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等不及让我上你了!?”孤雪一把扯开弄月的白袍,迫不及待的就是一番肆虐的狂烈拥吻,

    如同寥火燃烧的身体,升腾火热的温度。

    “是我上你!”弄月环住孤雪的身体,一个猛烈翻身,红袍被撕扯,霸气的吻从面庞一直问到胯下,

    挑起旖旎情夜。

    “我今夜绝不会让你得逞!”孤雪灵巧的翻身,随即将弄月狠狠的压在身下,红眸紧锁:“欲求不满

    的妖狐狸,男宠女宠不够你玩的,这回连公主都不放过!你这祸害人心的妖精,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

    你一次不可!”

    红眸涌动着赤色的烈火,拨弄着身下人的欲望,邪魅的眸一挑,孤雪揽住身下人的要不,毫无前戏的

    就是挺身而入。

    弄月被刺激的身子差点虚软,但口气没有丝毫改变:“看来我的雪宝贝身子是养足了,一会本座上你

    的时候可要撑住!”

    “我绝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孤雪发狠的律动自己的身体,银发散落下来,反射着晶莹的光华,绽放

    着绝美的诱惑。

    “你若不想婚礼变葬礼,就尽快把那个女人给我杀了!别逼我动手!”

    弄月勾唇浅笑,一脸无害的模样,“岚云公主好歹也救过我的命,我怎么能恩将仇报?说杀就杀?”

    “哈……那个女人……救你?”孤雪笑的花枝震颤,似是听到这个世间最最可笑的话语。

    弄月邪魅含笑:“我的雪宝贝,很好笑么?”

    孤雪已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讽刺的话说出:“……是啊,美人舍命救英雄,还真是千古佳话,只可

    惜那没人救得不是英雄,反而救了一只阴险狡诈的黑心妖狐狸!”

    “我的雪宝贝今夜怎么像个刺猬?”弄月挑起红衣男子的下颌,妖紫邪眸微眯:“扎的本座无语应对

    了。”

    孤雪停止了笑意,唇角勾起邪冷的弧度,“我如果是个刺猬,一定会把你浑身上下刺满窟窿,让你再

    也不敢跟女人成亲!”

    弄月轻笑出声,眼底溢满无奈,他将孤雪抱在怀里,温热的手掌摩挲着身上人光滑的脊背,“我有我

    的原因。”

    “我不管你什么原因。”孤雪丝毫不领情,口气依旧寒冷如斯,“别触碰我郝连孤雪的底线,你知道

    的,我若动手,那死的就不止岚云一个了!”

    “好啊,那你顺便把东方绝一并解决了吧,免的我动手了!”弄月笑的愈发邪魅,眼底的神色越来越

    诡异,渗透着森寒的妖光。

    孤雪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盅感的红眸瞬间绽放一丝荧光的光泽,他刚要翻身而起,却被弄月一把挽

    住手腕,“怎么?这么急着走?”

    邪魅的眸微扬,满是挑衅的神色,“本宫有事,不奉陪!”

    弄月一把环住他的腰身,终于将孤雪紧紧的桎梏在身下,妖舌划过他的侧颈,啃食这锁骨上血红的桃

    花印,“不准走!”

    “圣雪城主有美人相伴,还留恋我做什么?”红眸流转着勾人的光华,细长的手指划过弄月妖娆的面

    部轮廓,最后轻挑起身上人的下颌,“我去陪我的皇帝!”

    弄月的脸色在刹那间变了,如同被激怒的烈兽,邪魅的笑意退去,指甲在瞬间变成了阴毒的墨黑色,

    寒冷的话溢出:“你说什么!?”

    孤雪美眸挑起,毫不在意要挟男子的怒斥,唇角勾起的笑意愈发幽深:“你很快就知道,我说什么了

    。”

    弄月凑近孤雪的鼻尖,紫眸凶狠的如同野狼,警告的话语溢出:“别给我做的太过分!”

    孤雪垂眸含笑,似是对此情此景相当满意。

    弄月知晓,这只妖孽是故意说气人的话,但他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

    他狠狠的捏起孤雪的下巴,紫眸闪烁着邪魅的妖光,“你这妖孽,若敢触碰我南宫弄月的底线,你绝

    不会好过!”

    孤雪狠狠的扣至弄月的脖颈,将他贴近自己的面,红眸同样邪恶狠绝,“你这妖精别忘记了,我们都

    是一样的人!你过分,我就过分!你惹我,那么同样,我对你也绝不会留情!不要以为我郝连孤雪可

    以任你摆布、事事顺从你,是敌人,就永远不可能有退一步的道理!圣雪城主,你可听明白?”

