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风还没有禀报完毕,却被赫连孤雪给打发了,最近宫主的喜怒变化实在无常,袭风忽然感觉曾经的

    少宫主仿佛又回来了。

    孤雪刚踏入沐雪阁,却被一个有力的手臂瞬间揽进怀中,还没等他反抗,身子竟然毫无力气的被甩到

    软塌上。

    他怒,那只妖精此时比他还要愤怒!

    孤雪刚想起身,却再次被狠狠的压住,微挑的紫眸含着邪魅的光异,深深的看着那妖魅的容颜。

    残酷的笑意轻勾唇角,妖娆的紫眸中流转的满是残忍与掠夺的痕迹。

    “圣雪城主不陪着你的未婚妻,跑我这里做什么?”红眸惑人轻佻,流转着勾人的媚色。

    “来惩罚你!”悠扬的声线从薄唇中流出,带着不容抗拒的魅力。

    “这句话应该是换我来说罢!”孤雪紧紧的揽住弄月的腰际,准备翻身反客为主,却依旧被死死的压

    抑住。

    “想反抗我么?你这不知轻重的妖孽!”妖异的容颜因为怒气而更加邪魅,仿若魔鬼般的气息弥散,

    狠狠的桎梏着身下的男子。

    弄月猛烈的撕开火红的衣袍,如同碎雨般零落的惑红在地面上点缀着如火的情色。

    白皙的肌肤上,右肩的伤痕清晰可见,还微微渗透着血痕,无不在刺激着紫眸的视线。

    弄月的手扣至孤雪的下颌,深紫凤眸凝聚着毒冷的冰寒:“东方绝算什么东西?配让你为他受伤么

    ?”

    染血的右肩,让他出奇的愤怒。

    就算这只妖孽是故意的,他依旧是愤怒的无以复加。

    几个时辰前,弄月甚至是想当场拧断东方绝的脖子。

    “那岚云又算什么东西!?”孤雪也怒了,冰冷的话毫不留情的溢出:“你还敢跟她成亲?我告诉你

    ,成亲当日,我必定让你娶一具尸体回去!”

    “你敢!”弄月凑近那双冰红的眸子,睫毛扑散着,扫过如云的眉宇,“不准破坏我的计划!”

    孤雪扬起精致的下巴,惑眸微扬,流转着莫测的邪气光泽:“我就是要破坏你的计划,你这妖精能耐

    我何?”

    紫眸危险的眯起,俊美邪肆的面容更为妖娆,紫发从弄月的肩侧滑落,流溢着极致的魔冶。

    “不要以为我惩治不了你!”细长的手指幽幽下滑,竟然毫无预兆的探入孤雪的私密之处,放肆的挑

    弄着,“放任你太久,都不听话了。”

    孤雪撕咬着嘴唇,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弄月想进却迟迟拖延时间的那种折磨,情意微染的双颊泛起妖

    魅的红晕,勾起火热的欲望。

    轻舔着身下人的脖颈以及右肩的伤痕,弄月一手环住孤雪的腰部,一手拨弄着他的分身,笑的妖娆邪

    肆,“看来还是这种方式最管用,我的雪宝贝,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敏感呢,一碰就忍受不住。”

    战栗与火热刺激着孤雪的血脉,紧绷的身体在瞬间酥软如绵,冰红的眼眸在情念的催促下更为勾人。

    “还是我最了解你,不是么?”弄月的声音开始变的柔和起来,慢慢拓展着孤雪的幽密之处,“当初

    雪儿可是自愿把身体给我,那副模样,我永远都忘不掉。”

    邪气的话语轻吐,却让孤雪此时此刻怒火顿烧,记忆流转着那一夜的倾城魅色,缱绻交合。

    忽然,撕裂般的疼痛倏然腾起,弥散孤雪全身,弄月瞬间含住他的唇,将准备脱口而出的咒骂含在口

    中,两条霸气的舌狂卷乱舞,在火热的空间中挑衅彼此。

    今夜,弄月的吻霸气狠绝,已经让孤雪无法承受,身下熊熊燃烧的火热仿佛要将他全身焚烧,无法招

    架。

    紫眸流转着妖异的光华,弄月不断的进入身下人火热的身体,带着惩戒的力道放肆的挑逗,唇角微微

    上扬,勾起邪然的弧度。

    “给我记住!不要再惹怒我,否则你不会好受!”柔和的嗓音忽然变的狠绝,弄月进入的毫不留情,

    根本不给身下人喘息放松的机会。

    孤雪被贯穿的已经神志不清,脸色有些苍白,如蝶翅的睫毛扑散,泛着迷离的色泽。

    软帘柔和的垂了下来,今夜,弄月的掠夺与索取已经是孤雪能承受的最大极限。

    温热的气息席卷沐雪阁,弄月微微俯身含住身下人的唇,舔舐着孤雪的汗液,紫眸中狠色退去,再次

    溢满温润柔情。

    “我的雪儿,你知不知道.......”弄月将孤雪的手指狠狠的摁住自己的心口,“你伤一下子,我这里

    不知会痛多久........”

