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

    然而凌霄毕竟是老江湖,眸中依旧淡然从容,却殊不知他的心早已经是愤恨到极致。

    “那就请,赫连宫主好好保护我们的龙禅杖,倘若有闪失……”

    “凌门主大可放心。”赫连孤雪的言语根本没有起伏,语气依旧冰冷如斯,丝毫不把凌霄此时此刻的

    表情看在眼里,“本宫会好好保管,不过还希望凌门主能够记住,你曾经拜我神月宫旗下的承诺,本

    宫最讨厌言而无信之人!”

    “凌霄,铭记在心。”

    凌霄压抑着极致的怒意,思绪紊乱——想他行走江湖二十余年,受朝廷恩宠,如今竟然要听从一个仅

    仅二十几岁的小子,怎能甘心?

    然而偏偏龙禅杖在这神月宫,他却不得不臣服。

    “凌门主若无事,可以回去了。”

    凌霄转身离去,赫连孤雪冷眸微眯,吩咐道:“绝影,跟着他!”

    绝影恭敬领命,身形一闪,化风离去。

    蝶澈不解,“宫主这是何意?”

    孤雪冷冷道:“若本宫没猜错,他该去圣雪王城了。”

    “凌霄被冥邪收买了?”

    “不是收买。”孤雪淡淡说:“像他这样的老狐狸,不会甘心就此臣服于任何一方的,如今朝廷已经

    开始怀疑四大家族,凌霄不会再依靠朝廷,他若想从本宫手里夺回影芙门,唯有借用圣雪王城的势力

    ,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这么说来,凌霄现在是冥邪的眼线?”

    孤雪微微点头。

    袭风气愤道:“宫主,像他这样的老狐狸,何必再留?若他真的依靠圣雪王城,总有一天会跟宫主对

    立的,而今龙禅杖已落入宫主手中,不如现在杀了凌霄,以绝后患!”

    孤雪邪冷勾唇,眼中的神色愈来愈令人捉摸不透,“那只老狐狸若好好利用,还是有很多价值的。”

    蝶澈担心道:“可是痔如今也是冥邪的眼线,冥邪神秘莫测,难免会有些对宫主不利。”

    “怕什么!”孤雪轻挑邪眸,“凌霄对冥邪一定也有点利用的价值,否则,他才不会留这样危险的老

    狐狸在自己身边!”

    蝶澈一惊,不禁脱口而出:“看来宫主对圣雪王城城主也是了如指掌。”

    孤雪刚要开口,却不知如何启齿。

    他为何能猜到圣雪王城城主此时此刻的想法?

    他忽然感觉,此时的情形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与那只妖精争斗不休的时光。

    忽然,一根羽箭从窗户射入,破风而入。

    “宫主!”三人惊呼出声。

    孤雪双指夹住瞬间飞来的羽箭,扫了一眼插在羽箭上的信笺时,红眸不禁闪烁着异样的光。

    “都不准跟过来!”

    妖红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冥神殿。

    蝶澈微微叹息。

    五年来,她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宫主,不知跟多少老谋深算的武林元老周旋,每当她看那飘扬的雪白长

    发与孤寂无痕的红眸时,心中便荡满了苦涩。

    蝶澈已经记不清,她的宫主究竟经历过多少次的暗算,多少次的阴谋陷害,多少次的背叛……

    红衣男子一个人在血染的道路中艰难独行,踏着死亡的枯骨一个个征服,一次次化险为夷,才终于站

    在巅峰之上,俯瞰群雄。

    从此,再无人敢骂他一句“惑世妖孽”。

    蝶澈记得,每当赫连孤雪疲累的倚在软榻上时,总是一遍遍说:我不能堕落,不能输!

    火红的长发如今成银霜,总是刺痛女子的双眼。

    然而蝶澈就算是再笨再愚蠢,怎能不明晓她的宫主千方百计想要夺得天下,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是为了一个人。

    为了一双注视他的深紫色眼睛。

    凌霄走入如冰雪的大殿,在纱帘后静静伫立,似是怕惊扰整个大殿的宁静。

    妖娆的莲花香气盘绕,香风四散。

    “城主。”

    一道慵懒的声音从纱帘后传出,却如山涧琴鸣,带着淡淡的讥诮之意,“我若没猜错,影芙门的龙禅

    杖已经落入神月宫了吧。”

