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永生悔意的话!

    那一刻,他渴望自己再多留有一丝意识,再多看看这个世间,然而后面发生的事,弄月却再无所闻。

    “我白发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孤雪玩弄着弄月的一缕紫发,眼底燃起一丝慌张。

    “你永远都是一只妖孽!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弄月紧紧的抱着孤雪,挑起他的下颌,紫眸

    匿满了宠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有多美,我都恨不得把你吞的一干二净!”

    “可是今日,轮不到你做主!”孤雪猛然翻身,紧紧的贴着弄月的胸膛,猛烈的撕碎了雪白的衣袍

    ,“你离开了我那么久,这辈子都不够还的!”

    弄月无奈轻笑,他微微闭上双目,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白袍如同零星的雪花,从软榻上散落,点缀着红袍的妖色,魅惑倾城。

    孤雪的手指划过弄月妖娆如菡萏的身体,眼底弥漫着如火的欲念。

    “你知道在这五年里,我过的有多漫长吗?”孤雪捧起起弄月的容颜,颔首便是霸气猛烈的深吻。

    弄月环住孤雪的腰间,慢慢加深这一吻。

    我的雪儿,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五年的相似折磨中度过……

    唇齿相依,舔食着火热的空间,妖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纵横旷野,缠绵悱恻,吻到两人没有呼吸,

    吻到暗夜失色。

    等不及了!再也等不及了!

    彷佛这个世间在下一刻就要毁灭,彷佛就是停留在人世的最后一次深吻!

    无法分离!

    不舍分离!

    汗液濡湿了两人的发丝,双眸中荡满情念的绯色,急促的声音充斥软帘,朦胧的身影映射,虚幻如梦

    。

    孤雪已经是情难自控,他猛烈翻过弄月妖娆的身体,没有任何前奏的挺身而入……

    弄月被猛烈的进入刺激的浑身战栗,燃烧的血液在疯狂的叫嚣,令他的理智在刹那间崩溃。

    “你这只妖孽,惩罚用不着这么狠!”

    “我有你狠么!?”孤雪毫不留情的在弄月身体里肆意,冰冷的话溢出:“南宫弄月,我问你,你折

    磨了五年,你让我生不如死了五年!几时可以偿还!?”

    “你不在的这五年,我以为你是化鬼来缠,可是你每次出现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让我梦见你,醒来时

    寻不到你,你狠得意是不是?”

    孤雪越说越愤怒,进入的力道不禁加重几分,霸气而警告的声音溢出:“南宫弄月,你给我听着!你

    不准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提前一刻都不行!”

    弄月的耳边久久回荡着令他心颤的声音,连注入身体里的疼痛都没有知觉。

    孤雪猛然从弄月体内抽出,随即狠狠的掐住他的颈脖,红眸闪烁着妖媚的火焰,格外感人:“听见了

    么?我不准你比我先从这个世间消失!我不准不准不准!”

    月,哪怕你提前一刻离开我,那一刻,我都受不住……

    不要再给我五年……

    我没有太多的五年可以等待……

    我更没有太多的五年可以承受……

    弄月的手臂紧紧的环住孤雪的腰身,随即猛烈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俯首便是又一个霸气狂野的一吻!

    安抚着身下人的情绪。

    紫发与银发散落在孤裘软榻上,如同交织的藤蔓,妖娆的纠缠。

    飞花从隔窗外飘来,轻盈的点缀着两人的长发,似是怕惊扰这一幕。

    弄月紧紧的贴合着孤雪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再也无法克制的疯狂袭遍全身,妖舌从银发上开始滑

    落,在妖媚的面庞上,在血红的桃花烙印上,在美丽的妖身上留下情动的痕迹。

    当年,他在这具美丽的身体上,印下独属于他南宫弄月一个人的烙印。

    自从痕迹印下的那一刻,他便不容许这具身体留下其他人的气息。

    血夜妖罗的黑色梦靥历历在目,当年,他再一次残忍的留下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孤雪。

    哪怕是经历死亡的悲痛,他也绝不容许属于他的人被任何人玷污,更不容许被其余的人占有。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残忍与自私会毁去他与她之间的感情。

    然而,他的孤雪在他最无助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对他说:

    我不会背叛你!

    他的孤雪懂他……

    懂他的残忍,懂他的自私……

    从他见到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

    他南宫弄月,没有爱错人。

    “我的雪儿,我忍不了了……”

    孤雪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弄月一把环住他的腰间,同样不失狠绝的力道挺入他的身体……

    “你这……该死的妖精!”孤雪被撞击的有些理智模糊,冰红的眼眸绽放着迷蒙的雾气:“是我惩罚

    你!不是你惩罚我!”