    “我自找的,你不必理我!”孤雪翻过身,甚至是不想再看那双匿满柔情的紫眸,心中潮浪翻滚,血

    液沸腾。

    弄月轻勾唇角,看着那只妖孽有些懊悔却不肯承认的模样,感受有趣的不得了。

    他将孤雪揽在怀里,落下淡淡的亲吻,细长的紫眸凝满笑意。

    弄月捏起怀中人的下巴,浅笑勾唇:“成亲只是做戏罢了,你懂的。”

    孤雪勾起弄月的脖颈,凝聚全身的力气死死的压着他,冰冷残忍的话吐出:“我不管是不是做戏,总

    之,那女人非死不可。”

    紫眸挑起,细长的手指划过如雪的银发,“就像凌霄,我们何必亲自动手?”

    孤雪猛然回想起了什么,妖魅扬唇:“凌霄那只老狐狸是罪有应得,只不过......”冰红的眼眸微微

    眯起,“他的手臂是如何变成青色的?”

    弄月轻笑:“你以为能让人的肤色变成青色,只有七彩迷砂么?”

    “我就知道是你下的毒。”孤雪暧昧的吻过身下人妖异的唇线,“七色天堂特使独有的啸元令,你是

    如何弄到手的?”

    弄月一脸淡然,波澜不惊:“杀几个特使,夺得啸元令,这还不容易?”

    “哦?是么?”孤雪的冷眸若有所思的眯起,语气带着讽刺的味道:“看来啸元令的确好得,一天的

    功夫就被你这妖精弄到手了,在下,深感敬佩。”

    “赫连宫主太谦虚了。”弄月搂住孤雪的身体,侧头亲吻着他的锁骨处。

    红眸与紫眸再次交汇。

    其实凌霄有一句话说对了:皇朝庆典上演的一场“除奸记”,的确是他们合演的一出戏。

    利用七色天堂扰乱众人视线之际,龙禅杖中安放七色天堂特使独有的啸元令,暗中给凌霄下毒,呈现

    与七彩迷砂一样的体色,迷惑赤风,迷惑东方绝,置凌霄于死地,却神不知鬼不觉。

    借东方绝的手除掉凌霄,拔出影芙门,在世人看来,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东方绝为歼除叛党而采取的

    手段,理所应当,然而事实上,却是两大妖魔借东方绝的手斩草除根罢了。

    孤雪埋头,妖舌划过弄月的脖颈:“我警告你,我好不容易得到东方绝的信任,你也不准坏我的好事

    !”

    “是啊.......”弄月狠捏起妖媚男子的下巴,紫眸闪烁着狠厉之色,“三番两次的救那个皇帝,他怎

    么能不会你心存感激,尤其是这次.......”

    孤雪瞬间堵住了弄月的唇,将他脱口而出的话给吞了回去。

    “重华死了,凌霄死了,下一个替罪羊该是谁?”弄月挑眸,幽沉的眸色凝满暗火。

    “你说呢?”孤雪冷魅的扬起唇角,毒冷的妖芒弥漫。

    “我知道,你这妖孽是想彻底的拔出四大家族,不是么?”

    孤雪轻笑出声,妖容魅艳惑人:“你难道不是这样想的么?”轻咬住身下人的唇瓣,吞吐着温热的气

    息:“除掉四大家族,就是毁灭掉东方绝在武林中的所有势力,好实行你最后吞食皇朝的计划。”

    “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

    弄月眼中的妖火蔓延,深深的看着那双邪美的红瞳,笑意浅浅上扬。

    “若不是凌霄过早的在东方绝面前说三道四,我还真不想在这个时候解决掉他。”冰红的眼眸危险的

    眯起,“在那四个人当中,他还是最后利用价值的。”

    “那可不一定。”弄月的笑意更为邪肆,“那个老狐狸心悸叵测,看得太过透彻,现在根除并非不利

    。”

    “段浪与柳飞烟十分顽固,对东方绝忠心耿耿,几乎没有弱点,若想不被发觉的除掉他们,也并非易

    事。”

    “放心。”弄月的舌尖扫过孤雪的耳际:“时机很快就到了。”

    “又想利用七色天堂?”

    紫眸微微弯起:“总是利用那群杀手,不觉的太乏味么?”

    孤雪冷笑,带着几分讽刺:“你可曾查过枫流影的底细?”

    弄月依旧是一脸淡然:“他太神秘,不现身,我无法知晓。”

    “哦?是么?”红眸中的神色越来越诡异,“七色天堂杀手的五百条手臂都能被你砍下来,却不知道

    枫流影的底细?”