    凌霄一惊,面色瞬间惨白,颜面丢尽。

    “呵呵……”纱帘后的人讽刺的笑出声,似是带着无奈与悲悯,“凌门主,本座的话可要说在前头,

    希望你能就此清醒。”

    “城主请说。”

    悦耳的声音再次飘来:“你是斗不过神月宫主的,所以还希望凌门主不要妄想在那只妖孽面前耍花招

    ,若有一天你把那只妖孽给惹怒了,本座可保不了你影芙门上上下下近千条人命。”

    凌霄握紧了双拳,额间青筋暴露,连呼吸都不稳了。

    想他凌霄曾经拥有无尚荣耀,如今竟然落入这般被人任意摆布的地步!

    “凌门主,好好做戏,若再露出破绽,本座也没有必要再履行当初的承诺了。”

    凌霄一慌,将所有的愤怒瞬间吞了回去,“请城主放心。”

    直到整个大殿再次恢复安宁之时,帘帐后的雪衣男子才从怀中掏出一块冰蓝色的璧玉,深深的凝视,

    小心翼翼的爱抚,似是在呵护一个珍宝。

    黑色斗篷遮掩着他的容貌,然而那双深紫色的眼眸却依旧闪烁着妖异决然的光泽。

    五年了……

    他是如何过的……

    冰蓝色的璧光穿透遮掩男子容貌的黑纱,散射着神秘妖异的色泽。

    雪衣男子将幻冰寒轻放在唇前,印下长久的一吻,似是从那熟悉的香味中获得生命再次火焰。

    五年来,都不曾触碰到的气息……

    五年来,都不能与之相见……

    五年来,都不能与之相吻……

    唯有在暗夜中,在梦魇中,给他们彼此之间一个幻想。

    “我的……雪儿……”

    .

    卷四:凤世妖醒 第165章:黑白老怪

    冰冷的石窟内,一抹火红尽揽所有的妖色。

    手中的信笺化为灰烬,红衣男子仔细打量着整座石窟,滴答滴答的流水声不绝于耳,周围荒草弥漫,

    无一丝人烟。

    石窟中间的石台之上,有一道深陷缝隙,阳光从石窟顶部射入,在缝隙中散射下点点斑纹,旁边凌乱

    的杂草铺就,似是有人在这里长久的居住过。

    冰红色的眼眸微眯,这座石窟,分明是有人来过!

    五年前,妖世莲凰复活,两大神器将世,却不知所踪,而今江湖传闻,神器再次隐现武林……

    传说中,唯有借助妖世莲凰才能出世的上古神器,究竟有何威力?如今又落于何处?

    赫连孤雪的手指缓慢摩挲着星石台上的缝隙,暗暗思忖——

    两大神器,曾经在这里停留过么?

    每年,赫连孤雪都会收到几封神秘信笺。

    信中告知,两大神器归他与南宫弄月所有,无论如何,他必须要倾尽全力找回失踪的上古神器,决不

    能落入他人之手。

    当年,有两个怪异的老者曾经提到过上古神器的相关讯息,而今……

    三方四次给予他神秘信笺的人,会是那两个老者么?

    当今,圣雪王城、神月宫、朝廷,三分天下。

    七色天堂为何会突然再次现世?十年前,枫流影之死,当真只是谣传?

    冥邪竟然帮助朝廷捣毁七色天堂,又是出于何种居心?

    冥邪……

    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又为何隐藏的如此深?

    “城主,为何要来这个地方?”

    飘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赫连孤雪一惊,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石窟。

    一雪衣男子踏入石窟,黑色斗笠遮面,垂下的黑纱将他的长发隐没,唯有那圣雪的白袍在风中飘扬。

    石窟中阴气潮湿,雪衣男子身后的一个紫衣少女浑身不禁有点发颤,莲簪斜挑黑发,英气逼人,乌黑

    的杏眸却闪烁着一丝纯真。

    “城主可是要寻上古神器?”

    雪衣男子没有回应,他伫立在石台前,仿佛在凝视着什么,良久良久不曾离去。

    “这里有人来过。”轻润的声音从黑纱后飘出:“而且还不止一人。”

    他轻抚着石台上深陷缝隙,慵魅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躲了这么久,还不准备出来么?”

    紫衣少女一慌,猛然转身,“什么人!?”

    冷风吹过,荒草摇曳。

    “你是谁?”