    “我是该惩罚!”弄月亲吻着银白的发丝,亲吻着孤雪白皙的后颈:“可是你这只妖孽也好不到哪里

    去。”

    弄月发狠的亲吻,似是将五年来未曾触碰的人一次性的再次霸占干净。“你瞒着我的事还少么?”

    “你有资格说我么!?”孤雪环住弄月的腰间,想要翻身,然而他越是挣扎,弄月对他的禁锢就越紧

    。

    “别挣脱我!”弄月贴合着孤雪的脊背,撩起几缕银丝,眼底的悲伤无法抑制的流出:“雪儿,不要

    挣脱我好么……”

    忽然软下的声音令孤雪的心再一次被触动,连反抗的力气都被虚无缥缈的声音柔化。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跟你说这些……”弄月轻舔孤雪的侧颈,“我不会再让你当狼了,我不会再强迫

    你当狼,绝不会……”

    睫毛垂下来,渐渐平息了两人的呼吸。

    纱帘完完全全落了下来,夜沉寂,风轻扬。

    弄月将孤雪有些无力的身子抱在怀里,温暖的手掌捧起他的脸,深深的看着那双直视他的冰红色眼睛

    。

    “拥有狼的野性,却做不成狼,是不是很可笑?”孤雪勾起弄月的颈脖,仰头亲吻着那柔软的唇齿。

    淡淡的清香环绕两人的鼻息,在夜间徒留一地的熏香。

    “上天对我们何其残忍,我的雪儿有没有埋怨过?”

    “我命由我,不由天。”

    “上天让我们死,我们偏不死,呵呵……我想现在天地鬼神都无可奈何了……”

    “让魔来普度众生,未尝不可!”

    【第四卷】凤世妖醒 第175章 暗计

    弄月舔舐着妖媚男子锁骨处绚烂的桃花烙印,紫眸含笑,带着几分赞赏之情:“你这招借刀杀人的把

    戏,玩的真不错。”

    “哦?有么?”孤雪猛然翻身,再次将弄月压在身下,红眸微挑,亲吻着身下人妖异的面容,挑逗着

    他的激情。

    弄月挑起孤雪的下颌,紫眸微微眯起:“你早就想对神剑山庄下手了,是不是?”

    红眸忽然划过一道犀利,“是又如何?”

    弄月轻笑:“依我看,那些七色天堂的杀手,都是你神月宫的人假扮的吧。”温热的气息在妖媚男子

    耳边轻吐,撩起情乱的涟漪:“七色天堂与朝廷为敌,神剑山庄作为‘四大家族’之首,在朝廷里有着不

    可或缺的地位,在天下人看来,七色天堂灭神剑山庄,只不过是报复朝廷而采取的手段,所以你借七色天

    堂之手实行计划,根本没有人会怀疑到你这只妖孽身上!”

    “朝廷只会更加憎恨七色天堂,但他们根本不会想到,真正的背后操纵者,其实就是你神月宫主!”

    “呵呵……”孤雪笑的格外妖媚,细长的手指拂过弄月的侧脸,眼中满是赞赏,“还是你这只妖精看

    的透彻……”

    弄月微微垂眸,唇角浅勾:“下手太早了呢,我的雪宝贝……”

    孤雪凑近弄月的鼻尖,深深的盯着那双深紫色的眼睛:“因为我等不及要你这只妖精了!”

    弄月手臂一揽,将孤雪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暧昧的拂过如雪的银发,“我担心有人会借神剑山

    庄的事,从中作梗。”

    孤雪的手轻摁住弄月的心口,浅笑勾唇:“我不在乎其他,总之这次,能把你这只妖精弄到手,我就

    没有遗憾!”

    “那个女人中了我的寒冰掌,命不久矣。”孤雪冷眸微眯,邪气妖娆。

    弄月猛然回想起了什么,随即在妖媚男子的眉心处落下一个浅吻:“岚云现在还不能死。”

    红眸猛然划过一丝不悦,孤雪瞬间起身,冰冷的寒气溢满容颜:“你要救那个女人!?”随即顿了顿

    :“岚云中风花之毒的那一夜,你究竟干了些什么?”

    孤雪狠狠的掐住弄月的脖颈,眼中温意全无,“说,岚云的风花之毒,究竟是不是你解的!?”

    弄月摁住孤雪的手腕,并不为之动容,“你认为可能么?”