    “枫流影与我没什么瓜葛,知不知晓很重要么?”

    “那为何枫流影手下的杀手被你圣雪城主给关押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弄月神色微愣了一瞬,随即再次深深隐藏莫测的眸色:“你想说什么?”

    孤雪笑的愈发妖媚,轻声吐出邪魅的话语:“不要让我知道枫流影就是你!”

    “你认为可能么?”弄月挑眸,“如今七色天堂已经被灭了两个堂,损失惨重,皇朝庆典又有众多杀

    手被俘虏,若我是枫流影,为何要杀自己的弟子?”

    “对你这只妖精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弄月轻笑,指尖扫过孤雪的下颌,反唇相讥:“赫连宫主,我们两个也不知道谁是枫流影的可能性大

    !?”

    孤雪冷笑:“枫流影究竟是谁,你自己心里明白!”

    “宫主——”忽然,恭敬的声音从沐雪阁外传来。

    弄月蹙起眉宇。

    妖惑的红眸泛起冷冷的不悦:“何事?”

    “陛下派付善传话,请宫主进宫!”

    .

    第183章:莫测的身份

    冥邪刚踏入圣雪王城,原本平息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烧,紫眸闪烁着阴厉的狠色。

    进宫?

    那只妖孽越来越放肆了,当着他的面说走就走!

    指甲上的墨紫妖光泛着邪魅的颜色,在阳光下格外妖异。

    “城主……”轻柔的嗓音传来,冥邪抬眸,只见岚云站在他面前,面容娇媚,楚楚动人,看来是经过

    一番特意打扮。

    “何事?”不温不火的话溢出,心思却毫不在意。

    “若城主今日无事,可否陪岚云……”

    “陪本座进宫!”

    岚云倾城的面容瞬间浮现一丝喜色,眸子如纯水柔波,荡漾着美艳的色泽。

    “我父皇今日宴请赫连宫主,城主,我们要不要……?”

    冥邪的脚步倏然停了下来,猛然看向走在他一侧的女子,“宴请那只妖……?”

    岚云满是不解:“城主,你刚才说……妖?”

    “没什么。”被黑纱遮掩的紫眸早已经布满阴霾,愤怒的气息被死死的压抑,冥邪的语气依旧平静

    :“本座要拜见你父皇。”

    岚云一惊,神色似是有些为难:“城主,我父皇今日单独宴请赫连宫主,不便叨扰。”随即顿了顿,

    声音越来越轻:“城主,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父皇随时可以见……”

    冥邪转身,捏起女子的下巴,冷漠的俯视她,满是命令的口气:“你快嫁给我了,难道不应该顺从我

    么?”

    岚云的脑袋似是有些酸痛,面露红润,唯有点头应允。

    她根本无法抗拒这个男人,为他沦陷的如此深,却是没有察觉,岚云只知道凡事冥邪说的话,她就会

    照做,义无反顾毫不犹豫的去做。

    一路上,冥邪自始至终也没有跟岚云说一句话,当岚云说到宫中一件奇怪的事时,冥邪才骤然停住了

    脚步。

    “前些日子,宫中来了一个神秘的国师,父皇已经封他为‘凤陵王’!”

    “凤陵王?”

    岚云“嗯”了一声,似是回忆道:“凤陵王实在深不可测,前些日子,宫里的大臣们结党谋私,贪取

    钱财,结果全部被凤陵王剿灭,凤陵王不但获取了大臣们结党谋私的证据,还将那些暗中聚敛的银两

    全部追回,分毫不差,父皇大喜!”

    冥邪的眼眸危险的眯起,似是喃喃自语:“我怎么不知道?”

    “宫里人人知晓,只是武林中鲜有人知。”

    “那凤陵王相貌如何?”

    岚云无奈叹气:“据说,奇丑无比。”

    冥邪挑眉:“你见过他?”

    “没有,凤陵王总是带着恐怖的面具。”岚云回忆着,不禁毛骨悚然:“那面具阴森至极,据说是因

    为受到诅咒,才无法从凤陵王脸上摘下。”

    “宫里谣传凤陵王有妖术,皇叔曾经中过城主的迷魂散。”岚云小心翼翼的看着站在一侧若有所思的

    雪衣男子,笑意轻扬,“结果在得到城主解药的前一天,迷魂散竟然被凤陵王给解了。”

    冥邪冷冷勾唇,紫眸闪烁着复杂莫测的光,“看来那凤陵王的确了得。”

    迷魂散是圣手毒仙当年的特质毒药,中毒之人会失去自身的一切记忆,形如木偶,神情呆滞,却毒不

    至死,普天之下,解药唯独圣手毒仙才能配置,凤陵王是如何解除的迷魂散?

    岚云越说越起劲,“告诉

章节目录

倾世·天下唯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似水骄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似水骄阳并收藏倾世·天下唯双最新章节