    弄月怔愣了一瞬,掌心捧起孤雪妖媚的脸,紫眸流转着邪魅妖异的光波,眼底的神色暗沉如渊,“我

    们走着瞧!”

    孤雪毫不示弱:“乐意奉陪!”

    “呵呵……我的雪儿总是不乖呢。”紫眸闪烁着挑逗的光芒,引人入罪。

    孤雪侧头吻上了弄月的侧颈,温热的唇再次紧紧的含住身上人性感诱惑的唇瓣,两人再次狠狠的舌战

    了一番,直到气喘吁吁后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月光如链,星辉狡黠。

    “皇朝庆典,你有何打算?”

    “我想,七色天堂不可能没有行动……”孤雪轻舔着弄月的面庞,“不知圣雪城主有何计谋?”

    弄月侧卧在妖媚男子身侧,垂手浅吻着面前人的眉心,清淡的话溢出:“作壁上观。”

    “呵呵……”孤雪魅眸微眯,满是看穿一切的神色,“你若不动手脚,皇朝庆典一定会失色不少。”

    “啧,郝连宫主还真是抬举本座。”

    “不是本宫抬举圣雪城主。”孤雪深深的看着那双妖娆的紫眸,眼底异色浓重,“我只是奇怪,圣雪

    城主不是说要剿灭七色天堂么?怎么一直都没有动静?”

    弄月垂下眼帘,沉思了一瞬,随即平淡溢出:“我会让你看到动静的。”

    “七色天堂与我无关,我只是想提醒圣雪城主,若想获得东方绝的赏识,可要出示诚意。”

    弄月挑起妖媚男子的下颌,强迫他抬头看向自己,讽刺的话溢出:“看来郝连宫主十分懂得如何讨那

    个皇帝欢心了?”

    孤雪拨开抬起他下颌的手指,红眸的神色更为妖媚诡异,“如果你能杀了枫流影,那才是解决了东方

    绝的心头大患!如后若想实行计划,不会太困难。”

    “可是枫流影现在还不能死。”弄月紫眸微眯,幽深的眸色仿若蒙上薄雾,令人无法琢磨,他向红衣

    男子:“七色天堂的事,你不要插手!”

    “呵……我对七色天堂没兴趣,枫流影是死是活与我无关。”孤雪没有看那双直视他的紫眸,彷佛在

    刻意的躲避着什么。

    “郝连宫主不必如此心急的撇清与七色天堂的关系。”弄月深深的看着红衣男子回避的眼神,紫眸晦

    暗:“你若真的与七色天堂没有牵扯,那最好不过了……”

    孤雪轻勾笑意,满是淡然的神色,衣服谦和之姿,“放心,七色天堂是你圣雪城主的猎物,我不会插

    手……”

    弄月十分配合的含笑应对,没有再追问,但早已经把红眸中的异样之色看在眼里,“看来郝连宫主是

    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说的没错……”冰红的眼眸闪烁着邪冷的妖色,寒澈噬骨,“因为有个人,该从这个世间消失了

    。”

    弄月玩弄着自己墨紫色的指甲,眼底弥漫着鬼治异光,“你想怎么杀?”

    “有人代劳,何须我动手?”涂抹蔻丹的指尖扫过邪魅男子的额发,孤雪冷魅轻笑:“皇朝庆典,就

    是他的死期!”

    魔峰烟顶,彩旗飘扬,七大堂主分列于大厅两侧,神情肃穆,恭敬的望向金雕玉座上的人影。

    黑色曼陀罗花盘旋在玉座周围,吐出致命妖惑的气息,馨香潦醉。

    七色天堂的七大堂主,分别以自身管辖的殿堂为名,他们分别是:赤风、橙火、黄龙、绿水、青蛇、

    蓝电、紫雾。

    赤风上前一步,恭敬道:“主上,三日前,十名朝廷三品官员被弟子们诛杀,一切按主上的吩咐行事

    !”

    指尖金雕玉座上的人一身黑色缎衣,修长的身形引人注目,容貌被黑色斗篷遮掩,仿佛全身笼罩在黑

    暗幻境中,唯独那一双手,坚韧、细长、美丽却不失劲力!

    黄龙拱手作辑:“主上,风尘灭来报,据说神月宫主与圣雪城主也在暗中调查上古神器的下落,至今

    为止,却了无音讯。”

    绿水紧接着禀报:“圣雪城主冥邪欲要与我七色天堂为敌,冥邪神秘莫测,实难对付,还望主上能够

    多多留意此人!”