    彼时,一蓝衣女子从树后跃出,莲纱薄裙在风中轻扬,面色倾城,她从容不惊道:“城主,是大祭司

    让我过来保护城主的。”

    紫衣少女轻笑出声,眼中满是轻蔑,“就凭你?保护我们城主?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吧?”

    “紫珊,退下。”雪衣男子转身,透过黑纱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蓝衣女子,邪魅缓笑:“你的名字?”

    蓝衣女子停顿了一瞬,款款道:“若云。”

    雪衣男子淡笑,虽然看不到他此时此刻的表情,但此时,不禁让蓝衣女子心中震颤。

    “是殇落让你过来的?”

    “正是。”

    “殇落让你来保护我?”

    “正是。”

    雪衣男子挑起若云的下颌,那极致的压迫威慑力令女子的呼吸有些不稳,“若云,你成功了。”

    若云怔怔的看着眼前漂浮的黑纱,心脏竟然是脱离掌控的加速跳动,双颊微微泛起了红润,再无镇定

    ,“城主……是何意?”

    雪衣男子松开她,转身离去,黑纱在身后摇曳着飘逸的弧度,毫无起伏的话回荡在风中:

    “今夜,给本座侍寝。”

    若云猛然抬眸,震恐的无以复加。

    而紫珊更是不可思议。

    她跟随冥邪已经两年,从未见她的城主亲近过任何人,甚至是不会在众人面前现身,如今竟然让一个

    来历不明的女子侍寝?

    这太荒唐了!

    紫珊心里不禁泛着小小的妒意,她作为冥邪麾下三大战将之一,连城主寝宫都未准许踏入过,今天是

    她百般请求,才获得跟随城主前来此地的机会,没想到会是这番情形。

    难道她紫珊,比不上身旁的这个女子?

    “城主的身,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的,我劝你最好识趣,不要得意忘形。”紫珊留下一句警告,便顺

    着雪衣男子离去的方向奔去。

    若云依旧停留在原地,过了许久才从震惊中回神。

    她原本以为混入圣雪王城很困难,见冥邪更是难上加难,哪知竟是这般轻松。

    清风撩过,荒草凄凄。

    此时,不远处的一棵苍树上,一红衣男子幽静伫立,冰红的眼眸倒映着石窟内的一切。

    没有人能看出他此时此刻的情绪,一抹暗沉浮现心底,竟是出自本能反应的怒意。

    那抹气息……

    还有那说话的语气……

    在听闻雪衣男子最后一句话时,赫连孤雪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怒意升腾,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错觉

    ,那个男人绝不能亲近任何人!

    冷魅的弧度轻勾唇角——冥邪,你我这间的渊源不浅呢。

    京城,醉心酒楼,绝影与夜飞燕在靠窗的木桌旁就坐。

    冰雕面具夺目森寒,夜飞燕不停的给身旁的黑衣男子夹菜,一脸不悦,“我的影美人,你就不要总是

    带着面具了好不好?”

    绝影看向她,一手握住夜飞燕的手腕,停止了他夹菜的动作,“你真的愿意把天门托付给宫主么?”

    “你说呢?”夜飞燕淡笑,一脸不悄,“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对这个少主位子没兴趣,我常年游走

    江湖,没有心思去统领天门的大小事务,交给你们宫主,我放心的很!”

    绝影微微垂眸,“多谢你这么信任宫主。”

    夜飞燕凑到绝影面前,扬起一丝笑意,“想当初,我可是把你和那毒美人当做我夜飞燕的两大克星,

    可如今呢?”

    绝影淡淡勾唇,露出许久未曾洋溢的笑容。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在妖月身边混吃混喝一辈子,可没想到……”

    “圣手毒仙一日未归,宫主一日就不会开心。”

    “妖月不会死的!”夜飞燕仰头灌了一口酒水,退去了笑意,“我从来都不相信他会死!”

    “他可是南宫弄月啊……南宫弄月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了呢?”夜飞燕说话的

    时候,自己都未察觉出喉咙的哽咽。

    绝影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紧握住夜飞燕的手,平息着他有些躁乱的情绪。

    忽然,整个醉心酒楼顿时纷扰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老头,没银两还跑到这里来混酒吃,滚滚滚——”

    “哪里来的两个怪老头?看样子

章节目录

倾世·天下唯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似水骄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水骄阳并收藏倾世·天下唯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