的苏醒,神圣而璀璨。

    这个幻象……

    忽然,一阵刺痛划过赫连孤雪的心口,如此的不可预兆。

    心口仿佛在流血一般的痛……

    弄月一把拦住孤雪有些摇晃的身体,将他抱在怀里,同时趁孤雪不注意,摧毁了燃烧的异象。

    “为什么?我感觉……”云眉蹙起,赫连孤雪紧紧的抓住胸口,身体的每一处经络都在起伏震动。

    这个幻象好熟悉……他的心为什么忽然这么痛?

    邪魅的紫眸深深的看着怀里的人,弄月微微垂眸,亲吻着孤雪的眉心,安抚着他汹涌澎湃的血液,平

    息着翻腾的思绪,依旧是同往常一样的笑意:“幻象而已,别中邪皇的招数了……”

    “不对!这个幻象我一定见过!我……”弄月再次含住孤雪的唇,阻止他去回想刚才所见到的一切,

    欲要用激烈的深吻空白他的理智。

    彼时,赫连孤雪猛然推开弄月,不再与他深吻,红眸中的猩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同往常一样的冰冷

    犀利。

    “哈哈哈……日月教王,你是在隐瞒么?”神秘人顿了顿:“赫连宫主应该早有察觉吧,‘四灵’合

    体,妖世莲凰的复苏不可逆转,到那时,命劫将至,你赫连孤雪必将难逃……”

    神秘人的话忽然被掐断,从隐蔽的高处重重坠落于地,当身体接触地面时,瞬间化成了一滩血水。

    弄月收回掌力,面无表情的看着尸骨都不存在的人,紫眸中的阴狠愤怒布满眼底。

    “他随便说的,我不会在意。”赫连孤雪起身,在弄月刚要解释时抢先说了他一句,冰冷的容颜毫无

    触动。

    赫连孤雪向帝罗宫走去,没有看弄月此时的表情,他只是微微冷笑,却带着一丝无人能察觉的忧伤。

    弄月看着飘扬在前方的妖红背影,阖上了双目,覆盖着紫眸中的暗沉之色……

    孤雪,我绝不会让命劫之事发生……

    .

    卷三:雪月魂歌 第125章:那样之隐相许(一)

    漆黑的房间,唯有一束阳光从隔窗射入,在地面上打下寂寥的光斑。

    一个男子站在窗前,却是有意避开唯一的一抹亮芒,黑色缎衣一尘不染,他的长发飞扬起来,在风中

    一点点的散开,奇异的眸子令人过目难忘。

    蔚蓝的深沉,幽暗的寂寞。

    美丽的眸光似是将窗外的琼花暗淡了下去。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习惯在黑暗中成长,冰冷的寒气将飘散在他肩头上的樱花扑散,落不下一丝痕迹

    。

    他没有回眸看来者,毫无情感的话冰冷的溢出,“为何要装扮成魅雨的样子?”

    “魅瞳,你还能认出我?”

    青衣男子静静的看着魅瞳的修长背影,碧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

    曾经,这个号称大暗河的第一神使,那样清俊美丽的少年,如今俨然长成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然而

    唯一不变的,是那与生俱来的冰霜寒气,在黑暗中永远都化不开的杀冷。

    忽然,青衣男子的咽喉猛然被一只有力道的手掐住,绝影将他摁在墙上,一缕雪白的发丝垂了下来,

    奇异的双眸弥漫着冷怒,“风尘灭,你凭什么装扮成魅雨的样子?凭什么拥有他的一切?你根本就不

    配!”

    风尘灭笑了笑,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邪异眸子,没有丝毫动怒,“如果我告诉你,这是魅雨临终前让我

    这么做的,你会不会相信?”

    绝影微微一震,连声音都带着无错,“魅雨临终前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有交集?”

    “要我告诉你一切么?魅瞳。”

    风尘灭可以感受到扼住他脖颈的手在颤抖,淡淡说:“你不是不清楚,十年前,大暗河宫被突袭,魅

    雨想要趁机杀掉教王,明知不可能,但他还是尽力去做。”

    颤抖的双指移开风尘灭的脖颈,绝影的眼前,渐渐浮现一片火光的废墟之景。

    “为什么?”

    “因为魅雨有病,活不过一个月。”风尘灭盈盈开口,凝视着绝影闪动的双眸,“他把所有独门绝技

章节目录

倾世·天下唯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似水骄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水骄阳并收藏倾世·天下唯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