    七大堂主异口同声:“所有弟子严阵以待,准备在皇朝庆典之期,取多方绝的向上人头!”

    忽然,至高处的黑纱随风飘动了起来,七只飞镖如同暗空降落的流行,“唰唰唰一一”倏然射向七位

    堂主!

    七位堂主随手一抄,双指夹住飞镖,每只飞镖上皆有一封密函,分别交予不同的人,分配着不同的任

    务。

    此时,赤风猛然瞪大双眼,满是震惊:“主上,这是何意?”

    枫流影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悠扬而富有磁性,“不必多问,照做!”

    绿水不解:“主上,你这是让我七色天堂的弟子白白去送死!?”

    枫流影的语气没有丝毫动容起伏:“谁都不会死!”

    “主上……”

    “若出差错,自行了断。”冷风撩起,玉座上的人影竟然在七人的面前毫无征兆的消失。

    七位堂主面面相觑,紧握着手中的密函,根本猜不透枫流影的真正目的。

    此时,华丽的宫殿内,东方绝负手而立,剑眉深深的紧锁。

    付善恭敬行礼:“殿下,您当真应允这桩婚事?”

    “有何不妥?”

    付善无语应对,但心里总是有一丝不安。

    “庆典之事,可安排妥当?”

    “臣一切按照陛下的吩咐行事!”

    东方绝冷哼一声:“朕这次,一定要让七色天堂全部覆没!看他们今后如何与朕作对!?”

    付善压低脑袋,甚至是不敢抬头看东方绝,因为他已经无法揣摩这个帝王的心思。

    皇朝庆典,一定会非同小可,绞杀皇朝叛党,便是明日!

    东方绝冷冷问道:“朕派你给神月宫主送去的东西,都送到了么?”

    “殿下放心,臣亲自送到郝连宫主手中的。”

    东方绝俊逸刚烈的面容忽然露出一丝柔情。

    那日,他亲眼看见郝连孤雪将冥邪带走,几十年都未曾触动的心竟然泛起汹涌的骇浪,满是怒意。

    那是嫉妒么?

    呵……真是好笑,他堂堂的一国之君,竟然会因为一个男子触碰心波!

    或许,在芸水楼里,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红衣银发的男子时,便注定了他这个帝王一生的禁锢。

    妖艳的火红衣袍,如雪的银发,魅惑的红眸,绝魅的妖颜,还有将他带出杀手国时的决绝……

    当局者迷,救者无知,但被救之人却为此失了一颗心。

    一切的一切,早已经牵动着帝王的心,不能忘却,无法忘却。

    若东方绝不曾从柳飞烟口中知晓冥邪与郝连孤雪之间的那场赌约,他或许不会轻易同意岚云嫁给冥邪

    。

    然而听闻刘飞烟对那场赌站的讲述,东方绝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郝连孤雪与冥邪之间的关系,非同寻

    常!

    是对峙的死敌?还是另有其它?

    若郝连孤雪憎恨冥邪,为何会说出索要冥邪的那句话?

    东方绝负在背后的手白骨赫赫,笑意勾起,隐隐约约包含着意思残忍与掠夺的狠意。

    一旦冥邪与岚云成亲,便是定局,他一切的多虑也就化为泡影!

    帝王的眼眸微微眯起。

    无论郝连孤雪是否与七色天堂有关,这只妖孽,他东方绝要定了!

    【第四卷】凤世妖醒 第179章 皇朝庆典·莲凰霸天

    皇朝庆典,狂舞欢歌,百官齐聚,共迎盛世!

    文武百官与武林豪杰汇聚一堂,为国祈福,艳艳礼花绽放盛世祥和之光,摧残似金,灼光闪耀,普散

    大地。

    今日,君王东方绝大赦天下,举国同庆,子民朝欢,一片空前繁华之景!

    万名人士汇聚一堂,皇朝护卫铠甲加身,宫女提盏,巨大的豪华广场上,人头攒动,万桌排列,酒香

    四溢,戏班轮番上阵,热闹非凡。

    广场内不起眼的一桌上,两个男子饮酒作乐,举止投足之间尽显风流之姿。

    玉面少年“啪一一”的一声潇洒的打开折扇,“有酒有菜有美人,人生何求?”

    蓝衫男子左顾右盼,燕尾处的燕尾花痕闪烁着彩色的光芒。

    “小涧哥哥,又再思念你那影美人了?”

    夜飞燕撇了旁边少年一眼,一脸不悦:“

章节目录

倾世·天下唯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似水骄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水骄阳并收藏倾世·天下唯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