    “那是谁解的?”

    “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弄月轻挑起孤雪的发丝,眼中透漏着令人费解的神色:“总之岚云,还不

    能死。”

    孤雪冷笑:“在岚云面前俨然一副正义君子的模样,又帮她解风花毒又给她解寒冰掌,然后让她对你

    这只妖精感激涕零,至死相随。”轻划过弄月的眉宇,似是几分敬佩:“你的戏演的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

    “彼此彼此。”弄月的笑意邪魅妖娆,“你赫连宫主做戏并不比本座差,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那个

    人是东方绝!”

    孤雪轻笑出声,一副无知困惑的模样,“你说的是什么人?”

    弄月的紫眸瞬间划过阴狠的魔冶之色,他猛然翻过孤雪的身体,毫不留情的就是惩罚性的猛烈进入

    ……

    孤雪被突如其来的挺进刺激的浑身发抖,差点没把持住叫出声来。

    “再敢说你不知道?”弄月疯狂的律动自己的身体,狠绝的力道似是要将身下人的身体刺穿,“东方

    绝,当朝君主,你敢说你不知道?”

    孤雪被冲击的双眼迷离,痛的他声音都沙哑无措:“我知道,你满意了吧?你这只死妖,从我身体里

    出来!”

    “休想!”弄月环住孤雪的脖颈,仿佛又重拾力气,不断深入,“你本事不是很大么,既然能把七色

    天堂给弄出来,为何不让那些杀手直接杀了那个皇帝?也好省省日后的力气。”

    孤雪轻笑,带着些许报复的快感:“怎么?我喜欢就他,你凭什么管我!?”

    孤雪忽然感觉身上的妖邪男子连气息都不稳了,那隐忍的极致怒意令他心里的乌云一扫而光。

    “你救你的岚云公主,我救我的皇帝,很公平!”

    弄月狠狠的从孤雪体内抽出,掐住他的脖颈,眼底不满猩红:“你是故意的!”

    孤雪最后的力气被弄月肆虐的所剩无几,额间汗液晶莹,看着弄月终于爆发的怒意,孤雪的笑意愈发

    妖媚。

    “是又如何?”

    “我的雪宝贝,几年不见,你还真是越来越狡诈了,我简直自叹不如。”弄月紫眸微眯,对身下的这

    只妖孽根本就无可奈何。

    “圣雪城主言重了,我再怎么样,都比不上你这只妖狐狸的黑肠子多!”

    弄月挑眸轻笑:“赫连宫主,此话怎讲?”

    孤雪冷哼一声:“帮着东方绝灭七色天堂,你究竟在打什么注意?”

    弄月一脸无害的笑了笑:“帮助朝廷粉碎叛党,理所应当。”

    “少跟我来这一套!”孤雪死死的盯着深紫色的眸子,似是要将妖邪男子看穿:“堂堂的南宫弄月,

    怎么会把朝廷放在眼里?依我看,蚕食朝廷,吞并大琉皇朝,才是你的最终目的!”

    紫眸微微弯起,细长妖娆,邪肆魔魅。

    “你这只妖精的野心真是一点都没有减,反而更甚!”

    弄月再次俯身,在那水色的唇上落下一个淡吻:“宝贝~你也不要装出一副自己不谙世事的样子,收

    影芙门、灭神剑山庄,你做的比我少么?”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弄月边吻边说:“你从‘四大家族’开始下手,一旦四大家族在武林中消失

    ,朝廷必定失去武林中的势力,到时候想蚕食大琉皇朝,便指日可待。”

    紫眸与红眸再次交汇——彼此都很清楚,七色天堂与四大家族无疑是他们的挡箭牌而已。

    利用挡箭牌,慢慢与朝廷靠拢,最终目的,便是覆灭皇朝!

    =========

    血湖魔峰顶,彩烟缭绕。

    各色各样的武林人士在大堂中分两侧而立,彩灯飘渺,血腥弥散。

    所有人,唯有一个忠实的信仰:嗜杀君主!

    至高处的黑纱遮掩着金雕榻座,却久久不见人影。

    “特使……”

    见一黑衣人从大堂后走出,黑色斗篷遮面,伫立在金雕榻座之前,俯瞰众人。

    “特使有何吩咐?”

    黑衣人淡淡道:“主上传话:三日后皇朝庆典,刺杀东方绝!”

    “我要见主上!”不知何时,角落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黑纱蒙面,唯独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如同暗

    夜的野

章节目录

倾世·天下唯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似水骄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水骄阳并收藏倾世·天下唯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